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7|回复: 0

[女性天地] 我的“赌博佬”母亲和她落子无悔的一生 | 人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11 06:2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赌博佬”母亲和她落子无悔的一生 | 人间

 Nomi 人间theLivings 2024-05-08 07:31 
5.jpg


有一些大人内心住着受伤的小孩,对他们来说,明天是未知的也是恐惧的,所以他们用燃尽生命的方式趋乐避苦,只活今朝。

6.jpg


配图 | 《春潮》剧照





1


夏女士以“赌博佬”的名声闻名全镇大概是我5岁左右的时候。那个时候有人来问我我妈在干啥,我就对着空气做着摸牌、抓牌、打牌的动作,最后对着空气一推说,成打。

那是我最开始记事的时候,也是夏女士靠赌博声名鹊起的时候。

90年代,《赌王》系列电影将周润发的赌王形象塑造得深入人心,夏女士在我们这条街就被冠以“赌王”的名号,来自于她在那段时间是牌桌上的最大赢家以及她会去打输赢非常大的牌。

具体有多大,据夏女士之后的讲述,她在几个月时间内赢了几万块钱,在那个工资只有二三百块钱的年代,确实是一笔巨款。

夏女士挥金如土,对任何矛盾都用金钱来解决,而且往往屡试不爽。

我奶奶香娥婆婆是第一个在夏女士金钱攻势下倒戈的人。香娥婆婆最开始不喜欢她,表明理由是她打牌和不干家务,实际理由是婆婆对于新媳妇的与生俱来的敌意。香娥婆婆有三个儿媳妇,她一个都不喜欢。

在夏女士外出打牌,留下幼小的我一人在家孤立无援之际,香娥婆婆还会压迫我学几句埋汰我妈的话,压迫我等我妈打牌回来当面说给她听,什么懒甚批,不管娃娃。

夏女士面对这等挑衅,不抱怨,不指责,直接发动金钱攻势,每次打牌回来,赢了就给我奶奶更红,多的时候有几百块,再加上逢年过节买几件衣服再嘴甜一点,几次下来,香娥婆婆再见到我妈都是笑脸,眼睛笑得只剩一条缝。

我是夏女士挥金如土的最大受益者,在同龄小伙伴在为了找家里要几毛钱去买零食绞尽脑汁的时候,我每天有5-100块零花钱,具体数量取决于夏女士今天打什么牌,如果是去“赶三皮子”,这是大牌,夏女士手上一般手上只有100块的毛爷爷,所以今天的零花钱就是一张毛爷爷。

如果是去打麻将,那就可能5块、10块、20块都有可能,夏女士会随机抽取一张给我。然后我就叫上一帮小伙伴出去吃喝玩乐,我请客。

托夏女士的福,我一度是家族里面最被羡慕的那个小孩。



2


夏女士传奇的事件有很多,传播最广的有这几件。

第一件事情是有一天20多岁的夏女士夜场麻将结束,独自走路回家,走到家的楼下,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由远及近,然后停在自己身后。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叫住了自己,指着门口的牌匾问这里是不是粮食局,夏女士随口回复,不是的,这是自己家,只是因为卖粮食,所以挂了一个牌匾。

因为平时也有很多人误解,夏女士也没有放在心上,那个男人嘴上说着原来是这样,身体却越走越近,直到夏女士觉得不对劲的时候,一把刀已经抵在她的后腰。男人说,不要叫,跟我走。

夏女士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个时候镇上发生了好几起年轻女孩子被奸杀的案子,现在跑是不能跑的,她强壮镇定地说,我已经结婚了,孩子已经好几岁了,这就是我家,我家男人就在家,我喊一声就会下来,你现在走,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

男人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手上拿刀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就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夏xx,你在搞侨子么。原来是夏女士的一个牌友,在散场之后在回家的路上经过,看到夏女士和一个年轻男人站在门口拉扯,就开了个玩笑。

身后的男人有一瞬间的分神,趁这个时间,夏女士赶紧打开门,跑了进去,再狠狠把门关上,跑上楼叫醒我爸。等我爸跑下来查看情况的时候,人已经没影了。

听说后来,这个男人被抓住了,很快就判处了死刑。

 

还有一次是因为我,我小时候长得黑且丑,有一天夏女士的一个同事A来我家,一看到我就说,同事B说你家孩子长得丑,我今天也看了,还行呀,也没B说的长得那么丑,B自己都没有下巴,还好意思说孩子丑。

B是我妈另外一个熟悉的女同事,夏女士听完火冒三丈,对A和B都是,但是她没有当场发作。然后,等到某一天,我妈在街上偶遇B,寒暄之后,她装不在意地说,听A说你说我家孩子长得丑,小孩子丑就丑点,女大十八变,以后长什么样还不一定呢,但A说你自己就长得丑,没有下巴,还有脸说别人小孩子丑。

B一开始非常尴尬地解释自己的行为,听到后半部分,又很生气,和我妈告别之后就气势汹汹地去找A算账去了。夏女士出了心中一口恶气。

 

而让夏女士一战成名的事情,是拿刀砍人,也是她这辈子唯一一次砍人。和她在一起打牌的牌友里面,有一个人是以彪悍出名,这个人的彪悍体现在骂街上,骂遍左邻右舍无敌手,据说她的邻居和她偶尔发生矛盾,和她对骂,被她连续骂了三天,骂得太过难听,看着她绕道走。从此她的凶名传遍街坊邻居。

然后夏女士连续赢钱的事情,让她非常非常不爽,连续几天看到夏女士,都出言不逊、冷嘲热讽,夏女士一开始没有搭理她,直到有一天,夏女士在打牌的时候,彪悍变本加厉,说一些更难听的话,夏女士停下手中的牌,很平静地看着她说,你再说一句。

彪悍不以为然,继续骂。夏女士起来走到隔壁家,几分钟之后,拿着一把菜刀回来,对着彪悍说,你再说一句?彪悍或许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当着这么多牌友的面觉得就此认怂也有点没面子,而且我妈一直都以脾气好出名,也没太当回事,继续骂出了下一句,这句话说出口,她就感觉到了手臂上的一阵疼痛,周围人爆发出尖叫,手忙脚乱冲上来。最后夏女士的凶名用彪悍的受伤奠定了。

据夏女士说,她当时年轻气盛,那个人骂也骂不过,就只能砍了,自己从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想到什么就要去做,不喜欢想来想去。



3


在很多人看来,夏女士的生活是传奇的,热烈的。

但夏女士也有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只在我面前偶尔表露。在我五岁开始,夏女士就会在和我单独相处的时候嘱咐我,要坚强,好好长大,发生任何事情都要活下去,因为她预感自己活不到我长大。第一次听的时候,我被吓得大哭。模糊中,我看到夏女士脸上也全是眼泪。

很多年后,我才明白,有一些大人成年的外表下内心住着一个受伤的小孩,他们有着破碎的灵魂,他们总是预感有什么糟糕的事情会发生,而自己总是在劫难逃。对于这些大人来说,明天是未知的也是恐惧的,所以他们用燃尽生命的方式趋乐避苦,只活今朝。

1999年夏天,夏女士离开小镇去广州。之后的15年里,她成了一个做服装生意的小老板。那是服装生意蓬勃发展的年代,周围很多同期的人一夜暴富,成为年入几十万到几百上千万的有钱人。而夏女士和她老公则完美地搞砸了每一个暴富的机会。

最开始是和同期的人一起去买服装市场上的档口,这些个档口在几个月后身价暴涨,夏女士买了一个档口,然后又在档口身价暴涨之前卖掉了。那时如果不卖的话,租给别人,她每年凭借那个档口可以收几十万租金。她老公,也就是我爸,心态因此完全崩掉二十年,开始沉迷于吃喝嫖赌,活在自己幻想的暴富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以后的20年里,他们之间的每一次吵架,这个曾经拥有过的档口就会被拉出来互相指责一次。

错过了暴富档口,眼看着老公开始一蹶不振的夏女士,没有抱怨,而是再接再厉。事实证明,她还是有一些做服装生意的天分,生意好的时候一年也可以赚几十万到一百多万。

生意好的那些年,夏女士把黑长的头发剪得短短的,染成黄色,再烫点小卷,她说这是最新的流行。这个发型总是会让我想起非洲草原上的雄狮。

赚到钱的夏女士继续挥金如土,比如会用1000块钱去买一件内衣。远在老家的香娥婆婆听到之后直摇头,说钱烫手。钱是不是烫夏女士的手不知道,但是夏女士赌博的习惯是一直在的,然后每次生意好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就要奖励自己一次。而每一次,她输得倾家荡产,欠下巨额赌债之后,只能灰溜溜回老家过年。

亲戚劝她不要沉迷于赌博,夏女士都非常不屑一顾,她不是沉迷赌博,她是打牌解压,或者生意不好的时候靠打牌赚钱,至于为什么会输得这么惨,她会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很多年后,我学习了心理学之后才明白,人生三大矛盾之一,追求成功vs对成功的恐惧,有很多人就是会在取得一些成就之前或者之后,再做出一些幺蛾子把所有事情弄砸。

但是夏女士还是非常有骨气,自己的赌债自己扛。她陷入了这样一个循环,生意好的时候忙生意,生意不好的去打牌,生意非常不好的时候就去打更大的牌,赢了继续打,直到欠下巨额赌债,再找人借钱继续去做生意,生意好就忙生意赚钱还清赌债,生意不好,再去打牌。

有很多时候,我觉得她赚钱的动力好像来自还赌债。还有些时候,我在想,是不是有些人对于平常的生活是难以忍受的,她要弄更多的刺激,去打牌,去欠债,去花大额的钱,玩的就是心跳,然后只有在这种时候她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到2013年,夏女士的循环被打破了,服装行业经历从线下到线上的转型,她没有跟上时代,赚不到钱了,而且这次,她欠下了历史最多的赌债,据说有几百万。夏女士身无分文,靠远在老家的舅舅网上给她买了一张火车票,她什么都没带,拿着一张身份证,趁着盯着她还钱的人不注意逃离了广州。她走得无牵无挂,几年前我成了大学生,我爸变成了她的前夫。



4


夏女士一路向北,逃到了东北,为了生存,她在工厂里面打过工,然后还去餐厅、酒店应聘当服务员,还有保姆,但是都不长久,有些甚至没有拿到工钱就被辞退了。夏女士并不擅长干活。

在生存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时候,她查出来乳腺癌。她并不打算告诉我,我是在她手术的前一天突然接到了舅舅的电话,然后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她正在手术室里接受一边乳房被摘掉的手术。她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看到我的那一刻,就开始流泪。

后来,她说她欠下巨额赌债的时候没有哭,离开广州的时候没有哭,查出来乳腺癌的时候没有哭,做手术之前没有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我之后就很想要流泪。而我觉得夏女士在作弊,因为她的际遇变化,我的生活遭受了很多冲击,我有那么的爱、恨、埋怨和不解,又在死亡的威胁下不得已抹平。

之后是漫长的化疗,化疗期间,夏女士病房里面的病友去世了好几个。

有一天晚上,夏女士嫌在病房睡着不舒服,偷偷溜到隔壁的休息室去睡觉,睡到一半,被外面走廊上巨大的动静弄醒,出门一看,才知道这动静是因为自己。夜班护士去查房,发现她不在,怀疑她去跳楼了,整个医院的人都在找她。熬不住化疗或者出于对死亡的恐惧,癌症病人跳楼的事情并不罕见。

夏女士说,她哪有那么傻,去寻死,能够活为啥不好好活。然后出院之后,她在自己胸口纹了一朵玫瑰,覆盖住手术的伤疤。

出院之后的夏女士,去了一家中老年婚介所上班,当起了红娘,给各个会员匹配相亲对象,有几个会员没有看上相亲对象,看上了红娘,夏女士活在四十多岁,重新体会了一把被人追求的快乐。

很快,夏女士就谈起了恋爱。但这些恋情往往无疾而终。倒是我,通过夏女士的视角,看到了很多中老年人士的悲欢离合,满足了不少好奇心。

2019年,因为我结婚的契机,夏女士回到了阔别好几年的家乡参加我的婚礼,也是时隔几年之后,她和前夫的第一次见面。

结婚典礼上,有一个环节是让两对父母互相亲吻一下,恩爱几十年的公公婆婆脸贴脸意思了一下,而离婚多年的这一对,嘴对嘴亲了一下。2021年他们居然死灰复燃,重新走到一起,夏女士说他们是磨合了三十年,终于磨合好了。这辈子磨合好了,下辈子还要做夫妻。我无语,想起网上的段子,出走半生,归来仍是一家三口。原来我是这段爱情里面的唯一受害者。

也是在这一年,夏女士无意之间听说,自己的债主们因为涉黑被公安抓了,夏女士没有了被追债的担心,安心回到小镇生活。

2022年底,在确诊乳腺癌8年之后,夏女士高烧二十多天,去医院查出来,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简单来说,就是白血病前期。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这么倒霉,得两次癌症。又开始新一轮的治疗,这一次生病让夏女士变成脆弱起来,死亡的阴影如影随形。

有一天,夏女士在被病痛折磨得无比痛苦之后缓解,一个人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一个人在默默地流泪,然后,突然问我一个问题,你说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5


这个她指的是我的外婆。

夏女士和外婆之间的故事,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拼凑完整。

1969年的12月28日,一个农妇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早出来五分钟的那个就是夏女士。刚经历千辛万苦的农妇忍着疼痛,第一时间去看孩子的性别,在看清两个女儿的性别之后,她的心冷了下来,虽然她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但是她一直期盼的是儿子,在农村生了儿子才扬眉吐气,生了女儿跟左邻右舍吵架的时候都没有底气,会被戳脊梁骨,面子对于这个好强的妇人来说,是远比女儿们重要得多的东西。况且她前几天刚讽刺过弟媳妇生不出儿子,转眼间,自己生了两个女儿,这不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么,耻辱,耻辱,生一个女儿对外婆来说是耻辱,一胎生两个女儿是奇耻大辱,十里八湾里面,唯一生双胞胎女儿的只有自己,这简直是自己人生的污点。

她想弄死她们,但是被其他人拦了下来。从此之后二十年,夏女士在自己家里饱受亲生母亲的虐待。夏女士提到外婆只有恐惧和恨,外婆说的任何一句话都要马上去执行,不然等来的就是一巴掌或者一顿毒打。

在她五岁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想要尿尿,尿盆放在一个床旁边一个柜子上,她摸索着爬上去,尿完尿,到下来的时候,怎么都找不到下来的路,摸索的动静吵醒了外婆,外婆厉声问在干什么,幼小的夏女士畏畏缩缩地回复,妈我下不来。外婆回复,你这个灾批,再动一哈,吵一声我就打死你。然后翻个身继续睡。

年幼的夏女士听到那句话就一动不敢动,在尿盆上坐了一夜。后来她想起这个场景很多次,她恨外婆,更恨那天待在尿盆上的自己。她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那么傻,真的一动不动在尿盆上坐了一夜。记得那个夜晚很冷,自己非常的害怕和恐惧,自己在尿盆上腿已经坐麻了,但不敢稍微发出一点声音,那是格外漫长的一夜,她一生都没有走出那个晚上。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后面长大后夏女士无数次说服自己,外婆那么做是有原因的,因为外公在外地工作,她一个人要拉扯5个孩子,还有繁重的农活要干,还有她这个人很要强,做什么都要争第一,年年都要争当村里的三八红旗手。养孩子的压力和繁重的工作让她的脾气变得非常暴躁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可惜这些都没有办法说服她自己,或者说无法说服她五十多岁外表下那个五岁的受伤和痛苦的灵魂。

她尽了全力去理解和原谅,只可惜有一些伤害不是努力就可以释怀的。

无法说服自己的夏女士,最后都会安慰自己,没办法,出生不由选择,谁让自己出生在社会底层呢。



6


“社会底层”夏女士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农村家庭,夏女士的爷爷是村上的地主,爸爸从年轻开始就在国企里面担任重要的职务,一路升迁,最后以某单位的副局长待遇退休。夏女士的妈妈,非常争强好胜,是村里面的三八红旗手。夏女士家是村里第一批万元户,在80年代初期的时候建起了村里的第一座楼房,轰动全村,建成的时候引来全村观看。

夏女士自己说,在别人家还普遍吃不上大米的时候,自己家堆起了成堆成堆的大米。

等开始工作之后,在父亲的安排下,夏女士进了一家国企,吃上了商品粮。按照今天的说法,夏女士算得上当时妥妥的官二代+富二代。但夏女士说人分三六九等,自己就是出生在最低等的第九等。

我有很多时候觉得,夏女士说的这个三六九等,并不是按照社会阶层来划分,也不是按照家庭的钱多钱少来划分,其实是按照一个人获得的爱的多少来划分的,是按照一个人的家庭地位来划分的,她在自己的原生家庭是最下等的奴隶,任何人都可以来踩上一脚。

这么多年来,她以为她内心的缺失可以靠金钱,靠赚很多钱和花很多钱弥补,可真的当她年入百万的时候,挥金如土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并非如此,无论赚多少钱,内心的空洞都仿佛要把她吞噬,她注定在劫难逃,欠下赌债,负债累累,或许是一个人能够驾驭的金钱数量是有限的,心理有漏洞的人驾驭不了太多的金钱,超过这个额度,必遭反噬。


夏女士最好的闺蜜是九九阿姨,美女的朋友也都是美女,九九阿姨是美女中的美女,夏女士比起九九阿姨的美貌更羡慕九九阿姨的家庭,九九阿姨的原生家庭很穷,穷到几个孩子都要养活不了,但是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有些家庭没有钱但是有很多爱,九九阿姨得到了非常多的爱,这些爱让九九阿姨有了对抗世界的底气。在九九阿姨在第一段婚姻开始不久便怀孕了,怀孕9个月的时候男方出轨,九九阿姨坚决离婚了,自己带着孩子。

九九阿姨的第二段婚姻开始不过十几年,男方外出打工时出轨,九九阿姨也坚决离婚了。在那个年代,做这些决定是需要出于对自己深切的爱和勇气的。

夏女士羡慕的是九九阿姨在面对亲密关系中的伤害的时候,可以看到自己受伤的部分,然后坚决说不。

这种能力是夏女士身上没有的,如果小时候给你最多伤害的是母亲,幼小的你为了活下去,会假装不受伤,装得久了,就失去感知自己是否受伤的能力,更没有勇气去保护自己。

外婆对女儿们是有很多愧疚的,但是这种愧疚对于女儿们的意义或许非常有限。

2008年春天,外婆身体不适去医院体检,肺癌晚期。医生说已经没有必要治疗了。2008年5月,外婆给在广州的夏女士打电话,说今生对不起,来世再弥补,夏女士挂了电话就上了回家的火车,火车12个小时,再3个小时的大巴,然后回家看到了外婆的灵堂。夏女士以为自己不会哭,但是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哭了一个晚上,她问我,我以为自己恨她,对她没有感情,但是为什么她死我会这么难过呢?

谁知道呢,可能是因为爱恨本为一体吧,有多恨就有爱。



7


夏女士和我爸的爱情也是一场豪赌。三十多年前的一天,二十岁的夏女士在隔壁大院邂逅了一个刚被调过来的年轻人,他们一见钟情,迅速坠入爱河,在同年结了婚,几个月后,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他们有过一段非常好时光,90年代的年轻人爱舞厅和跳舞,我家里就有一台唱片机,在偶尔的时候,他们会放一段音乐,然后在卧室里相拥而舞,那是我童年最温馨的画面之一。在我小的时候,父母会给我讲睡前故事,我爸尤其爱讲他和我妈的爱情故事,每次讲得都不一样,唯一相同的都是女主对男主一见钟情,深爱男主,非男主不嫁,我妈在旁边听得直翻白眼,然后说,自己是因为我爸说自己家条件好,才嫁过来的,嫁过来才发现被骗了,然后我们三个会笑作一团,那个画面直到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幸福。

1999年夏女士离开我去广州的时候,理由是我爸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他需要人照顾。虽然我到现在都没有明白,为什么一个成年人比一个几岁的小孩更需要人照顾,但是我想这侧面说明了,至少对于那个时候的夏女士来说,陪在老公身边是更重要的事情。

到我青春期的时候,夏女士就很少提起自己的爱情故事了,对于以前快乐的回忆更是否认没有这回事,说起自己的恋爱经历只会说世界上没有什么爱情,她和我爸之间不是爱情,只是荷尔蒙在作怪,当初只是因为我爸家里条件好,才嫁给他的。然后就转为对我的教育,叮嘱我不要早恋,她的恋爱经历就是前车之鉴。

其实在这个时候,有关于我爸的风流韵事传得满天飞,我中考之后去广州和父母相聚,就听说过我爸在外面有一个女朋友,比我大不了几岁。我妈对此的处理办法是,每次她听说这些,她就去问我爸是不是真的,我爸说没有,她就相信。

后面她还给我讲过一个事情,就是那个时候,她有一个一起做生意的朋友,有一天,她们一起走过一个小巷子,朋友突然对她说,如果这个小巷子里走出来一个小男孩,长得特别像小黑,我妈会怎么办?小黑是我爸的外号。我妈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很多年后,关于我爸在外面有个私生子的传言漫天飞的时候,我妈才明白背后的深意。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我妈会这么相信我爸。也不能理解,在我爸沉迷于吃喝嫖赌的那些年,她为什么可以忍受一个男人既不赚钱也不顾家脾气还不好什么活也不干,还花她的钱,而她还在生活上对我爸百依百顺,万般照顾。百思不得其解之后,他们的结论是,真爱。对这个解释我嗤之以鼻,但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直到我思考了很多年,再旁观我妈离婚之后的几段恋情都重复了她和我爸之间的模式,初时欢喜,有矛盾的时候忍受,最后忍无可忍分开,我才明白,与其说我妈是相信我爸,不如说是她害怕和亲近的人发生任何冲突。每一次和亲近的人发生冲突的时候,她又仿佛回到了五岁的那个夜晚,回到了不堪回首的童年,对方也不再是对方,变成了童年时的外婆,再之后,冲突也不是冲突,变成了她在生命最初的时候感受到的足以杀死她的恶意。因为她无力面对这种恶意,只能逃避,装作没有冲突和矛盾。像一只在危险来临时,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在忍无可忍的时候,逃离这个人的身边。对于陌生人的挑衅,她学会了拿刀保护自己,如何处理身边人带来的伤害,她用尽快一生的时间也没有学会如何解答这道题。

到如今,夏女士说起我爸,就说她和我爸其实都不是坏人,只是他俩都成熟得太晚了。五十多岁,两个人才成熟到可以处理婚姻中的问题,可惜时间已经过去,女儿已经长大,甚至于有人的生命都可能要走到尽头了。


从很年轻的时候,夏女士就爱谈论死亡,年轻的时候她说自己死了之后不需要葬礼,也不要买墓地,把骨灰撒进河里就可以。现在她会说,随便你啦,反正我都挂了。葬礼都是你的事情了。我唯一的要求是你一定要确认我已经死透了,再把我送进火葬场。夏女士最近听了不少关于人没有死透就被送进冰棺/火葬场的都市传说。

年轻的时候,她痛恨家乡,这里有太多痛苦的回忆,她只想逃离,也最终如愿离开,等她在外面漂泊多年之后,在经历过想回但是不能回之后,她发现她还是想回到故乡度过余下的生活。



8


得了两次癌症的夏女士,目前在积极地化疗中,面对死亡的威胁,有些时候,我会觉得夏女士比她的病友更从容一点,在同病房的人在抱怨疾病和恐惧的时候,她把时间用在过好余生的每一天。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她会把自己的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出去买菜,做饭,有空的时候,她还是会去打打小牌,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打牌只是一种打发时间的娱乐方式。

或许这份从容里面有一部分是因为她从出生开始就面临死亡的威胁,她已经和这份威胁抗争多年,有了足够多的经验,她从不抱怨,只是面对,另外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按照自己的想法过了一生,结局也许并不算圆满,但依旧落子无悔。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编辑| Lynn    实习 | 嘉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www.hutong9.net

GMT-5, 2024-5-17 11:26 PM , Processed in 0.05193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