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2|回复: 0

[体育健身] 这家社区青少年足球俱乐部,如何培养出4名日本国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13 04:4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家社区青少年足球俱乐部,如何培养出4名日本国脚?

 报姐talk 全球报姐 2024-04-29 05:00 

IMG_3811.GIF

JFA“梦之场”训练中心的球队更衣室。JFA的标志为三足乌鸦,这是寄托着太阳崇拜的神鸟,寓意着为日本足球指明方向。(拍摄:亦凡)

丨亦凡(发自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市)
编辑丨漆菲

当我抵达多摩川附近的丸子桥第一运动场时,是3月一个晴朗的周日下午。春寒料峭,河边的风很大,足以穿透春衣让人不停打寒战。

IMG_3812.GIF

位于川崎市的丸子桥第一运动场。(拍摄:亦凡)

身着厚衣服的父母们在场边抱臂观摩训练,约8岁的孩子们穿着单薄的短衣短裤,在砂石铺起的场地上卖力踢球。一群男孩身影中,还有两个女孩在同场酣战。

这块归政府所有的运动场地处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市,紧邻着多摩川这条长长的河流。川崎位于东京、横滨两大都市之间,总人口约154万。当天使用这块场地的小学生,来自该市的鹭沼SC俱乐部。

这一社区青少年足球俱乐部在国际上没那么声名远扬,却走出了四名日本国家队员和四名职业球队球员。2022年的卡塔尔世界杯上,日本队有四名成员来自鹭沼SC,分别是三笘薰、田中碧、权田修一、板仓滉。其中的三笘薰和田中碧自幼一起踢球,又都毕业于鹭沼小学,因而被球迷称为“鹭沼兄弟”。

这几名国脚在世界杯上贡献了经典时刻。击败西班牙的关键一球,正是靠着田中碧接应三笘薰的传中攻破对方大门,最终以2:1取胜。三笘薰救球时,球体仅有1.88mm落在底线上,日媒称之为“三笘的1mm”,match对他的极限技巧大加赞誉。

IMG_3813.JPG

三笘薰底线救球,田中碧完成射门。

尽管止步八强,但日本队在小组赛中两次逆转,击败了德国队和西班牙队,以小组第一的身份从当时的“死亡之组”晋级。

这四人也相继被欧洲俱乐部看中,远赴海外踢球。出生于1997年的三笘薰目前效力于英超球队布莱顿,板仓滉效力于德甲球队门兴格拉德巴赫,田中碧则被德乙球队杜塞尔多夫签下。四人中年龄最大的权田修一出生于1989年,他曾在葡超波尔蒂芒人体育俱乐部踢球,如今已经回国,加盟日乙球队清水心跳。

比之邻国的战绩,国人心情难免复杂。毕竟世纪之交时,中日两国的足球水平相差无几。可二十多年过去,一衣带水的邻邦涌现出世界级球员,屡屡创下优异成绩。根据国际足联今年4月公布的最新排名,日本男足排在世界第18位,居亚洲榜首。

作为外行观摩邻国如何培训青少年踢足球,一定程度是看热闹,可短短接触中足以发觉,中日两国足球教育有太多大相径庭之处。当然,这远不能下结论说,日本足球成功的秘诀就蕴藏于此,却至少有助于理解,这里为何出现了适合踢球的土壤。


社区足球俱乐部缔造神话


很难想象,四名国脚的共同起点,是一个只招收小学生的社区足球俱乐部。它所在的鹭沼位于川崎市宫前区,面积为0.75平方公里,人口1.2万,公立小学只有一所鹭沼小学。

IMG_3814.PNG

鹭沼在川崎市宫前区,面积为0.75平方千米,有1.2万人口,公立小学只有一所鹭沼小学。

鹭沼SC成立于1979年,其中所有成员都是兼职,包括教练、球队经理、陪练,他们或由孩子们的父母担任,或是当地大学生志愿参与,或是多年前的球队成员成家立业后又回来做贡献。

IMG_3815.GIF

父母们站在运动场边,他们既是为了观摩孩子训练,也是鹭沼SC的一份子。(拍摄:亦凡)

目前的教练团队中有11人是大学生,球队总教练、副代表北泰之的本职工作是供应链相关企业的高管,他既是孩子们的教练,也是大前辈。37年前,北泰之加入鹭沼SC成为第二期成员,后来远赴英国曼彻斯特留学,其间对英国足球了解颇多。回国后,他选择加入鹭沼SC,反哺这个培养自己的地方。

创造了如此出挑的人才输送纪录,北泰之却告诉我,这是碰上了好运气。这当然是谦辞,虽然三笘薰等人在鹭沼SC练球期间就被选拔离队,但能诞生4名国脚绝非偶然。

IMG_3816.JPG

鹭沼SC走出多位国脚让当地人很自豪。

一方面,鹭沼SC周边有着极佳的足球氛围,神奈川县有多支职业球队,给当地少儿足球训练提供了优秀的技术支持;另一方面,俱乐部的所有人都抱持着相当一致的理念为其做贡献。

北泰之说,对鹭沼SC重要的只有两点,一个是可以为中学输送足球人才、普及足球文化;另一个是让孩子们因为足球而聪明勇敢、懂得与别人携手成长,这在他看来是极其珍贵的品质。因此,孩子们具备什么样的天分、对足球了解多少都不是鹭沼SC的选拔标准,只要对这项运动怀抱足够兴趣就能加入。

IMG_3817.PNG

鹭沼SC的一个小球员在练习射门。(拍摄:亦凡)

结合此前与日本足球协会(JFA)的交流,让我从更宏观的视角去感知,日本青少年足球培育的目标与理念如何带动了整个社会的改变。

日本足球协会是管理和代表日本足球界的国家体育联盟,该协会属于公益财团法人,资金来源于企业捐助而非政府。该协会主办了日本众多大型联赛,包括日本职业足球联赛(J联赛)、日本足球联赛(JFL)、日本女子职业足球联赛(WE联赛)、日本女子足球联赛(抚子联赛,注:抚子花在日本是美好女性形象的象征)等,还集中管理职业与业余的足球锦标赛。

比如在有着浓厚足球氛围的川崎,该市的川崎前锋队曾4次夺得日本J联赛冠军。三笘薰正是被这支队伍从鹭沼SC选拔出来的,他从小学三年级起就成为川崎前锋U-12中的一员,和田中碧等人一起接受训练。

拜访鹭沼SC几日前,我有机会前往千叶县幕张海滨公园的“JFA梦之场”,这是一处国家足球中心。这块场地包含两片天然草坪、两片人工草坪,还有若干五人制足球场,很遗憾当天因雨势过大停止集训,无缘观摩训练场景。

IMG_3818.PNG

千叶县幕张海滨公园的“JFA梦之场”。(来源:JFA)

不过,与日本足球协会青少年育成总监影山雅永的对话,仍让我管窥这个国家如何选拔与培训足球人才。

“Japan’s Way”——是日本足球协会为日本足球发展规划的一份路线图,他们通过不断分析和学习足球强国,从环境、队员、教练等维度弥补自身短板,意在让日本成为“拥有世界级足球水准的幸福国家”。

IMG_3819.PNG

2022年,日本足协公布名为“Japan’s Way”的全新国家足球理念文件。

具体来说,日本的终极目标是在2050年本土举办的世界杯上举起大力神杯。在通往这个目标的路上,包含了多元意涵,既要让人们因为享受足球而感到幸福,也要让这种福祉与提高竞技水平产生协同作用。

他们将此具象为底部重叠的双金字塔足球文化,一种是以足球为业余兴趣,一种是以足球为职业追求,这二者的基石是庞大的足球热爱者,而青少年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IMG_3820.PNG


多元畅通的人才选拔途径


路线图的制定者相信,创造出可持续、友好的社会氛围对于人们尤其青少年接触运动和终身运动至关重要。

这也要求,放低孩子们接触体育运动、接触足球的门槛。比如鹭沼SC会从幼儿足球阶段着手,先让家长了解这项运动和俱乐部本身,在这个阶段发掘孩子兴趣的优势在于,无需与棒球项目抢人——后者虽是日本最热门的体育运动,但孩子年纪过小时无法参与训练。

日本从体系上保障了所有青少年踢球的可能性。大致来说,孩子们可以从三个路径接触到足球,分别是足球俱乐部、J联赛和学校体育社团。

IMG_3821.JPG

比如在只有7.5万名小学生的川崎市,像鹭沼SC这样的社区足球俱乐部约有200家;而J联赛在创立之初就拥有U12、U15、U18(数字代表年龄)三个梯队;至于日本的小学、初中、高中,也都有足球社团。体育社团是日本在二战后形成的特色,对于孩子们接触不同运动发挥着重要作用。

IMG_3822.PNG

高円宮杯U-18超级联赛每年都备受关注,高中校队与职业球队可以在此赛事上有交手机会。(来源:JFA)

从俱乐部和J联赛开始踢足球的孩子,如果表现优异,有很大机会直接成为职业球员,而在学校体系内涌现出的好苗子,也会被以足球为优势项目的初中、高中接收,一路进入大学。即便到了大学阶段,他们也仍有机会成为职业球员,甚至入选国家队。

因此,只要你足够优秀,无论处于什么年龄阶段,都可以通过现有渠道向上攀爬,直至加入职业球队。

尽管球队有水平高低之别,但日本的青训体系希望所有球员都有充分的机会在比赛中磨砺自己。因此,日本将曾经的锦标赛改为了联赛,这样即便低水平的球队也不至于一轮出局,他们仍能与剩下的球队轮流比拼,放下输赢而享受比赛。

影山雅永说,之前的锦标赛赛制下,一些球员因为怕输往往踢得很保守,反而不敢充分发挥。

如今,日本的大学、高中、初中、小学都有相应联赛,其中的高中联赛备受关注,每年会进行电视直播,竞技水平也相当之高。日本许多球员都是在高中联赛上脱颖而出,得以成为职业选手。


学习与运动可以兼得


除了培养机制日益完善,日本社会还有一个重要的理念——学习和运动不是互斥的,头脑和运动都好的人更能受到尊敬和欢迎,如果只擅长其中一项,反而没那么有魅力。

在我看来,日本选拔机制的价值不止在于提供足够多上升途径,也提供了退出机制。对于职业运动员而言,即便不再以此为生,也可以像普通学生一样继续学业或是顺利融入社会,比如当一名喜欢足球的白领。

这可以让有足球梦想的人心无旁骛地追求爱好,也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选择退役。但这种安全网与日本文化或许息息相关——影山雅永说,重新进入社会的退役球员反而会因为有踢球经历而受到尊重,因为人们认同足球是需要诸多优秀品质才能从事的运动,这样的人更能胜任各项工作。

比如三笘薰,他一边在球队踢球,一边完成高中学业,毕业后没有直接进入职业球队,而是前往筑波大学开启大学生涯。不过其间,他仍以特别指定球员身份在川崎前锋效力。

完成大学学业后,三笘薰在2020年成为川崎前锋队的职业球员。次年11月,他首次被征召进日本国家队,同年被英超俱乐部布莱顿签下,并在2023年续签四年。

相继走访日本足球协会和鹭沼SC俱乐部让我感觉到,这两者似乎形成了一种互文——从足球中追求快乐和提升竞技水准并举的理念被传递给国民,而大大小小的球队在这种氛围下创造成果,反之印证了这条道路的可行性。

当然,耀眼成绩和充满期待的未来之下,同样有缺憾和挑战,比如女球员的比例依然相当低。影山雅永说,日本足球协会的女球员占比为6.5%,而女性教练比例仅有3.5%。

鹭沼SC的女球员也远远少于男生,如今整个俱乐部约有150人,其中只有一个女子队,大约二十四五人。因为女孩子数量太少,鹭沼SC的解决方案是,一至三年级的孩子们不分性别混合训练,到四至六年级再进行区分。

IMG_3823.PNG

低年级期间,男生女生一同训练。(拍摄:亦凡)

少子化同样困扰着日本足球,随着学生越来越少,组建体育社团会更为困难。影山雅永介绍说,初中生参加体育社团活动的人数变化已经很明显,以足球为例,和平成25年(2013年)相比,令和4年(2022年)参与社团的人数减少了39.26%,而解决方法是不同学校的体育社团进行合并。

不过这个问题还没有困扰鹭沼SC,因为这里诞生了太多国脚,导致很多父母竞相把孩子送来。而鹭沼SC每年仅招收25到30人,为了公平起见,他们以距离远近作为招生标准,优先考虑住得近的人。


“孩子们的生活不应该只有足球”


从踢球的孩子到兼职足球教练,北泰之亲身经历了日本这几十年足球行业的变化。比如指导方式上,在他踢球的年代,训练更多是以命令的方式下达,小球员们只能服从,并且只追求赢。但现在早就不再如此,他更愿意和孩子们平等交流。

此外,如今孩子的父母对足球的热情过分高昂,这让北泰之感到困扰。看到我对此充满疑惑,他解释说,一是因为父母们太热爱和了解足球,有时反而会对训练指手画脚,更重要的问题在于,有些父母因为太狂热而只让孩子投身足球,这不是他们想看到的场景。

“我们希望孩子们也能从事其他运动,全方位地培养体育技能。”北泰之对我说,他不希望孩子们在只有足球的单一环境下成长,“孩子们应该有丰富的生活,比如和家人一同去体验其他的生活方式”。

在我听来,这可谓一种奢侈的烦恼。中国的很多地方依然面临现实困境,比如人多但资源少,包括球场、教练、支持队伍等,人均资源不足让孩子们难以接触到良好的足球教育,很多家庭也没有足够财力去支撑孩子们充分享受这项运动。

除此以外,要培育出为全社会认同推崇的足球文化和选拔体系远非一日之功,这种软性基础设施需要长时间去建设。也正是得益于此,日本能在数以万计的孩子中遴选优质的小运动员,并借此扩大了足球人才储备。人口数倍于日本的中国受限于选拔体系,可能错失了许多有天赋和能力的足球小将。

此外,日本主张不要功利地追求比赛成绩,足球关乎青少年的人格完善、关乎国民的生活幸福。影山雅永说,日本追求的足球教育是“通过成功和失败的经历丰富人性、学习礼貌和礼仪、培养独立性、懂得珍惜事物、有耐心、掌握合作以及建立人际关系的能力”。

这和北泰之强调的品质大同小异,也是日本父母们希望实现的目标,成绩本身不重要——他们更期待孩子们可以享受踢球,从足球运动中学习做人做事。

(感谢和泉泽英子女士为采访提供翻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www.hutong9.net

GMT-5, 2024-5-17 10:56 PM , Processed in 0.04625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