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23|回复: 0

[哲史艺丛] 南北归一 |北境第一坚城下,暴风雨赌命之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3-30 10:3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北归一 |北境第一坚城下,暴风雨赌命之战

国家人文历史 2024-03-29 22:08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渤海小吏 Author 渤海小吏


本 文 约 7000 字

阅 读 需 要 18 分 钟


426年正月十七,刘义隆任命王弘为侍中、司徒、录尚书事和扬州刺史,代替徐羡之;任命四弟刘义康为都督荆、湘等八州诸军事和荆州刺史,提前把谢晦的官位废了,准备西征。


谢晦很快得到建康同党被清算的消息,随后为徐羡之、傅亮举办葬礼,发号施令,颇有周瑜的风范,调动安排无不妥当,几天之内江陵汇集了三万精兵。


谢晦上表先是说徐羡之、傅亮等忠贞之臣被冤杀,又道自己被辜负:


“我们要不是为了国家着想,当初废帝的时候就会安排武帝幼子即位,谁敢说个不字!我们怎么会逆流而上三千里,虚位七十多天,去迎接陛下的大旗,不有所废黜,怎么会有您的兴起!我们的初衷是不把贼寇遗留给君王,我有什么地方辜负了你刘家!


“现在皇帝身边有坏人,琅邪王家一直以来就喜欢兴风作浪,王弘、王昙首、王华等人阴险,爱挑拨是非,我要清君侧!”


谢晦命他弟弟谢遁为竟陵内史,率一万人留守江陵,自己亲率二万人从江陵出发,战舰绵延数十里,旌旗招展,遮天蔽日。谢晦长叹道:“真恨不得这是勤王之师啊!


谢晦抵达西江口(今湖南岳阳北洞庭水入江处)时,到彦之的先锋军已开进彭城洲(今湖南临湘东北)。谢晦的巴陵(今湖南岳阳)守将庾登之是庾冰曾孙,谢晦的一担挑,也是个只会打嘴炮、左右摇摆的人。


当年刘裕北伐的时候,他口号喊得震天响,私底下却找刘穆之的门路,说:“我妈妈岁数大啦,我可不能去陕西。


庾登之产生了极坏的影响,这么喊口号的人都不敢去前线了,看来凶多吉少呀,整得军心都乱了,刘裕大怒,将其罢官。


适逢大雨连日,庾登之一如既往地畏敌不敢进,参军刘和之道:


“这大雨对双方的影响是一样的,朝廷大军就要来了,宜速战!”


庾登之哆嗦之下紧急开动脑袋瓜子,派手下做了一堆大口袋,袋子里装满茅草,然后悬挂在帆杆之上,声称:


“我要火攻敌舰,必须等天晴,我们缓缓再打。”


谢晦同意了,到彦之也习惯性稳重, 两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互相看对眼了。


整整半个月后,谢晦等不下去了,再等雨又该下了!于是,派中兵参军孔延秀进攻彭城洲官军,接连两战摧枯拉朽,攻克了彭城。


官军的大小将领都建议退守夏口,但到彦之反对,说:


“让他们再打一会,我们打败了没关系,皇上让我当先锋的时候下诏说,后面檀道济会来。


0.jpg

檀道济画像。来源/中国历史博物馆保管部编《中国历代名人画像谱》,海峡文艺出版社2003年版)


“屡战屡败没关系,我们得屡败屡战。现在要是退了,功劳就全是人家的了,我们虽然败了,但态度依然坚决,檀道济是来给我们助战的,不能退夏口!”


于是,到彦之守隐圻(彭成洲东北)等待檀道济。


谢晦因胜上疏道:


“陛下如果把王弘等元凶斩首,我就立刻停止进攻回荆州。”


此时的谢晦仍然信心满满,但不久他听说檀道济要来了,这让他很意外。因为他认为檀道济作为杀刘义符的先锋,肯定会和徐羡之等一起被杀。这小子是怎么洗白又傍上刘义隆的呢?


他的运筹帷幄虽然经历过考验,但到底没有亲自带过兵,没有檀道济的实战技术全面,于是着急了,成为热锅上的蚂蚁。


他手下的兵是徐羡之派给他的京口军主力,现在京口系唯一的托孤大佬檀道济来了,军心不免震动。


檀道济率领的先锋军不多,谢晦最初看到规模不大并没当回事,也没迅速攻击。他错失了最后一次机会。


等晚上东风大起官舰都被吹来后,谢晦发现官军舰队前后相连,塞满江面,大惊,军心开始崩塌。


宏观谋划能力再怎么无敌,但生活说到底是具体的,面对军心沮丧这事,谢晦就不知道该如何安抚。


他这辈子干的都是顺风顺水的事,他“入关十策,晦有其九,才略明练,殆为少敌”的背后,是朱超石亲自带着却月阵勇士们在黄河边发射大铁钉子打败了北魏;是沈林子拔剑怒吼坚守不退拢住了军心;是绝粮之时王镇恶去弘农拉来了“赞助”;是沈田子一千破数万地抢滩登陆关中;是毛德祖作为先锋无坚不摧地攻进了渭河。


刘裕留着谢晦当心肝宝贝却不在乎那些虎狼之将,本质上是因为谢晦干不了那些玩命的活儿。


谢晦厉害的背后,是各路的将领们真的能把他的想法落地,是刘裕的威慑力——只要站在那里就让各路将领都好好干活。不怀疑谢晦转型后会成长为一个好的将领,但这需要时间和经历,中间环节是省不了的。


谢晦出道第一战就指挥这么大的战役,还是作为舆论不利的一方,面对的还是技术全面的檀道济,巨大的不利形势出现后,军心开始崩塌,谢晦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当年项羽陷入齐地的战争泥潭后,听说刘邦已经带着联军开进了彭城,微笑着道:“我回去后要杀了他!”因为他经历过巨鹿之战,经历过逆境,所以说能打败刘邦就一定能打败。他把所有骑兵集中过来,跟随他前进!


刘邦在荥阳被项羽打得生不如死的时候照样会微笑道:“我一定能跑出去!” 因为他经历过彭城地狱般的战斗,经历过逆境,说能逃走就一定能逃走,当年为了逃跑他还把儿子、闺女踹下车呢!


刘邦逃跑的宝贵经验是:选两千荥阳妇女出城送给楚军!纪信化装成刘邦的样子打马虎眼!刘邦本人赶紧逃。


在“拉锯荥阳”一战中,我们讲过刘邦是如何逃出荥阳的,计谋虽然是陈平出的,但对刘邦来讲,这不过是把儿子刘盈从车上踹下去的另一个版本而已。


曹操在官渡饿得饥肠辘辘,荀彧对他说:


“不能退,退了就土崩瓦解,死也得死在官渡,你又不是没有过这种濒死体验!”


曹操一琢磨,当年在兖州被全境叛变,是靠着三个城一步步逆转的,于是继续吊住一口气,最终等到了许攸来降。


越大的事业越要取经,九妖十八洞、洞洞闹妖怪,考的就是你在绝境下解决问题的能力。


檀道济外加大船队,把谢晦难死了。二月十九,双方开战,谢晦军一触即溃,谢晦逃回江陵。


到了江陵,谢晦听说周超击溃了前来讨伐的雍州刺史刘粹,却没有做其他部署,只是感谢了周超。


周超弃军顺流投降到彦之,谢晦余众散尽,携其弟谢遁等七人北逃,在安陆延头(今湖北大悟县东南)被抓,被用囚车押送到建康后,与同党一起被斩首清算。


到底还是走了这条不归路,当初让他占住夏口决战,就算失败现在他也早跑了。谢晦没想后路,因为他认为自己当世无敌,但千算万算,没有想到檀道济会迈着轻盈的步伐向他款款走来。


自422年五月刘裕安详离去,到426年二月底谢晦伏法,近四年的时间,刘宋丢了河南,刘裕的长子、次子和他留在建康的托孤三人组相继找他报到,荆州军和京口军交换场地后进行了战斗,在缴纳了极其高昂的皇位继承手续费后,他家老三刘义隆终于完成了这次铁王座的权力确认。


如果说这是刘宋最不流血的一次权力更迭,大家会信吗?京口军并没有砸烂一个恶心的旧王朝,而是开启了更加没有下限的修罗场。


刘义隆继位两年后才摆脱了内斗的旋涡,和他几乎同时间上位的拓跋焘已经开始气吞北境的各种征伐了。


如果说刘裕摘了南国所有低垂的果实,那么时代运行到这个时候,拓跋焘也迎来了北境的兼并时代,成熟的果实抬手可摘。


第一个果实,是西面的赫连夏。


425年八月,赫连勃勃死了。当年他在等着姚兴死,此时的拓跋焘在等着他死。


赫连勃勃到了晚年已经精神失常,看见不顺眼的人就亲自杀了寻找快感。大臣有敢看他的,他就戳瞎他们的眼睛;有敢笑的,他就割掉他们的嘴唇;有敢进谏的,他就认为是诽谤,然后割他们的舌头。


424年,赫连勃勃想废了太子赫连璝,改立老四赫连伦,赫连璝听说后,率兵七万讨伐赫连伦,赫连伦率骑三万拒之,战败后被杀。


老三赫连昌则黄雀在后,率骑兵一万突然袭击,杀了老大赫连璝,然后汇集老大、老四的兵力共八万五千人回到统万。


赫连勃勃看到三儿子满眼都是要送走自己的表情,于是表示杀得好,你是太子。


赫连勃勃晚年不仅有狂暴性的精神不正常,还有自大性的妄想症。给统万城的东门命为“招魏”,南门命为“朝宋”,西门命为“服凉”,北门命为“平朔”。这名字跟开了光一样,真把魏招来了。


赫连勃勃刚死的那段时间,拓跋焘问将士们,现在我打算用兵,是对西边的夏动手,还是攻击北边的蠕蠕?


蠕蠕就是柔然,是北魏贬低柔然的一种称呼。拓跋焘认为柔然人跟虫子一样都没有脑子,下令称柔然为蠕蠕。


太尉长孙嵩、司徒长孙翰、司空奚斤都说


“赫连氏从来不敢惹我们,还是先打一直不老实的柔然吧,去了就往死里打,就算打不死,我们也能在阴山打猎,充实军需。”


代人集团表态了,打北面。


这个时候崔浩说:


“柔然鸟集兽逃,大军去了也追不上,兵少了又拿不下。赫连氏土地不过千里,政刑残虐,人神所弃,还是先向西落袋为安吧!”


与此同时,朝中还有别的思路,希望先打北燕,最终拓跋焘没能成行。


赫连勃勃死后政局迅速恶化,剩下的儿子们闹内讧,拓跋焘决定西伐,长孙嵩等人都说:


“夏国如果固守,以逸待劳,柔然随后再大举南下,我们就遭殃了,这可不是好策略。”


崔浩道:


“当年我看天象预测了秦国的灭亡,现在金、木、水、火、土五星同时出现在东方,说明西征一定胜利,良机不可失。”


长孙嵩仍然坚持不能西征,结果拓跋焘暴怒,大骂长孙嵩贪赃枉法,命武士揪着他的头砸地,对他进行各种侮辱,然后表态:“我一定要打!” 要知道此时北魏官员是没有俸禄的。


426年十月,拓跋焘派司空奚斤率四万五千人袭蒲坂;派宋兵将军周几率一万人袭陕城;自己率主力从平城西征统万。拓跋焘率军抵达君子津,比较巧,突然降温,黄河冰封。


十一月初三,拓跋焘率轻骑两万渡过了黄河。


十一月初七,赫连昌正和文武群臣无限畅饮的时候,得到了魏军逼近的消息,上下震恐。拓跋焘驻军距统万城三十里的黑水,赫连昌仓促点兵出战大败而回,北魏先锋军一度冲进了统万城西宫,烧了西宫宫门。


十一月初八,魏军分兵四掠,杀获数万,得牛马十余万,由于没带攻城器材,看到夏军已经入城,拓跋焘道:“统万城暂时还拿不下来,我们下次再来。”随后带着战利品并迁徙万余户人回平城了。


北魏在北面并没有获得决定性胜利,却在南面全面开花了。


夏弘农太守曹达闻周几率兵将至,不战而走,魏军乘胜长驱,直接冲过了潼关。仅仅一万兵而已,夏军的表现和当年的后秦比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镇守蒲坂的赫连乙斗听说北魏司空奚斤率大军来了,赶紧派人向统万告急,但使者到了以后发现魏军已经包围了统万,于是回去报告赫连乙斗:“统万已经被攻陷。” 赫连乙斗吓得放弃蒲坂,向西逃往长安。


赫连昌弟赫连助兴此时镇守长安,看到赫连乙斗后两人一商量决定向西逃往安定。


十二月,奚斤一路进入长安,夏秦、雍二州的所有氐、羌部落归降,北凉河西王沮渠蒙逊和氐王杨玄遣使北魏,愿意归附北魏。


427年正月,拓跋焘回到平城后前往幽州,半路听说赫连昌派赫连定率军两万准备收复长安,于是下令伐木于阴山,大规模兴造攻城器械,准备再伐胡夏,这次要一口气打死赫连昌。


奚斤和赫连定在长安对峙,拓跋焘打算乘赫连昌后方空虚前去攻打统万,于是挑选精兵,命司徒长孙翰等率三万骑兵为前锋,命常山王拓跋素等率步兵三万人为后继,命南阳王伏真等率步兵三万送攻城器械,将军贺多罗率精骑三千为哨探。


五月初九,拓跋焘渡过黄河君子津,抵达拔邻(今内蒙古东胜区西南),兴筑堡垒,留下辎重,随后率轻骑三万准备五百里奔袭统万。


1.jpg

拓跋焘西征统万城图。

群臣都劝阻道:


“统万城坚,非朝夕可拔。今轻军进讨,进不可克,退无给养,还是和步兵、攻城器械一块去得好。”


拓跋焘道:


“用兵之术,攻城最下,逼不得已时才会用。现在要是和步兵、攻城器械一块走,贼人必死心坚守,坚壁清野,届时要是拿不下来,粮食吃光,士兵疲敝,统万周遭又没有以战养战的人口、物资,我们将进退无地。


“我现在率轻骑直抵其城,他们看见我们的步兵没到,一定希望跟我们野战并取得开门红,我们以弱示之,引诱其前来,只要他们出战,我们就赢定了。


“我们的将士离家两千余里,又隔黄河,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们的后勤保障是不能支持我们长久攻城的,那都是我设计的幌子,我们打胜仗的机会一定是在野战,三万骑兵攻城确实不够,但决战却足够了!”


统万是当时整个北国工程质量最高的城池,又是周边资源最贫瘠的国都。这么一座都城,堪称进攻方的噩梦,因为攻城需要大量步兵和攻城装备,但当地不仅没有水路来节省运输成本,更可怕的是统万城距离三套平原和关中平原太远,攻城方无论从哪里调资源都是物流噩梦,周边也根本没有养得起这支队伍的农作物,即使在今天也还是大量的无人区。


当初赫连勃勃严抓工程质量,甚至在拿下长安后也不迁都,依旧住在统万,就是因为从战略角度上来讲,统万实在太安全了。


这一年,拓跋焘刚刚二十岁。他能够一下子抓住重点:这城就没法攻,因为无论是抢劫还是运输,根本就凑不齐足够的给养去打这座刀斧都砍不出痕迹的坚城。


群臣没看出来这么深的一层,这个二十岁的小伙子看出来了,还有足够的自信去落实,这真的就是天赋。


六月,拓跋焘抵达统万,主力埋伏于深谷之中,只派少数部队来到城下。


夏将狄子玉投降了北魏,向拓跋焘报告道:“赫连昌听说北魏西征后就派人召赫连定回军,赫连定却说:‘统万城坚固险峻,不容易攻破,等我生擒奚斤后再赶赴统万,内外夹击北魏,我们必胜。’所以赫连昌此时专心守城等待赫连定。”


拓跋焘听说后觉得自己失策了。对方铁了心地等他攻城呢,对方已经算定,只要他敢率大军攻城,就是兵困粮尽的死局,统万是北境第一坚城!


面对巨大劣势,拓跋焘没有气馁,先是派娥清和拓跋健率骑兵五千向西劫掠,看能不能抢来点物资。随后放了一些有罪的士兵去投降赫连昌,把魏军的虚实向对方汇报,说魏军粮尽,每天只能吃菜,辎重在后,步兵全没到,匪首就在城外,赶紧去打他。


六月初二,赫连昌没有抵住诱惑,亲率步骑三万出战。


司徒长孙翰等道:“贼军势大,我们应该避其锋芒。”


拓跋焘道:


“我们远道而来就是诱敌出城,就怕他们不出城呢。现在他们出城了我们却不打,这只会助长贼势。再说要是进了城再引诱他们出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拓跋焘命全军出战,随后佯装逃走,引赫连昌追击。夏军分两路大张旗鼓追出,追了五六里路,突然大风雨从东南而来。


魏军的随行宦官赵倪有点半仙气质,对拓跋焘道:


“如今风雨从贼人那里刮来,我们逆风,贼人顺风,天不助我,况且我们的将士饥渴交迫,希望陛下将假撤退变成真逃命,我们改日再战。”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猛士崔浩厉声喝道:


“胡说八道!我们千里而来,已经定下了制胜之策,怎么能一天之内就变了!贼军贪胜,他们不会有预备队出现了,我们现在该把精兵隐藏起来,分别出击,出其不意袭击他们,刮风下雨这事要看怎么利用,再说风向一会儿也许变了呢!”


拓跋焘拍板和夏军决战,将队伍分为两队,掉头迎战敌军,拓跋焘本人一度马失前蹄掉下马来,差点被夏军俘虏,靠着拓跋齐舍命搏杀才艰难把他救下来。


拓跋焘上马后亲自刺死夏国尚书斛黎文,又手刃十余人,虽然自己也被流箭射中,但在他不要命地带领下,魏军在大风暴中人人都不要命,夏军最终崩溃。


宦官赵倪说得有错吗?其实没有错。那么大的风暴,还是逆风,风险已经被剧烈放大,有太大的不可预测性,拓跋焘完完全全就是在赌命。


北魏的国力是赫连夏的十倍,今年赢不了,改年不能再打了吗?必须得一把赌胜负吗?


事实也证明,拓跋焘差点让对方俘虏,最后也被流箭射中,就是命大没死而已。拓跋焘的年轻是一方面,由此也能看到崔浩的特点,此君最爱的就是不留余地地赌博。


魏人乘胜追击赫连昌至统万城北,杀了赫连昌弟赫连满及兄子赫连蒙逊,夏死者万余人。拓跋焘死死咬住追击,赫连昌来不及入城,最终逃奔上邽。


六月初三,拓跋焘入城,拿到了赌命后的奖励,获夏王、公、卿、将、校及诸母、后妃、姊妹、宫人数以万计,马三十余万匹,牛羊数千万头,府库珍宝、车旗、器物不可胜计,拓跋焘按等级赏赐出征的将士们。


赫连勃勃的统万城高十仞,墙基厚三十步,城头宽十步,宫墙高五仞,由于当年的监工质量,墙壁坚硬到用刀砍斧剁都不怕,亭台水榭雄伟壮丽,皆雕镂图画,用绮绣装饰,穷极文采,极致奢华。


拓跋焘看着这座统万城道:


“巴掌大的小国居然如此穷奢极欲,怎能不亡!”


拓跋焘的诱敌之计以及在暴风雨中的赌命之战让统万城的历史地位被无限降低。


真要是大军前来攻城,这座统万城配合北境的柔然南下会把新兴的北魏耗尽。


此次伐夏将拓跋焘的勇敢、大局观以及利益分配原则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带兵作战时能亲身犯险,甘冒矢石,喊着兄弟们跟他上,将士们没有不拼命的。他生性节俭,衣食够用就行,从不奢侈地搞建设,把财物看作是国家之本,从不轻易浪费,只有为国死难的将士家属或有功之家才会受赏,皇亲国戚及宠臣很少得到赏赐。


2.jpg

太武帝拓跋焘。来源/纪录片《中国通史》截图


他是法治的忠实践行者,常道“法者,朕与天下共之,何敢轻也”,眼光独到,从没有人能瞒他,赏赐不论贫贱,惩罚不避权贵,赏罚分明,最宠爱之人犯错也没有法外开恩这一说。


从拓跋焘的方方面面来看,他都像是二十岁版本的刘裕在北境复活了。


本文内容节选自渤海小吏的新书《南北归一》。渤海小吏十分擅长把人性、人情世故,以及历史决策的底层逻辑置于宏大的战争场景中一一剖析,展示历史的广袤,讲述人性的多面性。


《南北归一》这套书分为上中下三册,通过16场战争的描写,讲述了东晋末年与南朝宋、齐、梁、陈四朝,北朝北魏、东西魏、北齐与北周,最后统一于隋的近200年的历史。


3月30日至4月30日期间,京东全网首发渤海小吏新书《南北归一》,京东搜索【渤海小吏新书】,限时优惠价99元,先人一步到手好书。击下方图片即可购买

3.jpg



4.jpg
END
作者 | 渤海小吏
编辑 | 胡心雅 郑美玲(实习)
校对 | 李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www.hutong9.net

GMT-5, 2024-4-20 02:18 AM , Processed in 0.03431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