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6|回复: 0

[时评] 移民危机,炙烤拜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9 11:4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移民危机,炙烤拜登

 徐亦凡 全球报姐 2024-02-06 08:43 

IMG_8376.JPG

1月31日,从墨西哥华雷斯城一侧看到,美国得克萨斯州国民警卫队成员站在边境铁丝网边燃烧非法移民的物品。
文/徐亦凡
编辑/漆菲
美国总统拜登的移民改革志业,在主政最后一年等到了微弱曙光。
当地时间2月4日,美国参议院公布了价值1180亿美元的两党协议。这是个一揽子计划,涉及对多个事项的拨款,包括边境安全、援助乌克兰和以色列等。
其中首要关切仍是加强边境控制,将给拜登政府的边境政策带来很大颠覆。国会计划为此投入202亿美元,用于修建边境墙、招募官员、为无人陪护的儿童提供帮助。这项法案还提出诸多政策工具,比如当非法移民数量达到特定阈值时——一周日均越境人数超过5000人或者单日总人数超过8500人,总统必须关闭边境;此外还调整了庇护资格申请规则、加快庇护申请的处理程序等。
IMG_8377.JPG
2021年,得州一个拘留中心内有许多无人陪伴的儿童。
当选民将日益严重的边境危机归咎于总统拜登,这项法案多少能给他的连任前景带来些提振。拜登在声明中表示,虽然两党协议并没有解决他想要的所有问题,但改革对于边境的更加有序、安全、公平和人道至关重要。他敦促国会团结起来,迅速通过这项两党协议。
参议院两党认为,这项法案将带来几十年来最严格的边境政策改革。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说,他将在2月7日就此法案进行初步投票。然而,未等参议院有动作,这丝曙光就被众议院湮灭。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在社交平台“X”(前身为推特)上称,“这项法案比我们预期的还要糟糕。”他强调,“如果这项法案送到众议院,它将会被立即否决。”
IMG_8378.PNG
◆众议长约翰逊明确表态不会通过此法案。
这是府会对立乃至美国撕裂的又一个缩影。两党在移民和边境议题上本就僵持不下,如果说拜登和参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的妥协让问题解决缓慢前行一步,共和党内强硬派仍可以轻易击碎合作前景。这份法案想被送上白宫的坚毅桌,需要跨过难以弥合的巨大鸿沟。

拜登寻求政策急转弯

这一两党法案中所涉边境立法,并不符合拜登解决移民问题的初衷。
2021年1月20日,即上任第一天,拜登意气风发地签署了17份行政令,推翻特朗普的诸多政治遗产,其中和边境事项有关的最多。
特朗普从第一次竞选时,就对外来移民重拳出击,他称墨西哥移民是“强奸犯和罪犯”。他上任后在边境问题上也手腕强硬,下令将移民者与孩子在边境分开,以阻止越境。这一政策被各方谴责不够人道。
他还执着于修建边境墙,到执政结束时,美国已沿着3145公里的边境完成了超过720公里的新墙建设。不过,大部分建设是在已经存在某种形式屏障的地区进行的。
这些显然不是拜登推崇的移民解决方案,他力求让外界看到美国政府在此问题上的人道主义。根据无党派移民政策研究所 (MPI) 统计,自上任以来,拜登发布了500多项行政令,超过特朗普执政四年的总数。
虽然如今边境状况糟糕,但要说拜登政府的努力毫无成果也并不公允。拜登上任几个月后,移民数量激增时,启动了一个副总统哈里斯领导的计划,通过促进中美洲创造就业机会和稳定来解决所谓的移民“根源”。虽然哈里斯在移民处理上饱受嘲讽,但三年来,危地马拉人和洪都拉斯人的非法越境数量减少了约30%。
然而,自那时以来,来自亚洲、非洲等数十个其他国家的入境人数猛增,移民数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许多新移民提出庇护请求。
数据显示,2023年12月,自墨西哥非法越境的被捕人数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当月,边境巡逻队逮捕了近2万人,相较11月增长31%,比2022年同期增加了13%。
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乘坐公交车或是徒步经过墨西哥,最终抵达美国边境,每天常常超过一万人。新闻画面中,总能看到有人爬过铁丝网,或是穿越边境墙上的出口。面对源源不断涌来的人口,边境官员数量和资源都捉襟见肘。
IMG_8379.JPG
2月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雅库巴附近,边境巡逻人员在一处临时营地与寻求庇护的非法移民进行交谈。
移民浪潮一波又一波冲击着南部,甚至涌入边境城市。这导致很难看到拜登政府在改善边境状况上有何建树,几项旨在使移民制度更加公平和有序的标志性举措或是效果有限,或是陷入停滞,毕竟想在严格执法和释放同情间取得平衡基本不可能。
面对着愈发下滑的民调和愈发脆弱的边境,拜登不得不接受政策转向,变成自己上任之初不会接受的样子。由于两党法案带来的变化将赋予他“在边境不堪重负时下令关闭”的紧急权力,拜登表示,他将“在签署该法案使之成为法律的那天使用(这个权力)”。
对拜登来说,他接受这样的转变还有另一重原因。国会山的共和党人以更严格的边境管控为条件,换取支持拜登向乌克兰提供援助。
就目前的两党协议来说,至少能让拜登延续对泽连斯基的承诺——该协议将给乌克兰提供约600亿美元援助,此外还有23.3亿美元用于支持乌克兰的战争难民。该协议也将给以色列送去援助,价值约为141亿美元,并向加沙、约旦河西岸以及其他冲突地区的民众提供约100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
“两党达成的协议还将涉及另外两个重要优先事项。它使美国能够继续我们的重要工作,与世界各地的伙伴一起,捍卫乌克兰的自由,支持其抵御俄罗斯的能力。”拜登呼吁道,“如果我们不阻止普京,他就不会仅仅局限于乌克兰,美国付出的代价将会增加。”
白宫在援乌问题上并不孤单,这也是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的目标。尽管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表示只想给出道义支持,不愿意真金白银帮助乌克兰,他们认为这是个无底洞。
印第安纳州共和党参议员迈克·布劳恩直言:“每个人对普京都有同样的看法,他入侵了一个国家。但问题是这能否被解决或是得到谈判,如果你继续花钱,能否得到任何结果。”

来自两党的压力

因为移民问题,两党矛盾频发。其中,共和党主政的得克萨斯州与联邦政府的对峙更是达到“前所未见”的程度。
作为南部边境州,得克萨斯州承受了巨大压力。过去两年间,该州州长阿博特发起“孤星行动”,旨在扩大对边境范围的管辖权与执法权。
今年1月22日,美国最高法院做出有利于联邦政府的裁决,允许联邦官员拆除得克萨斯州沿墨西哥边境修建的部分铁丝网栅栏。对此阿博特拒绝执行,还调动本州国民警卫队继续修建和加固铁丝网,阻止联邦执法人员进入相关区域。该判决一度引发呼吁得克萨斯州从美国独立的浪潮,这场运动被称为“得州脱美”。
对于美国撕裂的现状,众议院议员玛乔丽·泰勒·格林甚至提出一个“国家分离”的建议,即让美国“按红州和蓝州分开,并缩小联邦政府规模”。格林是佐治亚州共和党众议员,她不仅是党内极右派,也是特朗普的主要拥趸之一。随后的一项民调发现,23%的美国人赞同这一提议,62%的人表示不赞同,15%的人不确定。
阿博特对联邦政府的反抗启发了其他州长。25名共和党州长签署了一封联名信,支持阿博特采取包括设置带刺铁丝网在内的举措保护边境安全。他们还说,如果联邦政府不履行职责,各州可以取代华盛顿。
得克萨斯州还将于3月实施一部新法,允许州执法人员在未经许可的前提下在全州范围抓捕非法移民。然而,移民执法是联邦政府的责任,州执法人员本无相关权限。美国司法部已就此法案起诉得克萨斯州,认为这一做法违宪,侵犯了联邦政府的权力。一些公民团体也对其提出质疑。

IMG_8380.JPG

美国边境巡逻人员试图阻止海地移民进入得州的一个营地。
但阿博特认为,其行为依据来自宪法,因为任何州在遭受“入侵”时都有权采取自卫,而得克萨斯州正在遭受数十万非法移民的“入侵”,这赋予他权力采取特殊措施保护边界。
除了上述法案,得克萨斯州还在美墨界河格兰德河岸架设铁丝网、浮标等,为移民入境增加障碍。为表达对拜登政府的不满,阿博特已将超过10万非法移民送往洛杉矶、丹佛和纽约等民主党人主政的城市。
2月4日,阿博特更是邀请全美十多位共和党州长共赴“武装对峙”的焦点地区——边境城市伊格尔帕斯共商对策,其间他坐着轮椅主持会议、与国民警卫队的士兵握手致意,受到媒体高度关注。
眼下,麦康奈尔的坚持或许能得到一些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却难以让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追随。后者对任何边境协议或对乌援助都表示强烈怀疑。
究其动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再度参选的特朗普不愿让拜登在移民问题上获胜。特朗普希望能将边境议题上的强势置换成竞选优势,显然,特朗普在国会的支持者不愿破坏他的竞选前景。
对此,白宫直言不讳地批评了众议长约翰逊。白宫发言人安德鲁·贝茨(Andrew Bates)表示,约翰逊“继续自缚手脚,拖延边境安全,拖延打击芬太尼的关键投资,拖延美国边境巡逻队的招聘,他的众议院共和党同僚却公开表示,他们只是因为前总统特朗普才反对两党达成的边境协议”。
“如果你像我一样认为现在必须确保边境安全,什么都不做就不是一种选择。美国参议院与我的政府合作,为达成两党协议付出了艰苦努力。”拜登呼吁道,“现在,众议院共和党人必须做出决定。他们想解决问题吗?还是想继续在边境问题上玩弄政治?”
具体来说,强硬派共和党人的反对来自两方面。一方面,他们对该法案解决边境问题的方式不满意,希望推出自己的立法。许多共和党议员也指出,拜登现在就有权关闭边境,无需通过该法案授予,任何新的立法应该等到2024年大选之后再说。
稍令拜登宽心的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1月初发布的民调数据显示,尽管68%的人表示,他们不赞成拜登对边境的处理方式,但不代表对共和党的支持,6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也不赞成国会共和党人处理这一问题的方式。

IMG_8381.PNG

大多数美国人对于拜登和共和党人处理边境问题的方式都不满意。
另一方面,不少共和党人也反对将援乌与边境危机绑定,不希望继续给乌克兰输血。玛乔丽·泰勒·格林则声称,如果众议长推进这项法案,她将采取行动对其发起罢免,因为这是一个包括为乌克兰提供资金的国家安全方案的一部分。
凝聚两党共识已殊为不易,新法案还激起民主党内的分歧,一些进步派议员不愿看到本党总统在边境上采取严苛手段。
可拜登必须回应更多党内同僚的呼声和压力。来自全美各地的九位民主党籍州长致信拜登和国会领导人,请求华府采取行动“解决已经演变为人道主义危机的问题”,因为移民潮也在涌入非边境城市。
由于缺乏协调机制和足够资源,许多地区的状况已经相当混乱。在芝加哥,移民们睡在警察局门厅;在纽约,游轮码头改造成了临时避难所;在丹佛,移民们不断询问市长能否帮自己找到工作。
IMG_8382.JPG
来到芝加哥的委内瑞拉移民。
IMG_8383.JPG
抵达纽约市的移民。
州长们写道,各州和城市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应对移民问题,但与创纪录的新移民涌入速度相比,却大大落后。他们要求联邦政府提供资金解决眼前的需要,并承诺致力于实现移民法的现代化。

IMG_8384.PNG

◆穿越边境的非法移民数量在去年12月再度打破纪录。
亚利桑那州地处南部边境,该州州长、民主党人凯蒂·霍布斯呼吁总统,召集国民警卫队应对移民危机,当拜登拒绝后,亚利桑那州自行采取行动并承担了费用。霍布斯表示,“每个亚利桑那州人都应该知道,我们正在采取重大且有意义的措施来确保他们的安全,即使联邦政府拒绝这样做。”

棘手的连任挑战

进入2024年大选周期以来,移民议题仍是美国选民的主要担忧之一。美联社近期发布的一项民调发现,对移民表示担忧的选民比例从去年的27%攀升至35%。55%的共和党人认为政府需在今年关注移民问题,22%的民主党人将移民列为优先事项。
路透社1月31日发布的民调也显示出类似趋势。17%的受访者认为移民是美国面临的最重要问题,而在2022年12月,这一比例仅有11%。不过22%的受访者表示,经济仍是美国人总体上最关心的问题,因为他们一直在与通胀等问题斗争。
亦有分析认为,到了11月,大多数选民关注的焦点恐将不再是非法移民,而是堕胎、经济等其他议题。
美国《华盛顿邮报》援引前奥巴马政府官员观点称,2018年中期选举就是个例子,当时共和党试图将重点放在边境问题上,但民主党通过支持医疗保健等问题取得了胜利,“这可以成为今年选举的模板。”“最终更多的人,尤其是那些摇摆选民,会更多考虑医疗保健、教育和就业等问题,再决定如何投票。”
不过拜登似乎没有如此乐观的情绪,他仍旧想借助最后的窗口期,在边境问题上创造成绩。
加利福尼亚州共和党策略师迈克·马德里(Mike Madrid)指出,边境局势将给拜登的选举前景带来影响,因为他需要赢得两个重要群体的选票——拉丁裔和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共和党女性。
特朗普早就迫不及待借势抬高自己。参议院两党法案公布前夕,他在一则声明中直言,“参议院目前就边境安全进行的工作毫无意义”,并说,美国人要想获得边境安全,“唯一希望”就是投票给他。
麦康奈尔私下承认,特朗普的反对使得这份法案的前景变得复杂。共和党首席谈判代表、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兰克福德(James Lankford)直言,鉴于民调显示移民是拜登的首要政治责任之一,一些共和党人认为,该协议(如果实现立法)会对特朗普不利。兰克福德说:“些人反对该法案是基于政治问题,而不是基于边境实际发生的危机。”
也有共和党人不赞成这样的想法,甚至认为该协议也会给特朗普带来裨益。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是特朗普的亲密盟友,也是该协议的谈判代表。他表示,边境协议不会影响总统选举。
有分析指出,这表明参议院共和党人正试图说服特朗普不要毁掉两党法案,且有人认为,如果特朗普竞选成功,这项边境协议同样会赋予他限制移民进入的权力。
马德里认为,拜登别无选择,只能更严苛地执行边境限制措施,尽管这会激怒他基本盘中的部分进步人士。“这是他面临的最大问题,却也是最大机会。”他补充说,“如果他能让共和党处于守势,将有很大优势赢得连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www.hutong9.net

GMT-5, 2024-2-24 04:15 AM , Processed in 0.05950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