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3|回复: 1

[军事] 丛林战斗机,幻影F1在南非

[复制链接]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300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1-1-13 06:15 PM |显示全部楼层


丛林战斗机,幻影F1在南非(上)

 Armstrong 空军之翼  2021-01-12

  作为“幻影”III战斗机的继任者,达索公司在上世纪60年代后期研制的“幻影”F1是一种离经叛道的“幻影”战斗机,彻底抛弃了经典的三角翼布局。

  F1是达索公司自筹资金推进的项目,为了确保项目成功,该机被定位于一种便宜简单的多用途战斗机,同时具有最佳作战半径和作战效率。如此一来即使幻影”F1机队的规模很小,也能发挥出较强的作战能力,后来南非空军的“幻影”F1在安哥拉证明了这一点。


IMG_3217.JPG

法国空军的“幻影”F1

“幻影”F1研发史

  达索在研制“幻影”F1的过程中对各种新技术进行了评估和测试,其中包括垂直起降和可变后掠翼,最终选择了起降性能较好的梯形后掠翼布局,以实现在偏远机场的粗糙短跑道上以268公里/小时低速降落的要求。“幻影”F1在研制中还被要求需要相对较少的地面设备,并具有自启动功能,两次相同任务之间的周转时间短至15分钟,加满燃油仅需6分钟,涉及四名地勤的发动机更换仅需大约三个小时。


IMG_3218.JPG

“幻影”G可变后掠翼技术验证机

  除此之外,“幻影”F1的SDAP自动测试单元可在外场进行自动故障确定,GAMO警报装置允许该机能在不到2分钟的时间内紧急起飞,种种特点显示这将是南非空军的一种理想的“丛林战”战斗机,能够在远离基地的前线机场长时间作战。

  “幻影”F1-01原型机于1966年12月23日在达索首席试飞员雷内·比甘的驾驶下在默伦-维拉罗歇机场首飞,该机在第4次试飞中就达到了2马赫。但在一次低空高速通试飞中,“幻影”F1-01的平尾因抖振而解体,导致飞机坠毁在滨海福斯附近,比甘当场遇难。尽管发生了严重事故,原型机已经在试飞中充分显示出自身潜力,获得法国空军订购三架预生产型原型机:安装“阿塔”9K 50涡喷发动机的“幻影”F1-02、03和04。


IMG_3219.JPG

“幻影”F1-01原型机

  1967年9月,法国空军明确表示将装备“幻影”F1C,该机是一种配备了“西哈诺”IV雷达的全天候截击机。第二架原型机F1-02于1967年3月首飞,第三架原型机在1969年9月首飞。1970年6月17日,最后一架原型机也是唯一一架生产型原型机F1-04首飞。1974年3月14日,法国空军接收了第一架“幻影”F1C。


IMG_3220.JPG


“幻影”F1C截击机,翼下挂载两枚R.530空空导弹

  1973年7月,达索以“幻影”F1 M53参加比利时、丹麦、荷兰和挪威四国的新欧洲战斗机招标。为了满足招标标准,“幻影”F1E配备了更先进的航空电子设备和更强大的M53涡扇发动机,由于该发动机比标准的斯奈克玛“阿塔”9K50要短,却需要更大进气流量,因此需要更大的进气口和更短的后机身。最后“幻影”F1 M53在这项有利可图的交易中被美国通用动力公司的F-16击败。尽管如此,“幻影”F1还是取得了商业成功:有473架飞机装备了南非、西班牙、希腊、科威特、利比亚、摩洛哥、厄瓜多尔、伊拉克、约旦和卡塔尔的空军。


IMG_3221.JPG

“幻影”F1 M53


来自南非的兴趣

  南非空军在70年代初开始为其“幻影”III寻找后继机,“幻影”F1无疑是最佳选择,提高了速度,增加了续航时间,对地攻击任务的作战半径加倍,起飞滑跑距离缩短三分之一,降落进近速度降低四分之一,机动性也有所增强。


IMG_3222.JPG

南非空军“幻影”III

  1971年6月27日,达索和斯纳克玛宣布与南非就“幻影”F1和其发动机的许可生产签订技术合作协议,计划由南非阿塔拉斯公司(Atlas)生产多达100架“幻影”F1。南非飞行员扎克·瑞普索德于1971年10月6日驾驶F1-04原型机进行了首次评估飞行。

  但1977年国际社会对南非的武器禁运使该协议被作废,南非赶在制裁生效之前直接从法国购买了16架“幻影”F1CZ截击型(序列号200-215)和32架“幻影”F1AZ攻击型(序列号216-247)。其中“幻影”F1CZ 200和“幻影”F1AZ 216分别是南非空军定制型的原型机。由于武器禁运即将来临,达索交付“幻影”F1AZ非常匆忙,导致这种对地攻击机在服役初期暴露出不少问题。


IMG_3223.JPG

南非空军“幻影”F1CZ 207号

  1975年4月4日,法国秘密开始交货,南非空军的C-130“大力神”运输机载着两架“幻影”F1CZ抵达南非。南非对“幻影”F1的到来严格保密,仅在1975年10月的伊斯特普拉特航展上让新“幻影”做了通场。1977年4月,新闻界终于获准参观肯普顿公园的阿斯特拉公司“幻影”F1CZ组装线,F1AZ的存在则一直被保密到1980年。


IMG_3224.JPG

机腹挂载炸弹,机鼻缺乏雷达的南非空军“幻影”F1AZ


边境战争

  由于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在1977年遭联合国武器禁运后,该国就不能从国外为南非空军购置新的战斗机了,这导致南非空军在80年代遭遇严重危机。卷入与领国安哥拉和西南非洲(今天的纳米比亚)漫长边境战争中的南非空军发现安哥拉已经获得更先进的苏制可变后掠翼战斗机,在速度、电子设备和武器上都超越南非部署在前线的“幻影”III战斗机。苏联先是向安哥拉提供了一批经过升级的米格-23战斗机,随后又提供了米格-27和苏-20/22战斗轰炸机。


IMG_3225.JPG

安哥拉米格-23

  南非空军多次发现安哥拉米格-23飞机在纳米比亚北部执行侦察飞行任务,由于米格飞得太高和太快,以至于南非空军战斗机无法从前进基地紧急起飞拦截。

  除先进战机外,苏联还向安哥拉及该国的古巴代理人军队提供了世界上最密集的防空系统(一些资料称这是华约国家之外最密集的防空系统),由不同型号的对空搜索和制导雷达、各种型号的地对空导弹和高炮、以及综合战斗机管制和引导系统组成,帮助安哥拉空军的战斗机拦截南非空军入侵者。

  南非空军的“堪培拉”和“海盗”在照相侦察任务中发现,安哥拉境内的防空系统已经密集到“就像芦笋田一样!”


IMG_3226.JPG

安哥拉的SA-3防空导弹

  尽管存在这些不利条件,南非空军在安哥拉战争中仍表现出色。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苏制战斗机的性能越来越好,并且经常由古巴或东德飞行员驾驶,他们的技战术水平要比安哥拉飞行员强得多,这意味着与南非陆军相比,南非空军在战争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有限。

  1975年4月4日,随着“幻影”F1CZ 204和205号从肯普顿公园的阿特拉斯飞机装配线抵达,南非第3中队再次成为一个一线中队。剩余飞机到1977年装备完毕,第三中队此时拥有了16架“幻影”F1CZ,序列号200-215。

  “幻影”F1CZ迅速投入作战,1978年11月3日,5架“幻影”F1CZ被部署到纳米比亚翁旦格瓦空军基地(Ondangwa),为在安哥拉南部执行侦察任务的飞机提供护航。从1980年开始,这种部署便随着诸如“烟雾弹”(Smokeshell)这类的军事行动成为常规。F1CZ在行动中一般执行护航任务,但由于F1AZ的初期服役问题,截击型很快就挂上了马特拉M155火箭巢或250千克炸弹来对敌人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


IMG_3227.JPG

翁旦格瓦空军基地的“幻影”F1AZ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300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1-1-15 02:12 PM |显示全部楼层

丛林战斗机,幻影F1在南非(下)

 Armstrong 空军之翼  2021-01-15

丛林空战

  1981年11月6日,“幻影”F1CZ在一次截击作战中首次遭遇敌机。由JJ·兰金少校和J·普莱西斯中尉驾驶的两架“幻影F1CZ从翁旦格瓦紧急起飞拦截两架米格-21MF,杜普莱西斯中尉两次尝试攻击其中一架米格-21,导弹都未能命中目标。兰金少校发射的导弹也未能锁定目标,原因是米格-21太靠近太阳了,不过他德发机炮发射的30毫米炮弹将古巴空军达纳西奥·瓦尔迪兹中尉的米格-21MF打成两截,中尉在弹射中丧生。这是自朝鲜战争以来南非空军取得的首次击坠。


IMG_4028.JPG

“幻影”F1CZ照相枪照片

  “幻影”F1CZ在1982年5月13日下午获得第二个击坠,目标是一架安哥拉米-8直升机,序列号H-516或H-518,据说机上有高级官员。当天M·洛上尉驾驶F1CZ 206号,乔恩·英格斯中尉驾驶210号接到了前往库韦莱地区搜索和摧毁这架直升机的命令。“幻影”发现目标时米-8正停在地面保持旋翼转动,英格斯中尉先发动进攻但没有击中,随后洛上尉用30毫米机炮摧毁了这架直升机。


IMG_4029.JPG

安哥拉米-8

  1982年10月5日发生了一场有争议的战斗,“幻影”与两架架米格-21比斯交战并至少击落了其中一架,尽管南非空军拥有关于米格-21比斯空中爆炸的照相枪照片,但安哥拉仍声称该机已经返回基地。


IMG_4030.JPG

一架迫降的安哥拉米格-21

  这场空战发生的那段时间里,卡哈马基地的安哥拉雷达遭遇许多故障,虚警导致许多米格-21做了徒劳无功的紧急起飞。时间一长,经验更丰富的老资格飞行员就让新手起飞以应付警报。当天上午10时28分,安哥拉雷达发现位于维雷(Virey)和奇宾巴(Tchibemba)之间的两架南非战斗机(“幻影”F1CZ)和另一对飞往卡哈马(Cahama)的双机,后者是第12中队伯特斯·伯格中校率领的“堪培拉”侦察机小队,要对卡哈马进行照相侦察。

  为他们护航的是第3中队的两架“幻影”F1CZ,分别由约翰·兰金少校和他僚机科巴斯·托里恩上尉驾驶。兰金少校的座机是203号,被称为“幽灵”(Le Spectre),因为具有新的空中优势蓝色/灰色涂装,而其他“幻影”仍采用土黄/深绿/浅灰老式迷彩。由于托里恩上尉在启动“幻影”时遇到问题,抵达护航点的时间被推迟,这很可能导致安哥拉人认为“堪培拉”没得到保护。


IMG_4031.JPG

“幻影”F1CZ新涂装

  大约上午10时42分,古巴空军拉西尔·马雷罗·罗德里格斯中尉(呼号846)和吉尔伯托·奥尔蒂斯·佩雷斯中尉(呼号324)驾驶米格-21紧急起飞。他们的地面管制截击机员是巴巴拉·佩雷斯·杜兰中尉,呼号“里昂5”,他将引导米格飞往卡哈马地区。此时南非的代顿雷达发现了米格,管制员莱斯·隆伯格上尉指示“堪培拉”转弯向南,同时引导“幻影”F1CZ飞机向北爬升到9100米,此时另外还有两架米格-21在卢班戈待命。当杜兰上尉告诉米格-21目标在10公里距离时,他们抛弃了副油箱。兰金少校在9公里距离上发现了在他右侧同一高度上的两架米格-21,然后“幻影”抛弃副油箱开启加力,同时向右急转。佩雷斯中尉抛弃副油箱的同时也目视发现了“幻影”的位置,然后米格-21也以向右急转对准“幻影”。


IMG_4032.JPG

“幻影”在此次空战中的照相枪照片

  但由于米格-21新手飞行员经验的不足以及古巴地面管制员的引导失措,导致两架米格-21都被“幻影”击中,其中一架挣扎返回卢班戈,另一架的结局引发争议。古巴飞行员在作战中严格遵循苏联军事学说,这种学说遏制了个人能动性,总是在管制员的控制下作战,无论飞行员经验如何,他们的战术始终保持不变。由于这次拦截作战失利,卢班戈空军基地司令官被被撤职。


米格-23

  丛林战争不断升级,到1987年开始向常规战争发展。1987年古巴向安哥拉部署了两支米格-23ML部队,成为安哥拉空军第25战斗机团的第12和第13中队。由于接连失利,此时的安哥拉空军选择在战场上避开南非空军,但有了新战斗机后,古巴人的目标变成了挑战南非空军的空中优势。米格-23ML的主要基地是梅农格(Menongue),此处部署了重防空火力以防备空袭。显然古巴人的计划是消耗战,让武器禁运下的南非空军永远无法取胜。到1987年底,古巴又向安哥拉增派了30架米格-23ML。


IMG_4033.JPG

在安哥拉的古巴飞行员

  南非空军将“幻影”F1CZ部署到东卡普里维里的伦度(Rundu)空军基地来应对米格-23威胁,并对基地设施进行了升级。在与“幻影”的空战中,米格-23ML飞行员喜欢利用其出色的速度进行打了就跑的攻击,南非飞行员则更喜欢与敌人纠缠在一起。

  1987年9月10日,一架“幻影”F1CZ向一架米格-23ML发射了一枚R.550导弹,但没有命中。1987年9月27日下午,双方之间的空战发生了戏剧性变化,4架“幻影”F1CZ从论度紧急起飞拦截两架为直升机提供掩护的米格-23ML,后者由阿尔贝托·里瓦斯少校和胡安·戈多伊中尉驾驶。

  驾驶“幻影”F1CZ 206号的是亚瑟·皮尔西上尉,他是卡洛·加贾诺中校的僚机。里瓦斯少校在交汇前锁定的正是206号,这架“幻影”F1CZ在正前方略高的位置,里瓦斯向其发射了AA-8导弹,皮尔西上尉看到两道明亮的闪光从前方飞来,其中一枚越过了加贾诺中校的飞机,另一枚则在自己的尾翼旁爆炸,随后里瓦斯少校的米格呼啸而过。


IMG_4034.JPG

206号被击中的尾部

  这场战斗持续了40秒,皮尔西上尉在恢复飞机控制前已经损失了大量高度。由于电动泵、右侧燃油泵和H-2液压系统故障,他不得不超低空返回伦度基地。他在降落中无法打开减速伞,因为这个设备也被导弹损坏了,结果“幻影”高速冲出2000米长的跑道,冲过围栏,前起落架撞到一块岩石上折断。皮尔西上尉立即弹射,但由于高度不足降落伞没有完全打开,导致他身受重伤。“幻影”F1CZ 206号最后报废,其零件被回收后修好了在火灾中损坏的205号机。


IMG_4035.JPG

紧急迫降的“幻影”F1CZ 206号

  米格-23ML的出色速度和数量优势,以及大幅改进的迎头攻击能力,都处处压制只有性能很差R550“魔术”空空导弹的“幻影”,这意味着南非空军再也无法承担在空战中失去其宝贵“幻影”F1的风险。

  这严重限制了他们的日间作战。不过“幻影”F1仍然是米格-23的威胁,只要数量足够就可以起到威慑作用,为了避免消耗战,南非人在此期间甚至广泛在地面部署假目标来制造F1数量众多的假相。


后记

  在近十年的持续战斗中,南非空军在作战中仅损失一架“幻影”F1CZ,有另外三架因事故坠毁,还有一架(214号)在1992年的发动机升级试飞中坠毁。

  边境战争让作为二代半战斗机的南非“幻影”F1已经显露疲态,与周边领国获得的先进苏制战斗机相比技术优势荡然无存。所以南非空军发起了“超级幻影F1”项目,试图通过为该机升级涡扇发动机和新型航电让其迈入三代机领域。

  南非人一开始选择的动力装置是斯纳克玛M88涡扇,但由于武器禁运和成本问题,这项交易告吹。1991年苏联解体后,南非人获得了从俄罗斯克里莫夫设计局直接购买RD-33涡扇发动机的机会。


IMG_4036.JPG

RD-33的下置机匣版本SMR-95

  RD-33是米格-29的动力装置,加力推力8290千克,比“阿塔”多15%,并且尺寸更小,重量更轻,耗油率更低。换装RD-33的话,将能使南非“幻影”F1的性能提升堪比当年的F1 M53。

  通过与克里莫夫设计局的秘密谈判,后者同意为F1专门研制RD-33的下置机匣版本——SMR-95,尾喷管也有所延长以适应法制战斗机的机身。南非空军在1991年将一架“幻影”F1送至俄罗斯接受发动机改装并集成R-73空空导弹。试飞非常成功,飞机机动性全面提升,作战半径增加,油门响应更迅速,唯一的缺点是RD-33的大修间隔仅有300小时,远不及“阿塔”的1200小时。


IMG_4037.JPG

挂载R-73并换装SMR-95的超级“幻影”F1

  最后南非与俄罗斯就在当地建立发动机维修中心和发动机价格上产生分歧,外加南非实在囊中羞涩,这项升级在1995年终被取消,让“幻影”F1错失晋升三代机的机会。南非“幻影”F1在1997年最终退役,被“鹰狮”取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1-1-27 01:22 AM , Processed in 0.10377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