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3|回复: 0

[父母心声] 为了“鸡娃”,她们准备生二胎

[复制链接]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300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1-1-13 03:24 PM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鸡娃”,她们准备生二胎

 是星 全民故事计划 2021-01-13
你要想清楚,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46F0752B-C332-4189-A66E-430097FC9045.png

—这是全民故事计划的第545个故事—


前 言

 

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兼职线下数学家教。


悦琪是我2019年4月开始教的学生。
 
她当时上四年级,小个子,戴一副红框眼镜,活泼可爱。不过悦琪的思维十分跳跃,我讲题时,她一会儿想去看乌龟,一会儿又打断我:“老师,你喜欢金鱼吗?”

悦琪的人缘也不错,在我辅导她的两小时里,她能接到三次电话,都是同学找她出去玩。
 
但这些都不是她妈妈想要的。
 
悦琪妈妈大约四十岁,一米七的个头,常穿一件浅黄风衣,盘起头发,大方知性。但她的眼里时常凝着担忧,尤其在说到悦琪的成绩时。悦琪妈妈说,悦琪是上三年级后,成绩才开始下滑的。她找了好几个家教,但都效果不佳。一次,悦琪又把“2+3”的结果写成了6,悦琪妈妈把她大骂一通,送我下楼时,她眉心都快拧成结:“家长难当哦,怎么都教不通。
 
我安慰她慢慢来,她又叹了口气:“还要怎么慢,你不知道,人家都超前学到哪了。”

原来为了督促悦琪,她进了“鸡娃群”,看到人家父母和孩子的努力,她倍感压力。此后,她经常向我倾诉教育的难题和娃的竞争。

以下是悦琪妈妈的自述。
 

 
悦琪小时候,我们一直对她奉行快乐教育。
 
2006年,我入职三医院。同年,我和男友赵鹏结婚,并于2008年生下了女儿悦琪。
 
我和赵鹏没有教育学背景,从怀孕我就开始看育儿书,了解育儿理论、教育政策。当时“快乐教育”的说法还未兴起,但一个当幼师的朋友告诉我,近些年,教育部逐渐禁止幼儿园小学化,不许幼儿园忽视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向儿童灌输小学知识,“爱玩才是孩子的天性。”
 
我对这个观点深以为然,毕竟过去,父母忙着养家糊口,任我野蛮生长,我也稳妥地长大。于是悦琪出生后,我从不强迫她学习。

一切快乐至上。
 
2015年,悦琪上小学了,起初我还挺满意的——测验拿满分,期末考也不错。但三年级后,她有些吃力了,乘法表背不下来,数学测验才60多。赵鹏工作忙,常在外地,从来无暇顾及悦琪学习,我便每晚监督她写作业。谁知上四年级,悦琪退步更大,数学一问三不知,作文也被老师批说还停留在二年级的水平。
 
四年级就像分水岭,把大家从过去都得双百的混沌状态,一下划拉出两极。猝不及防的是,悦琪排名中下,分在了差的一极。

我暗自着急,赶紧找悦琪的各科老师,希望老师们多关注一下。谁知老师说,悦琪上课爱开小差,是家长的责任,又把皮球抛回给我。
 
直到新一轮测验,悦琪又考砸了。
 
我不敢再放任下去,四处寻师问道,想尽快提高她的成绩。偶然间,我被拉进了鸡娃群。
 
其实,我对鸡娃群早有耳闻。

这几年,关于“鸡娃”也越来越普遍。

那些“鸡娃父母”为了让孩子力争上游,不停给他们打鸡血学习,进而组群互享经验。我进的是个全国鸡娃群,两百多人,每天交流活跃。群成员大多是母亲,孩子各年龄段都有。不同的是,她们贯彻“超前学”理念,和悦琪同级的孩子已学到初中知识,一个北京妈妈甚至说,她五岁的女儿已掌握两千个英语单词。
 
我心里一阵复杂,不禁问:“有必要学这么早吗,不是说不许幼儿小学化?”
 
这问题有些突兀,群里冷下来,有人问我孩子的年龄和成绩。我说明后,另一位家长发话:“我觉得你可以换个群,可能收获更大。”
 
后来我才知道,鸡娃群也是有等级区别的。

鸡娃家长把孩子分成“牛娃”和“普娃”,牛娃成绩优秀,将来处于同层竞技场,他们不会接纳我这样的普娃家长。虽然退了群,但我开了眼界,才知道有超前意识的家长如此之多。
 
别人都在暗自发力,悦琪自然不如人。

于是我下定决心,要把遗漏的教育补回来。辗转之下,我终于又进群了。这次是个五百人的鸡娃群,但更像是五百个家长的补血站。
 
“超前教育”是鸡娃要义,家长们每天在群里打卡,譬如每日给两岁的儿子输入两万个词汇,晒女儿的名著阅读成果,更有夸张的,还有几个家长认真地讨论如何让小学生学微积分。

E60BF8BC-7BF4-406A-9849-BBF34ED8E6B2.jpeg
群友朋友圈的鸡娃成果 | 作者图
 
家长们平时给孩子打鸡血,累了就回到群里,看到别人的努力,又给自己打鸡血;大多家长都帮孩子报下数十个兴趣班,做学习计划表格;看到她们如此拼命,我有些茫然无措。
 
我忍不住问,“报这么多班,孩子受得了吗?”
 
有位鸡娃妈妈真挚地回答我,非这样不可:“你想让孩子优秀,只管做就行了。别问孩子喜不喜欢,受不受得了,孩子永远只喜欢玩。”
 
群友的话让我很是触动,隔天我就给悦琪找了数学、书法、作文老师,正式开始鸡娃。
 


 
从那以后,我每天下班,都会密切关注鸡娃群的消息,尤其留意这些家长又让孩子学了哪些新东西。仿佛我也站到了起跑线上,不仅悦琪要和同龄人比,我也要和其他家长比。
 
然而,当我遇到鸡娃高手时,立刻自惭形秽。
 
一晚,群里正讨论如何应对孩子完不成计划的问题,一个叫“小黄花”的发言:“做不完就别想吃饭。”我刚觉得这样不对,没等我反应,妈妈们已经拥护起来,“哇,领袖来了”“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儿子,我们前期太放任了”。
 
看来此人是群里的风云人物。

我赶紧找其他妈妈私聊,才知道这位小黄花是个“牛娃家长”,本可以去牛娃群,但她愿意分享经验,便一直留在这个“普娃群”。当晚,我加了她的微信,她毫无保留,我才知道除了报班、超前学,鸡娃更要比拼家长的用心。
 
小黄花说,她和丈夫都是211大学毕业的公务员,资历不错,但身处江苏这个教育大省,儿子要上清华依旧不易。所以孩子刚出生,她就开始了鸡娃:除了上班,其余时间她都将手机束之高阁,陪儿子识字、看绘本;儿子上学后,她总在元旦第一天就做好一年的学习计划,早6晚10,阅读,听英语频道,每天放松一小时,多年如一日。他们家还是个图书馆,没有电视和娱乐设施,只有三万藏书。
 
我惊叹于他们的执行力,格外佩服。

她却说:“我儿子有时也想犯懒,但我跟他说,我们家没钱,他没资格任性,更没资格在学习上讨价还价,完不成计划就不让他吃晚饭。”
 
小黄花的努力并非没有成效。她的儿子上六年级,一直年级第一,还自学了初中内容。
 
小黄花的用心让我自愧不如,群里也有不少母亲辞职陪读,一心把孩子送进高等学府,我不愿悦琪在“拼娘”上落后,也开始认真起来。
 
到2018年末,我给悦琪报了六个兴趣班,禁止她看电视、出去玩,取消一切娱乐活动。周末下课,我们争分夺秒地回家写作业,晚饭后背诵单词,练习作文。除此之外,我还让悦琪五年级要赶上进度,六年级实现超前学。为此我报了思维班,让她睡前再做二十页数学题。

04EA0A65-F4AD-4FEE-86FB-875E9A104476.jpeg
给悦琪安排的每日学习计划 | 作者图
 
无奈的是,悦琪懒散惯了,这种强度让她抵触,写作业拖拖沓沓,经常写到十二点,其他计划也完不成;让她做练习,她就看着天花板拒绝:“老师不让我们写这种练习。”
 
她的行动跟不上我的计划和安排,不知不觉间,我竟成了一个虎妈。悦琪犟起来,我一顿好打;她拖拉懒散,我就不让她吃晚餐,最久的一次,我狠下心,三天没让她吃晚饭,边收碗边威胁:“做事拖拖沓沓,我就跟你耗。”
 
与此同时,我也被气得乳腺增生,但我决心和悦琪打持久战,一定让她把成绩提上来。
 


 
2019年,悦琪快上五年级了,她的作文稍有起色,可数学依旧很差,我不惜出高价,换了几个家教老师,都没用。心烦意乱时,“鸡妈”小晴这时向我推荐了茜姐。
 
茜姐是个全职妈妈,也是有名的鸡娃大神——她已经把儿子顺利送上了重点大学。向她求教的人多了,她便开班教家长鸡娃。不过她的鸡娃群价格不菲,入群费6000块,回答问题30块一个,且不保证孩子成绩在短期内能提高。
 
“也太贵了,还不保质。”我有点犹豫。
 
“这算什么,要是孩子上不了高中,你才真后悔。”说着,小晴把一则消息发给我,只见上面的数据调查显示,现在很多地方的普高和职高录取率趋于5:5,中考录取率不及50%。
 
也就是说,排名中下的孩子,将来可能连普高都上不了。我立马想到了自己的女儿悦琪。
 
来不及判断,第二天我就花钱进了群。
 
和乱糟糟的鸡娃群不同,这里确实井然有序:茜姐每天会在群里发自己的公众号文章,譬如“光背乘法表没用,你该先培养孩子的数感”,也会回答妈妈们的问题,提出一些建议。
 
有了领头人,我似乎也看到了希望,每晚睡前都要学习茜姐的育儿干货。也对茜姐心生敬仰,她的理论很有星辰大海的风范,譬如她说她反对让孩子“为学而学”,倡导家长们要先培养孩子的自觉,往后的学习才水到渠成。
 
看了一个月,我发现这些理论的实操性不强。
 
我赶紧花钱问茜姐,“如何培养孩子的学习自觉”。茜姐管理着好几个群,日理万机,她半小时后才收钱答复,说了许多发过的宏观理论。我细问如何实践,她又很久才回:“每个孩子不一样,要因材施教,我儿子的方法也不一定适用你女儿。”看到这话,我再问不出什么了

我感觉自己的钱,是白花了。
 
虽然为孩子花钱已是小事,群里曾有人花了几十万,孩子的物理依旧只考3分;但努力打了水漂,我愤愤不平,打电话和赵鹏大吵一架——鸡娃以来,赵鹏依旧忙工作,哪怕回家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任我为辅导功课和悦琪闹得鸡飞狗跳。我对赵鹏当甩手掌柜的做法积怨已久,但相比之下,提高悦琪的成绩仍是当务之急。所以我来不及计较赵鹏对家庭的付出,淡出茜姐的群后,又加大马力督促悦琪。
 
我开始摸索自己的一些方法,上学前,要求悦琪要先在家里完成一轮晨读,中午放学要背单词,写英语考卷。晚饭后除了写作业,她还有阅读训练、练字、计算练习等七项计划。
 
周末则更忙碌,她要完成十三项计划。
 
学习终于填满了悦琪的生活,也填满了我的下班时间。她唯一的消遣就是阅读。

寒暑假,我还为她准备了二十多本习题,那一年,我们在学习上的花费就直逼十万。

C5AD7B84-2FF9-4152-8B58-718CFE056491.jpeg
给悦琪准备的寒假作业 | 作者图

一开始,悦琪仍然抵触,她揉皱数学册,把笔扔在地上,边哭边尖叫,说不想写数学。我不为所动,板着脸,逼她一定完成计划。我的心里只有成绩。家里氛围也严肃起来,有时悦琪故意和我聊天,自夸是个“完美主义者”,想逗我开心,但我听不进去,开口讽刺:“完美主义者成绩怎么还这么差?”她只好住口。
 
渐渐地,悦琪也屈服了,每天在书桌前,不管是不是在认真学习,也会坐到十二点。
 
那段时间,悦琪变得经常叹气,不再主动找我说话,回答问题也很简短,还老喜欢哭。我的脾气也越来越差,不知道一个小孩有什么好烦的。一次我下班回家,看到悦琪没在看书,而是趴在沙发边忧愁地看金鱼。我没好气地吼了一句,她什么也没说,又乖乖回了房间。

我俩之间,几乎要从母女变成仇人。
 

 
2020年,是我病急乱投医最严重的一年。
 
因为疫情不能正常上课,我只能让悦琪线上学习。但悦琪似乎已对数学失去了兴趣,看见数字就发呆,连题目都读不完。我气她不好学,情绪无处发泄,整天在鸡娃群里埋汰她。
 
当我在想要不要继续加大鸡娃力度,谁知到了4月份,鸡娃群里的好几个鸡妈都悄悄退群了,尤其是鸡妈春宏,毕竟她是最热血的鸡妈之一。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她的儿子自闭了。
 
据说,春宏的儿子刚上学时,成绩很好,春宏便觉得儿子是个天才,给他报了许多数学班。但报班后,这些高深数学不仅让他难以理解,还把他平日学习数学的自信都打击了。
 
春宏不信儿子没有天赋,仍不断加码,可非但没有改观,儿子的成绩还愈发下滑。
 
到了孩子读五年级的时候,他有一天竟然开始了自残,用刀割手,再后来自闭了。
 
得知此事,大家唏嘘不已,而我在慨叹之余,对春宏倒也理解。一位关系不错的群友看到我在群里的发言后,私聊我,要把握好鸡娃的强度:“成绩固然重要,但也要关注孩子的内在,不然不就成了空心娃吗?”
 
“小黄花的孩子不就挺好?”我没有底气地问。
 
“我感觉她的儿子也有点不对劲。”群友说。

小黄花过去喜欢发朋友圈,从当时的日常看,她的儿子虽然成绩出众,但好哭,沉默,在家从不说话,总是埋头画画。
 
小黄花对此不在意,鸡娃只增不减。可后来不知怎么的,她把朋友圈关掉了。
 
群友说:“我劝你想清楚,你究竟想要一个怎样的孩子。”
 
当时的我,像是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只觉得她站着说话不腰疼,毕竟她的儿子学习自觉,家庭氛围好,根本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0E5C2DEB-D44E-4C0C-BCFC-300B7F912876.jpeg
继续执行严苛的学习计划 | 作者图

谁知10月的一天,悦琪失踪了。
 
那是个周四,我下班回家,不见悦琪的踪影,我以为她又偷偷跑出去跟小区的同学玩,但找了一圈都不见人。我有点慌,一路找去学校,才发现她正缩坐在教学楼的阶梯上。
 
看着悦琪泛红的眼睛,我赶紧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悦琪则双手插在口袋,不情愿地低声说,这次语文测验,她只考了91,同学笑话她回家又要挨骂,所以她不敢回去。
 
正值初秋,气温有点低。看着悦琪面如死灰的神情,我想起了春宏的儿子。
 
那天,我带着悦琪去面馆吃了面。
 
吃面时,我一直没说话,心里五味杂陈,悦琪却主动和我说了许多话,譬如她也想要好好学习,但一些兴趣班她“根本听不懂”。她还想自己制定目标计划,先把当前的知识掌握好。
 
这是悦琪第一次正式完整地表达她的想法,我心有余悸,答应了她的请求。
 
回家路上,悦琪特意跟我说了些趣事,鸡娃以来,我们母女俩很久没这样说话了。我发现走在我身边的女儿,已经有些少女的模样。
 
为了不让悦琪走春宏儿子的老路,我俩彼此都需要松一口气,来路还很长,不能继续拔苗助长。当天晚上,我就放弃了让她“超前学”。
 
跟悦琪确定了她的自定计划后,每日学习项目从七项减到四项,每周让她放松一天,我还答应带她去博物馆。家里的氛围得到了缓和,悦琪的学习积极性明显提高了,不仅主动要求每周三再加一次数学家教课,新学期还当上了年级巡逻小队长,她的性格也变得开朗许多。
 
欣慰之余,我仍无法放下警惕。

鸡娃就像一个开关,一旦打开就很难关掉。

新的测验结果出来,虽然悦琪的考试分数高了些,但排名依旧没多大变化,这也不能怪她,因为其他的鸡娃妈妈还在每天坚持着。

鸡娃群里一直流传着,今天你不鸡娃,你轻松一天,你的孩子就被其他孩子甩出一大截。
 
所以我继续给悦琪报了辅导班,陪她学习。
 
一天,我又打开鸡娃群,想看看大家的近况。
 
没想到话题还是老三篇:“咱们鸡娃,牛娃家长也鸡娃,那咱们怎么比得过人家?”
 
有人索性想放弃大娃,生个二胎从头再来。

注: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作者是星,现为教师

编辑 | 蒲末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1-1-24 08:12 AM , Processed in 0.08932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