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9|回复: 0

[影乐之声] 于正:报应落不到我头上

[复制链接]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300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1-1-13 01:12 PM |显示全部楼层


于正:报应落不到我头上

 叉少 往事叉烧  2021-01-12

IMG_1834.PNG

2020年最后一天,一直被称为“于抄抄”的于正突然向琼瑶道歉,成了年末一道奇异的景观。

 

但于正如何成为于正,还得回到2004年


IMG_1835.PNG

 
1978年,于正在浙江海宁出生 ,和金庸、徐志摩同乡。
 
于正父亲威猛高大,热爱篮球足球,喜欢骑摩托车。于正生来瘦小,喜欢看书看戏曲,不爱上体育课。他性格孤僻,总爱一个人呆着,常被其他孩子欺负。
 
父亲赶他出门玩,他兜了一圈又跑回来。
 
于正读书考了好成绩,父亲从来不会夸他。有一次考差了,父亲就带着他去桥洞底下见流浪汉,跟他说:“你要是不努力,将来就会成为被施舍的人。”
 
后来,老师说他学不好理科,他就咬牙学习,期末数学成绩考了年级第一。父亲觉得他心胸不够开阔,凡事记心上,一句话就计较成这样。
 
同级同学瞧不上他,叫他“偏执狂”。班主任也不看好他,觉得他可能考不上大学。
 
于正唯一的排解就是写作,他写了探案剧本,幻想自己是男主角。他吹牛说:“我要做金庸的学生。”
 
1997年,为了当上真正的男主角,于正报考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父亲极度反对,第一次在于正面前流泪,还对二伯说:“这孩子怎么啦,为什么我的话从来不好好听一句。”
 
于正顶着压力考了两年才考上,第一次专业课不及格,在学校当旁听生。次年专业分过线后,学校又给他泼了冷水,说他胖了。
 
上大学后,学校组织演话剧《雷雨》,于正觉得自己能演男一号周萍,但最后结果出来,他只拿到了周家仆人鲁贵的角色,一个欺软怕硬只图钱的角色。
  
汇报表演时,于正太紧张,音乐还没起就跳了出来,台下哄堂大笑。台上强光照射,于正看不到台下观众表情,手一直抖,演戏的信心全没了。
 
于正说:“路就卡死了。”
 
读书时,于正还去摄制组“跑棚”,当龙套演员。在片场,他一紧张就被导演破口大骂,有时淋了四小时雨,也没听到好评。有次他犯了哮喘,强演完戏,导演呵斥他:“你演得好烂。”
 
后来于正在一部剧里担任角色,由于演得太烂,气得导演找到编剧,让他把于正的角色写死。编剧不愿改,两人一较劲,编剧气走了。
 
该剧原本边写边拍,编剧没了,整个剧组都只能暂时停工。于正找到导演,说自己来续写几集。导演一脸鄙夷,让他赶紧走。 
 
晚上,于正自己写了几集,偷偷塞到了导演门缝里。次日,于正接到导演电话,对面说:“要不你来当剩下的戏的编剧吧。”
 

IMG_1836.PNG

< 于正小时候 >

 
1999年,拿了台湾“金钟奖最佳导演”的李惠民进军大陆、招兵买马,他无意间看到了于正的剧本,第一反应是,“这人写东西还蛮聪明的。”
 
次年,他把于正收入工作室。
 
于正觉得李惠民是他的“第一位恩人”,当时于正很拮据,吃喝都在李惠民处。后来李惠民结了婚,于正搬出来,租了个小房子,房租一个月300块,每天只吃面包。
 
于正形容:“二楼下水道堵得屋里全是黑泥,你自己慢慢收拾干净后,一只老鼠从你耳朵边爬过。”
 
上海的冬天湿冷,于正脚趾生出了冻疮,骨头都出来了,妈妈说:“别写了,咱家不缺你那点钱,何况你写出来也不知道该送去哪里。”
 
于正还是夜以继日地写剧本,到了圣诞节,老板娘给他发了个红包,于正打开一看:“哇!只有500元。”
 
好在,于正学了些东西,导演会给他定好的剧本结构,往里面填内容即可。至于创作,可以去其他作品找,“把情节结构‘扒下来’,以备翻拍”。
 
2002年,李惠民找到了王秋雨写《荆轲传奇》剧本。王秋雨夜以继日地赶进度,写完了前面一部分后,王秋雨劳累过度,病了一场。她说:“我在病中完成了最后十二集。”
 
于正则参与了后面剧集的撰写。
 
而这,日后演变成了于正与李惠民撕破脸皮的一档官司。
 
就在于正为生计困窘时,比他小五岁的郭敬明已经连拿两个新概念冠军,并出版了第一部作品《爱与痛的边缘》。
 
 

IMG_1837.PNG

 
2002年底,于正离开了李惠民工作室。
 
借着“与李惠民合作过”的名义,于正得到了新的机会,他跟着李惠民的对手赖水清去了北京。
 
有一次,他给人写剧本,写完后发现编剧署了其他女人的名,因为她和导演搞在了一起,于正感觉受到了侮辱。
 
他把剧本称作孩子:“我可怜的孩子,不是我不要你,而是别人更需要你,我苦命的孩子。”
 
有一次,他跟前辈杨晓雄聊天,他问杨晓雄怎么看待作品被改的现象,杨晓雄告诉他:“钱拿到就好了,管他呢,老板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
 
于正说:“不知道我将来会不会也成为他。”
 
写《烟花三月》剧本时,于正老板陷入一场苦恋,拉着他谈了一年的心事。而于正写出来的剧本也一直被否定,于正说:“烂啦烂啦,听到我都觉得自己不会写剧本。”
 
2004年,于正父亲食道里长了东西,开了刀,手术很顺利。于正想在家陪他,父亲不领情,说:“你应该做你的事业,你留在家里,就是在等我死。”
 
于正只好回北京,没多久,他母亲给他电话:“你快回来,可能有点不大好。”当时剧本写到关键,于正走不了,次日母亲又打电话过来,说:“不用了,你爸希望你好好工作。”
 
于正心里“噔”的一下,钱都不要了非要回家。投资方说:“父亲死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两千多号人还活着,你一走全死了。”
 
投资方把门锁了,找两人看着于正。于正从二楼爬水管下来,跑回家里参加了葬礼。
 
葬礼后,于正带着病回到北京,投资人说不用你写了,别人写好了。于正在行业中被封杀,半年中没有人找过他写剧本。
 
于正爸爸一度对儿子很失望,因为完全不像他。直到于正能给他塞钱的时候,他才对于正母亲说:“这个儿子没有白养。”
 
父亲去世后,于正说:“你是好人,一生奉公守法,人生不敢有丝毫冒险,所以赢得了尊敬和爱戴。可是,请相信我,我也很认真地对待我的生命,尽管我们走的路不一样,但是我很快乐,真的很快乐。”
 
于正说:“在那一瞬间开始,别人怎么看我,对我没那么重要了。”
  
IMG_1838.PNG
< 《烟花三月》剧照 >
 
2004年12月21日,离开李惠民两年后,于正参与撰写的《荆轲传奇》在央视八套上线,然而,该片编剧写着两个名字:孟蕊、王秋雨。
 
没有于正。
 
据编剧王秋雨说,于正参与撰写了后面一部分,但李惠民看完不满意,就把剧本交给了自己太太孟蕊重写。孟蕊写完后,交还王秋雨衔接前面剧情。做后期时,李惠民只填了两个编剧。
 
但于正向媒体爆料,自己才是剧本的真正编剧,他的名字却被放在不起眼的片尾,他要求李惠民向他道歉。如不回应,于正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将李惠民告上法庭。
 
于正说,此时出来指出问题,“并非为经济补偿,只要一个说法。”李惠民没回应,后来默默在《荆轲传奇》的编剧中补上了于正的名字。
 
多年后,李惠民才向记者聊起这件事:“他很聪明,知道怎么让自己出名。”随后他又补充:“年轻人嘛,我不怪他。”
 
于正爆料后,主要编剧王秋雨站出来,非常愤怒地炮轰了于正,她说:“李导演对此根本不予回应,(我)再不说几句,恐怕就黑白颠倒了。”她逐一回击于正的质疑,并指责于正:“如果非要把别人的脸都打破,以此彰显出自己的尊容,就有些不够地道了!”
 
最后她忠告于正:“创作者不是商人,多用些心在创作上,少用些心在炒作上。”
 
不久后,一条消息流了出来:于正编剧的《大清后宫》将于下个月开拍,孙俪有可能出演女一号。
 
孙俪最终并没出演,但消息赚足了眼球。
 
彼时,《金枝欲孽》掀起了宫斗剧热潮。于正的剧本大纲一流出,高度相似的结构引起一片质疑,于正大呼冤枉,他说:“(剧本)完全无关,《金枝欲孽》讲的是一群女人的戏,而我讲的是一个女人的戏。”
 
末了,于正补充:“这部戏肯定超过《金枝欲孽》。”
 
彼时,于正还没陷入抄袭的质疑,但郭敬明抄袭案已定音,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赔20万元,且需要向原作者道歉。郭敬明赔了钱,拒绝道歉。
 
 

IMG_1839.PNG

 
《烟花三月》在北京台播出,编剧没有于正的名字,于正很愤怒,说:“年轻,都是受欺负的。”
 
剧播出后在内地反响平平,但口碑获得了好评。多年后有人发现此剧,惊叹简直是一股清流,并纳闷:“这真是于正的作品?”
 
于正却反思:“我太过于矫情了,很想做一个文艺男青年,为了一句矫情的台词弄个几天。故事也没写好,台词也没写好,戏也没有大红大紫。”
 
后来,该剧成了他少数没被指控抄袭的作品之一。
 
看完这部剧,当时“最懂市场的制片人”阎大可找到了于正,跟他合作。于正就住在他公司里,日夜不休地写剧本。
 
2006年7月,《大清后宫》首播,掀起了收视的狂潮,轻松拿下当年古装剧的收视率第一,于正的事业终于起飞了,他说:“(我)一下子就火了。”
 
质疑声马上来了,观众承米尔感到很愤怒,他列举了一系列的证据,说这就是“把《金枝欲孽》中的人物名称换了。”
 
光是情节,他就挑出了12处,他质问于正“不觉得羞愧吗?”但于正认为,自己是“集大成者”。
 
作家西岭雪看了第三十八集后也很生气,发誓:“把毒药涂在奶娘内衣上,借奶水毒杀小阿哥,没有任何正史野史记载过,是我的独家发明。”
 
有人鼓励她打官司,对她说:“公道自在人心,郭敬明还不是照样输了。”
 
天涯论坛当时把于正称为“于抄抄”,一开始,于正很痛苦,他说:“我肯定会有看看书啊看看碟啊,最后有些沉淀的东西。每个作家都是继承和发展的对吧?不然何来参考一说呢?”
 
但随着事业迅速发展,他把争议抛在了脑后。
 
2006年,他推出《楚留香传奇》,引爆收视率;2007年,于正联合顶流范冰冰,推出《胭脂雪》;2008年,他让冯绍峰出演《锁清秋》,正式当上制片人;2009年,推出《美人心计》,收视率称霸各大卫视。
 
2010年的春节,于正推出了《宫》,这部剧将冯绍峰和杨幂推上了流量之巅,大街小巷的商店都在播放《爱的供养》。
 
这一年,质疑声也几乎到达顶点。
 
有人梳理出《流星花园》和《宫一》之间的情节相似之处,于正对质疑的回应是:“但我们一样拿了亚洲的编剧大奖,照样在很多地方获得赞许,日本韩国要买我们的版权翻拍......OK,我用实力证明了自己。”
 
IMG_1840.PNG
< 《大清后宫》海报 >
 
推出《宫一》后,于正被奉为金牌编剧,每部作品中,都打上“于正作品”四字。他的剧不断被质疑抄袭,但越骂越红。

于正无所谓,他说:“中国电视剧发展那么多年了,你敢说哪一部是没有别人用过的?还有,你比如说郭敬明,人家告了,他输了。什么时候有人告于正抄袭了?
 
他补充:“我没有受到任何惩罚,TVB还拿我的剧去播呢。”
 
2013年,他推出霍建华版的《笑傲江湖》。接受采访时,他说他不仅要第一名,还要“跟第二名拉开的距离好远。”
 
节目里,他说:“现在我觉得我写得爽就可以,我收视第一就可以,我干嘛要理你们,我就是不理你们,我气死你。”

IMG_1841.JPG

 
说完,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2014年,于正风头愈盛,继《宫二》后又推出《宫三》。《宫三》播出时,他盯着收视率,非常紧张:“一部收视率好不够,只有每一部都好别人才会尊重你。多少名演员名导演很快都掉下去了。”
 
收视结果出来后,他马上给朋友发语音:“我们是第一,是第一。”
 
很快,琼瑶发现,《宫三》把她的书该抄的全抄了。观众也进行了质疑,于正回复:“没文化才说我抄袭。”
 
琼瑶发布一篇公开信,痛诉:“于正如此明目张胆,藐视著作权法,罔顾版权精神,剽窃盗用别人心血,还用各种方法自圆其说,打击已经被他伤害的被害人,实在令人发指,匪夷所思!”
 
她说:“除了呼救,我没有第二条路。”
 
于正回复琼瑶,继续搬出“艺术本来是需要继承与发展”的论调,并劝告琼瑶:“希望您能够消消气,不要伤了身体。”
 
琼瑶将他告上法庭,但《宫三》收视率稳坐第一,气得琼瑶直接停笔,业内纷纷联名讨伐于正。
 
于正的前合伙人李亚玲跑出来,曝光了于正大量名言: “他说抄袭只要不超过20%,比如你把20集戏全抄了但扩充到了100集,法院就不会追究。”
 
《美人心计》原作者也站了出来,说:“ 他也跟我说过…...”
 
一石激起千层浪,《帝王业》作者寐语者也出来揭露于正,随后是金鸡奖最佳编剧贺子壮,他出来翻于正抄袭的旧账。和于正交集不多的汪海林也出来主持公道,他说:“常识判断,一百个人有九十个说你是抄某人的,那就是抄了,狡辩也没用。”
 
上百名编剧站队琼瑶,最后连《宫三》的主演戴娇倩都站出来,与此片割席。
 
一时间,于正腹背受敌,被推上风尖浪口。最后官司败诉,作品下架,几个相关单位共计赔偿琼瑶500万。于正理亏,赔了钱,但拒不道歉。
 
 

IMG_1842.PNG

 
2015年,回顾过去一年的大风波,他说:“2014年是我的本命年,我开始为我的年少轻狂,口不择言买单,生活是最好的审判者,绝不会轻易饶过谁。”
 
煎熬的日子里,于正自称每日反省,并“学会沉默、理解和懂得”。他觉得,得试着拔光身上的刺,低调做人。
 
他写了十年的博客也不写了,只是偶尔出来批评一下娱乐圈的浮躁,说:“作为还有梦想的人,我想再坚持坚持,只能再坚持坚持…...”
 
直到2017年,于正都没再拍出现象级的作品,他推出了《班淑传奇》《帝国黄昏》《美人为馅》等作品,但势头已弱,远不及前作。
 
其中,他的转型作品《半妖倾城》收视率更是惨淡,播了四集,由于观看人数太少,连豆瓣评分都无法显示。《凤囚凰》则创造了评分新低,有自媒体发文:“于正是如何从辉煌走向扑街的?”  
 
于正似乎正在淡出观众视野。
 
然而,2018年7月,40岁的于正突然带着《延禧攻略》归来,该剧一上映,直接横扫整个暑期档,引爆了收视率狂潮。不仅在内地,该剧进入TVB,也一举拿下年度收视冠军,创下内地剧收视最高纪录。
 
这部剧女主宫女魏璎珞脾气火爆,再不是逆来顺受的丫鬟,而是火力全开,一路冲关杀敌,最终成为了孝仪纯皇后。
 
魏璎珞开场不久,就展示了自己的不好惹,她被锦绣用茶淋湿被子,为了还击,她提来一大桶水泼了回去,并说道:“我魏璎珞,天生脾气暴,不好惹,谁要是再唧唧歪歪,我有的是法子对付她”。
 
她被称为最狠女主。
 
收视人次破14亿的时候,于正出来发声,说:“做这个剧的时候我感觉魏璎珞是我本人,皇上是观众,皇后一众人是懂我并且在背后默默帮助我的人,高贵妃一众人是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人。”
 
他觉得,没有被打击,他就做不出《延禧攻略》。
 
于正说:“以前我想要下半辈子受人尊重,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我觉得受人尊重好累啊,我还是一个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人。”
 
IMG_1843.PNG
 
2019年后,表演综艺火热,于正先后上了《演技派》《我就是演员》等综艺,与参加《演员请就位》的郭敬明一起,持续登上热搜。
 
在《我就是演员》中,于正作为导师,对演韦小宝的李汶翰激烈批评,他说:“我听说你还在轧戏,但是能力实在太差了,这是做不好的。如果你能坚持在一条路上走下去,你就会成功,这就是我成功的经历。”
 
与此同时,郭敬明因“给何昶希S卡”、“李成儒手撕郭敬明”、“尔冬升骂哭郭敬明”等话题也频频上热搜。
 
舆论愤怒声起,但无法阻止两档综艺越来越火。
 
知名策划人谭飞说:“一个靠抄袭起家的编剧,在台上振振有词教育别人如何演戏,旁边人讨好似地说一些不咸不淡的话;另一个靠抄袭起家的导演在台上振振有词认定不会演戏的小鲜肉未来大有作为,旁边人面面相觑。”
 
他感慨:这就是中国影视圈的现状。
 
随后于正发了一条微博,说:“不要像怨妇一样整天看不惯,有空多读书吧,强大的人不需要提到别人,心理油腻和浅薄的人真的比外表油腻还恶心。”
 
汪海林也下场,他送给于正七条忠告,让他不要再“装逼、抄袭、行贿、删帖、骚扰、自称读书人,以及张着嘴巴看东西”了。
 
于正愤怒回击汪海林和谭林,“一汪臭谭”。他说:“恶心走过就好,不回头闻,一股子嫉妒到死的酸味。”
 
事情继续发酵,宋方金、于飞等多位编剧、导演、作家、制片人出来发声,他们发布公告《抄袭剽窃者不应成为榜样》,直指于正、郭敬明。最后名单人数达到了111位,都是行业大拿,琼瑶也在。
 
世态往于正失控的方向走,于正病了一场,一连三天感冒咳嗽,睡了醒,醒了睡,浑浑噩噩,分不清东南西北。圣诞节那天,他说:“好的坏的都要感受到,才不虚此行。”
 
2020年尾最后一天,郭敬明为抄袭道歉。
 
随后,于正也宣布退出综艺,他做出道歉:“这六年里我并非大家眼中的一帆风顺,生活、事业都要从零开始,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除了给您的赔款之外,我还面临平台、投资方等一系列的赔偿,这是对我最好的惩罚,也是血一般的教训。”
 
他继续说:“我知道错了,用了六年正视了这个错误。”
 
署名:于正。
 
 

IMG_1844.PNG

 
于正的本名是余征。
 
他喜欢用各种恶毒的言词赌咒发誓,来为自己的人格担保,比如:“我要说过(那些话),我于正天打五雷轰。我于正全家天打五雷轰。”
 
有人把他拉到一边,说:“正儿,你真说过。”
 
于正告诉他:“没事儿,我刚才赌咒的是于正,我身份证上的名字是‘余征’,那些报应都落在于正头上,不在我身上。”
 
 
 

部分参考材料:

[1]、于正博客、于正微博,新浪

[2]、专访于正,新闻当事人

[3]、于正:一名成功编剧的成功学,杨楠,中国新闻周刊

[4]、编剧王秋雨批驳于正炒作,王秋雨

[5]、电视剧<大清后宫>严重抄袭我小说情节,西岭雪博客



-END-

作者 | 叉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1-1-24 07:18 AM , Processed in 0.11887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