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2|回复: 2

[影乐之声] 两届格莱美得主,却被乐队开除,这个中国老炮低调多年,终于藏不住了

[复制链接]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300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1-1-13 11:06 AM |显示全部楼层


两届格莱美得主,却被乐队开除,这个中国老炮低调多年,终于藏不住了

淘漉音乐  2021-01-11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一日一度 Author 度公子


1990年某个中午,一位北京少年骑着自行车呼啸而过。

带着放学后的轻快,脚蹬子踩得呼呼作响。
 
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钻出来一段旋律。

他赶忙刹车,不顾危险停到路边,一气呵成录下整首曲子。
 
激动、兴奋、狂喜,一直持续到下午上课。
 
曲子有了,还差歌词。
 
IMG_1813.JPG

一抬眼,老师正讲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此乃千古绝唱!现有的歌词啊,后来这首歌取名《烽火扬州路》。
 
烽火扬州路轮回乐队 - 创造

在元旦晚会上,他演唱完这首歌,登时传遍校园。

随后几年,学校里人人都能唱,以至于学校的古诗词考试,再也没考过辛弃疾这首词。
 
吴彤,注定要掀起一场不同凡响的民族风。

IMG_1814.PNG

吴彤,来自民乐世家。

祖上制作和演奏民族器乐的手艺代代相传。

到他这一代,已经传了将近百年。
 
5岁时,他收到人生第一攒笙,是爷爷专门为他定制的。

那时他还不会吹奏音阶,但拿在手上像个精巧的玩具,美了好一阵。
 
开始是欣喜无比的,当真正学笙,却给吴彤带来了漫长的折磨。

抱月入怀吴彤 - 抱月入怀
IMG_1815.PNG

父亲亲自担任他的器乐老师,父子俩整天泡在一起,学笙、练笙,甚至是制作笙。
 
“我从清理工作台、递送工具开始,之后锯竹子、刻簧片,最后连车床电钻都能运用自如。”
 
笙占据了他的全部游乐时光,以至于回想起童年,总是率先想起小屋里氤氲的木料香气。
 
别的小朋友翻着花样玩儿,春夏秋冬,一轮又一轮地撒下嬉闹声。

吴彤只能闷在家里,对着父亲严厉的那张脸,战战兢兢吹笙。
 
哪怕父亲出门,也不忘布置作业。

给他留下十张空白的录音带,边吹边录,回家好检验成果。
 
IMG_1816.JPG

用吴彤的话说:我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我才十几岁,但每次看到墙上的乐谱,就觉得看到了我的坟墓。
 
严师出高徒,正统的民乐训练,给他铺下扎实的古典基础。

后来吴彤考入音乐学院附中,老爸才算松了一口气。
 
但每隔一段时间,仍要定期考核。

吹笙成了吴彤不敢放下的噩梦。

IMG_1817.PNG
  
当北京刮起摇滚风时,吴彤成为第一批御风而行的弄潮儿。
 
家里听说他玩摇滚,第一反应是:这孩子被人带坏了。
 
后来看他写歌、录歌忙得起劲儿,也不像瞎胡闹,父亲才慢慢接受了这回事。

IMG_1818.JPG

有时候吴彤写歌到半夜,父亲还会推门进来,啥也不说,只问他饿不饿。
 
那时的父亲身体已经大不如前,经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上不住地按摩日渐麻木的身体。
 
吴彤走过时,父亲还会搭话:“别太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跟我说。”
 
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少年来说,半辈子只钻研民族器乐的父亲跟摇滚乐根本活在两个世界,能帮上什么忙呢。
 
就这样,父子俩一次次错过探讨的机会,渐行渐远。
 
IMG_1819.JPG

后来学校老师告诉吴彤,父亲专门找到学校询问。

摇滚乐是怎么一回事,孩子学了会不会变坏,能不能支持未来的生活?
 
当吴彤迷上摇滚后,父亲就明白了儿子的人生和他的设想注定南辕北辙。

但他不动声色地默许,尝试性地想过提供帮助,可惜这些信号直到多年后,吴彤才解读到。
 
“没有跟父亲好好沟通过,成了我人生中一个很大的遗憾。”
 
也是在父亲去世后,他才懂得笙在生命中的意义,那也是父亲的记忆。

吴彤采访:与“笙”斗争的日子

为了陪伴他练笙,父亲同样失去了自己的生活。
 
日后每一次吹奏时,想起父亲也许正在天上露出微笑,他心中又多了几分慰藉。
 
吴彤理解了父亲,也和笙和解了。
 
从音乐学院毕业时,学校要收回陪伴他多年的那攒笙,吴彤为了留下这段记忆,宁愿扯谎丢了,在挂失后缴纳了一笔罚款。
 
笙,已经成为他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IMG_1820.PNG

20岁时,吴彤和几个思想前卫的学生组了一支乐队,叫轮回,吴彤担任主唱。
 
IMG_1821.PNG

那时候音乐资源稀缺,几盘磁带相互借来借去,大家的音乐品味一致,自然走到了一块,一起玩摇滚。
 
同一本吉他教材教出的乐手,同一台合声器做出的音乐,谁也不知道摇滚乐究竟还有什么花样。
 
吴彤那会儿对摇滚主唱有个刻板印象,必须得音色沙哑。

他可劲儿熬夜、抽烟,硬是把清亮的嗓音搞成了烟嗓。
 
此外他还担任词曲创作,为了找灵感,经常读西方诗歌。

一个人既读《道德经》,也读波德莱尔、里尔克。

东方与西方,民乐与摇滚,看似割裂的元素都在他身上存在。
 
1993年,轮回乐队发布第一首歌《烽火扬州路》,迈出了民族摇滚的第一步,轰动整个乐坛。

烽火扬州路轮回乐队 - 创造

轮回乐队,一炮而红。
 
然而残缺的外部环境给乐队生存留下重重疑问。
 
IMG_1822.JPG

演出机会少之又少,有时候好不容易接到活动,被临时取消也是常事。

没人知道什么时候能熬出头,几个年轻人没完没了地排练,等待出头之日。
 
等到有演出的时候,多半也是小场地,现场拥挤不堪,观众和乐手个个奇装异服,在嘶吼中把一切不满都宣泄尽了。
 
吴彤的状态很高亢,从开场一直保持到结束,往往下台时才发现,光是流下的汗就淌湿一片舞台。
 
那是摇滚乐野蛮生长的几年,轮回乐队出第一张专辑就卖了30万张,被一家日本公司发掘,正式签约。

IMG_1823.JPG
 
几年后,一首《春去春来》大火,央视元旦晚会也对轮回发出邀请。
 
吴彤还为电视剧《春光灿烂猪八戒》唱了主题曲《好春光》。
 
好春光吴彤 - 春光灿烂猪八戒 电视剧原声带
IMG_1824.JPG
电视剧《春光灿烂猪八戒》剧照

轮回乐队从地下摇滚走入主流,也推倒了一个偏见,谁说摇滚乐只能按西方的玩法做。
 
那些年,整个摇滚圈都极尽追求标新立异,留长头发、剃光头、穿皮衣飙车。

好像不通宵喝酒就不够朋克,说话不狂妄就要被开除滚籍。
 
后来吴彤明白过来,根本不是这回事儿。
 
再怎么玩音乐,人也要有修养,不能把纵欲堕落当勋章。

IMG_1825.PNG
 
这边形势大好,吴彤渐渐有了走向国际反向输出中国文化的意愿。

其他乐队成员则认为,还要深耕国内市场,继续吃红利。
 
双方出现了裂痕。

直到2004年,吴彤得到一次重要的机会,辅助西门子公司开发电子笙。

这是西门子公司扶持亚洲作曲家的计划,每年只有一次机会,为期两个月。
 
作为国内专业水平顶尖的笙演奏家,吴彤能吹会做,被选中也不难理解。
 
如若能够推广电子笙,运用到未来的音乐中,这将是一次中国民乐进程中重大的突破。
 
将进酒吴彤 - 吴彤们•唱歌魂
IMG_1826.PNG

吴彤带着巨大的使命感赴美。

不久后,轮回乐队接到演出机会,他试图跟乐队沟通,然而两边时间无法调和。
 
被改进后的笙,加入最新的音乐电子设备,能够共同演绎出前所未有的效果,这让他取得了不俗的进展
 
吴彤利用新技术,创作了《行走的云》。

就在项目汇报演出前夜,他在新闻上看到了轮回乐队招募新主唱的新闻。
 
“我感觉天都塌了,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轮回。”

被踢出局了,竟然没人通知他,失去了轮回乐队,等于在摇滚乐多年的付出一夜清零。
 
IMG_1827.PNG

万念俱灭中,还好有笙支持他。

马友友的丝绸之路乐团递来橄榄枝,对方希望他能将民族器乐融入进来。
 
机会虽好,可语言不通,文化不同,开头的日子吴彤过得很艰难。
 
跟着乐团扎进山里排练数月,每回演出时观众却寥寥。

寂寞,不甘,失去了被瞩目的感觉,生活都不再有光彩。
 
国内的乐队来联系他,邀请他回去继续做摇滚。
 
回头,还是往前,他陷入了思索。

IMG_1828.PNG
 
吴彤对乐团的了解越多,越发理解了这份厚重的价值。
 
身边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音乐家们,带着当地特色的乐器演奏,彼此之间看似毫不搭调,但在集体排练时,效果惊人。
 
传统的乐器叠在一起,竟然玩出了新花样。

不久后,他与丝路乐团得到了人生中第一个格莱美大奖。
 
望春风吴彤 - 我一直听见自己的笙音
IMG_1829.PNG

当时不少声音都说,吴彤只是沾上马友友的光,才得了格莱美。
 
可见对吴彤的误解之深。
 
他30多岁已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奏员,在央视器乐大赛担任决赛评委。
 
他传承的制笙手艺,被国家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他发明出了电子笙,改造过不少其他民族器乐,曾荣获国家发明金奖。
 
后来他与马友友的合作渐深,已成为乐团中举足轻重的演奏家,2017年再度荣获格莱美大奖。
 
IMG_1830.JPG

除了会吹笙外,吴彤也曾走遍中国各地为民歌采风。
 
当丝路乐团在美国录制一档脱口秀时,吴彤当场演唱了中国民歌《兰花花》,成为节目历史上第一首公开播出的中国民歌。
 
当晚无数华裔观众热泪盈眶,都被这曲乡音感动。

IMG_1831.PNG

吴彤却太低调了。
 
他常常给别人签名写上“滥竽吴”。

典故“滥竽充数”中的乐器“竽”,与“笙”属于同一类型的乐器。
 
这是他自谦的做法。

《刀剑如梦》

站在国际顶级乐团的中央,他在向世界输出中国民乐的魅力,谁与争锋呢。
 
2020年跨年晚会上,年近50的吴彤还用笙吹奏《Astronomia》。

这是去年席卷全网的非洲抬棺曲,他一点也不落后于时代。
 
IMG_1832.PNG

看起来这位音乐顽童,始终乐在其中。

在尘土飞扬的世界,抱朴守拙,推陈出新,把古老的笙推向下一个百年。

这才是当代大师风范。

资料来源:
吴彤:《吴彤们》
真实故事计划:《摇滚乐队、民乐、格莱美,《好春光》演唱者吴彤的千面人生》

关于作者:一日一度,我要把一万点光亮,埋进你的胸膛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300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1-1-13 11:06 AM |显示全部楼层
《光荣绽放》吴彤与“笙”斗争的日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300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1-1-13 11:06 AM |显示全部楼层
流淌的歌声:吴彤演唱刀剑如梦,太好听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1-1-24 08:03 AM , Processed in 0.14114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