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9|回复: 0

[休闲时尚] 芙蓉姐姐对凤姐的劝告

[复制链接]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300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1-1-11 09:38 PM |显示全部楼层


芙蓉姐姐对凤姐的劝告

 叉少 往事叉烧  2021-01-09

IMG_9665.PNG


中国有两个“网红”家喻户晓,一个是芙蓉姐姐,一个是罗玉凤。


两人都因为贴出了自己的征婚告示,而被全国人民嘲笑。


芙蓉姐姐说自己“是上帝宠儿,性感、青春、美貌······”


罗玉凤则说:“600年之内不会有第二个人超过我。”


罗玉凤比芙蓉姐姐的征婚条件更苛刻:必须清华或者北大毕业,还得本硕连读。


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罗玉凤去了美国。但是十年过去,她没赚到钱,也没找到男朋友。


疫情期间,芙蓉姐姐和罗玉凤再次上了热搜,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芙蓉姐姐已经成为了身家上亿的女企业家。


而罗玉凤则相反,她微博被封、公众号被封,生活落魄。去年她接受了采访,说:


“我真的是一个失败者,但我没有后悔,因为我觉得我没有做错。”

 

1
寻梦


1985年,罗玉凤出生在重庆綦江赶水镇,7岁时父母离婚,她跟着妈妈生活。
 
罗玉凤家境贫困,一家五口人就靠着7厘地过活,妈妈做饭经常是清水煮白菜,菜里连油都没有。虽然穷,好在继父对罗玉凤还算不错,并没有让她早早辍学,相反还努力供她读书。
 
因为家里没钱,罗玉凤考上了高中没去读,而是去了綦江师范,读免费中专。每个月罗玉凤都回家一次,去水泥厂找继父,上工的人告诉罗玉凤:“你爸爸在里面铲煤。”
 
穿过煤渣的废墟,呼吸几口浑浊的空气,罗玉凤见到了继父,继父给了她150元,罗玉凤一整个月就靠这些钱生活。

IMG_9667.JPG
< 在学校的罗玉凤 >
 
罗玉凤生活的小村子叫洋渡村,隔壁就是国企重庆钢铁公司,罗玉凤记忆中,国企子弟穿得都很洋气,衬得自己很土。为了融入他们,罗玉凤努力读书,考过第一名,英语还拿过100分。在课余时间,罗玉凤还很喜欢看书,读诗,还自己写,她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叫“梦幻”。可是这些并没有让别人对她高看一眼,有的国企子弟还是叫她“农村娃儿”。
 
为了找到朋友,罗玉凤很早就学会了上网,在网上她认识了很多喜欢诗歌的网友。
 
有一次罗玉凤听说重庆举办了一个“诗友会”,她特地带了100元,兴致勃勃地去参加,到了场地,诗友们和她一起吃肯德基,但吃到一半的时候,诗友们说他们还有事,不吃了。
 
“梦幻,你慢慢吃哈,我们先走了。”
 
罗玉凤觉得无论自己多么努力,都不能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她心里难受,但不知道对谁说,只好把心事都写了下来,贴在了网上。她写了首诗,名字叫《隐藏是一朵花》:
 
那条脆弱的弦一绷就会断
我想离开生活,离开你
把相片藏在眼睛后面
把一些碎片丢进水里
 
在罗玉凤还在綦江师范读书时,有个ID叫“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网友发了个帖子:《北大,你是我前世最美最深的痛》,后来人们简称这个网友为“芙蓉姐姐”。
 
IMG_9668.JPG

< 芙蓉姐姐早期照片 >


芙蓉姐姐真名史恒侠,18岁时她就发誓要考上北大,但是高考失利去了陕西理工大学。史恒侠心有不甘,读了一年就退学重新高考,可是考前一个月,她被车撞了。考试那天,她被担架抬着进考场,这一年又失败了。
 
史恒侠最终回到了陕西理工,但她不甘心,说:“我一定会成功。”
 
陕西理工毕业后,史恒侠又连考了三年北大研究生,最终落榜。
 
2002年,史恒侠还是来到了北京。为了生活,她开了个舞蹈班,为了招生就把自己的照片发到了网上,没想到一颗石激起千层浪,她突然就火了。大家疯狂传阅她的照片,以及她的自我介绍:
 
“在那场灾难还未降临之前,我是上帝宠儿。青春,美貌,性感……所有的褒义词似乎都因为我的存在而被诠释得更加淋漓尽致,加上我无人敢敌的个性:头发是最长的,裙子是最短的,成绩是最好的,我又有什么理由不目空一切呢?!”
 
IMG_9669.JPG

芙蓉姐姐自信的语言、妖娆的照片、以及大胆的征婚启事,都给罗玉凤深深的震撼,也启发了她。看到芙蓉这么火,罗玉凤心想:
 
“只有自吹自擂,就是像芙蓉那样,才能让所有的人在最短的时间里知道自己。”
 
罗玉凤很早就意识到如果自己留在家乡,一辈子都会是个穷人,就算结了婚生了孩子也改变不了命运。所以她决定离开,为自己的命运一搏。
 
在决定去上海的前一年,罗玉凤在学校的厕所里救了一只掉入粪坑的狗。
 
那狗在厕所里“嗷呜嗷呜”叫了很多天,生命力十分顽强。学校里的人都不管它,只有罗玉凤不忍心。罗玉凤在厕所找到这只狗时,它的身上居然一点脏东西都没有。
 
罗玉凤拿来了鱼干、包子,给那狗喂了过去,她心想:
 
“只要它轻松地游过化粪池。对面就是一米阳光。”



2

圆梦

 

2009年,是罗玉凤到上海的第二年。

 

她最初计划来到大城市,希望靠自己的努力站稳脚跟,并且找到一个意中人,但并没有如愿。她投了许多简历,最终录取她的是家乐福超市,岗位是收银员。


IMG_9671.JPG

< 罗玉凤在家乐福 >


罗玉凤是这些收银员里学历最高的,不知道谁透露了消息,她的同事听说后都惊呼:“你是大学生?(实际是中专)”

 

学历高一点,并没有帮助罗玉凤成为一个上海人,她曾经觉得自己对家乐福的业务已经十分了解,就向店长要求晋升,想当浦东新区店铺的领导,店长说不可能。

 

工作受了阻,感情也不顺,一年了还没找到男朋友,罗玉凤想到了芙蓉姐姐用过的办法——向公众征婚。

 

11月,在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罗玉凤向路人发征婚广告,总共七大条:

 

1、北大或者清华硕士毕业

2、经济学专业或者精通经济学

3、具备国际视野

4、身高176—183cm,越帅越好

5、东部沿海户籍

6、无生育史

7、年龄25-28岁之间

 

有人将罗玉凤的照片加上这些征婚要求贴到了网上,引起了热议,两个月后,江苏卫视《人间》节目请了罗玉凤,罗玉凤再次强调了自己的征婚要求,且说出流传网络世界十几年的经典名言:

 

“以我的智商和以我的能力的话,往前推三百年,往后推三百年,总共六百年之内不会有第二个人超过我。”

 

“9岁博览群书,20岁到达顶峰……我经常看的都是人文社会的书。例如《知音》、《故事会》。”

 

IMG_9672.JPG


此话一出,罗玉凤迅速风靡网络世界,从此她的本名逐渐没人提起,人人都叫她“凤姐”,还有网友创造了六字箴言:信凤姐,得永生。

 

很快,罗玉凤的博客也被人找了出来,网友疯狂留言:

 

“自大狂!”

“无耻!”

“恐龙化石复活了!”

 

在网友涌入罗玉凤微博骂她之前,罗玉凤只是个普通人,在小学里面教语文。她酷爱写作,经常在博客里写诗,比如写给诗人海子:

 

海子

今夜我路过你的村庄了

长满麦子的村庄

密密的火焰

蔓延了三尺三丈

 

那里的一滴水

蔓延开来

浇灭了全世界的火光

 

结果网友看到了,留言:

 

“海子也是你这种人可以叫的?”

 

“求求你,别侮辱海子了。”

 

网友骂归骂,罗玉凤确实火了。和当年的芙蓉姐姐一样,她吸引了全国媒体的目光,仅2010年一年,她就参加了两档选秀,上了六档电视节目,还有电影制片方邀请她出演角色,广告代言也接踵而至。

 

曾有整容医院找她做广告,据说给了她10万元。

 

她还代言了胃药的广告片,传言出场费用高达30万元,价格堪比二线明星。

 

罗玉凤和芙蓉姐姐不同,芙蓉姐姐当初的走红是无意的,她也没想到自己会被那么多人骂,多年后芙蓉姐姐回想起那段时光,极度痛苦:

 

“没有被喷死,我已算幸运。那场网络浩劫,我深切感受到世界末日的无助和绝望。”

 

但罗玉凤不同,她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有人采访她怎么看待骂自己的人,她说:

 

“如果他们通过骂我而出名了,那他们就成功了。如果不是,那我就成功了。”


IMG_9673.JPG


罗玉凤曾参加过一档访谈节目,叫《0度访问》,在这档节目中,罗玉凤还说了一个秘密。当初《人间》节目里那些雷人的话,其实都是导演组安排好的。当时节目组给了她400元钱,还叫了两个群众演员演她的男朋友。当时罗玉凤的月工资只有1400元,日子过得很苦,就答应了节目组的要求。

 

主持人听了后,说:“那么对你来说,那就是一场戏?”

 

罗玉凤笑了,说:“对我而言,没有什么东西不是一场戏。不论昨天发生了什么,都只是一场戏而已。”



3
梦醒


但这场戏,也有演不下去的时候。
 
走红了之后,记者蜂拥而至罗玉凤的老家,还去采访她的家人。他们冲到罗玉凤和父母一起居住的房屋,记者进门时,罗玉凤的妈妈正在一个破旧的小窝棚内煮饭。屋内昏暗无光。灶是用泥土和砖垒起来的,一口大铁锅里装满猪食,另一边架着一只锑锅。
 
罗玉凤的母亲说:“她也没受过啥刺激,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所有亲戚都把罗玉凤的qq拉黑了。
 
罗玉凤走红后,回母校綦江师范,保安却把她赶了出来,罗玉凤回忆“那样子好像是在驱赶什么令人不愉快的生物。”
 
网上的谩骂声越来越多,现实生活中也不例外,走在街上都有人骂罗玉凤。罗玉凤去参加了一档节目《中国达人秀》,结果在后台被人用鸡蛋砸了头。

IMG_9675.JPG

砸罗玉凤头的是一名黑衣男子,他高喊:“请无耻的凤姐滚出达人秀!
 
被砸的瞬间,罗玉凤有些懵,主持人将她拉到一旁,罗玉凤沉默了会,说:“这样的事情对我而言无所谓,没有任何的关系。”
 
第二天,砸鸡蛋的男子还写了一篇博客,题目为 《我砸的就是像凤姐这样的败类》,他义愤填膺说道:“我真不明白是怎么了,恶俗的凤姐和芙蓉姐之流,总能呼风唤雨。所以,我就是要狠砸她们。”
 
当时节目的负责人说:“其实凤姐挺可怜的,被砸的那一瞬间,她很委屈。”
 
在罗玉凤小的时候,她妈妈经常对她说一句话:“这就是你的命,要认命。”
 
罗玉凤听着这句话长大,但她觉得妈妈说得不对。这不是她的命,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可出名并没有改变罗玉凤的命运,财富也没有,折腾了一圈,罗玉凤发现自己还是被人看不起。
 
但旁人越看不起她,罗玉凤就越发誓要别人承认她。
 
那场被砸鸡蛋的视频,据网友说,成为了罗玉凤申请美国绿卡的材料之一。
 
2010年年底,罗玉凤做了个决定,她要去美国,她要在那里取得成功,然后让所有人承认自己。
 
“只要不认命,没有飞不上枝头赛凤凰的麻雀,哪怕最开始低贱到尘埃里。”
 
留下身后一片骂声,罗玉凤来到了美国。
 
出国后,罗玉凤在华人开的美容店给别人做美甲,住在暖气都没有的地下室,虽然物质生活上很糟糕,但当时国内对她的风评却真的变化了。
 
过去,学校的保安将她赶了出去,后来老师却将罗玉凤的事迹当作励志故事鼓励学生。
 
原本罗玉凤的博客下全是骂声,但那段时间却开始有人说她的文章写得好,现代诗水平也高。凤凰新闻那段时间请罗玉凤当了主笔,高晓松当时还转发了罗玉凤的一篇文章,称赞:“朴实白描,哀而不伤。”
 
那篇文章名字叫《恋人赶我坐最后一班车回纽约》,在结尾罗玉凤写道:我对这个城市,不知道是希望,还是绝望。
 
但罗玉凤最后一点希望,还是被她自己亲手毁掉了。
 
在中国罗玉凤是网红,靠装疯卖傻也能赚到钱,但在美国,有时候连基本生活都成问题。罗玉凤承认自己生活在社会底层。
 
刚去美国的那段时间,罗玉凤为了保持住自己的“网红身份”,经常在网上蹭热度,无下限炒作。杨幂发了张自拍,她说“好丑”,陈冠希发了条微博,她说“和我结婚吧”,王宝强被出轨了,罗玉凤马上来说:“宝宝不哭。”
 
作为第一代网络红人,罗玉凤比谁都懂“流量”的可贵。她对自己曾经效仿过的芙蓉姐姐也毫不客气,嘲笑她的征婚启事。
 
2014年,芙蓉姐姐已经淡出网络世界多年,她经历了每个网红都经历的道路:一夜爆红、疯狂消费自己、被人责骂、被人遗忘。在网络世界沉浮了12年的芙蓉姐姐接受采访,说道:网络不该是人生的全部。
 
面对罗玉凤的调侃,芙蓉姐姐发了条微博圈了罗玉凤,告诉她:你走错了路。
 
IMG_9676.JPG
 
罗玉凤没听。
 
温州动车事件,罗玉凤发了条这样的微博:“铁路死人,你们要哀悼要悲痛是你们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我想说死人怎样,是我的自由是我的事情,你们只有评论我的权力,没有攻击我的权力。”
 
之后她又说:“汶川大地震时,我说,中国人多,死些没关系。人家说,那要是死在你头上呢。我说死在我头上是我倒霉,我是个环保主义者。”
 
因为此事,罗玉凤引起了众怒,微博账号被封,后来重新开启后,她依然没有悔改。2019年贸易战时,罗玉凤又发了一条微博:
 
IMG_9677.PNG
 
没想到这一次等待她的是全网封杀,虽然罗玉凤马上发了解释:
 
IMG_9678.JPG
 
但最终,她粉丝千万的微博账号还是被注销。
 
罗玉凤销声匿迹,人们偶尔会上传她的照片到网上,都是路人们在美国遇到她时偷拍的,照片里的罗玉凤长胖了、变老了,身心状态还不如在国内时好。

IMG_9679.JPG

去年罗玉凤重新回到了公众视野,她先是说:“我真的是一个失败者,但我不后悔,因为我觉得我没有做错。
 
但后来她也亲口承认:“罗玉凤在中国和美国都不受欢迎。”
 
疫情严重时,罗玉凤开了一次直播。这一次,她终于不再像以前那样疯言疯语,没有蹭热度也没有骂谁,而是和网友分享了她在美国真实的生活:
 
美国梦难做。国外并不一定比国内好,移民改变不了什么,有的人在美国过得还不如一条狗。只是他们不会说。

IMG_9680.JPG

3月罗玉凤被传言在美国因为新冠肺炎死亡,有她微信号的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她,罗玉凤说:“被死亡了也挺好的。以后都清净了。
 
直播时,有网友骂罗玉凤,但也有人夸她今天很漂亮。罗玉凤不好意思地笑了,说:
 
“因为我今天花20分钟化了一个妆。”


4
梦幻


2009年,罗玉凤街头发征婚广告的5天前,芙蓉姐姐受北大的邀请,去做了一场演讲。

 

芙蓉姐姐花了7年时间,终于去了她魂牵梦绕的北大,她在演讲中说道:“ 让和我一样有才华有梦想无后台无背景的人,不再畏惧世俗的指指点点,事事非非,勇敢的用实力和命运拼搏,开拓自己的成功之路。”

 

也许罗玉凤也听到了这场演讲。但最终她却走错了路。

 

十几年过去了,两人同上热搜,芙蓉姐姐已经成为了身家上亿的企业老总,罗玉凤依然挣扎在美国社会底层。

 

去美国之前,罗玉凤上了一档谈话节目。节目组找了五个嘉宾来对话罗玉凤,现场的观众也不时举手提问。

 

主持人向五个嘉宾介绍罗玉凤,罗玉凤说:“我也请五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的职务。”

 

台下五个嘉宾中,有个叫涂磊,他有些不客气地说:"我是一个间歇性精神病患者。没什么名气,您就不用关心我了。”

 

节目录制到一半,涂磊又说:“我有点不舒服。可能随时会发病,想下去坐一会。”

 

随后涂磊转身离场,另外两个嘉宾好像也无法忍受了似的,和他一起离开。

 

场内,节目在继续,有个观众举手,对罗玉凤说:“你刚刚走进来的时候,我还挺同情你的,但现在我有了新的想法:你的自信从哪里来的?”

 

罗玉凤面对这样的场面,依然用自己最擅长的“自信”过关,她说:

 

“自信50%来自努力,50%来自他人的赞美。我从小就生活在他人的赞美之中。”

 

场上还留着两位嘉宾,其中有一个和涂磊以及另外两位女嘉宾态度不同,他说道:

 

“罗玉凤其实很聪明。”

 

确实,不管嘉宾的态度怎样,现场的观众多么无礼,罗玉凤都一副“我不在乎”的表情。

 

IMG_9682.JPG


只有一瞬间,罗玉凤露出了一丝马脚。

 

节目组突然拿上台了一叠A4纸,递给了罗玉凤,那上面写满了罗玉凤少年时期写的诗歌,主持人叫罗玉凤读一首。

 

罗玉凤不知道有这个环节,有些抗拒,但在主持人的坚持下,她还是读了出来。这首诗名字叫《漩涡》:

 

蓝色的天空,布满灰尘的天空

千百年来上演同一场戏

两把伞

一把架于云朵之上

降下雨滴,随风而逝的雨滴

另一把落在地上

盛开,如魔鬼般盛开的花朵

逗引成群的蜜蜂

 

我知道

所有站在镜子里的人都知道

所有的时间都会被装进河流

一切终将变得虚无

 

黄昏变得明亮,足迹经过门前

突然响起了孩子的哭泣:

我的玩具被人偷走了

 

诗歌读完后,全场鸦雀无声。

 

罗玉凤写下这首诗时,名字还不叫“凤姐”,而是叫“梦幻”。但她决定在电视上装疯卖傻的那一刻起,“梦幻”就死了。

 

不久后,罗玉凤将启程去美国,“梦幻”没了,“美国梦”开始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到了这个,在全场看笑话的人的注目下,在那个演播厅里,罗玉凤唯一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哭了。




部分参考资料:
[1]、《0度访问》,罗玉凤专访
[2]、《嘎嘣爆米花》,罗玉凤专访
[3]、罗玉凤博客

 

-END-

作者 | 叉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1-1-22 11:50 PM , Processed in 0.13146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