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1|回复: 0

[军事] “腌肉桶”的故事,二战昼间精确轰炸

[复制链接]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29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0-11-21 11:24 A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源济 于 2020-11-14 11:31 PM 编辑

“腌肉桶”的故事,二战昼间精确轰炸

 李昭辉 空军之翼 2020-01-14

  译者注:本文原文发表在2008年10月刊的美国《空军》杂志(AIR FORCE Magazine)上,原作者是《空军》杂志的特约编辑约翰•科雷尔(John T. Correll)。科雷尔曾担任过多年的《空军》杂志主编,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在德国和日本的天空中,美国陆军航空队的一大基本信念经受了严格的考验。”

背景概述

  在20世纪30年代那个对航空充满热情的年代里,人们普遍宣称陆军航空兵团的轰炸机可以从高空将炸弹扔到一个腌肉桶中。1940年,卡尔•诺顿公司(Carl L. Norden Inc.)的总裁西奥多•巴特(Theodore H. Barth)表示:“我们不认为从30000英尺(约9千米)的高空命中一个15英尺见方(约1.4平方米)的目标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他说这番话的背景是,美国陆军的轰炸机正在使用该公司研制的、与自动驾驶仪相交联的新型M-4轰炸瞄准具。


IMG_8613.JPG

“诺顿”轰炸瞄准具

  西奥多•巴特无疑大大地夸张了。在1940年的日常演习中,陆军航空兵团的轰炸机的平均命中精度为400英尺(约122米,圆概率误差),而且这还是从相对较低的15000英尺(约4.6千米),而不是30000英尺的高度投弹的水平。

  没有人能确定“从高空将炸弹扔到一个腌肉桶中”的传闻起源于哪里。这种说法可能是诺顿公司的总裁巴特创造的,因为此人是“诺顿”轰炸瞄准具最活跃的推广者之一。诺顿公司并不是孤身一人地传播这种说法的:陆军航空兵团的一些轰炸机飞行员骄傲地宣称,他们可以从4英里(约6.4千米)外将炸弹抛入一个100英尺(约30.5米)大小的圈内。

  “腌肉桶”的故事已经广为人知,并被人们所广泛地相信,这也让位于亚拉巴马州马克斯韦尔(Maxwell)机场的陆军航空兵战术学校在20世纪30年代发展起来的“昼间精确轰炸”理论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这种理论不承认之前流行的“对广阔地域进行大面积轰炸”的战略——这种轰炸几乎是不加选择的;相反,“昼间精确轰炸”是将兵力集中在具有军事意义的特定目标上,这样做的一大附加好处就是,精确轰炸可以避免平民的伤亡,并减少附带损伤。

  陆军航空队是昼间精确轰炸的孤独拥趸。“诺顿”轰炸瞄准具最初是为美国海军研制的,不过海军后来放弃了这种装备,转而青睐起了俯冲轰炸。英国人发现他们无法精确地命中目标,于是改为在晚上进行大面积区域轰炸。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多种飞机均进行过昼间精确轰炸,但真正经受考验的是美国陆军航空队在欧洲和亚洲执行远程战略轰炸任务的B-17、B-24和B-29。


IMG_8614.JPG

一架轰炸普洛耶什蒂油田的B-24“解放者”轰炸机正在避开高高的烟囱和一团升起的烟雾,照片摄于1943年8月1日

  最早的试验性轰炸瞄准具出现在1910年,但早期的轰炸技术是相当低级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轰炸行动有时很壮观,如“齐柏林”飞艇和“哥达”(Gotha)双翼飞机向伦敦投下炸弹时,但这些没有什么战略意义。1918年,美军航空部队的一本手册中提到,炸弹要命中目标的“周围区域”。

  直到20世纪30年代,随着来自诺顿和斯佩里(Sperry)公司的高性能轰炸瞄准具的出现,以及速度更快、航程更远的轰炸机的问世,精确轰炸战术才开始出现。当时,在良好的天气条件下,面对明确标出的目标(这些目标通常是在地面上画出的巨大的靶心圆圈),技术最精湛的陆军航空兵投弹手能取得相当不错的成绩。

  当时,战略轰炸还不是陆军航空兵的任务,远程轰炸机的研发必须以海岸防卫为基础。不过,陆军航空兵战术学校的理论家们并没有因此而劳神,他们将战略轰炸视为战争的未来。他们声称,航空兵部队的特殊任务是攻击“敌对国家的体系结构”,尤其是“工业体系”,这种体系极易受到航空武器的攻击,而不太会受到任何其他武器的攻击。


致力于精确轰炸

  昼间精确轰炸成了陆军航空兵团的军事学说,这一点与推动获得数量可观的四引擎B-17轰炸机的努力密不可分。1940年,陆军航空兵团司令亨利•“哈普”•阿诺德少将宣布:“航空兵团致力于在高空精确地轰炸军事目标的战略。”

  陆军航空兵团将轰炸机视为主要的武器。此外,依据非常薄弱的证据,陆军航空兵团得出结论说,新式轰炸机(例如B-17和B-24)飞得很高、很快,以至于驱逐机无法追上它们,因此轰炸机无需战斗机护航就可以在敌方领土上空活动。

  1941年,改名后的美国陆军航空队准备实施“彩虹5号计划”,即陆、海军联合作战的基本战争计划。陆航的计划是由航空兵战术学校的四名军官起草的,这四名军官曾是昼间精确轰炸的“领军人物”,他们是哈罗德•乔治(Harold L. George)中校、肯尼思•沃克(Kenneth N. Walker)中校、小海伍德•汉塞尔(Haywood S. Hansell Jr.)少校和劳伦斯•库特(Laurence S. Kuter)少校。空战计划部提出的“1号计划”(AWPD-1)直接来自陆军航空兵战术学校的“作战剧本”,其要求重点对德国的国家基础设施、工业(特别是飞机工业)和德国空军展开精确轰炸。


IMG_8615.JPG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一次轰炸任务中,第547轰炸中队的B-17轰炸机正在投弹

  战争计划制订者没有被“腌肉桶”的宣传所误导。根据平时训练和练习轰炸的数据,一架飞在20000英尺(约6.1千米)高空的重型轰炸机投弹命中100平方英尺(约9.3平方米)大小的目标的概率为1.2%。因此,如果需要以90%的概率摧毁目标的话,大约需要220架轰炸机。AWPD-1预测,需要251个战斗大队来执行该战争计划。

  (译者注:对上述数据进行简单的计算可知:一架飞机的投弹命中率为1.2%,那么不命中率为98.8%,即0.988,那么如果需要以90%的概率命中目标的话,也就是等同于求多少架飞机的投弹不命中概率为10%,即多少个0.988相乘为0.1,通过对数计算可知其值为lg0.1/lg0.988=191架,与原文的220架有较大差距,不过原文说的是“摧毁”而非“命中”,再考虑到备份机和出动完好率等因素,因此最终数量肯定要高于191架。不过有意思的是,译者计算了一下以95%的概率命中的情况,所需理论架数为lg0.05/lg0.988=249架,二者的平均值正好为220架。)

  轰炸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炸弹命中的点是投弹时飞机的飞行方向和速度、炸弹下落时弹体的空气动力学,以及风和大气条件的函数。轰炸机投弹手需要通过轰炸瞄准具上的望远镜找到前方的目标,然后进行调整,以补偿风漂和飞机速度的影响。然后,才是将目标压在十字瞄准线上,并通过与他的瞄准具交联的自动驾驶仪,将飞机飞到自动计算好的炸弹投放点上。


IMG_8616.JPG

一位盟军空勤人员正在用“诺顿”轰炸瞄准具瞄准目标

  历史学家斯蒂芬•麦克法兰(Stephen L. McFarland)以B-17轰炸机在23000英尺(约7千米)的高空,以160英里/小时(约260千米/小时,相当于72米/秒)的速度飞行并投下600磅(约272千克)重的炸弹为例进行了说明。炸弹将在距目标8875英尺(约2.7千米,这里指的是飞机在地面上的投影与目标在地面上的距离)处被投放,其下落时间将为38秒。如果为飞机计算的速度偏差了2英里/小时(约0.9米/秒),而且高度也错误地偏离了25英尺(约7.62米),那么炸弹落地的位置将偏离115英尺(约35米)。

  (译者注:译者对上述数据也进行了简单的计算,我们知道,轰炸机水平投弹可以近似地视为平抛运动,在水平方向上,其运动时间为2700米÷72米/秒=37.5秒,约等于38秒;在竖直方向上,根据自由落体公式,下落时间t为2h/g即2×7000÷9.8的平方根,为37.8,同样约为38秒。不过关键问题是,以上计算是在理想情况,即无空气阻力的情况下的结果,在有空气阻力时,炸弹在水平方向上做的是减速运动,在竖直方向上下落时间肯定也会大于自由落体的时间,因此译者个人认为38秒这个时间数据存疑。另外,飞机速度增加0.9米/秒且飞行高度增加7.62米时,下落时间仍约为38秒,弹着点偏离距离为0.9米/秒×38秒=34.2米,约为35米,因此这一数据是符合的。)

  炸弹的爆炸威力有限加剧了这一问题。500磅(约227千克)重的炸弹是1943年之后美军执行精确轰炸任务的标准装备,其有效杀伤半径只有60到90英尺(约18.3米到27.4米),在地面上只能炸出一个深2英尺(约0.61米)、宽9英尺(约2.7米)的弹坑。由于轰炸的圆概率误差高达数百英尺,因此需要投放大量炸弹才能完成任务。

  如此高比例的弹药消耗在战争中并不罕见,也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陆军航空队的轰炸机所独有的。例如,在战争中,平均每打伤一名敌军士兵,美国陆军需要发射10000发轻武器弹药;平均每打死一名敌军士兵,需要发射50000发子弹。相比之下,平均每击落一架盟军的重型轰炸机,德军需要发射16000发88毫米口径的高炮炮弹。


IMG_8617.JPG

被大口径高炮打断机翼的B-24轰炸机

  昼间精确轰炸是在艰难的情况下起步的。1942年,美军第8航空队在英格兰成立时,其战术与英国皇家空军的做法是不一样的。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的头头、空军上将阿瑟•哈里斯(Arthur T. Harris)是“破坏城市”的重要鼓吹者,这是指针对德国的人口中心和工厂的夜间大面积轰炸作战。他在这一点上得到了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的支持,此外,英国此时也提出了一项让德国人“无家可归”(即炸毁居民区)的战争政策,这一战争政策也支持哈里斯的想法。

  丘吉尔希望美国人也加入英国的轰炸计划,而不是跃跃欲试地自己另起炉灶。他准备向罗斯福总统施加压力,要求后者命令美国陆军航空队改变战略。不过,在1943年1月召开的卡萨布兰卡会议上,美军第8航空队司令伊拉•埃克(Ira C. Eaker)少将对此表示反对。埃克少将的主要论点是,要让德国人夜以继日地受到空袭,这样干才有价值。


IMG_8618.JPG

在完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首次用重型轰炸机空袭欧洲的任务后,伊拉•埃克(此时他的军衔还是准将)正在与媒体界人士进行交谈

  埃克少将也面临着一些其他的问题:他无法开展大规模的轰炸机作战,因为他的飞机和机组人员被转移到了北非,以支援在那里开展的行动,盟军还于1943年在意大利成立了第15航空队;在他剩下的资源中,有一半以上被分配用于攻击德军的潜艇洞库——对英国人来说这是当务之急,尽管轰炸行动对这些坚固设施的影响不大。

  此时的轰炸精度依然很差。1943年,高空水平轰炸的平均圆概率误差为1200英尺(约366米),这意味着只有16%的炸弹落在以瞄准点为中心1000英尺(约305米)的范围内。对此,历史学家麦克法兰表示:“第8航空队的轰炸机投弹手没有将炸弹扔进腌肉桶中,相反,他们连击中谷仓宽阔的侧面都很困难。”

  (译者注:译者个人认为上述数据似乎也存疑,如下面草图所示,以瞄准点为原点,落弹概率近似呈正态分布,在±0.68处曲线下面积约为0.5,对应圆概率误差为1200英尺时落弹概率为50%,而当范围为1000英尺,即半径为500英尺时,对应的横轴数值为500×0.68/1200=0.283,其对应的曲线下面积约为0.23,即对应的落弹概率应为23%,与原文的16%有较大差距。不过这是理想情况,实际落弹情况不一定呈正态分布。)

IMG_8619.JPG

  战前关于战斗机无法拦截轰炸机的预测是错误的。如果在没有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就冒险进入敌国领土上空,那么纳粹德国的空军和地面防空部队就会给盟军的轰炸机部队造成沉重的打击。当损失率在1943年年初飙升至8%时,美军机组人员纷纷开始盘算自己有多大的可能性能执行完25次战斗任务并幸存下来。1943年8月,对罗马尼亚的普洛耶什蒂油田执行轰炸任务时,盟军的损失率为30%,而当年10月轰炸施韦因富特的损失率也高达28%。


转折点

  柯蒂斯•李梅上校以其他人所没有的主动精神解决了投弹准确性过低和伤亡率过高的问题。李梅上校当时是驻英国格拉夫顿-安德伍德(Grafton-Underwood)的第305轰炸大队的指挥官,他发掘出了一批技术最精湛的轰炸机投弹手,并让他们担任轰炸编队的“领航投弹手”,同时要求其他飞机在看到领航投弹手所在的轰炸机投弹时也都跟着投下炸弹。李梅上校还设计了一种火力相互交叉的“战斗盒子”编队,这为B-17上的机枪火力提供了最大限度的射击范围,可以让轰炸机互相掩护。

  在空袭施韦因富特之后,直到有远程的P-38和P-51战斗机护航后,B-17才再次飞入德国上空。P-51是到此时为止盟军最好的战斗机,它可以一路将盟军的轰炸机护送到最远的目标上空。1943年之后,包括老式P-47战斗机在内的所有战斗机都加挂了可抛式副油箱来拓展航程。

  埃克将军在头两年没有取得太多的战略轰炸成果。不过,他说:“在1943年,当我们的第8航空队只有200架轰炸机以英格兰为基地作战时,在‘西墙’的防空和战斗机防御设施中有超过100万德国人,对我们的200架轰炸机进行防御;另外还有100万德国人担任消防员或从事轰炸造成的破坏的修复工作。”转折点出现在1944年年初。当时,埃克将军前去担任地中海战区的盟军空军总司令,吉米•杜利特尔少将接替他担任第8航空队司令,此后事情发生了几件重大的改变。


IMG_8620.JPG

1944年,一架B-17轰炸机在对路德维希港(Ludwigshafen)进行空袭时,遭到了德军高射炮火的猛烈射击

  最终,盟军有足够多的轰炸机来出动大型编队集中展开轰炸了。1944年1月,在第8航空队和第15航空队的共同努力下,美军开展了一次出动750架轰炸机的任务,并在2月份开展了一次出动1000架轰炸机的任务。美国陆军航空队的战斗机也深入德国上空,在短短几个月内,他们实质性地摧毁了德国空军。当1944年6月6日的“D日”进攻,即诺曼底登陆发起时,德军为保卫诺曼底而发起的空中出击连100架次都不到。

  随着战斗机护航行动的开展和对敌人防空系统的压制,美军的机组人员损失率在1944年和1945年均有所下降。就整个轰炸机攻势而言,第8航空队在总共273841次出击中,共损失了4182架飞机,损失率为1.5%。作为对比,同期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的飞机损失率为2.5%。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第8航空队共有250000名轰炸机机组人员执行过轰炸任务,并付出了58000人伤亡的代价,其中18000人阵亡,6500人负伤,33500人失踪。

  美国陆军航空队的轰炸精度也提高了。到1945年,第8航空队已在较低的高度上作战,并能将60%的炸弹扔到距离瞄准点1000英尺(约305米)的范围内,几乎比1943年那些最黑暗的日子的轰炸效果好四倍。当天气条件不允许目视投弹时,则可采用英国人发明的雷达轰炸这一替代方法,但从任何真正意义上讲,这都不是一种“精确轰炸”技术。

  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继续进行夜间轰炸。从1942年起,其56%的出动都是针对城市的。在某些情况下,特别是1945年对德累斯顿的轰炸中,美国陆军航空队也会与英国人一起轰炸城市,但总体而言,美军在欧洲投下的炸弹中,只有不到4%是针对平民的。美国陆军航空队的主要目标是铁路编组场站(以“吨”为单位计算的投弹量占总数的27.4%)、机场(11.6%)、石油设施(9.5%)和军事设施(8.8%)。


IMG_8621.JPG

英国皇家空军的“兰开斯特”轰炸机主要用作夜间轰炸机,但其在昼间精确轰炸方面也很出色。上图所示为轰炸汉堡期间的一架“兰开斯特”轰炸机

  《美国战略轰炸调查》(U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发现:“盟军的空中力量在西欧的战争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这一结论有时会受到质疑,但轰炸战役使纳粹德国的铁路运输、航空燃油生产、钢铁生产以及战时基础设施的其他方面下降了50%到90%!数以百万计的劳动力被“修复破坏和更换被炸毁的设施”的工作所占据。纳粹德国的军备部长阿尔伯特•施佩尔表示,轰炸开辟了空中的“第三战场”,而且“如果没有轰炸造成的大量人力、物力和武器的消耗,那么我们很可能在盟军登陆法国之前就将俄国打垮了”。

  在太平洋战场,昼间精确轰炸的问题集中在战争的最后阶段,当时日本本土列岛已处于美军最新、最大的轰炸机B-29的航程范围内。所有的B-29都被分配给了第20航空队,阿诺德将军作为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代表亲自担任了该航空队的指挥官。


高空急流

  B-29轰炸机于1944年6月由第20轰炸机司令部迅速投入使用。当时该航空队司令部位于印度,而其B-29则可以从中国境内的前方基地飞抵日本南部。不久,李梅被从欧洲调到了第20轰炸机司令部。

  美军占领了马里亚纳群岛(塞班岛、提尼安岛和关岛)之后,B-29获得了可以到达日本境内几乎任何目标的基地。美军在此成立了第21轰炸机司令部,同时由曾起草过AWPD-1计划的小海伍德•汉塞尔(他此时已官至准将,并且是昼间精确轰炸的倡导者中最热衷于此的人)担任主官。

  在日本上空,B-29在25000英尺(约7620米)以上的高空遇到了急流和狂风,使飞机相对于地面的速度增加到了每小时250英里(约400千米/小时,相当于112米/秒)。急流将轰炸机以很快的速度“推”向目标,以至于“诺顿”轰炸瞄准具无法准确地工作。相反,如果逆着急流飞行的话,那么飞机相对于地面的速度是如此之慢,以至于其会成为待宰的鸭子。


IMG_8622.JPG

从关岛出发的B-29轰炸机群正准备执行一次轰炸日本工业目标的任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所有扔到日本本土上的炸弹中,由B-29所投放的占91%

  美军针对日本展开昼间精确轰炸的步伐相对缓慢,尤其是从马里亚纳群岛起飞执行的任务中。就日本的天气而言,一个月之内只能进行4天的目视轰炸。超远的飞行距离和较高的飞行高度消耗了过多的燃油,以致于挂载的炸弹量相对较少。第21航空队在战斗条件下驾驶新轰炸机总是会遇到问题,这常常导致飞机无法起飞或在海面上迫降。

  阿诺德将军和美国陆军航空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他们需要获得战略性的成果,以帮助结束太平洋战争。汉塞尔准将顽固地坚持开展昼间精确轰炸,尽管针对诸如东京附近的中岛-武藏野飞机工厂之类的目标曾反复展开空袭但都没有成功。

  与此同时,在华盛顿逐渐出现了“转为用燃烧弹进行大面积轰炸”的声音。科学研究和发展办公室研制了高效的M69燃烧弹,日式建筑在这种炸弹面前极为脆弱。日本的工业,包括制造军用零件和装备在内的家庭手工业是与人口稠密地区融合在一起的,两者之间很难划出清晰的界线。

  日本人认为投降是很耻辱的,并准备在战争中顽抗到底。看上去,登陆日本本土是势在必行的了。按照计划,美军预计将投入180万登陆部队,并估计会承受大量人员伤亡。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方面决定放开手脚轰炸敌人的城市,而不像以往那样束手束脚的了。

  李梅是位比汉塞尔更具攻击性的指挥官,他在印度和中国使用B-29取得了更好的战绩,并于1945年1月取代汉塞尔担任第21轰炸机司令部的指挥官。第20轰炸机司令部被逐步解散,其飞机和空勤人员被转移至马里亚纳群岛。在李梅看来,情况很明显:“在预定的登陆开始之前,我们将无法使用高空精确轰炸打败日本。”

  李梅主动采取了行动,他于1945年3月9日下令对东京开展大规模的低空夜间空袭,并用燃烧弹进行轰炸。3个联队的轰炸机将在4000到9200英尺(约1200米到2800米)的高度发起攻击。B-29轰炸机被拆除了包括大部分航空机枪在内的多余设备,其飞行高度更低且额外重量负担更轻,挂载的炸弹数量是以往的两倍多。空袭编队通过雷达发现地面上的投弹点,并使用投弹间隔调整器进行轰炸,以确保炸弹平均每隔50英尺(约15.24米)的距离落下一枚。结果,东京约有四分之一的地区被彻底摧毁,约有8.4万人被炸死。有种说法是,裕仁天皇在“参观”被燃烧弹轰炸的地区后得出结论说,必须尽快结束战争。


IMG_8623.JPG

李梅“火攻东京”

  当目标和天气条件合适时,李梅继续下令进行精确轰炸,并使用高爆炸弹,但美军轰炸的重点已转移到在夜间使用燃烧弹发起攻击。燃烧弹攻势给日本的大型工业城市带来了系统性的巨大破坏,到1945年7月,日本的工业总产值与1944年的水平相比已减少了60%。

  李梅和阿诺德都认为,燃烧弹轰炸攻势最终将迫使日本投降,但陆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将军和杜鲁门总统不这么看。日本军界的强硬派准备以巨大的人员伤亡和物质破坏为代价,并在日本本土集结了一支230万人的部队,以阻止美军登陆。于是,杜鲁门总统决定使用原子弹。


对基础设施的破坏

  无论是1945年8月6日的广岛原子弹还是1945年8月9日的长崎原子弹,都是使用“诺顿”轰炸瞄准具,通过昼间高空精确轰炸的方式投下的。“埃诺拉•盖伊”号B-29轰炸机上的投弹手托马斯•费雷比(Thomas W. Ferebee)少校在约20千米外找到了轰炸广岛的瞄准点——相生桥。“小男孩”原子弹从30700英尺(约9357米)的高度投下,在距离相生桥800英尺(到地面的距离,约244米)的空中引爆。轰炸长崎的B-29轰炸机是“博克之车”(Bockscar)号,投弹手克米特•比汉(Kermit K. Beahan)上尉在31000英尺(约9449米)的高度投下了原子弹“胖子”,“胖子”在距离瞄准点三菱钢铁厂1500英尺(约457米)的空中引爆。日军中的强硬派想继续打下去,但裕仁天皇广播了他的投降诏书,第二次世界大战于8月15日宣告结束。


IMG_8624.JPG

广岛和长崎核爆

  战后分析发现,在欧洲和亚洲,昼间目视轰炸和雷达精确轰炸的准确性几乎一样。驻扎在英国的第8航空队的平均投弹高度为21000英尺(约6400米),他们将31.8%的炸弹扔到了距离瞄准点1000英尺的范围内;驻扎在意大利的第15航空队的平均投弹高度为20500英尺(约6248米),他们将30.78%的炸弹扔到了距离瞄准点1000英尺的范围内。在亚洲及太平洋战场,第21航空队(尽管在战争的最后几个月里重点采取了大面积燃烧弹轰炸,但其出动的架次中仍有45.5%为昼间精确轰炸)的平均投弹高度比第8航空队低4500英尺(约1372米),他们将31%的炸弹扔到了距离瞄准点1000英尺的范围内。

  抱有各种观点的批评者都质疑过战略轰炸的价值。但是,战后占领军当局发现,德国和日本的经济及其国家基础设施遭到了严重破坏,以致于这两国几乎无法运转下去了,支援战争的产业也陷入了一片混乱。这种程度的破坏和毁灭是盟军的陆地、海上和空中行动的综合结果,但空中力量对此的贡献显然不能排在末位。


IMG_8625.JPG

普洛耶什蒂的一家石油精炼厂正在燃烧,数架B-24轰炸机还在继续展开空袭,照片摄于1943年8月1日

  二战结束后,“腌肉桶”的说法便过时了,即使怀旧的轰炸机投弹手和大众媒体将这一理念继续宣传了多年也是如此。尽管出现了核武器,但军方仍继续要求精确地投放炸弹。首届由战略空军司令部举办的轰炸比赛于1948年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卡斯蒂尔(Castle)空军基地举行,其目视和雷达投弹高度为25000英尺(约7620米)。战略空军司令部继续研发雷达轰炸技术,并将其有效地应用到了在越南执行的“弧光”(Arc Light)任务之中。

  精确制导弹药在越南战争中一举成名,但直到在海湾战争和20世纪90年代的其他冲突中,美国空军才终于实现了“投到腌肉桶中”所要求的准确性,即将炸弹扔到距离瞄准点10英尺(约3米)的范围内。通过使用全球定位系统和卫星数据进行瞄准,白天和夜晚的问题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


原文附:“诺顿”轰炸瞄准具之谜

  二战期间,很多公司都研制过轰炸瞄准具,但最著名的无疑是“诺顿”。卡尔•诺顿(Carl L. Norden)是一位荷兰裔工程师,他于1904年移民到美国,并先在斯佩里(Sperry)陀螺仪公司工作,然后自己创业。卡尔•诺顿在美国生活了43年,但他从未成为美国公民。


IMG_8626.JPG

卡尔•诺顿

  诺顿于1918年开始与美国海军签订合同。相比于陆军航空兵团,他更喜欢海军,因为他觉得前者太喜欢炫耀。尽管美国海军在20世纪30年代放弃了高空水平轰炸,并在20世纪40年代从其大多数飞机上撤下了轰炸瞄准具,但诺顿还是偏爱选择海军作为客户。在这里需要提及一点,海军虽然不再使用“诺顿”轰炸瞄准具,但仍将其死死地攥在手里,即使陆军航空队对此有迫切的需求,海军也未提供给陆军。除了狭隘的军种本位主义之外,对此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了。

  据说,有些指挥官要求他们手下的年轻官兵必须发下“投弹手誓言”,誓言的具体措辞因说法的不同而异,但都包括保守“诺顿”轰炸瞄准具的秘密的内容。“如果有必要的话,就用我的生命保守这个秘密。”

  实际上,这个秘密早就被泄露出去好几次了。早在1938年,一名诺顿公司的员工就将图纸卖给了德国人。俄国人在1940年还偷走了一台“诺顿”轰炸瞄准具,但未能反向复制成功,于是他们便将其交给了当时的盟友德国人。德军后来也从被击落的美军轰炸机残骸中获得了大量“诺顿”轰炸瞄准具的样本。1944年,美国根据《租借法案》向苏联提供了100架巡逻机,其中就包含完整的“诺顿”轰炸瞄准具和训练设备。作为回报,苏联方面允许美军执行“穿梭轰炸”任务的轰炸机降落在苏联控制的领土上。

IMG_8627.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11-24 03:42 PM , Processed in 0.09432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