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6|回复: 0

[人世间] 我是聋哑女孩,13岁开口学说话,大学中途退学,努力追赶这世界

[复制链接]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29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0-11-21 11:26 A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源济 于 2020-11-13 04:08 PM 编辑

我是聋哑女孩,13岁开口学说话,大学中途退学,努力追赶这世界

 自PAI 自PAI 2020-11-04


大噢/口述

祖一飞 /撰文


我叫大噢,河南周口人,今年26岁。1994年刚出生不久,我就在一次发烧打针后失去了听觉。俗话说“十聋九哑”,由于听不到声音,我错过了学习语言的最佳时期,成了不会听不会说的聋哑儿童。


IMG_7313.JPG

我的近照,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耳朵里塞的肉色助听器。


爸妈带我到北京看过医生,去广州配过助听器,后来又把我送去语言培训机构学习发声。13岁那年,我终于能够开口说话,虽然至今有些口齿不清,听上去像外国人,但已经比以前好了太多。


现在的我是一位拥有20多万粉丝的视频博主,在很多陌生网友的支持鼓励下,慢慢从自卑中走了出来,不再纠结那个曾经想了无数遍的问题——为什么聋哑这种倒霉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IMG_7314.JPG

我的残疾人证,上面标注的是“言语听力”残疾。


爸妈告诉我,我的病跟小时候的一场发烧有关。生我的时候,我家是村里数一数二穷的人家,我妈生前两胎的时候没去医院,都是在村里找的接生婆,事后请人家吃顿饭就当是感谢。家里的卫生条件虽比不上医院,但我姐姐生下来是健健康康的,结果到我这儿就没那么幸运了。


我妈说,我出生后一直哭个不停,去村里的小诊所看病,大夫说是喉咙发炎,还高烧38.5度,就给我连打了三天针。后来我退烧了,喉咙的炎症也消除了,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爸妈那时候整天忙着下地干农活,天不亮就去地里,天黑才回来,经常把我留给奶奶照看。直到我一岁多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我和其他小孩有点不一样,同龄的小孩都可以叫爸爸妈妈,开口说一些简单的词,而我什么不叫,对声音好像完全没反应。


IMG_7315.JPG

我和姐姐小时候的照片,她和我父母、我弟弟都是健全人,只有我例外。


爸妈这才慌了神,赶紧带我去县医院做检查。医生判断我的听觉神经有问题,得知我出生后去打针的那段经历,推测跟当时注射了庆大霉素有关。


我妈记不清村里大夫是给我打了青霉素还是庆大霉素,总之没做皮试,那时候村里打针好像都不做皮试。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多,她也没法证明这病和当时打针有关,只能听从医生的建议,带我到大医院看看。


爸妈借了几千块钱,抱着我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硬座来到北京,直奔儿科最出名的北京儿童医院。医生说这种情况很难治,可以植入人工耳蜗,听力会好一些,但费用要十几万,不然就只能戴助听器,效果差一些。十几万块钱想都不敢想,爸妈带我回了河南,想在老家给我配个助听器,这样机器有问题了方便维修。


当时整个周口市都没有卖助听器的,他们跑到隔壁的开封才找到一家。一对助听器卖6000多元,我爸妈揣着东凑西凑才借来的3000多元,狠狠心买了一只。结果我到家一戴上就哭,不停地用手抓耳朵,试了很多次都是这样。


见我难受,我妈只好把它摘下来,后来这只助听器在我家闲置了很长时间,等再想起来的时候,发现里面的电子已经腐蚀得很严重,彻底没法用了。


IMG_7316.JPG

这是后来爸妈给买的第二套助听器,我很爱惜,连用了13年。


到现在,我都一直怪自己当时太调皮,不好好戴助听器,错过了4岁之前学习语言的最佳时期。和我一样,很多聋哑人一开始都只是听障人,听不到声音没有参照,不懂怎么开口说话,才导致又聋又哑。


没有声音的童年是很孤独的。在家里,爸妈不懂怎么样和我交流,我那时也不会手语,只能哭叫,想吃什么东西就比划个大概或者用手指一指,除此之外基本没交流,像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


到了六岁上小学的年纪,爸妈送我去了一家学校,我端端正正地坐在位子上看着老师讲课,其实什么都不懂,一考试全是零分,很受打击。我也没有小朋友可以一起玩,性格变得越来越内向。爸妈没办法,把我带去了聋哑学校,到了才知道那里只接收10岁以上有一定自理能力的的孩子,所以我在家待到10岁才去上的小学一年级。


聋哑学校里都是和我差不多的小孩,他们之间交流都用手语,我见了既陌生又好奇,后来很快学会了。老师和同学很喜欢我,都夸我长得漂亮。


在那里,我还认识了比我小两岁的小噢,我那时在一班,她在二班,吃饭的时候她爱吃蛋黄,我爱吃蛋白,我们就交换着吃掉不浪费,吃着吃着有了感情,她成了我人生中第一个好朋友。    


IMG_7317.JPG

上小学的时候没有手机,这是我和小噢后来的合影。


看到我在聋哑学校过得还不错,爸妈就南下广州打工去了。我上到三年级他们才回来,一到学校就给要给我办理休学。原来,他们在广州看到别的听障小孩戴上助听器可以和家人简单交流,专程回来接我去看病。


2007年,我在广州康复中心给耳朵做了检查,测出来听力是90分贝,属于严重听力障碍,很难感受到声音的振动,于是我爸用开出租车辛苦攒下的6000元给我配了一对新的助听器。


医生帮我戴上后,问“你能听到我说话了吗?”我当时是能听到声音的,但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很困惑,才戴了一会儿就头晕头痛到想吐。


回到家我妈又帮我戴了很多次,还是晕得不行,耳朵被助听器塞得又疼又痒,只能涂凡士林缓解。我妈不忍心,想尽办法帮我适应,每次最多不超过半小时,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终于不再头晕。但我还是不懂声音是什么,声音从哪里来。


IMG_7318.JPG

2008年在海边玩水,那时的我才刚刚“听见”这个世界没多久。


为了让我能听懂、会说话,爸妈打算把我送去一家私立的语言培训学校。那里收费特别贵,一个月要1500元。当时我爸开出租车一个月挣两千多,我妈在写字楼里当保洁员每个月才1000出头,结果我一个人就要花掉他们俩快一半的收入。


我爸当时有点犹豫,担心花这么多钱还是没效果,我妈一个劲儿劝他,说万一能学会,错过这次机会就是耽误一辈子。在她的坚持下,我到培训机构学习了半年,终于弄懂了声音是什么,慢慢能够张嘴表达,说一些简单的字句,也能听懂别人说的一些话。


但只要在公众场合,我都避免开口,因为发音不清容易引起别人用奇怪的眼光看我,搞得我很自卑,每次说话前都会先看看旁边有没有人。我妈看出了我的小心思,她没怪我,鼓励我要自信,不要管别人怎么看,做好自己就行了。


IMG_7319.JPG

能听能说之后,我还是有些内向,笑的时候习惯抿着嘴巴。


那家培训机构的学费实在太高,家里只供我学了半年就负担不起了。为了照顾我,我妈收拾东西和我一起回到老家,把我送回了聋哑学校。她一边照顾我奶奶,一边跟我陪读。别的小孩都是半个月才能回一次家,我妈天天接我放学,给我做好吃的,晚上还会帮我练习发音。


我当时学习成绩不错,对跳舞、画画这些文艺活动也很感兴趣。因为长得可爱又喜欢跳舞,学校每次选人去参加表演和比赛都必定有我,还经常是女主角,给家里拿回来不少奖状和奖牌。爸妈总觉得亏欠我,没能给我一个健全的身体,所以这些爱好他们统统都支持。


IMG_7320.JPG

这是中学老师带我去野外写生,我听和说有障碍,喜欢用画笔去表达。


县里的聋哑学校没有高中部,初中毕业,家人又把我送去了郑州的聋哑学校。一进学校我就加入了校园舞蹈团,是很受老师喜欢的种子选手。曾经有位艺术团的老师来学校选舞蹈演员,我因为身高太矮没被选上,学校主任亲自去推荐,最终破格录取了我。


高二暑假,我被老师带去一个封闭式的魔鬼训练营排练,每天清晨跑步训练体能,早中晚各排练三场,很苦很累,老师还天天帮我压腿,经常疼得我流眼泪。由于是封闭式训练,爸爸妈妈给我送水果都没让见,只能在很远的地方偷偷看,托主任把水果转交给了我。


训练结束后,我们被带去湖南长沙参加了比赛和演出,还亲眼看到了著名主持人汪涵!当时我特别激动,可惜忘了合影。总共三场比赛,我们队伍获得了两个一等奖、一个二等奖。我那时候心里很满足,觉得将来一定会走舞蹈这条路。


IMG_7321.JPG

2013年,我和同学在第八届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舞台上的合影。


高三参加聋人高考,我的专业成绩在全校排第十一,文化成绩也不错,被郑州师范学院舞蹈专业录取了。爸妈知道后都不敢相信,他们从没期望我能上大学,只想着我健康快乐地活着就好,没想到我这么争气,第一次高考就考上了二本。


IMG_7322.JPG

我们学校的照片,我所在的是特殊教育学院。


然而,这个好消息还没让我们家高兴多久,坏消息就紧跟着来了——我妈生了场大病,很快花光了辛苦打工攒下的那点钱,后来还割去一个肾,因为情绪不好自杀过一次,或许,她是怕拖累家人。


我一年学费要7000多元,加上生活费、住宿费这些杂七杂八的费用,家里已经无力再支付。可我不想就这么放弃,坚持读了一年。大二开学,家里又借钱给我交了一年的学费。那时候排练很辛苦,我每天泡在艺术团里为演出做准备,虽然很累,但觉得充实。


IMG_7323.JPG

读大学期间,我跟着老师去东方卫视录制了一期节目,见到了舞蹈前辈金星。


大二的一天,排练后的我在宿舍里突然晕倒,被同学叫救护车送去了医院,检查出严重神经性耳鸣。爸妈赶来把我带回家休养了两个多月,吃药后症状好转一些,但时不时还会有耳鸣、眩晕的症状。


我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合适舞蹈专业,也担心再读下去家里负担不起,不顾老师劝说申请了退学。还没来得及准备,就这样匆匆进入社会。


我有听力障碍,讲话不太流利,被好几家公司拒绝。没有大学文凭,我怎么也找不到体面的好工作,只能先在郑州的一家餐厅当服务员。那半年多时间,我每个月休息三天,还经常白天夜里地倒班,工资最高一个月也只拿到2200元。


IMG_7324.JPG

退学后迷茫的我,当时心情很差。


老式的助听器有点明显,很多客人、路人见了都会向我投来奇怪的目光,有的还窃窃私语,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后来我就辞职去做了相对自由的短工兼职,批发过儿童玩具,当过印刷工,还摆摊卖过手机壳。最穷的时候身上剩下500元,连下个月的房租都不够交。


没有固定工作,我不得不经常搬家,租的也都是公用一个厨房和卫生间的老楼,特别没有安全感和归属感。那时候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再也不要给别人打工,一定要创业,在社会里闯出一片天地。


可只要一张嘴就让别人觉得奇怪,我又如何能得到机会呢?就在这时,小噢出现了。 


IMG_7325.JPG

我和小噢重逢后在出租屋一起做的饺子。


2018年五六月的一天,小噢跟我说在网上做自媒体能赚钱,我半信半疑,她跟我讲了好几天也还是不太懂。当时想,反正不喜欢给老板打工,不如就跟她一起做。我俩都没什么细致的计划,单纯想赚点钱贴补生活。


一开始我们的名字叫“无声噢力噢”,因为小噢既听不见也不会说话,所以主人公固定由我来做。我负责表演手语歌和直播,她负责拍摄剪辑,我来给视频配音乐。


第一条视频是我表演手语歌《感恩的心》,那是初中和老师们经常合唱的一首歌。小噢拿手机拍摄,我一个人站着表演,虽然就两个人,但心里很紧张。发布之后看了网友的评论又放松下来,有人问我说话怎么那样,有人误以为我是日本人或是韩国人,还有人鼓励我,希望我继续发视频。 


后来又发了几期,很多粉丝都说我长得像女明星刘亦菲。她的称号是“神仙姐姐”,我想自己是聋哑人,那就叫“无声神仙妹妹”吧,听上去是不是很有仙女气质?


IMG_7326.JPG

我在表演手语歌,为了让粉丝听得清楚,我都会戴上耳机用话筒收音。


除了拍视频,我们还尝试了很多以前没有想过的事情,比如开直播,开网店帮村民卖水果和土特产,卖我自己做的手绘服装和刺绣。


我爱吃甜点,在网上学习了曲奇饼干、泡芙、蛋挞的做法,有时候打包送给朋友分享,有时候也会在网上卖一些;我喜欢音乐,小时候经常偷偷哼唱几声,怕别人嘲笑不敢大声唱,在网上慢慢也敢放开唱了。


为了拍出更好的视频,我专门花时间学习优秀的人怎么拍,每天都在关注和自己视频领域相关的博主,最后把她们的视频总结出经验,根据自己的定位去拍。比如这一天做了什么,发现什么有趣或有意义的事,都会用镜头记录下来。


IMG_7327.JPG

去年8月,我被西瓜视频邀请去参加了一场创作者邮轮之旅。


两年时间,我成长了很多,也突破了很多。以前因为自己是聋人,在社会里受到个别人的歧视而感到自卑,不爱笑也不爱说,是粉丝们一直在鼓励我勇敢讲话,让我少写字,多多休息。现在我已经可以和大家正常交流了,再也不害怕。我妈都说我以前很闷,几乎不会主动跟她聊天,现在不仅敢当众跟她说话,还经常跟她嘘寒问暖。


IMG_7328.JPG

今年夏天带妈妈去爬山时的合影,我很感谢她当年对我不离不弃。


两个月前,我和小噢跟一位合伙人成立了服装工作室,想通过直播电商卖衣服,前期发展可以说非常困难,出现了大大小小的问题,比如自身流量有限、市场竞争太激烈,常常要绞尽脑汁想办法。虽然创业很累很苦,但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我希望自己能闯出一份事业,保证生活吃穿住的同时,尽自己的能力去做点公益。


IMG_7329.JPG

去年在广东韶关,我和小噢用直播间粉丝打赏的钱给贫困儿童送去了礼物。


看到一些比较羞涩的小孩,我经常会想起以前的自己。我曾经是一个不敢在公众场合说话的人,从不觉得自己长得漂亮,因为太在意别人的想法而活得很痛苦。


为了在网络世界里生存,我改变了很多,从一个胆小的人变成了强大的人。我想提升自己的能力,多交朋友,赚钱替爸妈分担一点家庭的担子,带他们去旅游,看看外面更大的世界。


现在的我,感觉已经和健全人没什么区别,一样努力工作,一样期待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会继续做一个勇敢的女孩,就像《挥着翅膀的女孩》这首歌唱的那样:生命已经打开,我要那种精彩!



-THE  EN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11-24 03:39 PM , Processed in 0.09349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