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3|回复: 0

[男女之间] 性治疗师:他们觉得婚姻没问题,只是性不和谐

[复制链接]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288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0-10-15 02:22 PM |显示全部楼层


性治疗师:他们觉得婚姻没问题,只是性不和谐

 真是脸叔 苍衣社 2020-10-12

81386F92-C0A9-45AD-A377-E34E123F769C.jpeg

在中国,两性愉悦一直是一个禁忌话题,无知与压抑伴随着许多人的一生。Nancy罗南希是一名性技巧潜能开发师,在现实案例中,她看到无数回避自身性欲的个体,无法接纳和掌控身体的女性,和期待用性拯救婚姻的都市夫妻。







迷雾森林里的蜡烛
8月8日,深圳暑气未消。在一间一面都是玻璃窗的房间,30多个男女打着赤脚,两两相对围坐在地板上。窗外是南方葱郁高大的绿叶植物,在充盈着坦荡光线的场所。主持人Nancy罗南希一连向学员们问出了三个问题:
您认为什么是前戏?您对前戏有什么期待?前戏应该持续多长时间?
人群里有人不自然地低下头,有的蜷缩起手指把目光移向别处。南希接纳了这种回避。在南希组织的“前戏”沉浸式工作坊中,她和团队成员需要创造一种舒适、不评判的氛围,让学员们能在安全的环境里公开地谈性说爱。
开场前,团队成员Laura老师展示了她的私家收藏,形状各异、五彩缤纷的性爱玩具被整齐地陈列在桌上。Laura大方地拿起它们,为学员们讲解每个玩具的用法。平日隐藏在晦暗角落的另一方天地以此为入口,在参与者的羞赧和惊奇中徐徐展开。
随后,南希拿着阴道模型,带领学员认识身体构造,科学认知前戏。流程柔和地缓慢推进。在长达5小时的工作坊之前,南希已经记不清自己和团队开了多少次会议,反复推敲环节可能存在的问题,甚至是一句话的表述方式。慢慢地,学员们从起初的羞怯走向坦诚。
气氛在学员们分享自己最讨厌的前戏方式时达到了第一个高潮。有女士说她讨厌男士不做安全措施,还说没关系。
有人说:“完事后直接睡着,没有任何交流。”
一位女孩的分享让参与者频频认同点头,人群中发出“加一,加一”的回应声和轻快的笑。她说,“我最讨厌男生直接上手,直接插入并且不剪指甲。”
有男士说出他的沮丧,他不喜欢对方没有代入感情,这让他感觉自己只是个工具人。
这场探索并不止步于言语。在接下来的“五感练习”中,南希教学“阅读、滴蜡、轻抚、绳缚、玩具、按摩”六种五感唤醒技巧。参与者随机分为两两一组,轮流躺在瑜伽垫上蒙住双眼,对方则用自己的方式在他们身上进行练习。
羽毛拂过手臂的痒,蜡油滴在皮肤上的温热,感受手腕和身体没有预设的绳带束缚…..根据进程,这些形式可以让人放下戒备,打开自己的脆弱与渴望,在信任中专注感受,觉察自己的性偏好。学员大浪说,他从不敢谈性,怕自己被扣上各种帽子,怕被道德绑架,毕竟这么多年,压抑自己的需求才是正常的。他说:“我们想要,但是不敢。”

0E55F959-5263-431B-A73A-19068A9EC426.jpeg

图 | 学员在前戏工作坊感受“五感练习”
参加工作坊的人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男性超过半数。在保守的上一辈与追求性自由的下一辈之间,多是已婚的中年人。他们被折叠在进退两难中,仿佛置身幽深密林:拥有性体验,渴望性的快乐,却又顾虑重重,想尝试但不知如何探索。
37岁的学员老葛说,“父母那一代人经过一辈子性压抑和相互磨合,最终老来作伴。我对性的探索过程就像点着一支蜡烛,穿越黑暗的迷雾森林:生怕热情太高,一下子烧完了。又怕火苗太小,一股风吹灭了。”
传统的性教育和性道德导致人们对自身性欲产生羞耻,进而在生活中回避色情信息。出于性禁忌,人们羞于体察自己的性欲,也缺乏对自身感受、性幻想、性欲望的坦诚表达。另一方面,在快餐式性交、邂逅后上床和舒压式做爱已经司空见惯的当代,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通过网络和社交媒体达成短期的亲密关系,不想为一段关系承担起责任。在两种割裂的社会现实中,性教育工作者和性治疗师这样的职业诞生。
南希就是其中的一员,作为一名性教育工作者和性潜能开发导师,她帮助人们学习性技巧,开发性潜能,发觉自己的身体,促进更和谐的两性关系。
如何在爱与性中找到平衡,让性的生命力融合爱,又与工作、生活相结合,是现代人打开性启蒙大门后,仍要走的一条遥远道路。在沿海的大城市,南希的线下工作坊开展很顺利,但在成都等内陆地区,南希的工作很难得到当地人们的认同,报名的人数并不多。
在南希看来,工作坊里的尝试是对性爱的去污名化过程。性爱方式绝不是小说或者影片中“暴力”的插入和高潮,它应当是多元化的,注重前戏、正戏、后戏,细节,氛围和情绪表达。就前戏而言,在肢体接触之前,一个眼神、一个话语、一丝触摸,逐渐靠近对方的过程都算是前戏。

性——两性关系的替罪羊
南希的工作坊参与费用与“性治疗师”同行相比算是昂贵。例如,参加前戏工作坊费用是899元,一些线下的工作坊超过5000元,线上的课程多超过500元。这决定了参与者大多没有经济压力,他们生活在北上广深超一线城市,受教育水平高,有海外生活的经历,大多是经济宽裕的中产。
事业成功,婚姻幸福,很多向南希寻求帮助的人都有让人羡慕的体面生活。但透过一个又一个学员的案例,南希看见的是“美满”之外疮痍的两性关系。南希发现,当婚姻出现问题时,亲密关系中的不平等、控制与暴力、缺乏沟通等核心问题消弭,性反而成了两性感情的替罪羔羊。
学员大纹在孕期时第一次发现丈夫出轨。那时大纹确信丈夫不会选择离开自己,她与丈夫青梅竹马,人前恩爱,人后两人相处也很舒服。即使在孕期,大纹也经营着一家公司,保持着经济独立。
丈夫出轨让大纹开始自我怀疑,她忍不住对自己的身体进行审判:是不是自己老了,丑了,在性上不够开放,所以丈夫才会去找别人?
得到丈夫的忏悔和保证后,大纹选择了维持婚姻,辞职,照料孩子做全职妈妈。长时间的睡眠不足加上和外界接触极少,大纹每天都活在一种焦虑不安中。在产后的五六个月,偶尔丈夫凑近自己,大纹会觉得非常厌烦,她问丈夫:“你怎么满脑子只有做爱,不知道我很辛苦很痛吗?”
2019年的跨年夜,大纹偶然间划开丈夫的手机,看到了他和其他女人满屏裸照的聊天记录。与第一次出轨不同,这一次大纹没有收入,公司的经营也遇到了危机,离婚面临着财产分配、与孩子分离等问题。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后,大纹在网上查阅资料,看到产后松弛要锻炼盆底肌。于是她下单了一个凯格尔球,通过夹球锻炼希望能让自己更紧致,她试图用性让丈夫回心转意。
可当丈夫抱住她时,大纹脑海中总会出现丈夫趴在别人身上的样子。她的流泪换来丈夫的心疼和保证。慢慢地,大纹习惯利用丈夫的愧疚,用眼泪和重话反复提醒他犯的错。这段婚姻中,大纹和丈夫变成了狱警与犯人的关系,深深的恐惧和不安里,用操纵和控制去把守脆弱的家庭。
生完二胎后,大纹发现丈夫出轨,第三次。
这一次,大纹向南希寻求帮助。除了躯体训练,让大纹关心自己的健康,南希还为大纹做了性疗愈和性心理辅导,梳理事件发生时她的情绪和感受,找到大纹逃避的、没有看到的东西,帮她看到自己可用的资源和改变的潜能。在南希的梳理下,大纹悬浮在空中的情绪慢慢降落,她看到自己不仅仅是受害者,也是关系中问题的制造者。
觉察自我,并勇敢出逃是一个艰难漫长的过程。大纹强制自己联络从前的朋友、参与社交;静下来看书,用知识疗愈内心;每天坚持去健身房锻炼两个小时。2019年国庆,大纹与丈夫办理离婚手续。
在工作坊的分享中,大纹说,当自己是年轻女孩时,她要的是为她遮风挡雨,帮她解决生活开销,帮她承担责任异性,7年的婚姻过后,她学会不再执着取悦男性,而是承担起自己的人生责任:保持精神和经济独立,养育孩子。
和大纹遭遇问题类似,越来越多的都市男女在婚姻里遭遇性与爱的困境,被伤害或者伤害他人。生活成本飙升、房价高企的当下,工作的压力侵占全部的生活,绩效原则统御了社会的所有领域,包括爱和性,人被挤压成干瘪的状态,以性为纽带的关系退居次要,性本身成为一种目的。裸露的性,更容易在现实生活中枯竭。

61173319-947A-46A9-9873-E2AFC106A1D8.jpeg

图 | 学员们在工作坊中练习抚摸
小K的伴侣在严苛的家庭中长大,对性恐惧,对性厌恶,认为男性生殖器丑陋邪恶,也从未向他表达过自己的需求。为了照顾伴侣的感受,小K只好装作无欲无求,维持着关系的和善。
“她需要我表现出对她很有欲望,所以我要扮演风趣的角色,主动诱导她。但我也必须克制自己,我不知道她安全感的边界在哪里。”在内心深处,小K恨自己的压抑,他知道双方的闭口不谈正慢慢削弱这份感情,赌气和惩罚也最终导致了二人关系的终结。
南希遗憾地说,向她寻求帮助的人,90%不是性出现了问题,而是沟通,表达,自信,安全感,责任感五大议题出现了问题。人们拼命抓住“性技巧”这一水中稻草,她只好从性方面切入渗透,帮助他们去认知和觉察性以外的东西。

缺失的,与革新的
南希读戏剧出身,大三时,南希在美国参加了一个性玩具工作坊,从此打开了性学大门。2016年,她参加了南加州大学举办的性心理培训。这是一场奇妙的经历,在课程中,南希不仅学到了性健康知识,也看到了两性关系的复杂。洪流般的精神冲刷下,南希透过性,看到自己的原生家庭,过往的亲密关系,和自我成长的脉络。
“好像性本身在推着我往前走一样。”受这种力量的滋养,2018年,29岁的南希在美国研究了有关人类性行为和性教育的课程后,在深圳成立了一家公司,专注提供“性自信”等主题的在线和线下课程教育。
从理论走向实践,从西方进入东方,南希遇到的困惑比她想象的要多。缺乏性教育造成了性无知和扭曲的性爱观,南希常常在微博上收到这样的问答:为什么我的长度与时长不如小电影中的男性?为什么我的身体这么不敏感不能潮吹?
也有人直接私信给她暴露的照片:“你都做这一行了,有什么不可以接受的?”这让南希产生一种无力感,太多的人对性本身没有正确的认知。这种性骚扰的背后,其实是广大社会对于性的无知。

12B42CA3-8115-4943-8DD3-8151C84C293A.jpeg

图 | 南希收到的“性骚扰”消息
渐渐地,也有工作坊的成员给她带来积极的反馈。很多学员咨询妊娠纹,私处、唇部、腋毛等问题,南希意识到,不少女性开始关注自己的身体。
学员coco在分享中说,“我的腿毛很多,身材微胖,小腿过于粗壮,没有女孩子的样子。我从来没有爱过它。以前认为我很自信,告诉自己胖又怎么样。但其实我只是假装自己不在乎。后来经过疗愈爱抚我才慢慢接纳了自己的身体,我的腿虽然粗,但它带我到达了很多目的地。”
社会对女性身体的凝视塑造了人们的观念,令女性时时苛责自己的身体,对自身形象充满不自信。这种不自信限制了性自信,也影响了两性关系。南希认为接纳自己的身体是个人成长和爱性关系的前提。不仅仅是女性,男性也应该跳出社会的定义,看到自己的身体,接纳和赞美自己的每一个器官。
在刻板的两性关系中,男性主动,女性被动,男性入侵,女性接受。女性是柔顺的,纯洁羞涩的,男性则带着“暴力”,缺乏爱抚。运用性爱技巧并能从性爱中享受愉悦的女性被排除在传统性爱的想象力之外,男女双方的身体需求和情绪都没有被抚慰。
参加课程的学员有很多是已婚的夫妇,有人在分享中说,夫妻二人一直保持着男性主动的传统性爱,前戏时间太短,双方都不够投入,性生活慢慢干涸。有一次,丈夫甚至对妻子说,“很久没有性爱,但就是不想找你。”
这对夫妇的性生活是中国家庭的缩影,从每户家庭卧室的门缝向内探去,是相似的夫妻,相似的身体与情感的难以亲近。根据2018年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潘绥铭的调查报告:在已婚或同居情侣中,每月连一次性生活都不到的人达28.7%,近一年都没有性行为的人达6.2%。
性技巧教学是一个切口,性治疗师会尝试在性技巧之外辅助性健康知识和必要的心理疏导。性爱不能解决婚姻的全部问题,但它确实能滋养两性关系。在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感受,与爱人共同探索更多性爱可能后,有工作坊参与者向南希反馈说,“一定要找到自我,而不是做等待开发的玩具。”

-END-

撰文 | 杨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10-27 12:55 PM , Processed in 0.09241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