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2|回复: 0

[影乐之声] 国产R级,悬疑巅峰之作,复映依旧是爆款!|乌鸦电影

[复制链接]

15万

主题

184

好友

279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0-7-31 03:54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源济 于 2020-7-31 04:07 PM 编辑

国产R级,悬疑巅峰之作,复映依旧是爆款!

原创 写字的乌鸦 乌鸦电影 2020-07-31




1942年,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政府,已有两年。

这年10月10日,国民政府的双十节。一名汪伪政府的要员,在自己包下的一家豪华酒楼,被暗杀。

这掀开了一系列暗杀行动的序幕…


死去的汪伪政府官员和日军军官越来越多。

日军特务机关长武田开始怀疑:暗杀组织的卧底潜入了他们内部。

他不顾上司的阻拦,毅然请命:要在回归故土之前,争取立功,抓出内鬼。


他锁定了五个人:伪军军事参谋部长吴志国、伪军总司令侍从官白小年、伪军军机处译电科科长李宁玉、伪军军机处译电科科员顾晓梦、伪军军机处长金生火。

这一天,武田以召开情报会议为由,把五个人都聚集到了裘庄:一处隐秘的、被日军征用了,只用作高级接待的郊外别墅。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夜。裘庄门口,临时竖了一个木牌,写着:军事重地,闲人莫入。

一场密室杀人游戏开始了…






这部11年前公映的《风声》,豆瓣评分8.2,是很多人心中的国产电影NO.1。

2009年,《风声》夺得了国庆档票房冠军,并以2.25亿元名列当年的票房第五。

AAFFD4AA-9301-4A19-84AF-F6A9D4B4CF10.jpeg

说起来,一部电影的宣传口号,多多少少,都对影片,带了不同几何级别的夸耀成分。但这么多年过去,再读《风声》海报上的文字,倒觉得,这不叫大放阙词,这就是实话:

悬疑诡谲的谍战气氛,跌宕惊心的故事架构。这是华语电影的一次全新尝试,大气磅礴,精致无懈。

众星云集,年度亚洲谍战巨片。

风声过后,世间再无传奇。


2020年,全国大部分影院关门179天。直到7月20日,重新营业。两天后,按照上座率不得超过30%的要求,位于西安的一家影院,就出现了限流内的满座。

而这个满座的影厅,放映的,就是《风声》。

太多人喜欢《风声》了,他们说:这是唯一刷了数遍的国产电影,上映时就看了好几遍,现在每一次看,还依旧被打动,泪流满面…


这些年,我们看过太多,宣称大咖飙戏的大片,也见惯了“数星星”的主旋律献礼巨制。然而,要说演技叹为观止、演员过目不忘,恐怕,很少有影片能比肩《风声》。

不能说,有些人贡献了自己的演艺最佳,但起码,提起《风声》中的角色,他(她)都能被当仁不让地称之为:演技派。真正的演员。

曾经油腻的黄晓明,剪短发、蓄胡子、在脸上划出伤痕、学日语…他演出了诡诈、阴狠,又带有家族心理创伤的日军头目…


周迅,美艳外放、急智重情,柔弱的身躯,藏不住她不怕牺牲的魂灵…

56DEC6E7-BD01-4366-AD9B-B5EB3F2F7B0F.jpeg

李冰冰,孤傲才女,单纯赤诚,愿意为爱情付出一切…


王志文,奸诈、狠辣、圆滑,是杀人游戏的推波助澜者…


英达,是胆小怕事的墙头草、小政客…

FE6DDA88-279B-4486-A543-61E75946B5B7.jpeg

更别提强大的客串阵容,几个镜头,就生动勾勒了人物形象:

倪大红 饰演 瘸脚情报员

邓家佳 饰演 日本侍女

刘威葳 饰演 杀手

段奕宏 饰演 叶剑波

朱旭 饰演 范老先生

吴刚 饰演 六爷

《风声》中突破最大的,是饰演白小年的苏有朋

从语态、形体、举止,苏有朋演活了一个当过海军的昆曲名伶。他翘兰花指、耍娘娘腔,奔着怎么讨厌怎么来,没想到,却成就了全片最有话题的角色。


他贡献了很多名场面和热议台词,还获得了第30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的最佳男配角。


出演《风声》时,苏有朋已经当了20年偶像。从不会演戏的奶油小生,到五阿哥、杜飞、花无缺、张无忌…终于取得突破、被认可了的苏有朋,在颁奖典礼,宣布获奖名单时,几度哽咽,意外地不知该说些什么…






2009年,《风声》在第46届台北金马影展上出尽风头。

《风声》获最佳女主角、最佳改编剧本、最佳美术设计、最佳造型设计、最佳视觉效果五项提名,并最终由李冰冰拿下金马影后。


事实上,《风声》之所以被奉为经典,就是因为,作为一部商业大片,它几乎方方面面,都尽可能地在做到完美。

这种精益求精,从电影立项就开始了。

《风声》是一部合拍片,剧组的主创,来自两岸三地。导演之一陈国富,来自台湾;担任服装设计的叶锦添,是香港人。

47549A7A-D6D8-4154-B9EB-06227E034921.jpeg
导演之一:陈国富

服装设计:叶锦添

国产电影很少会出现双导演,《风声》算是开了先例。高群书是电视台导演出身。被陈国富找到时,他很意外:哪有一个拿到投资的导演,又去找另外一个导演?

陈国富说,他在高群书的《千钧一发》中,看到了简练、精确、活力十足的电影语言,“在大陆绝无仅见,对人物的细心体贴令人惊艳”。求同存异的俩人,走到了一起。

于是,在《风声》的片场,就出现了很有意思的情景:现场被喊“老高”的高群书,操刀现场的各种拍摄、调度,而稳坐监视器后边的陈国富,他可以一天都不说一句话。

大家调侃陈国富是“定海神针”,却不知道,在背后,他已经无数次跟高群书沟通电影拍摄、和编剧修改剧本、和剪辑探讨剪接…

导演之一:高群书

值得一提的是,《风声》的电影改编权,由出品方华谊花重金购买,当时公诸媒体的数字是:高于130万。

小说《风声》的读者很多。要改编它,并不简单。陈国富给电影的定调是:假设所有人都看过,这本小说。

原小说中,麦家分了三个部分,从国民党、共产党、作者的视角,一层层叙说故事,让谜题更加扑朔。

陈国富对于电影呈现的设定,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影片拍摄前,陈国富征询了麦家的意见,直到最后剪接,他还在调整。最后,观众看到的,老鬼从一个变成两个,做后期时才确定,从剪辑开始往前调整。

麦家对电影很满意:它拿我的儿子(小说)又生了个儿子,父子俩似曾相识,不似之处又昭然若揭。这就是成功的改编,继承了我,又背叛了我…






毫无疑问,《风声》是部烧钱的电影。

光是置景,剧组就破费工夫。那栋豪华的裘庄别墅,最终被选址大连,毗邻渤海的悬崖边。到达这里,要经过蜿蜒的盘山公路。

作为一座“囚笼”,裘庄的东、西厢楼分列于悬崖两边,一座铁桥贯穿其中。不同小说设定的“浪漫”的西子湖畔,却让整个故事更有命悬一线的孤寒感…

而为了拍裘庄的外景,摄影组启用了好莱坞式的航拍,租借了为007、《指环王》服务过的航拍摄影器,按小时计费,每天租金高达6位数…


拍摄时,周迅曾说,《风声》里的家具,是她在剧组见过最好的。

为了重建裘庄,上千名工作人员耗费数月,在各地古玩店,搜集了将近5000件道具,总价值超过470万。

这才有了《风声》中颇有质感、让人眼花缭乱的高端配置,比如墨绿压低云纹团花墙纸、大红天鹅绒提花贵妃榻、鎏金彩绘骨瓷杯盘组、黄铜整铸花枝烛台、原木落地古董座钟…


近4000本纸页泛黄、硬皮面泛起毛边的旧书…


价值47万的古董钢琴…


再比如,《风声》开场,关于国民政府双十节的戏份。

成片不到1分钟,拍摄时,却启用了3000个群众演员,光化妆、换衣服,就同时分了20个组…


同样较真的,还有主演的穿着。根据剧情设置,每个人全片,只会穿到一套衣服。然而,如何让衣如其人,为主角个性加分,服装设计叶锦添没少费心思。

王志文说,在《风声》之前,他从来没穿过剪裁这么考究的军装。


而两位女主角,周迅、李冰冰,则找到了各自身着旗袍的最美姿态。为了契合裘庄的氛围,叶锦添没让俩人穿得花里胡哨,反而用了暗沉的色调。

但俩人的内衣,却藏着玄机:李冰冰的裙边,有绕了一圈的蕾丝;周迅的旗袍底下,还有一层金色的绸布…


道具华美、布景逼真,种种细节创设了演员入戏的情境,才让《风声》的片段耐人寻味。

比如,那段被无限解读的双姝之情。

发生在周迅和李冰冰之间,那段有名的12分钟戏份,在成片中并不是连贯到底的。而实际上,那段对戏,也是从整整一卷,1万五千尺的胶片中剪出来的。


拍那场戏之前,周迅和李冰冰,从早上化好妆就开始等待,直到其他部门收拾妥当,已经过去七八个小时。

为了酝酿情绪,俩人没有试戏。开机以后,导演一直开着摄像机,任俩人自由挥洒,一直拍到,一卷胶片没了,不得不停下来…  

直到现在,发生在她们之间的台词,还被记得:

——你们到底什么是真的?

——我真的把你当姐姐…






如果《风声》在美国公映的话,它极有可能,被划分为:R级。

不仅因为枪杀、暴虐镜头足够骇人,《风声》中还拍摄了大量前所未见的刑罚和刑具。刑讯逼供,丰富了影片内容,增加了噱头,也不会让整个电影只流于密室审判的口舌之判。

事实上,小说《风声》并没用很大篇幅去呈现刑罚、刑具。但电影《风声》却罗列了不少:

钉椅、人字老虎凳、电刑、一条绳、毒针…


其中,让李宁玉见之颤抖的一整套“量身”器械,还是专门从美国军事博物馆借来的…


跟小说不同,《风声》根据每位角色的性格弱点,设置了不同刑罚。有人经受的是肉体折磨,有人则饱受心理摧残…

67851E09-8CB6-409A-81F6-6E9B11756F5F.jpeg


囿于时代背景的差异,主演们进入角色,并不容易。

演员们会尝试使用一些特别的方法,比如喝酒。拍摄李宁玉受辱那场,酒量不大的李冰冰先把自己灌醉了。

那毕竟,是她从影以来演过的尺度最大的戏。搭档黄晓明要脱去她全部的衣服…


拍摄时,每一次喊咔,李冰冰就会哭个不停,其他人不得不过来安慰许久…

这场戏,在最初的剧本上,只是一句话。一直到拍戏当天,高群书还没决定要怎么拍,直到拍了半天,才定下来,要怎么呈现…

F394B1C2-5057-4A00-A66C-D3595BCE7433.jpeg

同样,对于顾晓梦所受的绳刑,片中的呈现,也不过是几个侧面的镜头。

但入戏了的周迅,一看到道具的那根绳子,就会止不住地哭,完全拍不下去…


起初,导演陈国富表示不解:有那么难吗?

后来,他才理解,因为像李冰冰一样,周迅,也入戏了,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年代的情报员,她为顾晓梦的遭遇感喟,才几近崩溃。

她说:一想到当时的特工要受这种痛苦,便觉得心寒。我看到麻绳刮了毛,想到那种刺痛、火辣,锥心地难受…

D1C484D7-1826-4E96-B246-F79469AD973E.jpeg
A1EFC64A-59C4-4C23-BD76-FCA0F1CD7C16.jpeg


如陈国富和麦家所说,在电影中,老鬼是谁,已经不重要。

一部谍战片,最终超越了悬疑的类型。《风声》,成为一部难得一见的、让人感动流泪的主旋律电影。

我们都还记得顾晓梦在片尾的念白。类似的话,其实常见于史料文献,甚至家信,但文绉绉的措辞通常让人难以代入。


可顾晓梦的自白,多少人,听得热泪盈眶,倒背如流:

我亲爱的人,我对你们如此无情,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

我的肉体即将陨灭,灵魂却将与你们同在。

敌人不会了解,老鬼、老枪不是个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就连麦家,看电影《风声》也看哭了。

事实上,麦家看得更深。

他说,《风声》,有大绝望,也有大孤独,大坚韧。一个表面的密室逃生游戏,暗藏着人类逃生的庄严审问。


也许,11年过去,每每我们感怀于老鬼牺牲,我们心里荡漾崇敬和感激的时候,我们在感念的,并不仅仅是先烈的奉献、付出,岁月静好,来之不易。

我们为之感佩,甚至有些憧憬的,是一种信念,是那种可以让人付出一切的信仰。


“人生在世,何尝不是一个受刑、挨罚的过程?生活中虽然没有老虎凳,没有竹签针,但由于我们内心孤独、脆弱、敏感,一句辱骂,一次失恋,一次离别,一次散财,都可能变成恐怖的老虎凳、竹签针,叫我们无尽地承受。”

唯有坚定的信仰,才能支撑我们,直面一切…

麦家说,这是“风声”之所以能够“四起”的命门:

《风声》,关乎人生的真相。


影院热映中,乌鸦推荐观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8-8 12:54 PM , Processed in 0.07517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