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7|回复: 1

[转贴] 越战真相:改变东南亚的奠边府之战|血钻故事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4

好友

27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0-6-29 09:47 PM |显示全部楼层








越战真相:改变东南亚的奠边府之战

 血钻故事编辑部 血钻故事 2020-06-30

 

 

从越南回来后,没有一个美国军人愿意谈起那场战争,直到有一天,自己十几岁的孩子突然发问,“爸爸,到底发生了什么?”

 

5.8万美军、25万南越军人、近百万北越军人和越共游击队在那场战争中阵亡,交战双方幸存下来的人都在余生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会有这场战争,自己到底为何而战?

 

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肯尼迪、约翰逊和尼克松,这五位分属共和、民主两党的总统都有自己的理由,胡志明、黎笋、吴廷琰也都给越南留下了自己的烙印。

 

对失去生命的两百万越南平民来说,越战是残酷的内战,是这个国家持续近百年的独立战争中最后也是最血腥的一章,而对于参与或反对它的美国人来说,越战是十年不间断的痛苦,是南北战争以来美利坚最分裂的时代。

 

四十年后,一位越南老兵说,人们赞颂胜利解放,但他们错了,因为战争没有输赢,只是摧毁,只有从没打过仗的人,才喜欢争论输赢。

 

而让人一言难尽的越战,恰恰要从1954年的一场大捷开始说起。

 

 

 


1
顾问团



1953年7月27日晚九点四十五分,距离《朝鲜停战协定》生效还有15分钟,安静了一天的志愿军前沿阵地突然枪声大作,高炮连连长史国强向南望去,半边天都被染红了,这是交战双方在朝鲜战争的最后一轮炮击。

 

22点整,三八线一片寂静,三年多的战争宣告结束。一周后,史国强接到命令,让他带着本营3个排长到北京接受新任务。在北京,给他们二十个基层高炮营连指导员开会的是解放军炮兵司令员陈锡联,“朝鲜打完了,本该让你们好好休息一下,但是现在还有一个战场需要你们。”

 

史国强竖起耳朵,他特别想知道这么急赶到北京到底是啥任务,陈司令员接着说,“这个战场就是越南。”

 

二战刚结束,日本人走了,殖民越南近百年的法国人卷土重来,胡志明领导下的越南独立同盟在北越山区与之进行了多年的艰苦抗战。

 

1949年初,胡志明首次派密使向中国求援,信被交到了老友周恩来的手里,“恩哥、颖姐:弟与哥姐相别十年了,时时思念,且有许多新事要告诉你们。弟谨代表敝店祝贺贵公司的伟大发展。敝店年来生意颇好,意欲争取时机,打胜对方,谨派亲信伙计两人,赶紧求你们帮助。

 

新中国成立后,驻越大使罗贵波视察了越南人民军,越军主力的现状让他大吃一惊,“部队普遍缺粮,油更谈不上,战士们衣服破旧、体质虚弱,大部分人打着赤脚,手里的枪什么型号都有,无法批量补充弹药。”

 

这样的部队根本打不了大的战役,必须组建正规的作战师,越方也正有此意,他们请求中国派出军、师级的指挥员担任战役顾问,同时请一批团、营级的军官协助训练部队,在1950年内组建6个师10万人的部队。

 

中方的答复很快做出,逐步帮助越方组建正规师,并在中国境内整编部队,迅速组建军事顾问团进入越南,长期协助越军作战,顾问团的团长由三野战将韦国清担任。

 

时年37岁的韦国清参加过长征,抗战时期是江淮地区的“麻雀战专家”,粉碎过鬼子的大扫荡,解放战争的孟良崮战役中,他指挥两个纵队血战三昼夜阻敌增援,为全歼整编74师立下大功,而且他还是广西壮族人,同越方语言相通,中央点他的将可谓深思熟虑。

 

顾问团出发前,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你们去的任务,就是协助越南同志打仗,法军现在控制着城市和交通线,越军占着广大农村,这和我们抗日战争的情况差不多。但光打游击战不行,要取得胜利就要打大一点儿的仗。就这样吧,祝你们健康!胜利!”

 

A1C5EBAF-9230-4B78-B221-4AEF7084D8C3.png

胡志明与中国军事顾问团

 

1950年8月,由二、三、四野各选调一个师各级军官的79人顾问团,和在云南、广西整训的1.2万越军主力整装待发,趁着浓浓夜色进入越南,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派驻外国的军事顾问团,他们要执行的是只许成功不能失败的艰巨任务。




 

2
纳瓦尔


 

1950年9月,战斗力提升的越军以在广西受训的308师为主力,用山地运动战的打法发动边界战役大败法军,解放了拥有35万人口,长达750公里的边界地区,收复高平、谅山、和平等五个城市和17个县镇。

 

这是越南抗法战争以来的空前胜利,自那时起,越南人民军从被动防御转为主动进攻。遭到重创的法国远征军再次换帅,调来原西欧联盟陆军司令塔西尼,在美国大量军事援助的撑腰下,塔西尼制定了“以越制越,以战养战”的塔西尼计划。


7AAE3382-5BB6-4081-88EC-FD81304D5C7E.png

 塔西尼与越南国王

 

该计划的核心是先绥靖占领区,在其周围制造5-10公里的无人地带,并搭建大量地堡,然后再集中优势兵力进攻“解放区”。虽然计划得挺好,但越军在顾问团的协助下,以游击战加攻坚战结合的方式让法军两头都不得安宁,几场局部反攻打下来,又解放了125万人口的国土。

 

法军节节败退之际,塔西尼在巴黎郁郁而终,随后接任的乌尔·萨朗也无法挽回颓势,背后金主美国坐不住了,把法国总理梅耶“请”到了华盛顿。

 

当时,朝鲜战争已经进入尾声,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知道要解决朝鲜问题,只有谈判一条路了,“美军的任何正面攻击都将遇到巨大困难,我们不能永远停在一条固定不变的战线上,继续承受着看不到任何结果的伤亡。”

 

与此同时,越南的局势却依旧破朔迷离,美国每年把13.7万吨的武器装备送到法国远征军手里,包括900辆装甲车、2500门大炮、2.4万挺自动武器、7.5万支枪、200多架各式战机和9.8万枚炸弹。这么大投入却始终不能改变战局,艾森豪威尔和国务卿杜勒斯跟梅耶摊了牌,要么放弃越南回到欧洲,要么谋划一个能让我们看到希望的方案。

 

梅耶的智囊们在酒店里憋出了最终方案,第一步,扶植南越傀儡政权,稳住南部和中部,腾出机动兵力;第二步,向越南增兵,主动寻机与越军主力决战并将其消灭;第三步,在1955年春天彻底战胜越军。

 

方案通过了,法国派出55岁的西欧陆军参谋长亨利·纳瓦尔出任远征军第七任司令,这位老兄参加过一战,二战时指挥阿尔及利亚骑兵团在西线抵抗过德军的进攻。

 

58DCB364-5BD6-48A2-B157-1015016647AB.png

亨利·纳瓦尔

 

抵达西贡后,纳瓦尔发表演讲鼓舞士气,“一年之前,没人能看到胜利,但是现在曙光就在眼前。”

 

新官上任的纳瓦尔用了三周时间巡视各地,有几次他的座机都差点被打下来,之前数任司令从没敢如此以身犯险。

 

纳瓦尔发现西北部战场的主动权已经落入越军之手,连此前稳固的红河三角洲都被对方渗透了三个团进来,剩下只有南方局势相对平缓,但如果想找到一个地方让越军主力入瓮,肯定不会在南方。

 

 



3
奠边府


 

为了让越军从山里出来,纳瓦尔提出了一种利用空降部队在敌后建立基地,然后不断用空投巩固工事,进而切断越军补给线,最后引其主力决战的作战计划。

 

该计划得到了法军伞兵指挥官比吉拉德的拥护,二战时他以在德占区搞破坏而出名。1952年底的时候,法军曾在越盟控制的那产地区空降过部队,修筑了一些工事后与越军遭遇,并且让攻坚战经验不足的越军吃了大亏。

 

整天研究地图的纳瓦尔将目光锁定在越南西北部的奠边府,它是莱州省的一个县,人口约一万人,以务农为主,要想从越南进入老挝必须经过此地,是越军三条补给线的枢纽地带,如果法军在这里建立基地,就能以此为跳板,直接威胁越盟的中央根据地。

 

最关键的是,奠边府的地势平缓,是高原中的一片盆地,适合建立空军基地,四周高地环绕,只要守住这些高地,重武器根本运不上来,机场可谓固若金汤,而如果让越军先控制住奠边府,那法军将永远失去对越南西北部和老挝的主动权。

 

对法军来说,奠边府唯一的缺点就是离他们掌握的大城市太远,人员和装备的补给完全依赖空中,但纳瓦尔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没有收到越军有能打破法军制空权的情报。

 

1953年11月20日,比吉拉德乘坐的侦察机在奠边府上空盘旋,当山谷中的雾气散尽的时候,他向河内发出急电,“雾已散”。一小时后,满载伞兵的65架C-47运输机群飞向奠边府,法军孤注一掷的“双子座”行动开始了。

 

驻扎在奠边府附近山谷的越盟第920营士兵听到了飞机的声音,起初他们并没在意,当法军伞兵的降落伞像瀑布一样漫天落下的时候,没见过这种场面的越军士兵真的目瞪口呆了,恢复理智的指挥官命令向空中射击,但为时已晚,法军第6殖民伞兵营顺利降落在预定地点,并迅速建立据点和阵地。

 

68DE5884-1EFB-4CFC-A89E-D48FBA376A2D.png

法军伞兵空降奠边府

 

越军惊魂未定之际,法军的第二批运输机群已经杀到,这回空降的是炮兵和工程兵,就在工程兵修建飞机跑道的同时,山谷周边的八座小山头都被法军攻下,驻守的越军几乎被全歼。

 

被纳瓦尔委以奠边府守备司令重任的,是卡斯特里上校,这位悍将在二战中曾带领60余人和一个配有坦克的德军整营血战三天,被俘后历经四次越狱逃回法国继续战斗。

 

法军空降奠边府的消息传到了越盟中央根据地,越方将领眉头紧锁,中方顾问团团长韦国清却露出了笑容,“天赐良机,法国把6个营的伞兵都调到了奠边府,既然来了,就别让他们再走了。”


85B0815E-EAAE-44EF-826B-CD98C98B6102.png

 法军殖民地第6伞兵营

 

在讨论中,决战两个字呼之欲出,大家的担心主要是怕重蹈那产的覆辙,即法军会虚晃一枪打了就跑,如果能确定法军的意图,那就把驻守中央的主力师也调过去,毕其功于一役,彻底消灭法军的主力。

 

最终,越军总司令武元甲和中方顾问团都赞成在奠边府与法军决战,顾问团的意见也得到了总参谋部的同意,越军四个精锐步兵师加一个炮兵师整装开向奠边府。

 

登陆战告捷,一万多法军顺利空投到奠边府,纳瓦尔最怕的就是越军不上钩,为了让越南人过来打正规战,他要在奠边府建一个东方的凡尔登要塞,依靠炮兵阵地和空中优势让敌人有来无回。

 

纳瓦尔请来美国专家实地勘察,他们向法军保证,除了河谷中央的正斜面,四周没有能让越军炮火威胁到机场的地方,而正斜面就在法军炮兵阵地的覆盖之下。以两个日军遗留的机场为中心,法军建立了主副两个阵地。

 

副阵地有3个步兵营,1个榴弹炮营和1个坦克排,主阵地有8个步兵营、1个榴弹炮连和1个坦克连,周围八个高地都修筑了工事,浪漫的法国人还以指挥官们前女友的名字作为高地的代号。

 

经过工程兵的连日抢建,奠边府被分成49个据点,其间用交通壕相连,每个据点周围都有铁丝网和电网,为了防范越军的人海冲锋,法军把所有的炮兵精锐都汇聚于此,炮兵上校皮罗士说,“这里的大炮太多了,用来烧烤胡志明的篝火绰绰有余!”


10B41796-FE70-4CFF-B700-C57436DC2FD2.png

 法军集结奠边府

 

地面犬牙交错,空中横行无阻,难怪纳瓦尔会如此自信,但是他意料不到的是,越军在沈阳受训的4个高射炮营已经赶往奠边府,志愿军高炮连长史国强在内的24名中方顾问就在其中,数十万越南民众肩扛手拉的后勤补给线也源源不断地向前线输送粮食和装备。

 

一场大战就在眼前。




 

4

自行车


 

为了孤立和分散奠边府的法军,越军在1953年底发动莱州战役,牵制了法军大部分机动部队,疲于应付的纳瓦尔拿不出多余的人派驻奠边府了。

 

1954年1月,从越北根据地到奠边府的五百多公里山路和密林中,有无数成群结队的越南老百姓,他们有的挑着担子,有的背着背篓,里面是前线急需的粮食和军需,其中最壮观的是多达2万多辆的自行车运粮队。

 

这些法国产的自行车经过改造,每辆能装200公斤粮食,每当遇到高坡的时候,路上的所有人都会停下,几个人推着一辆车上坡,如此反复,直到所有车子都通过。

 

粮食之外,把重达数吨的榴弹炮和高射炮运到前线是取胜的关键,由于山路崎岖,举全师官兵之力拉六个晚上也只能走12公里,后来想出了把重炮拆解,边开路边运输的办法,付出了数条生命的代价终于把200门炮布置在法军做梦也想不到的密林山洞中,炮口对面是完全暴露在射程之内的法军阵地。

 

B371E725-365C-4E3E-ABA4-F513DF1DCF34.png


25万越南民众组成的后勤战线,出色地完成了奠边府战役最后的备战工作,决战前夜,胡志明摘下头盔,把拳头往里面一伸,对身边的人说,“法国人就在里面”,然后用手指在头盔边沿滑了一圈,“我们呢,就在这儿!”




 

5
金星旗


 

1954年3月13日早上,法军奠边府防卫司令卡斯特里上校接到了越军频繁活动的报告,他预感到等了四个月的大战应该要打响了,上午只有零星的炮火,他们的一架运输机受了重创,下午三点的时候,两位刚降落到奠边府的法国记者与越军的三发炮弹相遇,一人当场死亡,另一个失去了右脚。

 

2B4AC3D6-9063-4A29-86B5-A51F5A2CE17F.png

被越军炮火击毁的法军侦察机

 

傍晚五时,卡斯特里上校走出指挥所抽烟,五分钟后他点燃第二根时,感觉脚下的土地颤动起来,耳边瞬间响起连发炮弹炸裂的声音,战斗开始了。

 

越军的两百门大炮以每分钟50发的速度倾泻炮火,当天晚上一共打了九千多发,第一波炮击就解决了法军四个高地指挥官,剩下的士兵虽拼死抵抗,还是连丢两个高地。

 

第二天天亮后,法军轰炸机冒着浓雾扑向奠边府,誓要找到越军的炮兵阵地,埋伏已久的越军高炮部队火力全开,击落了12架敌机,法军自认为安全无虞的空中走廊破灭了,两名自愿加入战斗的美国民间飞行员丧生,他们或许是最早在越南丧命的美国人。


64B1AA35-365A-44A6-BF0D-9968430EE478.png

 越军高射炮阵地

 

开战短短几天,号称东方凡尔登的奠边府就被越军炮火打得满目疮痍,巨大的心理落差击溃了大叫着要烧烤胡志明的皮罗士上校,这位高傲的法国军人选择杀身成仁。

 

初战告捷,军委总参谋部向韦国清发电建议,不仅白天要控制敌人机场,晚上也不能让敌机降落,要一刻不停地打击敌人伞兵,彻底摧毁其增援的意志。从那刻起,法军的机场就没有断过炮火,任何飞机都无法起降,法军运输机群总指挥科尼在给卡斯特里的电报里写道,“我们已经不能忍受运输机组的损失,飞行员也已经精疲力尽,低空空投将从今晚开始暂停。”

 

低空投不了,高空无法保证精度,法军好多弹药和食品的补给都落到了越军的阵地,最让法军尴尬的是,连法国国防部为了鼓舞士气,给卡斯特里上校晋升准将的勋章都投到了越军的手里。

 

4月,越南进入雨季,奠边府的交通壕变成泥坑,法军地下医院里满地都是沾满泥浆的伤员。武元甲指挥部队从外围开挖战壕,成功渗透到了的法军阵地,随着补给线被彻底切断,奠边府法军成了瓮中之鳖。

 

628B7C7A-DD5F-4907-BBBE-CB97AA08A726.png

武元甲

 

月底,心急如焚的法国驻英大使面见丘吉尔,恳求他点头支持美国空军对奠边府的轰炸行动,如果没有英国参与,美国国会就不会批准这项行动。丘吉尔赞扬了法军的顽强奋战,但表示英国只想通过日内瓦会议来解决问题,这位老政治家安慰法国大使,“我们的烦心事也不少,比如新加坡、香港和土耳其,就像你们也会遇到奠边府一样。”

 

5月1日,越军发起总攻,中国援助的喀秋莎火箭炮成了法军阵地的噩梦,一轮炮击过后,许多守军的耳朵都听不见声音了,潮水般的越军士兵冲向要塞和碉堡,双方展开了白刃战。

 

冲进战壕的越军没想活着回去,有人直接拉响炸药跟敌人同归于尽,杀红了眼的法国人也拿出了最后的预备队和弹药,但是打退一波冲锋后,越军的下一波冲锋就踏过战友的尸体再次扑来。


82AEF026-0BC9-41D6-8985-B5874AE7343B.png

 越军冲锋

 

5月6日,法国进行了最后一次大规模的空中补给,190吨物资有三分之一落入敌手,下午,越军发动全军炮击,法军集合残余重炮进行反击,同时派出最后一批轰炸机,但只为越军的高炮部队增添了新的战果。

 

5月7日,双方阵地已经不分你我,战壕里堆满了法越士兵的尸体,卡斯特里准将颓坐在指挥所接听河内打来无线电电话,“卡斯特里,我相信你们会在战场上打到最后一刻,现在你什么事都能做,但是不要挂出白旗。”

 

卡斯特里拿着话筒用最后的力气说道,“我们将战斗到底,再见,将军,光荣属于法兰西!”话音未落,指挥部掩体的顶上响起了越军士兵的脚步声,几枚手榴弹炸响后,越军连长谢国律带着几个人冲进了指挥部,卡斯特里亮明身份,“我是否下令让部队停止抵抗?”

 

谢连长摇摇头,“你的士兵已经投降了,我们胜利了!”此刻,一面金星红旗正在法军阵地上挥舞。

 

D24306CA-F7A2-41AE-B765-2334D75F3F6B.png

 

卡斯特里投降的消息传到了越军前线指挥部,越南军官都冲出门跳了起来,有人跑到韦国清的门前,“韦同志,我们占领了奠边府!”内向的韦国清再也坐不住了,跑到外面的平地跟大家一起欢呼胜利。

 

夜晚,在西贡的纳瓦尔向法国国防部发电,“奠边府守军已经完成了远征军司令赋予的任务”,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戎马生涯该结束了。

 

5月8日早上,中国顾问团部分成员抵达奠边府法军基地,正赶上押送俘虏,当卡斯特里走到眼前的时候,越军军官要卡斯特里停下,让顾问们好好看看这位败军之将。

 

 



6
17度线


 

改变东南亚地缘政治的奠边府战役耗时167天,法军一共空降了16544人,阵亡三千余人,被俘一万余人,两千余名法籍士兵长眠在此。

 

战争中被俘的阿尔及利亚籍士兵内心受到极大震撼,很多人释放回国就投入到本国民族解放战争中,最终在1962年结束了法国的殖民统治,独立建国。

 

纳瓦尔在自己的回忆录里总结了失败的原因,第一是法军的地面和空中都不足,第二是情报工作太差,法军始终没能弄清楚中国顾问团的规模和级别,导致他们过早地低估了越军的实力。

 

1954年7月,日内瓦会议达成了越南、老挝和柬埔寨地区的和平协议,以北纬17度线为分界线,以北为越南人民军集结区,以南为法军集结区,法国逐步撤军,越南将在1956年7月内举行全国选举。


C217442A-6924-4D34-AC84-5A6AD5AF4B22.png

 日内瓦会议

 

中苏英法等与会国都在最后宣言上签了字,唯独美国没有签,美方代表史密斯表示,“美国不会使用武力妨碍协定,但会防止任何侵略的再起”。

 

当年参与决策的美国政客明白,越南对于美国并不重要,但是自总统艾森豪威尔以下的很多美国人都相信,如果他们丢了越南,整个亚洲都将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陷落,当时的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林登·约翰逊说,“今天是印度支那,明天整个亚洲陷入火海,后天西方盟国将变成废墟”。

 

被冷战思维占据的美国人把越南人民独立战争的胜利,当作自由世界的失败。当时越南人民都无比期盼两年后的全国选举,因为他们心中的领袖胡志明将没有悬念的赢得胜利,越南终于能实现统一了。

 

谁知,这一等就是20年。

 

 

END


本文作者:东木褚,血钻故事研究员。重点研究方向:东亚,北美。

部分参考文献:

1、《越南密战》,钱江

2、《致命赌博:奠边府的决战》,陈肇祥

3、《中国高射炮兵咋奠边府战场上》,钱江

1363

主题

104

好友

28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活跃达人

发表于 2020-6-29 11:02 PM |显示全部楼层
身已得  法亦闻  唯弥陀摄受  度今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7-5 01:59 AM , Processed in 0.11425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