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8|回复: 0

[故事分享] 我被骗17万这事,千万不能让父母知道丨人间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3

好友

27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0-3-22 06:21 PM |显示全部楼层








我被骗17万这事,千万不能让父母知道丨人间

 小李同志 人间theLivings 2020-03-22
018CEADB-B5B1-4C54-881A-CA0E1BC19B1D.jpeg


这个并不算高明的骗局,别说我们警察,就算普通人大多都能一眼识破,为何李婷这个掌管着5个店铺的老板娘会这么容易上当,还投入这么多的感情和金钱?



配图 |《女警》剧照





1


2018年5月,在从警的第8个年头,我从局业务机关被分配到基层派出所做民警。在这里,我办理的案件没有之前多,却能在第一时间就接触到报案人,同时也会了解到很多案件以外的故事。
2019年11月4日上午,值班室传来电话说,有个女报案人叫李婷,非要求和民警通话,想打听下“被骗了17万元不知道该不该报案”。我听后很纳闷,一般人在知道自己被骗后,都会迫不及待想报警把钱追回来,怎么会先想什么“该不该报案”呢?
我快步走到值班室,电话那头传来怯生生的声音:“警察同志,我在网上被骗了17万,我考虑几天了要不要报警。你们能不能替我保密?千万不能让我父母知道,要是不能保密,我就不报警了。”
我赶紧回答:“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替你保密的。17万不是小数目,你快来报案,我们局里有打电()诈()犯罪专业队,免得其他人再被骗。”
和李婷通完话后,我才发现她拨打的是我们所里的电话,不是110——这样她就不会在110报警平台上留下记录,只有我知道她的报案——看来,她为“保密”还提前做了些功课。
当天下午3点,一位身着米黄色羽绒服、戴着眼镜的女士走进大厅,说明来意后,她便找到我自报家门,随后再次强调:“警官,你千万不能让我父母知道,这些钱没了我不要紧,要是让我父母知道了,我就麻烦了。”
我压下心中的疑惑,安慰了她几句,随后便问起她的被骗经历。
李婷几句话就把我打发了,就说是交友互加微信后,对方让她充值帮忙测试一款自己开发的App,她分几次转给对方17万。我告知她,这样的笔录完全达不到电诈案件的笔录要求,记了等于没记,她必须说清楚每笔被诈骗的数额、双方的银行卡号、转账时间、转账方式、交易单号等等。
李婷明显没有做好报案的准备,大多数信息都说忘记了。我看她也确实说不清楚,就要求看她和对方的微信聊天记录及银行转账记录,李婷却说不方便给我看,“要回去考虑一下”。
最后,在我的反复要求下,李婷将对方银行账号告知我了——对电诈案,警方需要及时进行“止付”,如果对方卡里有钱,止付成功后48小时内,银行卡将会被冻结。我让李婷先做止付,再给她一天时间准备材料。
第二天上午,李婷来了。我告诉她,因为报警时间太晚,“所有钱早已被取走,一分钱都没有止付成功”。听闻这个消息,李婷倒是很平静:“17万是我自己攒下的钱,没了就没了,就当花钱买了个教训。”
我还没来得及安慰,李婷又表现出急着报案的样子,掏出手机给我看微信聊天记录。我立即将她带到了受案室。
李婷坐下来,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虽然年纪大,已经38岁,但一直单身,从没谈过恋爱。”
我当时一愣,随即想到,她是“交友”期间被诈骗,心中便了然了。她以为我在疑惑,随即解释:“我不是结不了婚,只是没找到合适的。一直有很多人追我,但是我都感觉不般配。我自己赚钱完全能养活我自己,我可以一辈子不需要男人。我父母在商业街有5个店铺做五金生意,生意一直都很好,现在这些生意都归我管。”
难怪被骗了17万,她还能保持平静。不过,我眼前的李婷,看起来很是文静,说话声音很小,虽然笑起来眼角有了鱼尾纹,但看起来仍像个小女生,完全没有生意人的精明。



2


小一个月前,李婷闲来无聊,点开了手机上的一款知名相亲App。作为VIP会员,她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的信息,不过大多数信息的内容都是网站推送的那句不咸不淡的开场白,“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这让李婷丝毫提不起兴趣。
这天,却有一位ID叫“雨落”的男子,一免俗套,给李婷发了一句:“旦夕之间,情知对于生命的千般流转,尽须付与无尽的忍爱。”后面,又展开解释说,人一生面对的种种姻缘,都需要“忍爱”。
李婷给我读这句话时,眼神颇为陶醉,我忍不住问:“这句话有什么特别,让你这么回味?”
她马上来了兴致,说道:“我查了,这是(台湾作家)简嫃文章里的。你不觉得‘忍爱’两个字用得很好吗?我10多年来为了感情和婚姻不就是一直在‘忍爱’?——忍着内心痛苦在苦苦追寻和等待,却又始终相信心中的那个他终有一天会到来……”
李婷的话匣子一下就被这两个字撬开了。她主动问了雨落的真实姓名,并要求互加微信。对方却说他不相信这种网络快餐式的虚拟感情,只想要青春期纯粹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我不想把这层窗户纸这么快捅破,我们最好保持这份距离感和神秘感,等到我找到心颤的感觉再以真实面目出现在你面前。”
这番话瞬间打动了李婷,让她觉得这个男人和此前见过的都不一样,“而且他的追求和我一样,都想要一份纯粹的感情”。
自此之后,李婷就每天都期盼着雨落能给她发信息,为此,她开始读简嫃的文章。不过,雨落接下来几天都没联系她,她几次忍不住想主动打招呼,最终都克制住了,她希望自己也能像雨落说的那样,保持一些神秘感。
一周后,雨落出现了,发来的依旧还是简嫃书里的摘抄:“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几次想忘于世,总在山穷水尽处又悄然相见,算来即是一种不舍。”他还解释了这一周消失的原因,说是在“确认自己的心意”——他通过李婷的照片、简介和聊天,感觉她就是“一处清喜的水泽”。他说,这一周以来,他一直忍住不去想李婷,但却总在夜深人静时想起她的模样,“这是一种不舍,我从你身上找到了心动的感觉”。
此话一出,彻底俘虏了李婷的心——这是第一次有男人用这么清新脱俗的话来欣赏她、赞美她、定义她。于是,李婷再次提出互加微信,这次雨落同意了。他们那天聊了整整2个小时,大多数时候都是李婷在说。她把自己的家庭情况、这些年作为“剩女”的相亲经历都一股脑地都告诉了雨落。而关于雨落的情况,李婷却知之甚少,只知道他比自己小几岁,是个程序员。
接下来几天,雨落又没再联系李婷,也不回复她的微信。
“我以为他是知晓真实情况后嫌弃我,一直提心吊胆、心神不安。”李婷皱起了眉头,很快又舒展开来,“3天后,他发来信息说,这段时间自己在研发一款娱乐程序,忙得昏天黑地,好在已经初步成功了,叫‘公海娱乐’。”
随后,雨落便问李婷是否能帮他“做下正式运营前的测试”,李婷忙不迭地答应了。雨落便给了她一个网址,随后,还给了她一个有10万虚拟货币的虚拟账号和密码。李婷照着他的指示做了,进入页面,显示的是“重庆时时彩”、“北京赛车”、“广东11选5”等区块选项。
0EB6D1A8-256F-4F9D-9239-AA174FA62B1D.jpeg
| 游戏界面(作者供图)

李婷看着这一堆“选项”迷了眼,雨落告诉她:“你不需要知道怎么玩,跟着我说的做就行。

雨落让李婷点开“重庆时时彩”,进入后,在“赌注”处输入“10万”,然后再点击“总和大”即可。
20分钟后,右上角的“金额”就变成了“11万元”。
随后,李婷又按雨落的指示,点击屏幕上“资金管理”的选项,里面可以选“取款”和“绑定银行卡”。李婷点击“取款”,先输入“11万”,又输入了系统提示的“取款密码”,5分钟左右,“资金管理”显示总资产变成“11万”。
李婷在这段叙述中,不断使用“指示”这个词。我问她为什么爱用这两个字,她说,她也是学理科的,毕业后做的一直都是跟自己专业无关的事,很是遗憾,所以,看到雨落这么专业、优秀,便心生崇拜,觉得他的话就是“指示”。
一番操作结束后,雨落在微信里感谢李婷,说这个程序测试很成功。之后,两人就又断联了。不过,这次李婷想着雨落是在做程序最后的收尾工作,心里踏实多了。
然而,思念是难以克制的,李婷说:“我满脑子都是他,晚上激动得睡不着。我不断盯着手机等着他在微信给我发信息。”



3


10月26日,再度消失一周后,雨落总算又出现了:“婷姐,我这款游戏用虚拟货币运行还不错,但是不知道用真钱运行行不行。你能否再帮我一个忙,以玩家的身份自行注册一个账户,充真钱测试下。”
李婷还没回复“愿意”,雨落就又发来一句:“你充520块,代表我俩爱的开始,按照我说的下注。赢了钱算你的,输了我退给你。”
这话说得李婷心头一热,她立马注册了账户和密码,然后绑定了自己的建行卡,往账户上充了520元。跟一周前用虚拟货币的玩法一样,几次操作后,李婷的账户资产变成了“1144元”。这时,雨落让李婷解除自动充值,并把这些钱提现到她绑定的银行卡。提现过程很顺利,即刻到账。
李婷很是开心,还祝贺雨落软件开发顺利。雨落没接茬儿,随即又让她进行第二次测试,充值1000元,以500元为一注,连下2注。5分钟后,李婷的资金变成了“1100元”,也成功提现到自己的银行卡了。
雨落说,这个游戏,他们在程序里设定就是“下注越小,赢的就越小,下注越大,赢的就越大”,他想让李婷再帮忙测试一下“万元以上”的运营。
李婷一口答应。雨落便让她充2万元,进行第三次测试。李婷充值后,用1万元赌注下注“总和大”,连下2注,5分钟后,账户显示资金“22000元”,再次提现到了银行卡。
最后,雨落让李婷又充了1万元进行第四次测试,下注15分钟后,余额是“11015元”。依旧顺利提现,即时到账。
这时,雨落说:“婷姐,今天的测试很成功,很感谢你的信任和支持。你真是个好姑娘,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你也要对自己有信心,相信我、支持我,我们会成功的。”
这席话,不仅让李婷找到“财富领路人”的感觉,而且还觉得自己真的找到了人生的依靠,终于可以摆脱亲朋的有色眼镜了。有一瞬间,李婷甚至畅想了一下她和雨落未来的生活。
跟我说到这里,李婷的神色萎靡下来:“不过,他让我赚了钱以后,我变得更患得患失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平复这样的情绪,我特别怕他再也不联系我了。”


当晚,李婷辗转难眠:“为什么他会让我赢钱?因为他也喜欢我,那其实也没什么。”转念又一想:“这个网站是他创建的,我赢的钱都是他的,再说,他已经说了这是在测试,我是不是应该把赢的钱还给他?他会不会因为我赢钱了不还,在心里认为我拜金?”
次日上午10点,雨落就给李婷发来了信息。李婷早已守着手机,听到信息提示,马上打开,一看果真是他的信息,立刻回复:“今天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雨落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游戏如果正式运营后,会有大量资金进入,他不确定到时候系统能不能经受住“大资金”的冲击,想让她再帮忙再测试下“10万元以上”的资金赌注。
这个数目不小,不过,李婷想到自己银行卡里还有闲置的17万,便答应下来。
雨落很是感激,随后指导李婷先充值10万元,分成2份下注,每注5万元,在“广东快乐十分”里面买“总和大”,20分钟后,资金变成“11万元”。随后,雨落又让李婷将11万统统下注,很快,资金变成了“130350元”。
李婷问这些钱能不能提现,雨落却说“稍等”,系统有点卡,程序不稳定,他需要处理下,让她晚点再试试。李婷应允。
下午1点半,雨落在微信里说“程序稳定了”,想再测试下“20万元”的运行情况,让李婷再充值7万元。李婷想都没想,便将银行卡里剩下的最后7万元立即充值进去了。
这次,雨落没让李婷立即下注,又说后台程序不稳,明天再试试。李婷也没当回事,就答应了。
第三天,李婷等到中午也没收到雨落的消息,她再次登录“公海娱乐”进行提现,结果显示“提现失败”。这时,李婷没忍住给雨落发了信息,可对方一直没回复。
过了两三天,还未等到雨落回音的李婷,才渐渐觉得自己是被骗了:“我从头到尾不知道他的名字、电话,也不知道他的样子、所在的城市,这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不过,她还存有一丝幻想:“他会回复我,一定是我太矜持了,我要放下矜持给他发一个视频聊天,看看他的样子、听听他的声音……”
当然,李婷没有等到雨落的回复。最终,在等待了6天后,她拨通了报警电话。


李婷断断续续讲了大半天,我大致清楚了案件的来龙去脉。只是,这个并不算高明的骗局,别说我们警察,就算普通人,大多都能一眼识破,为何李婷这个掌管5个店铺的“老板娘”会这么容易上当,还投入这么多的感情和金钱?她也是临近不惑的人了,为什么报警后,第一反应不是追债,而是“不能让父母知道”?
我问她,为何这么想保守这个秘密。没想到,她脸色骤变:“那我妈会管我管得更严。”
随即,她如竹筒倒豆子般,又给我讲起了他们家的事。



4


李婷说,她家是典型的阴盛阳衰,从小到大,家里的生意一直都是母亲在打理,父亲只是跟着母亲送货、看店。父亲酗酒,看店时很不上心,钱款经常对不上账,母亲就常骂父亲没用。父母的感情不好,打从李婷有记忆起,母亲就教育她:“男人靠不住,长大了要靠自己。”
母亲甚至不许她哭——李婷七八岁时,有次父母吵架,父亲摔门而去,把她吓哭了。母亲转而骂起了她:“你哭什么哭?哭有什么用?要是哭有用的话,我还用这样?从今天开始,你别在我眼前哭,哭就是懦弱,长大了也像你爸那样没出息!不想跟我过,就滚去找你爸!”
从那以后,无论父母吵得多凶,李婷都不会哭:“我时刻提醒自己要坚强,自己的事自己做,不然就没人要。”
我问她:“你父母吵架,你帮谁?”
“我谁都不帮。我爸吵不赢我妈,但我却又挺同情我妈的,我爸吵完架后就出去喝酒,我妈没人管,只能到我房间和我一起睡,边哭边说:‘婷,你长大了找对象一定把好关,看好了再结婚,不能像我这么倒霉找你爸这样的,在外面一点本事都没有,就知道在家里和我吵,还动手打我。’”
李婷刚上初中,母亲就开始严密监管她和男生交往,不准她和男生一起走路,学校组织活动需要男女生牵手,就拿根棍子,让李婷和男生各牵一头;上高中后,女生之间会互相议论哪个男生长得帅、哪个男生篮球打得好,李婷从来不参与,成了老师和同学眼中的独行侠。
高考完填报志愿时,李婷想报外省,母亲直接命令她就读本地的理工大学,不能离开自己半步,免得大学自由恋爱的风气把她带坏了。面对从小掌控自己生活的母亲,李婷虽然心下有点不满,但最终依旧选择了妥协。
那段时日,父母关系也越来越僵。李婷刚上大学,两人就大干一架,父亲干脆搬出去自己住,留下歇斯底里的母亲一人在家。因为常年动怒、劳累,李婷的母亲很快便患上神经衰弱。李婷心里和母亲虽还有些僵持,但又心疼母亲,频繁回家。
大学期间,同学们开始谈起恋爱来。有几个男同学曾向李婷暗示过、表白过,但李婷都无动于衷——因为母亲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诫她:“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别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学。”
在母亲监管下,直至大学毕业,李婷也没能像同龄人一样自在地玩耍过、为自己的事做主过,感情方面更是一张白纸。毕业时,在母亲的要求下,李婷也只得回家跟着她做生意。
她刚开始打理生意时,母亲在一次晚饭时先开口打破沉闷:“婷,你也大了,现在正是你人生最美好的时候。社会上比大学里复杂得多,如果有人追求你,你必须带回家,让我给你把把关。我毕竟是过来人,我把关的男人应该不会错,你就可以继续交往下去。”
“其实现在想想,或许我妈当初说这话,就是让我可以试着去恋爱。只是,我当时什么也不懂。我妈常年管着我,让我都不怎么想谈恋爱的事。另外,我和我妈的交流也很少,我俩都不会表达,她也不好意思说深了。”李婷很平静地说道。
于是,两年后,母亲也开始托人给李婷介绍对象。不过,李婷每次都像是一块冷冰冰的钢铁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所有相亲对象都觉得她很难交往。



5


就这样,时间一晃而过,一心扑在生意上的李婷迈入了30岁大关。每逢家族聚会,她都变成“千夫所指”的谈资,到后来,李婷要么不去,要么扒拉两口饭就离席了。眼见身边的朋友、弟弟妹妹都开始结婚生子了,她也开始为人生大事着急了。
毕竟她家境好,来介绍相亲对象的人始终络绎不绝。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媒人对她的介绍,几乎都变成对她家财产的复述:开奥迪Q7、市中心有房、有黄金铺位……到最后,还不忘强调,她家“只有女儿,没有儿子,找了她可以少奋斗20年”。然而,就算如此明码实价,媒人介绍给她的男人,质量却越来越差。
李婷的母亲也着急,但还是让女儿不能病急乱投医。其实,李婷也不需要母亲一再提醒——从小目睹父母不甚美满的婚姻,母亲那些“男人都靠不住”的论断,早就深深扎进了她的心里。
“这些人我都看不上,我很烦。但是我也只能忍着,要不然就不会有人再给我介绍相亲对象了,结婚好难啊!”李婷深吸一口气说。可越是难,她就愈发想找一段纯粹的、不掺杂世俗因素的爱情。
李婷母亲的身体开始不好了,手里的生意也基本都全权交给李婷打理了。李婷每天早出晚归,活动范围就是家和公司,除了自己下面20几个员工,她很难有机会能接触到其他适合的男人。
3年前,平日鲜少联系的父亲,也开始为过了35岁的女儿操心婚事,大手一挥,便给李婷在一个著名婚恋网站注册了VIP会员。李婷的征婚信息被放在首页最显眼的位置,登录账户后,每天会收到大量“信件”——绝大多数信件,对于普通会员来说,就像是发快递时的“到付”,都需要花2元钱买一张“邮票”后才能阅读。
这是网站盈利的手段之一,有“到付”就有“寄付”,发信人也可以在发邮件时先贴上“邮票”钱,收信人就可以免费读信。李婷作为VIP会员,不需“邮票”也可全年免费查看信件,但她心里清楚,这些在发信时连2块钱都舍不得出的男人,根本就是“广撒网”,没有诚意,即便交往,目的也不纯粹——当然,即使是贴了邮票的,信的内容也都是网站推送的那几句开场白,毫无新意。
2019年初,李婷在网上算命,说她这一年的关键词是“孤独”,需要来年才能转运。闻此,李婷也就没再继续线下相亲,只在相亲网站上随便逛逛,遇到聊得来的就答几句,从未答应过别人见面的要求。
“我一直在等着那份心动的感觉,等着那份纯粹的缘分到来。我也不管亲戚们在背后说什么难听的话,这都是老天对我的考验,我必须撑住,一旦放弃就会前功尽弃。”这是李婷“阐释”自己一直没能结婚的一套理论。大概正是这种偏执,让雨落那套假装文艺清新的招数歪打正着,撬开了李婷的心吧。
在我看来,她若真如自己所说那样想得开,也就不会被一个骗局轻易就骗走17万了。我忍不住问,此前也有那么多人追求她,不会除了雨落就没有让她心动的了吧。
“这是性格决定命运吧,我很腼腆,又放不下身段。”她说,追她的那些人中,也有她觉得不错的相亲对象,但“越是那种带着目的性的见面,我就越畏惧,对方越主动,我就更矜持。”
看着眼前这个说话柔声细语的李婷,我似乎理解她了一点。李婷说,男人应该更主动一些,让她无路可退时,她才能有顺理成章的理由“不得不”和对方在一起,“只是那些男人往往追着追着就不追了,所以就这么耽误了”。
李婷越扯越远,和案件的关系也不大了。我便说,今天先到这里,让她回去等消息。按程序,我于第二天将案子移交给刑警大队反电诈专业队。随后告知李婷,到时候会有办案的同事和她联系,让她全力配合。李婷简单回了句“噢”,就把电话挂了。



6


就在我以为此案就此终结时,李婷却开始频繁到派出所找我。
一开始,她说告诉我一些信息,方便破案,还主动加了我微信。但我发现她跟我聊的根本不是什么破案线索,仍旧是她所谓的“掏心话”,完全不似她自我描述的那样“被动”和“腼腆”,我几次想打断她,但都没法狠心直接不理。
后来几次,她都以不认识刑警大队的人来找我“问问进展”。我告诉她,我不能随便打听别人办理的案件,但可以把办案同事的电话给她。可接下来,李婷每天仍会到派出所来找我,眼神愈发异样。同事看见后,都开玩笑说李婷是看上我了,让我很尴尬。
比起到派出所找我的时候,她在微信上更加“肆无忌惮”,频繁给我发信息。我很是苦恼,给她回信息也不是,不回也不是。我和同事们诉苦:“我真是第一次遇到李婷这样的报案人,被骗了17万,应该催着我们快点破案才对,她倒好,天天和我说些吃喝拉撒的事。”
有同事半开玩笑地提醒我说:“她现在不缺钱,缺男人结婚。你自己注意点,你不经意的一句话就可能会让她当真。别和受害人交往太深,你要赶快脱离,别让她对你投入感情。”
过了两天,李婷又来找我,我便想委婉提醒她一下,但又怕刺激到她。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起,她接起电话,安排工作,一改此前怯生生的模样,语气坚定,不容置疑,一副女强人的架势。
我问:“怎么感觉你工作起来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我生活和工作完全是两个人,生活中我就是个小女生,没结婚都不算长大。工作中我就是大人了,那是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锻造的我,是潜意识中的我。”李婷说完就自己哈哈笑起来。
“你看过弗洛伊德的心理学啊,还懂潜意识?”我问道。
“是啊,以前在大学时候看过,我在大学基本没有朋友,就经常一个人跑到图书馆看书。弗洛伊德说潜意识是童年记忆的储存,被埋藏在我性格里,我觉得很对,我童年的教育就是要独立自强,不依靠任何人。”
看着与之前判若两人的李婷,我才算彻底反应过来——童年是形成性格的时期,它决定了儿童将来成为什么样的成年人,李婷在童年没得到一份健康而完整的爱,始终处在紧张的家庭氛围中。她和母亲的亲密关系中,母亲的管制让她既想逃脱又怕被抛弃,所以渐渐地在心理上种下了焦虑、孤独、褊狭和自我防御的种子——这大概就是心理学上所说的“不安全依恋”吧。
李婷习惯戴着面具装独立、装坚强,抱有极强的自尊心,这也是为何她不愿意让父母知道她被骗了17万——家庭条件不错,让她很难在现实生活中卸下心防,展开一份正常的亲密关系,总觉得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生活。然而,她内心并没有表面那样坚强,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未能顺利结婚的她,内心不仅无法平静,反而开始自卑。
自卑和自尊在她心里激烈拉锯,让她自我安慰般要去寻求一份纯粹、不掺杂任何现实利益的感情。因此,她更愿意对虚拟空间的“雨落”,或者像我这样的“陌生人”敞开心扉,因为只有这时她才能放下自尊心的包袱去表达自己。她太渴望倾诉和聆听了,换句话说,她太渴望爱与被爱了。


---
接下来一周,李婷仍旧对我进行微信轰炸,有时候深夜也发。我对她虽有同情,但实在难以招架,便语气略重地告诉她:“我结婚了,你好好去相亲,找个对象好好过日子。”
我想,这话是触及到了她自尊的底线了。那以后,她再没给我发过信息,也没再到派出所来找我。过了几天,我又于心不忍,怕她做出格的事儿,于是打开微信找她,发现她已经把我拉黑了。 
几个月过去了,那件电信诈骗案至今也没有进展,但我希望李婷的人生,能往前迈出一步。
编辑 | 唐糖
点击联系人间编辑



小 李 同 志

用文字记录流逝的岁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3-30 02:30 AM , Processed in 0.10761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