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8|回复: 0

[人世间] 《中国人的一天》第3701期:婚礼取消后,老公一个人开车把我娶回了家丨疫情时期的爱情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4

好友

27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0-2-14 07:46 AM |显示全部楼层








婚礼取消后,老公一个人开车把我娶回了家丨疫情时期的爱情

 谢怡宝 中国人的一天 2020-02-14

B311A72B-8F9F-46F0-8CD3-5FB6E329D5C8.jpeg

△ 简单的接亲仪式,他一个人来娶我(受访者供图)

疫情时期的情人节,阻碍爱人相见的,不一定是千山万水,也可能是一层口罩、一堵墙、肩上的一点责任。《中国人的一天》记录下这个特殊的情人节,它不如以往浪漫,但比以往更浓烈、真实,让人印象深刻。


我们找到三位原计划在疫情期间举办婚礼的女孩,讲述她们特殊的婚礼经历,为这场疫情留下一条注脚。

第3701期
撰文/谢怡宝 编辑/周维

辛苦攒了2000个红包,婚礼没办成

66EEE491-F6EC-4298-903C-2EBD3AFD2C1C.jpeg

婚纱还挂在杂物间里,我现在每天带喜糖去分给我的同事,因为我的婚礼取消了。

去年夏天时,我们已经把所有事情办妥,酒店、婚纱、喜糖、喜烟、毛巾。成都这边有个习俗,接亲的时候要撒红包,只包一块钱那种。距婚礼还有半个月的时候,我们家人开始攒一块钱的纸币,每次买菜或去超市的时候,都特意找零,攒了将近两千张。到了过年前,每天下班回家的固定任务就是叠红包,叠了一星期。

该准备的都准备了,就等着那天的到来。

大年三十,疫情管控开始了。我在物业工作,所以知道得早,那时候开始觉察到事情的严重性,但还没有出通知说不能办酒席。到了大年初一,通知说农村的酒席不能办了。我哥哥是在初四结婚,酒席都取消了。我比哥哥晚两天,妈妈打电话来询问,我说没关系的。

初二中午,广西的亲戚说他们不来了,下午,上海的亲戚说不来了,然后重庆的亲戚也说不来了。我们只好去跟酒店商量,把原先的40桌酒席改成6桌,又调整了一些菜品,海鲜不能吃了,换成了热菜。这是第一次改动,很快改了第二次,因为政府的红头文件下来,任何聚会都不能办。我们打给酒店的电话刚接通,对方就问,你们是不是要取消婚礼。我说,是。说完我就哭了。

ACEDF47F-57B2-458C-9BBD-EB0D8E99F53C.jpeg

你知道,女生都想办一场婚礼,我准备了那么久。其实我在初一的时候就哭过了,那时候准备改成6桌,那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还在谈恋爱的时候我就想象过自己的婚礼,穿着洁白的婚纱,打扮得特别好看,特别美,走过红毯。去年7月份我还特意去做了双眼皮,埋了线,半年之后正好恢复。1月19日,化妆师还到我家给我试妆,韩系的妆容,刘海是卷卷的。

初五晚上,第二天是原本婚礼的日子,我和老公吵了一架。因为还要简单布置婚房,我用嘴巴吹气球,老公心疼说腮帮会疼,一直让我停下来。我像牛一样固执不听话,他突然抱住我,我一下子就哭了出来,靠着他的肩膀,一边哭一边说我就是要婚礼。

第二天,我妈妈一起来吃饭,她喝醉了,特别舍不得我,对我说“女儿你今天长大了,以后你们两个好生过”。我抱着她哭,我想以后千万不能生女儿,舍不得。

我本身是做物业的,疫情时期,每天都很忙,从早上到下班,要给外来人员登记、上门消毒、量体温、送菜。每天也会接到很多电话,业主问各种问题,哪里封路了,哪里有酒精买,物业有没有口罩。距离我们十公里的一个小区已经有隔离的疑似病例了,其实每天上班心里都是慌的。

关于婚礼,其实想想也没有什么了,偶尔会有点失落。想到那些在抗疫一线的人,自己的婚礼也不算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都有自己需要保护的人,有些东西不得不放弃。

作为婚礼取消的补偿,我们决定出去旅行。我喜欢看动漫,《柯南》1000多集了还在更新,也许疫情结束之后我们会去一趟日本。


原计划600人的婚宴,变成一家人吃饭

8245D419-E907-4476-BA06-CD52C866A370.jpeg

原本的计划中,我们的婚礼会在一家中式酒店举行,日期定在2020年2月2日,听起来就很好听,摆几十桌宴席,请600个人来。我们也找好了伴郎伴娘,给他们准备了伴手礼,买了衣服。

发出请帖的第三天,我的一个伴娘说她来不了了,她给我发了好多消息。我们是大学里特别好的朋友,她出国后我们已经有两年半没见面了,所以很期待。电话里她说,之前一位去过湖北的阿姨来他们家吃过饭,社区要求他们一家自我隔离。

之后,其他几位陆续都说不能来了,酒店也说不能营业了。正好正月初二新女婿上门,我就和老公商量了一下,只办一个简单的接亲仪式,他一个人来娶我。

接亲前一天晚上,老公去我们的新房子做准备;我在父母家,很多事情让我好纠结。我在想,房子到底要不要装饰呢,要不贴一个窗花吧,或者贴一个“囍”字,然后我就在自己房间贴了“囍”字。吃过晚饭,又和妹妹一起打气球,在屋顶和床头柜上贴上气球和流苏。老公发微信说,宝贝,我没买到捧花,买不到了。

那天晚上,我和妹妹布置房子到凌晨两点钟,觉得特别兴奋。躺下后想着明天早上起来洗个澡,结果怎么也睡不着,闭上眼睛脑子里一直在想明天的情形,自己脑补了一万字。第二天早上醒来,赶紧洗了澡,自己化好妆,弄好头发,穿好衣服,正好他就到了。他确实没拿捧花,但是特殊时期,我觉得也无所谓了。

0C37DBD6-AB87-4E21-A363-730BB1263B82.jpeg

我们家是两层楼,从我卧室窗户能看到他进门,我听到姐姐问他你来干嘛,他说来接我老婆。我觉得很开心。没有热闹的仪式,还是要念誓言书,我们早就准备好了。

我们俩是一个城市的,所以不算远嫁。但是我爸好像不是很开心,刚开始他一直不在场,不知道躲哪里去了,敬茶的时候才出现,表情特别严肃。之前我也参加过同学的婚礼,我当时看到她爸爸也很不高兴的样子,还纳闷怎么这么生气,后来发现是强忍着眼泪。

不是疫情的话,我们家应该挺热闹的,应该会有很多人,好好办一场婚礼,结果只有我们这些人,心里也挺失落的吧。

7AFC7CBE-CB9B-42D2-8FEA-E4C1CDDA82C1.jpeg

不过我还是很开心,到新家有三十多公里路程,我都忘了我们俩聊了什么,反正挺开心的。我们认识四年了,在一起每天都是嘻嘻哈哈,而且我们两个人嘴一个比一个甜,我本来嘴也挺甜的,认识他之后变得越来越甜。最主要的是,他还比较温柔。

三天后我们要回门,发现小区已经被封了,控制特别严格,如果要进出必须要开一个本地的工作证明,我们找了一天社区的人,很晚才办好出门。

回爸妈家的时候已经很晚,大概是晚上十点,路上没有什么人了。在高速上的时候,他说:“娶你的时候有一首歌没放给你听,今天要放一下。” 是张宇的《给你们》。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


婚前旅行差点成了异地流浪

AB6F21DD-E148-4FA3-9C47-276EC8778C54.jpeg

三月底天气好,我们想在室外办婚礼,所以选了妈妈生日那天,3月28日,一个女儿的心意吧。

从去年9月份开始我们就着手准备,订酒店、看婚纱、发请帖,仅是酒店菜品这一项我们都去看过两三次,准备在婚礼前一个月,也就是二月份再去看一次,做最后的调整;婚纱我们每个月都去看;请帖也送出了一部分。

接下来是置办一些婚礼的物品。1月15号放假后,我和未婚夫便按计划出发去港澳,也当作一场小旅游。那时候疫情没那么严重,我在武汉,周围许多人认为是流感。我们计划好正月初一回武汉,然后好好过年。

第一次觉得事情不会那么快结束是在1月20日,我们刚买好婚鞋,就刷微博看到钟南山去武汉了,他说,这个病会人传人。第二次是三天后,武汉封城。

那天是大年二十九,我一醒来就看到消息,特别惊讶,随后就收到航班取消的通知,要么退票要么改签。可是改签的话,武汉什么时候才解封呢?那时周围人对武汉出来的人开始保持距离了,也许每个人都会害怕吧,怕你带着病毒。

BBBEE58E-8765-4B69-9DCC-5FBEA86C42AF.jpeg

那天,我们从香港回到广州,在珠江新城附近找了个酒店住下,我每天都担心有一天会连住的地方都没有。酒店的人后来来量过体温,体温正常。

大年三十,我们原本计划好两个人好好吃个年夜饭,结果只是草草找了一家餐馆。为了他人的安全起见,我们坐在室外的座位。从那里可以看到广州的IFC和小蛮腰,小蛮腰上打出的字是“给全国人民拜年”,还有一句,大意是大家一起抗击疫情。我当时就哭了,我说在不是家乡的地方看到这么高的地标建筑上打上这些字,简直是电视里才会看到的场景。未婚夫递了一张纸巾给我,彼此沉默。

我每天早上醒来都看新闻,每天哭,到了凌晨两三点还在看,又不能决定是回去还是继续等疫情缓解。但我的未婚夫要在二十几号去雷神山医院装系统和设备,我们不得不回来。其实后来他和我说,那时候我们果断的话很早就能回来,但是他依着我,说,你想走,我陪着你走,你想留,我就陪着你留,如果走不出去要隔离,我就陪着你隔离。

当我们终于在1月29日回到武汉的时候,特别想哭。那天在武汉站下车的人很多,有很多人在到站前反复和列车长确认武汉站会不会停,列车长说会停,当时很多人都想哭。大家顶着压力在外面太久了。

BE812DF6-7D9C-4CD1-9AEA-9DBDC8F9A22F.jpeg

一到家我妈就给我全身喷消毒水,还有我手上拎着的那双婚鞋。

回来之后我和未婚夫分别在自己家里隔离。我每天不出房门,爸妈做好饭菜给我盛一碗放在房门口,我再拿进来。未婚夫没几天就去雷神山医院那边帮忙了,我给他发消息都不怎么回。我很担心,但全家也都很支持他,走之前我和他说医院要快一点建,哪怕通宵。

武汉的情况比我回来之前想象的要沉重。2月5日早上,我妈接到电话,一个远房亲戚因为患病去世了,我同事也接到一个亲人离世的消息。原来觉得离你很远的事情,却发现你身边的亲人、朋友,都被卷入其中。武汉这个大大咧咧的城市,火热的江城,突然暗淡下来。

原本还侥幸地以为婚礼的时候疫情会好转,现在看来是不行,我们已经和酒店商量了延期,也在通知亲戚好友。婚礼那天,我们一定有很多话想说。而现在,我们只是非常渴望一条好消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5-27 03:53 AM , Processed in 0.09815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