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8|回复: 0

[人世间] 知乎故事 | 有什么让人听了背脊发凉的恐怖故事?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3

好友

268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0-1-12 09:51 AM |显示全部楼层








知乎故事 | 有什么让人听了背脊发凉的恐怖故事?

藏山 知乎日报 2020-01-12

A1605188-3F35-45BD-B2FE-C5EB937B340C.jpeg


这是知乎君分享的第 1223 篇小事。


题图:《门锁》


有什么让人听了背脊发凉的恐怖故事?


知友:藏山


我有个发小,死的特别惨。


那时候我们一共五个小孩,在火车道那边玩。


那时候他也不知道怎么的,腿就卡在了轨道上。


一开始我们还没在意,后来他发现,自己的腿怎么也拔不出来,就有点慌了神,嚎啕大哭。


我当时年龄最大,比较有主见,于是喊了两个小孩抓紧跑去,找大人帮忙。


然后我跟另一个力气比较大的一起,就使劲拔这个发小的腿。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一声火车鸣笛声,把我们的魂都惊出来了,我当时脑子嗡的一下,心想完了,我记得当时我的裤腿直接就湿了。


我那个被卡住腿的发小也不哭了,整个人傻待在那里,愣住了。


我一巴掌扇在他脸上,他才反应过来。


「妈的,赶紧拔啊!艹!」


另一个小伙伴见状,也反应过来,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我倆为了拔他的腿,脸给憋得通红。


然而,火车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就能看到了。而且火车头眼瞅着越来越大。


我当时没管其他的,只想把我朋友给救出来。


突然,我发现不对劲!


我那个发小不动了,我抬头看他,发现他也在看着我。


只见他特别认真地跟我说了一句。


「哥,算了吧。」


然后猛的一使劲,把我俩给推了出去。


两秒钟后,火车轰隆一声,过去了。


我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发小,被火车撞碎了,血是像雾一样,喷洒在空中。人瞬间就没有了。


我一辈子也忘不掉那个画面。





后来我大病了一场,父母就把我带离了那个地方,搬家去了别处。


怕我有心理阴影。


再后来,我长大了,一次出差,碰巧又回到小时候那个地方。


那里已经没人住了,房子都空了,而且看样子马上就要拆迁。


虽然我晚上还要赶大巴车回去,但我心里有些怀念小时候。


而且这个地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拆迁了,再不好好看看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就没了。


于是就瞎胡转了转,也不知道是怎么着,这个小时候我经常玩的地方,竟然让我走迷路了。


我左走右走,来到了一幢特别破旧的房子前。


这个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声狗叫,我小时候被狗咬过,从小就有心理阴影。


这狗一叫,我腿就开始发软,想都没想,赶紧躲进屋子,把门给关起来了。


这一关不要紧,关上以后才发现,这屋里没有灯,里面乌七八黑的。


狗也不叫了,我也开始冷静下来。


这屋里,阴森森,还有些冷,感觉挺瘆人的,我心里默数了个十个数,心想,等那个狗走远了,我再出去。


1,2,3,4,5,6...... 10!


好了,我伸手去拉门。


妈的!我头发吓得都立起来了!


这门,锁死了。


我当时感觉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从头凉到脚。


奶奶的,这一片可早就没人住了,天眼看就黑了,我要是被反锁在这,那可就太可怕了。


我又使劲跟门做了一番斗争,甚至使劲踹了几脚,都没把门弄开。


没办法,我拿出口袋了的手机,借着手机的光亮大量这间屋子。

这是个客厅,那边是卧室。


哎对了!


这是一楼,肯定会有个院子啊!我从后门出去不就得了?


我心想着,于是拿着手机,借着微弱的光亮探路。


朝着里面走去。


我推开面前离我最近的房间门,木头门早就发霉了,霉味冲的的鼻子发痒。


我估计门轴都已经锈了,推门的时候还有吱呀一声。


推开门之后,我走进去,拿手机照了照四周,发现是个卧室。


也不知道我他妈哪里来的好奇心,我朝着卧室的床走了过去。

那边有一个床头柜,我看上面有东西,于是顺手就拿手机照了一下。


这一照,差点我吓死。




上面摆着一个小孩的照片。


那个小孩,就是我儿时,被火车撞死的发小。


他眼睁睁的死在我眼前!


我的血液一下就凝固了。腿根本就迈不开步子。整个人愣在那里,动都不会动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热血涌上心头。


我回过神来,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跑!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发现我尿裤子了,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二次尿裤子。


当然,我也不顾上这么多了,转身我就跑。


然而只听噗通一声,也不知道是绊到了什么东西,我被狠狠的摔在地上,手机直接甩进了床底下。


那时候,应该就是我这辈子离被吓死最近的时候了。


在一片废旧的居民区里,我被反锁进了一间没有人住的破旧屋子里。


而且这间屋子还不是别人的,是我小时候惨死在火车道上的,发小的。


而我,此刻,本想逃跑,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狠狠的摔在地上。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我手上唯一的光源,手机,现在被甩进了床底下。


我是拿,还是不拿?


不拿?不拿的话,我黑灯瞎火,肯定是出不去的。


拿?拿的话,现在这屋子怪的狠,谁知道床底下有什么东西?我好歹也是看过几部恐怖片的。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妈的,手机响了。


这个时候,会来找我的,肯定是单位领导没跑了。


我这个弱智领导,能力不行吧,脾气大得狠。


没办法,我不能砸了自己饭碗啊,饿死吓死都是死,相比之下,还是领导更可怕一点。


于是我一咬牙,为了让自己清醒,我还往自己脸上使劲打了一巴掌。


深呼吸之后,我开始慢慢把手伸进床底下,当时我是闭着眼的,心想,妈的,管他床底下有什么东西,我闭着眼睛不看你,你还能怎么吓我?


一番摸索之后,还真的让我摸到手机了,可惜,我把手机拿出来的时候,电话已经挂断了。


哎,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顿臭骂了,算了,等我出去再跟领导解释吧。





刚准备起身,我看手机上好像粘着什么东西。


把手机反过来,上面是一个张贴画。


这张贴画,我印象太深了, 死都不会忘。


这是当年我们搜集的贴画里,最珍贵的一张。


到小卖铺,至少能换一个变形金刚的那种。


这张贴画,当时是我抽到的,但是因为我跟那个惨死的发小,打过一架,把他打哭了。


怕他告诉家长,于是我就把这张贴画送他了。


看到这张贴画的时候,我是彻底明白了。


我会走进这间屋子,绝对不是意外。那声狗叫,反锁的大门,还有这张贴画。


这是怨魂寻仇来了。


想我一生坦坦荡荡,也做过什么亏心事,不成想,也会遇到这种事。


不过也罢,一个月拿着几千块的工资,还要被领导臭骂,这种日子还不如死了。


想到这里,我反而不怕了。


也没什么大不了,索命就索命,反正也不是多好的命,给你就给你了。


我嘴里念叨着:


「当年,又不是我把你推到铁轨上的,是你自己不小心,你怎么能怪到我头上呢?」


「你这个臭小子,玩不起别玩啊,自己卡进去,怨得着我么。」


「从小你就是赖皮鬼,我就知道,当时打架的时候,说好了,输了不哭。最后,害我把贴画倒贴给你,回家又让我爸打了一顿。」


「你这个狗玩意,要杀要剐来吧,一天是大哥,一辈子是你大哥,老子啥时候怕过你?!来吧!来啊!你个鬼东西!」


然而,无论我怎么叫嚣,都没有任何回应,也没有任何东西窜出来。


整个屋子,除了黑,就是黑。一点声音也没,一点异样也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我有点将信将疑。


「那,今天,你,要没什么事,我还是先撤了哈?」


过了半天,还是没有回应……


「说真的,那我真走了啊!」


还是没有回应。


于是我小步子一点一点开始挪,终于挪到了大门那里。


深吸一口气。推了推门。





只听吱呀一声,门竟然开了?


我整个愣在那里,当然了,也没愣多久,赶忙我就出来了。


一路小跑,跑出了这片拆迁区。


直到看见灯火通明的小吃街,我才弯下腰,缓了口气。


回头再看看那片拆迁区,黑咕隆咚的,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


可能是我多想了,那个门一定是时间太久,卡住了。


我可真是自己吓自己,我笑着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疑神疑鬼的有些好笑。


这时候,电话又打进来了,还是那个倒霉领导。


哎,我抓紧接起电话,想要解释刚刚的事情。


可是还没开头,领导就急急忙忙的说道。


「哎,你个小兔崽子可吓死我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啊?领导,出什么事了?」


「你不知道么?你今天那趟大巴车出车祸,掉水里了!全死了,没一个活的。


「卧槽,这么可怕么?」


「算了别说那么多了,这个月给你涨工资,你先歇几天吧。可把我吓死了。」


说着领导把电话挂了。


我放下手机,心里庆幸道,幸亏被困在那个老房子里了,没赶上那趟大巴。


不然我小命可就没了。


突然,我好像意识到什么一样。拿起手机,反过来。


那张贴画还在。


那是我和发小,一起争过的贴画。


我看向那片拆迁区,那里黑咕隆咚的。


我的心情有些复杂。


「谢了,兄弟,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身边来来往往的都是人。


我朝那个地方没人的地方,鞠了一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1-22 05:29 PM , Processed in 0.10094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