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4|回复: 0

[百家杂谈] 大行其道的公司年会,究竟是怎么来的|大家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3

好友

268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20-1-12 12:59 AM |显示全部楼层








大行其道的公司年会,究竟是怎么来的|大家

 黄爱东西 大家-腾讯新闻 2020-01-11


本文原标题:贵公司年会或许应该叫做“尾祃”


B8729C48-28C2-471B-9E06-43C8D5C4661A.jpeg


腊八一过,左邻右舍的装修工程像被谁拉了电闸一样霎时安静下来。

天地墙,水电门,贴瓷片的刷外墙的铺木地板的磨水磨石的,纷纷赶工结算,之后开始回家过年。

做卫生的阿姨们会晚一周左右撤退,那也得赶紧,不然她们也回老家,根本找不到人来帮忙。

习惯网购的已经要下单囤点油盐酱醋米面,去菜市场的时候也顺便问问相熟档主,你们啥时候回家,档主也在问我们啥时候回家,当成是个寒暄。

小区开始发通知,让大家小心门户。是啊,贼也要回家过年,没准就来你这加个班。

0A3FA4CD-5020-41DD-B58E-0B5DCBAE44B3.jpeg


长住山里的邻居门前,年桔甚至都已经摆好,水仙头如果再不泡进水仙盆,那妥妥的是来不及赶在除夕开,只能去花市买。郊区花市也已经搭好,备货收货相当繁忙。
 
换成以前在城里上班的时候,差不多该开公司年会了。

之前去过一个公司上过十年八年的班,爱国爱港资金和内地合营的,同事里有台湾人也有香港人,刚开始日常开会的时候,他们说过一个梗:早年香港同事说粤语,台湾同事说国语,互相听不懂,他们开会只好说英语,不然就只能一起写繁体字书面交流了。

E384C2DE-718C-422B-AEFF-635E663C6F6B.png

香港回归之后好多了,香港同事们迅速刻苦学习了国语,想起刚上班那两个月,我们部门几位香港同事手里拿着普通话速成教材,当时心里相当惭愧,咱怎么就没这么努力地去学好英语呢。

前一阵见过当年其中一位刻苦学习普通话的香港同事,她正在学VR课程,只要工作有需要,她啥都会去努力学,人家编程都溜得能授课了,以后她能授课如何维修卫星都不奇怪,当然,我又暗自惭愧了一阵子。

日常交流里,其实香港同事的粤语更有古早风味,他们仍然把“身为员工”说成是“做人伙计”,把同部门同组的同事说成是“成班手足”,后来在年底他们问,你们这里做不做“尾牙”?

我切换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你说的意思,内地现在的称谓大概是叫做公司年会,开完了大家就差不多该春节放假了。”

ACC3A97D-9E27-4B39-B9A7-C3466DF6B141.jpeg
回家
 
所谓“尾牙”,正写应该是“尾祃”,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报人陈荆鸿有过考据,写了一篇《旧日商店的祃期》:

“做祃,粤俗通常将祃字读作‘牙’字音。其实这是仄声,读‘骂’字音的。”

“旧历十二月十六日,粤地商场中称之为‘尾祃’。旧式商店,有所谓‘做祃’那一回事的,每月两次,在上旬的初二日,和中旬的十六日。做祃多数是宰鸡作馔的。至于每月初一日和十五日,则煲猪肉。”

这里说的应该是古早年代的商铺,对伙计还包吃包住那种,日常清淡管饱,适当日子加菜。到了写字楼年代,早九晚五,那就不管饭了。

对做祃日期的考据,此文存疑:

“为什么每月的初二和十六两天,称为‘祃期’,也不明其所以。《诗经》:‘是类是祃。’注云:‘类,将出师,祭上帝也;祃,至所往之地,祭始造军法者,谓黄帝及蚩尤也。’

《说文》称:‘师行所止恐有慢于其神,下而祀之,曰祃。’所以《宋史》礼乐志有这样的记载:‘帝遣右赞善大夫潘慎修,出郊,用少牢一,祭蚩尤祃牙。’

而《封氏闻见录》则谓‘军前大旗谓之牙旗,出师则有祃牙之事’。……可知刑牲来作祃祭,古代只是关于行军之事而已。不知后来为什么会辗转传到商场中去,而且还规定了时间,每月举行两天呢?”
 
关于尾祃在粤地的习俗,文中还说了线索:

“往时广州的商业,在七十二行中,当以沙基的‘三江帮’为最大。主要营业,是从山东的济南、青岛,安徽的芜湖,办运花生、芝麻、各种豆类、米粮、生油等,批销粤中各城市乡村的。而香港呢,则德辅道西一带,有所谓生药行,专办内地南北各地药材,运销出口。文咸西街,则以办运参茸玉桂为业的,丛集其间,一般称之为幼药行。那几种行商,都是经营大宗生意的。到了十二月十六日,所谓尾祃,便暂停交易,谓之‘收秤’,除了向客户收账外,便优哉游哉,筹备年货,等欢度新岁而已。”
 
时间来到搜索引擎年代,相关问题比较容易找到线索,本人去好奇八卦得回来个答案:“尾祃”是福建地区的民间传统节日,商家一年活动的“尾声”,也是普通百姓春节活动的“先声”。

每月的初二、十六,是闽南商人祭拜土地公神的日子,称为“做祃”。二月二日为最初的做祃,叫做“头祃”;十二月十六日的做祃是最后一个做祃,所以叫“尾祃”。

台湾香港也行此例,要看老黄历万年历择日的话,选“刚日”。这也许就是后来大行其道的公司年会前身。

87F359F5-9433-4540-97A5-46174CE2771F.jpeg


公司年会风气之盛,在互联网时代可以全民围观,开饭前的重头节目是全公司上下各展所长各出奇招吹拉弹唱搞怪。网上看来的热闹,堪称经典的是某公司高层集体跳四只小天鹅娱乐自己也娱乐属下;

咱以前上班的那家公司,则是好些部门的员工在会议室和吸烟区排练得如火如荼,以至于没啥觉悟的本人表示很谜,这年会为啥全是员工出节目啊,瞎忙一年还得载歌载舞的,幸好俺啥都不会;

再以前,上班的地方是报社,那时候倒没啥节目要求,只有一条是不许躲酒。
 
如果尾祃起初是福建的习俗,如何在粤地也变成了天长地久的约定俗成,自由联想也许可以追溯推论到鸦片战争之前的丝茶贸易兴盛之时,那时候的粤地著名十三行行商里,最厉害的可都是福建来的茶商起家,而且是行商之首。

213B79E7-7216-4DA5-8C7B-7553802A4EE3.jpeg
广州十三行
 
你看,广东人爱福建人,最起码爱了好几个世纪,到现在也挺爱的,过年每家要泡要摆的水仙头,基本上全是福建货。明末清初的时候屈大均就说:“羊城世界本花花,更买鲜花度岁华;冬尽人人争买花,水仙头共牡丹芽。”
 
《宋史》“军礼”里说:“祃,师祭也,宜居军礼之首。讲武次之,受降、献俘又次之。田猎以下,亦各以类附焉。”

尾祃之后年会之后,就该回家过年了,明年再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1-24 09:40 PM , Processed in 0.09010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