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9|回复: 4

[女性天地] 李舒|那些被家暴的姑娘,后来都怎样了?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11-30 11:59 PM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被家暴的姑娘,后来都怎样了?

 阿舒 山河小岁月 2019-11-26

最近身体有恙,昨晚无意中看到宇芽遭受家暴的视频,我几乎惊呆了,全程哆嗦着看完了那几分钟,姑娘在电梯里被像一坨肉一般拖出来的瞬间,仿佛我自己也被那样凌辱和殴打了。


3B76CD31-C6E7-4A1F-BE96-D7AC9F6FC06F.jpeg


宇芽和男朋友2018年8月相识,两个人在一起只用了一个月。宇芽在微博中写道,家暴男追求时千般宠万般爱:

他经常主动约我吃饭,不断讲述自己过去的“辉煌”经历,说自己是燃烧生命要照亮时代的伟大之人,而且他从来不打女朋友,还说要保护我,关注了他的微博后,我相信了他营造出来的善良正直勇敢有爱心,十项全能的江湖袍哥形象。

在一起后却完全变了个人:

开始因为生活中的一点小事就对我各种贬低大骂,不断的向我灌输他的三观,否定我的工作和生活,给我洗脑不让我有正常的社交。他跟自己的母亲断绝了联系还要求我也要跟他一样,他做什么事情我必须无条件帮忙,要我在外面给足他面子,要学他最喜欢的姐姐,学人家漂亮能干情商高,会赚钱出手大方,容忍老公在外面瞎搞等等。

想起网友们的评价:所有家暴的男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好时给你洗脚剪指甲,坏时打你打到脑震荡。


可为什么即便是2019年了,还有这么多女性面对家暴一直不敢发声?


在宇芽口中,原谅的理由是懦弱。

我当时很震惊,但他打我后,向我道歉、示好,我念在是第一次,懦弱地原谅了他。

在有些人眼中,不离开也许是因为所谓的“女性做错了什么”,或者更直白的说“该打”。

0DB43A1F-0554-4B4D-98FE-44A828747D2B.jpeg
62DC1796-8AFC-433D-95B1-73EFBE9B8D7E.jpeg

家暴时低到尘埃,家暴时像豺狼虎豹。


家暴,永远只有零次和一万次。


要么离开他,要么一辈子死在他手里。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12-1 12:04 AM |显示全部楼层
3DFD60CC-41CE-49E5-9D6B-7D1E76DA9457.png


男人打老婆的时候便说:“娘娘还得怕老爷打呢?何况你一个长舌妇!”可见男人打女人是天理应该,神鬼齐一的。怪不得那娘娘庙里的娘娘特别温顺,原来是常常挨打的缘故。——《呼兰河传》

几乎用戏谑的口吻写下这段文字的是萧红。


但她的朋友们都知道,这几乎是萧红生活的写照。

A5CEEC1B-A0A3-4D82-AFC0-14A3D87D29BE.jpeg

萧军和萧红

1934年11月,萧红和萧军来到上海,在鲁迅的支持下开始了新生活。鲁迅为他们设下宴席,介绍了许多文坛的朋友。为了给萧军准备一件合适的见客礼服,萧红连夜缝制衣服,在昏暗的灯光下熬了一夜,这些绵密的针线里凝聚了萧红对他的感情,这时候,他们郎情妾意。

0EDA07D9-D9D0-4E6A-BD18-1648368604A4.jpeg

1935年,萧红与萧军在上海

但这并不妨碍他打她。


第一次挨打,是什么时候呢?也许是之前在青岛吧,一路打过来的,越打越顺手。但更可怕的是,在这种家暴中,男方的理所应当。


朋友靳以回忆:

从前那个叫做S的人,是不断地给她身体上的折磨,像那些没有知识的人一样,要捶打妻子的。有一次我记得,大家都看到萧红眼睛的青肿,她就掩饰地说:“我自己不加小心,昨天跌伤了!” “什么跌伤的,别不要脸了!”这时坐在她一旁的就得意地说“:我昨天喝了酒,借点酒气我就打她一拳,就把她的眼睛打青了!” 他说着还挥着他那紧握的拳头做势,我们都不说话,觉得这耻辱该由我们男子分担的。幸好他并没有说出:“女人原要打的,不打怎么可以呀”的话来,只是她的眼睛里立刻就蕴满盈盈的泪水了。——《悼萧红和满红》,《靳以短篇散文小说集》平明出版社1953.9

D824E620-F681-44AF-BEF5-1337D463E254.jpeg

萧红与萧军在青岛海边

胡风夫人梅志应该也在场:

这年冬她回来了……在一间小咖啡室相聚,萧红夫妇也来了。萧红的左眼青紫了一大块,她说:‘没什么,自己不好,碰到硬东西上。’‘是黑夜看不见,没关系……’在一旁的萧军以男子汉大丈夫气派说:‘干吗要替我隐瞒,是我打的!’萧红淡淡一笑说:‘别听他的,不是他故意打的,他喝醉了酒,我在劝他,他一举手把我一推,就打到眼睛上了。’萧军却说:‘不要为我辩护!’”——《“爱”的悲剧——忆萧红》

鲁迅是看到这一切的人,他未尝不知道这种有毒爱情的害处,于是他建议萧红暂时离开。我猜想,迅哥儿的建议,是希望萧军靠着离别珍惜这段感情,也是希望萧红借着离别学会长大,可是,在渡海途中,萧红给萧军写信:“海上的颜色已经变成黑蓝了,我站在船尾,我望着海,我想,这若是我一个人怎敢渡过这样的大海。”


面对家暴男,萧红的态度是继续给予无限的爱和依赖。远在日本,萧红总给萧军写信,命令爱人吃一个鸡蛋,买一条毛毯,换一个枕头,吃一点阿司匹林,晚上不要吃东西,可以吃一点西瓜……这样的事无巨细,在我们看来,是情深意重,可是,萧军依旧出轨了。

734D5AF6-867C-4D0D-89AA-2E6B0CB3701C.jpeg

1937年,萧红在东京。

对于男人打女人这件事,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男女双方都习以为常。


1942年,萧红在香港去世。去世的消息在4月8日传到延安,萧军冷漠地记录了萧红的死亡:“下午听萧红死了的消息。芬哭了。”10日日记中又说:“心情只是感到闷塞。我流了两次泪。对于她,我不是悲悼过去的恋情,只是伤怀她底命运。’我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我不愿承担起这罪过和谴责。”


2A2094E3-CE28-4104-8C0A-183FB9947818.png

萧红墓碑

芬是他当时的妻子王德芬,这个坚韧的女人当时已经领教过萧军的出轨和冷暴力,但她以惊人的隐忍和他相守了一生。


她为萧红所流的眼泪,也许也为自己而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12-1 12:06 AM |显示全部楼层


1E02D51D-2C8A-4002-A028-1F62C60787A8.png


萧红去世的1942年,冯和仪同样遭遇了婚姻中的至暗时刻。

BF57B247-D14E-4781-8B68-A20F24A449D4.jpeg

冯和仪

她的丈夫是东吴大学法律系毕业生、律师李钦后。他们的婚姻看起来是郎才女貌的,她在初中毕业时与李钦后一起出演话剧《孔雀东南飞》,两人互生爱意。李家上门说媒,并且表示,如果联姻,可以承担冯和仪的学费。


可是结婚的当日,便有一个女人,挑衅一般伸手揭开轿帘子说:“这个新娘子是宁波人打扮,呒没上海派头。”后来知道,这女人是和李钦后暗通款曲的堂嫂。


但更可怕的是李家的要求:必须生个儿子。接连五个都是女儿,从丈夫到婆家长辈,冷嘲热讽成了家常便饭。在小夫妇到上海生活之后,冯和仪不是没有过新生活的幻想,可是丈夫李钦后却继续出轨。比这更夸张的是,当冯和仪没有家用去跟丈夫要时,李钦后伸手一记耳光:


“你也是知识分子,你怎么不赚钱?”


冯和仪悲愤交加,开始给报社投稿,用文字赚取生活的尊严:

“日间我带领两个孩子,晚上写文章,稿费千字二三十元不等的,我常常独坐在电灯下直写到午夜。暑天的夜里是闷热的,我流着汗,一面写文章一面还替孩子们轻轻打扇,不然他们就会从睡梦中醒来打断我的思绪,而且等写完快要到五更了。”

被打明明发生在1940年左右,可一直到1941年下半年,冯和仪才开始考虑最后的分手。


在这一年,她发现自己在宁波就认识的女朋友、辣斐德路邻居赵琏居然和丈夫发生了婚外情,两人不仅公开去舞厅跳舞,赵还怀上了李钦后的孩子。


怀孕中的冯和仪彻底失望了,她为李家生下了一个儿子,但不堪精神刺激患了肺结核,吐血不止。但她仍旧坚持工作,某日,画家董天野找她商量一篇文章的插图,谈完工作下楼,正遇上李钦后。李钦后不问青红皂白,上去又是俩耳光,他自己可以出轨,却不允许妻子和男性的任何接触。


她终于意识到,这样的丈夫,不如不要。


冯和仪死了,继续活下去的是女作家苏青。

23FEAB6D-9573-4D4C-82C1-8569AB96E882.jpeg

顺便说一句,出轨对象赵琏的丈夫是写出《鬼恋》的著名作家徐訏,他对于赵琏的出轨讳莫如深,但根据苏青《结婚十年》里的透露,徐訏和赵琏婚姻的失败,同样来自于动手打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12-1 12:09 AM |显示全部楼层

6967D486-B870-4FD4-8C24-CE9B822B77AC.png


苏青一直积极为上海千千万万的女性发言,倡导已婚女性的人格独立。1945年,一篇《为杀夫者辩》为苏青惹来了无数麻烦。

1925FC60-798B-4E53-ADD0-7327E1697668.jpeg

位于上海国际饭店旁边的新昌路内,有一“酱园弄”,因清光绪年间的老字号张振新酱园而得名。


1945年3月20日清晨,酱园弄85号一楼的王瞎子忽然闻到一股血腥味,他意识到,这些味道源自二楼地板渗出的红色液体。他喊老婆上楼去看,二楼的女人詹周氏浑身鲜血,呆坐,口中喃喃:“詹大块头已经被我杀了,斩成16块装在皮箱里……”

B1B5D75F-80E6-4FCC-A7BA-FF676EBF7251.jpeg

“詹大块头”是她的丈夫詹云影。这是一个远近有名的赌徒,詹周氏为了维持家中生计,去香烟厂卷烟纸,赚一点血汗钱,却被丈夫认为是“勾搭男人”,一顿暴打。他自己在外噶姘头,心情不好,回来打人;赌博输了,回来打人;遇到少许不顺心,詹周氏的身上便落满了他的拳头。

F06C882A-8749-4E60-9409-969E9881C51E.jpeg

他们结婚九年,所有的邻居都目睹这男子的暴行,可是没有人讲话。3月20日凌晨,为了妻子打算变卖家里的大衣柜去摆摊的建议,詹云影再次拳打脚踢。最终,詹周氏拿起厨房间的菜刀,狠命砍去,碎尸16块,酿成惨案。

75146DC0-6957-4BC8-80EC-08A893889AFA.jpeg

令苏青悲哀的是,从法庭到社会舆论再到大报小报,大家都认为,女子自古“无奸不成杀”,詹周氏一定是有了奸夫,才决定要杀人!


只有苏青拔剑,她为周氏鸣不平,写下《为杀夫者辩》,她呼吁大家把重点放到那女人遭受的虐待上,如果不是因为九年来的非人待遇,她为什么要杀人?这个观点迅速遭到了非议和人身攻击,苏青不屈从舆论重压,又写《我与詹周氏》抗争。

4C37201A-D55B-4AC7-9EF3-39AB209B1C3A.jpeg

不过,虽然一审判决为死刑,但很快因汪伪政府的倒台,在有识之士的帮助下,1948年2月,法院改判为有期徒刑15年。詹周氏在提篮桥监狱是出了名的模范,上海解放后,詹周氏刑满释放,被安置在上海农场川东分场就业,改名周惠珍。1959年,她与农场炊事员严少华结婚,两人相敬如宾。


但苏青的疑惑并没有因为周慧珍的被释放而彻底解决。更可惜的是,七十年以来,一百七十年来,遇到女人被家暴,仍旧会有人立刻将原因归结于“肯定是女人出轨/太凶/小气/犯了错才会被丈夫打”。


1A709FE0-F3A5-4819-BC69-000CCFC63ECB.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12-1 12:10 AM |显示全部楼层


7B441F91-0782-4A19-A91B-38955BB29F92.png


如何避免家暴?


有一点是,尽可能要对这个人进行全面的了解。这种了解是世俗性的,了解他的童年,他的父母,他的前女友,不要不好意思,如果你打算和这个人过一辈子,你完全需要一份“尽职报告”。


假如遇到一个看起来特别完美的人,符合你想象中完美伴侣的一切人设,而他/她看上去又特别爱你,那需要警惕,因为十有八九这样的人是不存在的。


真的遭遇了家暴,不要害怕,不要胆怯。今年已经是2019了,我们应该像宇芽一样选择勇敢,况且,这一百年来,中国实际上一直都有保护女性的相关法律。


EA201AF6-98F7-4FAA-A2F5-AC9B4E829F59.jpeg


早在《大清民律草案》中就规定:夫妇之一遭受不堪同居之虐待或重大侮辱者,对方可以请求离婚。


民国时期,大理院(民国最高法院)在对待“不堪同居之虐待”这一条时曾经有一个颇有深意的变化。1915年之前,对以“夫殴妻”为由请求离婚的案件,大理院要求必须达“折伤(骨折)以上”,妻才可据此请求离异,而且如果丈夫不同意,妻子仍然很难被允许离婚。到了1916年,法院的法律解释,对女方受伤程度的认定变为“夫虐待其妻,致令受稍重之伤害者”即可判离,“如其殴打行为出于惯行”或“常加虐待”,也能证明“不堪同居之虐待”情形。1917年,大理院进一步讲:“夫殴妻至折伤以上之程度,其妻请求离异,应即准其离异,无须再得夫同意”。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进步。


2016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施行,其中规定:“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均属家庭暴力。”法案也规定,同居关系的人之间发生的暴力也被纳入家庭暴力,受法律约束。


当遭遇到家暴时,无论男女,第一时间想到的,应该是法律。


这是远离家暴的不二法门。


8286672F-8176-4B34-83BB-2CC431893B2A.png




CFF469E0-8886-458A-8B80-DEBB40DFE840.png

朱冯芳,乱世的见证叙事——苏青在沦陷上海的生存与写作,华东师范大学

曲玉梁,民初大理院及其民事判解制度研究,华东政法大学

储文静,民国反家暴:对妻子冷暴力算虐待,潇湘晨报2016-03-06

周阿求,《民国时期婚约无效法律制度研究(1929-1949)——兼以沪赣两地司法档案为例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12-14 06:38 PM , Processed in 0.12023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