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6|回复: 0

李舒|倪瓒:请不要再黑我们处女座了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82

好友

26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10-9 04:58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源济 于 2019-9-3 03:37 PM 编辑

倪瓒:请不要再黑我们处女座了

 阿舒 山河小岁月 2019-03-29

出差回家,听说江南的笋跟我同时到家,几乎等不及放行李,吃笋要紧。


8CDDB3AA-6CF2-4C4F-92C1-DFE15D955EF4.jpeg


又到了一年一度“我和倪瓒学做菜”的季节,隆重推荐这道简单好学的“醋笋”:

用笋汁,入白梅糖霜或白沙糖、生姜自然汁少许,调和合味。入熟笋淹少时,冷啖。不可留久。

其实就是笋切块,过水焯熟,白糖+梅子一颗+生姜汁+一汤勺焯笋时的水,以此调味腌笋,冰箱里放置过夜,做第二天的小菜,完美。


袁枚说倪瓒的菜都是附会而来,我头一个不服。Wuli小瓒瓒,虽然自称“懒瓒”,但生活小常识,一件赛过一件,如果活在今天,绝对属于有点各色的生活美学家:

 

是瓒瓒教会了我,下馄饨的时候用滚水,不要加盖子,要搅动——煮时用极沸汤打转下之,不要盖,待浮便起,不可再搅。

是瓒瓒让我每年秋天的蟹季与众不同,生姜紫苏橘皮再加一点盐,冷水煮蟹,“才火沸透便翻,再一大沸透便啖”,醋里面加一点橙皮,你能吃出一种明媚的鲜味。

22E2F036-D34A-4E18-83B8-1BF85A737824.jpeg

但如果瓒瓒真的做了美食博主,他可能会和王刚一样被骂死,比如这件——

 

黄雀馒头法:用黄雀以脑及翅,葱椒盐同剁碎酿腹中,以发酵面裹之,作小长卷,两头令平圆。上笼蒸之,或蒸后如糟馒头法糟过,香法炸之尤妙。

 

但这完全不妨碍我对于倪瓒充满少女心的赞美。



 

倪瓒肯定是被黑的最厉害的处女座。

阁前置梧石,日令人洗拭,及苔藓盈庭,不留水迹,绿褥可坐。每遇坠叶,辄令童子以针缀杖头剌出之,不使点坏——冯梦龙《古今笑史·倪云林事》

倪瓒庭院前栽了一颗梧桐树,每天早晚派人挑水洗洗洗,而且洗完,要满庭苔藓,不能留一点水痕。苔藓上只要有一片落叶,就让童子把叶子挑走,务必做到苔藓如绿褥,一点腐烂都看不到。

倪尝留客夜榻,恐有所秽,时出听之。一夕闻有咳嗽声,侵晟令家僮遍觅,无所得,童虑捶楚,伪言窒外梧桐叶有唾痕者。元镇遂令剪叶十馀里外。盖宿露所凝,讹指为唾以诒之耳——顾元庆《云林遗事》

EE10B37A-B045-4CD9-8445-EF33AB0483AE.png

▲  仇英《临王绎倪瓒画像》,上海博物馆藏

倪瓒留客在家住宿,他怕客人不爱干净,几次起夜视察。夜里忽然听到一声咳嗽,于是整夜无眠。次日一早,他就叫童子们去客人的房间里找客人吐的痰。哪里找得到,童子就指着梧桐叶上的晨露说这就是痰迹,倪瓒便立刻让仆童剪下那片梧桐叶,扔到十里以外。

 

这样的故事简直不胜枚举,比如听说某地水好,让仆人挑水烧茶,前面那桶用来烧茶,后面那桶用来洗脚——他觉得仆人挑水时可能放屁,一定要污染后面那桶水。

 

倪瓒家的水绝对不会浪费,不仅用来冲梧桐,也用来洗人。某日,他看中了一赵姓歌姬,带回别墅留宿。让她沐浴,洗毕上床,瓒瓒从头摸到脚,边摸边闻,始终觉得不干净。于是让歌姬再洗,洗完再闻,如是者三四,洗来洗去,天已亮了,只好做罢。

C17000D3-AFDB-4119-AA44-3EF5834DCDEB.png

又比如,他和朋友杨廉夫做客,杨廉夫一时兴起,脱下旁边一位歌姬的鞋子,把酒杯放在鞋里,名曰鞋杯,传鞋而饮。倪瓒恶心得要死,一怒之下掀翻了酒桌。两人从此绝交。

 

要我也觉得恶心啊!

 

如果我穿越回元代,我肯定也很想感受一下倪瓒家里的豪华厕所——他的香厕是一座空中楼阁,用香木搭好格子,下面填土,中间铺着洁白的鹅毛,“凡便下,则鹅毛起覆之,不闻有秽气也。”

 

反正拔了鹅毛的鹅,可以用倪瓒食谱做一道云林鹅(这道菜我前阵子在某个宴席上吃过,有点好笑)

 

倪瓒的洁癖听来夸张了点,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可以理解。

 

只要看过他的画。

B4CCF6C3-551E-405D-91CA-632DE5716091.jpeg

▲  《渔庄秋霁图》 倪瓒 上海博物馆藏



 

一个学国画的女朋友说,上国画临摹课交作业,如果来不及交稿,大家都开始临倪瓒——因为看上去简单,一河两岸,模范山水。

 

当然是表面看上去的简单,女朋友说,最后大家也知道,不过是为了赶时间交作业,得分肯定不会高。

 

倪瓒是不可复制的。

579228BC-6882-4615-B49B-74D3A1A8AB6D.png

▲  倪瓒《乐圃林居图》

明朝画家周臣是有名的模仿圣手,可是仿了倪云林的画,大家看了说:“太过。”

 

去年上博的董其昌大展,我和悦阳兄去看预展。偌大的展厅里,苏东坡赵孟頫宋徽宗一圈大V,倪瓒的画并不抢眼,安安静静在一个角落,可你就是无法忘记他,枯藤老树,无一丝云翳,亦无一痕鸟影,素净而简淡,可又充满天真。

 

一个透明的倪瓒,就这样静远地呈现在你面前,毫无城府。

 

倪瓒的仙气,是源自基因里的。

6698DA5F-FEA7-444C-B111-8FAC68D16C32.png

他的哥哥倪昭奎,是当时很有名气的道长——曾经被赐“真人号”。作为参考,我可以告诉你们,元代第一道长丘处机是长春真人。

 

虽然年幼丧父,哥哥给了倪瓒无微不至的关怀。他不仅给弟弟锦衣玉食,还给他找了一个“真人”道长王仁辅做老师。

 

一直到27岁,倪瓒的生活无忧无虑,所以讲出了以下这句没心肝的话——

 

浮生富贵真无用。

97107B01-2C26-45A6-BF1C-14AA52E36B82.jpeg

能领悟到这句话的人,首先要有钱。

 

27岁,倪昭奎去世了,大厦崩塌。

 

紧接着,倪瓒的嫡母去世了。

 

再过两年,智力有欠缺的二哥倪瑛走了。

 

六年之间,倪瓒忽然成了这个家族的顶梁柱,而因为道长哥哥的去世,原本可以享受的特权都失去了。而后,家族连遭水灾,乡间酷吏,勒索不绝,这一切,都要原本锦衣玉食,万事不关心的倪瓒来解决。

 

人是在一夜之间长大的,无论是主动还是被迫,是早还是晚,总有一个瞬间,让我们明白世界的真相。

 

倪瓒的纯粹在于,在那些痛彻心扉之后,他依旧选择纯粹,用他的天真和淡薄,来面对这个世界。

 

倪瓒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去流浪。

他把所有的财产卖给了亲戚,大家都觉得这人疯了。可是没过多久,“兵兴,富家系被祸,而瓒扁舟箬立,往来震泽三泖间,独不罹祸”。倪瓒浪迹天涯二十多年,有时寄居友人家,更多时间,一叶扁舟飘荡于太湖。他的画面中再不见人,每日所见,唯太湖山水,渐渐地,连树也就那么几株——松、柏、樟、楠、槐、榆。《竹石寒树》里,他的朋友给他题写“懒瓒先生懒下楼,先生避俗避如仇。自言写此三株树,清闷斋中笔已投。”


对,懒瓒是他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太萌了,我要叫我懒舒。

E581548F-7A0B-407D-980D-A569D2FDCB05.jpeg

▲  《六君子图》

但他绝不是清高。

 


 

倪瓒对待朋友,是怀着一颗诚心的。

 

他不喜欢的人,一张画也不画。张士诚的弟弟拿了上好的画绢和很多钱送到倪云林家中,倪瓒不给画,还非常生气地撕了绢帛大喊:“我又不是乃们王府的画师!”——没多久就被张家人打了,全程不吭声,别人说怎么不喊,他说,“一出言便俗!”

 

他喜欢的人,那样细密密地作画,一个叫周逊学的朋友辞别亲友去做官,他专门为他绘《幽涧寒松图》,并且劝他:当官啥意思啊,哪天想做隐士了,来找哥哥!

DDFE111C-01D0-4D66-A4A8-E2619976A7BD.png

他也不是真的不懂人情世故,绘《狮子林图》,居然里面有两个人,明代人大为惊讶:“倪云林先生不画人物,唯《狮子林图》有之。”

 

他能看得上的人实在太少——“天地间不见一个英雄,不见一个豪杰”。

 

而看上的,他就把所有真心都托付给人家。

 

他的老师王仁辅去世了,倪瓒专门偷偷跑回无锡(当时已是元末战乱),为他举办葬礼,给他写墓志铭:“因师无嗣,奉养以终其身。殁,为制服丧而葬焉。”

 

他一次次真心劝说朋友王蒙(就是我爱豆赵孟頫的外孙),寄情山水,不要涉足官场(王蒙后来果然死在狱中)。他是那么热爱王蒙的艺术,说他“王侯笔力能扛鼎”。

 

实际上,他的“逸笔草草”和王蒙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可是这样,他也不介意。我欣赏你,并不需要你和我是一样的人。

 

所以,他甚至会有姚广孝这样的阴谋家朋友——如果你读过明史,你会对黑衣宰相姚广孝干的那些事瞠目结舌。

 

是的,就是那个帮助朱棣夺得皇位的姚广孝。

 

可是在倪瓒眼里,他还是那个在狮子林里诗歌唱和的白衣僧侣。


 

姚广孝在给倪云林的墨竹题词时,给我们透露了一个信息:“至正甲午(1354),避乱寓于笠泽(今太湖)。”

F9DF5FD7-A4C2-4AF6-8046-E1FDFF1DB703.jpeg

▲  倪瓒《竹枝图卷

这是他第二次避祸。王宾写的《元处士倪云林先生旅葬墓志铭》中说:“至正初,兵未动,鬻其家田产。”可知他第一次卖田产在三十五岁左右。

 

中途,他偷偷回家埋葬老师,却因为欠官租而遭拘禁。被关起来的倪瓒还留下了一个处女座洁癖故事——狱卒给他送牢饭,他说,那个大哥,你能不能把饭举到你眉毛处?

 

纳尼?你吃个饭还要我举案齐眉吗?

 

倪瓒,不是啊大哥,你唾沫星子可能会溅到我碗里,那样多恶心。

 

之后,倪瓒就被绑在了马桶旁边吃饭。

F4A79F4B-92A0-42A6-B8ED-99FBF22B82FA.jpeg

▲  《江渚风林图》倪瓒自题

这个故事已不可考,但这次牢狱之灾之后,倪瓒回到家里,遇到老友张伯雨,他把卖田产所得的千百缗钱全部送给伯雨,自己带着妻子再次离开了家乡。

 

我忽然明白了他的那些醋笋食谱和下馄饨小技巧,也忽然明白,为什么云林食谱里,有那么多的风腌小菜,因为整衣宵遁常在湖泖之间,新鲜蔬菜未必供应得上,只有肉干酱菜,才是下饭好物。

 

那是他流浪时对于生活的感悟。对于生活的热爱,对于生命的敬畏,其实就在那些小小的腌菜技术里,就在那所谓的洁癖里,他深深地爱着山水,爱着故土,爱这人间。

 

因为爱得太深,他便不容这世间有一丝污垢。

 

对于倪瓒的结局,这世间依旧有很多传说。一说他最后染上痢疾,“秽不可近”;又说被扔进粪坑淹死了。

 

我一个也不相信。但妻子和长子的故去,次子的不孝,对于年迈的倪瓒来说,是不小的打击。他先住在亲戚家里,因为生病,就去粉丝医生家里看病,粉丝留他住下,给他的房间取名“听云轩”。

 

11月11日,他静静地面对了自己的死亡,享年74岁。

我一直在想,如果倪瓒泉下有知,他会如何面对这些流传他洁癖的笑话呢?是愤怒?是不屑一顾?还是淡淡一笑?或者扔给我们六十岁时候写的诗:

 

离乱漂泊竟终老,去往彼此难为情。

 

世间只有一个倪瓒。


世间再也不会有倪瓒了。


21AA0238-F1C9-40C5-AA70-BED15E35EBAB.jpeg

▲  倪瓒像

*参考文献:

1、倪瓒,云林堂饮食制度集

2、顾元庆,云林遗事

3、陈彦霖,倪瓒研究——以“一河两岸”为例,上海大学2012-12-30

4、空森林,倪瓒你好赞!,豆瓣

https://www.douban.com/note/643329220/

5、赵琰哲,艺循清閟——倪瓒(款)《狮子林图》及其清宫仿画研究,中国书画2019-02-05

6、吕友者,元代倪瓒朋友圈的那些事儿,东方收藏2017-10-15



 EN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10-14 01:46 AM , Processed in 0.10894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