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8|回复: 1

[百家杂谈] 废弃针头去哪儿了|胡源 一席第666位讲者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59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4-14 09:31 AM |显示全部楼层








四年来,我们这个连办公室都没有的小组织处理了70万个废弃针头| 胡源 一席第666位讲者

原创: 胡源  一席  2019-03-18


胡源,医生,“爱未来公益”创始人。

这样一个听起来简单明了的事情,解决方案应该是很简单的。那怎么解决呢?其实有几个利益相关方:针头的生产厂商,出售针头的药店药房,处方注射药物的医疗机构,还有使用针头的患者。究竟谁要来担这个责任?谁要具体来做这件事情?谁应该为此买单?不知道。





废弃针头去哪儿了

大家好,非常荣幸能来一席,跟大家聊一聊我和我的朋友们这几年利用业余时间做的一些事情。

我是一名普通内科医生,在内分泌科,我们这个科室主要看的疾病是糖尿病。

2010年,中国疾控中心和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会曾经在全国做过一个调研,数据显示,18岁及以上人群糖尿病的患病率是9.7%。到2013年,这个数据就变成了10.4%。也就是说,我们国家现在大约有1亿人患糖尿病,可能是目前全世界拥有糖尿病患者最多的国家。

2CA18CD8-35DF-4E15-AB94-3585259B1709.png

糖尿病病人分四个型,其中所有的1型糖尿病患者,他们从发病开始到生命结束,需要终生注射胰岛素。部分2型糖尿病患者需要大几个月或者是几年注射胰岛素,现在也有一些人会选择用更长的时间。
因为平时要控制血糖,所以几乎所有糖尿病病人要在家里测血糖,不可避免地就会用到血糖仪。

▲ 采血笔和血糖仪

使用血糖仪的时候需要一个采血针,这个采血针是一次性的。

▲ 采血针头

▲ 胰岛素笔针头

住院期间产生的废旧针头,要放进医用锐器盒,然后严格按照医疗垃圾规范处理。那在家里使用的时候,这些针头都到哪里去了呢?

▲ 医用锐器盒

在家庭当中,几乎所有的针头都是被随意当成普通垃圾扔到了垃圾袋里,再扔到社区的垃圾桶里,最后由普通的垃圾转运车运走了。
这样的一个过程,很可能使这些针头在社区里、在运送的路程中形成抛洒。一些小朋友很可能会捡起来玩,拾荒者会到垃圾桶里翻拣垃圾,环卫工人也要运送垃圾。所以不可避免地,这种针头会误伤到我刚才说的这些群体。
这些针头接触过病人的血液,很可能携带着感染性疾病的病原体。在我国有过亿的肝炎病毒携带者,近几年艾滋、梅毒这些传染性疾病控制形势也不容乐观。虽然我们没有数据,但是可以想象,有人会因为这样的行为传播了疾病。这就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
我当医生十几年,前几年我也没有注意这个问题。后来我咨询了一些兄弟医院,问问他们是怎么做的。曾经有一位专科护士跟我说,她会劝病人针头不要乱扔,放到一个可乐瓶里,把它盖起来再扔掉。

我们很简单就可以想到这个可乐瓶的去处:拾荒者看到有一个塑料瓶,拧开盖子,倒掉里面的东西,然后一踩,放到自己的收集袋里。
你原本是好意让他放到可乐瓶里,但是现在这个针头就会集中在某个垃圾桶周围,或者很可能是在草丛里集中出现,危害会更大,所以这肯定不是一个好方法。

都说发达国家的垃圾分类做得好,我就咨询了一些在国外的朋友,他们帮我查询了美国加州的官方网站。大家可以看到,上面列得很清楚:假如在家庭中产生了这样的锐器,你应该到哪里去拿到容纳的盒子,这个盒子满了后你应该交到什么样的机构去销毁?

▲ 美国加州资源回收利用官网

我又查询了我们的邻国日本。他们会有相应的指导手册,很明显地指出在家庭中产生的锐器该怎么处理。


我就想作为一个普通人,能不能为这件事做点什么。于是在2014年初,我和朋友们就自费买了一批盒子,因为是个人用,我们就买了相对比较小的容量1L的盒子,大概可以装一百个针头,每个也就两块钱不到。

我们把盒子发给病人,告诉患者,集满废针头后拧紧盖子,到医院复诊时顺手带回来,我们利用医院的医疗垃圾处理流程来处置。

这时,又面临两个问题。一是这样是否增加了医院的医疗垃圾处理成本?医院是否愿意?我和我们医院院感科联系后,了解到像我们医院那样的级别,每年的医疗垃圾处理费是按照医院床位数制定的,也就是说多增加一点点我们收集的锐器不会增加医院的支出。

医院同时也提出一个建议,建议我们把盒子上的医疗垃圾标志去掉,医院认为在家庭产生的这些针头不属于医疗垃圾。于是我们做了相应的标签,写了环保标语、糖尿病控制目标和公众号二维码等。


还有一个问题,盒子是发出去了,我怎么促进病人从家里把这个盒子带回医院处理呢?他们会不会愿意?于是我们想到了用旧针头换新针头:只要病人从家里把满了的盒子带过来,我们就奖励他一盒新针头。

我又去找了一些朋友,跟他们说了这个事,让他们赞助我一点钱买针头。新针头一盒七个,当时的价格我记得是19.7元。
本来这个想法很好,结果又出问题了。好多老爷爷老奶奶来的时候会跟我说,我给你一盒一百多个针头,你才给我七个,这不行,你们医院不能这样欺负我。结果我们要做很多很多的解释工作,还要被误解、埋怨。本来是一件好事情,结果不被理解。
大半年过去了,我想这个不要只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想法,我们去民政局注册了一个正式的公益机构,变成了一个正式的单位。我们注册的名字叫“爱未来公益”,以公益组织的名义发起这样一个公益活动,解释起来就更有力。我们一帮朋友成立了理事会、监事会,我们也想以后成立董事会,给大家发更多的盒子。


我们觉得一项公益活动,它的意义应该是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发现身边可以改良的某个方面,对其未来做美好的创想,把我们希望达到的那个美好前景作为目标,一群人坚定地朝着这个目标走下去。在行动的过程中,我们不应该只凭借自己单纯的一厢情愿来设计活动,公益不是施舍,而应该是倡导。

后来大家协商,讨论出来一个办法,我们不给患者赠送新针头了。我们新的策略是这样子的,比如王阿姨有糖尿病,住在病床上,现在吃药管不住了要打针,我就会告诉她医学上面的这些东西。
她愿意打针了,我给她制定了治疗方案后,每天打完针查房时,我会跟她说,王阿姨,你在家里自己打针这个针头不能乱扔,要放到和医院发的一样可靠的结实的盒子里,不然这个事情是犯法的。
这么小的针头万一掉在自己家的角落里,或者是沙发上,扎到你的孙子怎么办?放垃圾袋里一扔,万一掉在小区里了,被邻居踩了一脚,邻居肯定要来找你。
王阿姨就会说,是的,但是我家里没有这样的盒子。我说不要紧,你出院的时候我送你一个。出院的时候王阿姨就会到我这里,或者是问我们的专科护士要一个盒子带回家。
发盒子的时候我们有一个登记表,最上面用加粗的黑字写了:我承诺,我在家用过的废针头妥善放入锐器盒,容器充满四分之三时密封,把它带到医院环保处理。王阿姨在上面签了名,留了电话号码,然后她就回去了。从我的角度想,这相当于她承诺了。

通过发放策略上小小的改变,我们既减少了公益活动的成本,又提高了患者自身践行环保的积极主动性。因为一个盒子才一元左右,我们不用送新针头了,一千个盒子也才一千多块钱,在我们医院也可以顺利地开展下去了。

▲专科护士在给患者讲解锐器盒
成立了组织后,我们就会想要把它发扬光大,想要把我们的公益活动推广出去,于是我们就利用下夜班的半天休息,一家医院一家医院地去,带了我们的盒子,带了我们的宣传资料,去找他们的主任、护士长谈,告诉他们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件什么样的事。
一般医院里的医护人员对这个都很敏感,大家都很能理解,因为我们每天工作当中产生的所有锐器都是放到锐器盒里的。我说你只要帮我们发,帮我们宣传,我们会定期免费把盒子给你们送过来。
很快,全无锡市所有的三级医院都加入了我们这样一个活动。渐渐地,周边的城市,南京、苏州、上海、连云港也都有医院听说了来联系我们,我们也给他们邮寄过去。


其中做的最好的是苏州市中医院,他们的主任是我师姐,我大学最好的兄弟又在他们科室,所以当然做得好。最左上角的是我念研究生的医院,中间上面是我研究生做实验的医院。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有一天我的微信上接到个消息,有个朋友联系我,她结婚好几年了,一直没生小孩,正在妇幼医院做试管婴儿。她说医生让我在家里天天打针,针头还很长,你那边有盒子的话,能不能给我一个?
我发现原来还有不是糖尿病也要在家打针的。我就去妇幼保健医院联系,得知不孕症的妇女在做辅助生殖治疗的时候,需要在家里注射一段时间的促排卵药、保胎药,所以我们又给她们免费地送盒子。
又过了一段时间,又有一个朋友来找我。他们家小孩一直比班里的小孩身高稍微矮一些,去儿童医院看了,说要在家打几年的生长激素,也要问我拿盒子。于是我们就又到儿童医院发,哪个小朋友要在家打针,我们就给他发盒子。
其实做公益就是这样子的,是互相促进的,我们觉得我们给大众宣传了环保理念,他们脑子里知道这样一件事情了,在他们日常生活中发现有新问题跟我们有关系后,他们也会反过来反馈给我们,让我们的工作可以做得更加完善,更进步。
我们这个组织很松散,一半以上都是跟我一样,专业背景是学医的,我们做一些海报、宣传资料什么的只会写文字,不会画图,也设计得不好看,挂在医院里的海报没人看。
怎么办呢?于是我就跑到江南大学、西交利物浦大学,这些高校里有设计师,他们一听很感兴趣。他们的加入使我们更加生动,做的东西好像更高大上了一些。
这个是江南大学学生帮我们设计的,1型糖尿病患者外出状态下常用的一个工具包。


当然,我们在所有的设计里都要有一些储存废弃针头的地方,不能光考虑药物。


这是一个注射盒的设计,我们也特别设计了废弃物收集的场所。


这四年多来,我们在20家左右的三级医院,一共发放了1.2万个盒子,大约环保处置了70万个针头。这个数据听起来似乎对于我们这样一个草根的、连个办公场所都没有的小组织来说很多。但是,我们有一个亿的糖尿病患者。
我昨天还打听了一下,仅一家公司,在我们中国去年一年销售了4个亿的针头。这4亿针头里当然有一部分是在医院里面用的,那它是严格地环保处理的,但是绝大多数是在家庭里使用的。所以,我们的70万跟4个亿相比差距太大了。
这样一个听起来简单明了的事情,解决方案应该是很简单的。那怎么解决呢?其实有几个利益相关方:针头的生产厂商,出售针头的药店药房,处方注射药物的医疗机构,还有使用针头的患者。究竟谁要来担这个责任?谁要具体来做这件事情?谁应该为此买单?不知道。
这件事情的主管部门有环保部门、城管环卫部门、卫计委,其实只要明确谁管谁做,那就做起来了。

我去环保部门问,他们跟我说这是打针用的,是医疗垃圾,医疗垃圾你要找卫计委。
我去卫计委,卫计委又说你上政府网站看,我们《医疗垃圾管理条例》第二条明确规定,“医疗垃圾、医疗废物是指医疗卫生机构在它的医疗、预防、保健以及相关活动中产生的”。这么理解就是医院产生的才是医疗废物,在家里产生的不叫医疗废物。
我也想跟他们争,但争是没用的。我说这个产生途径相同、理化性质相同、损伤感染风险相同的针头,在医院叫医疗废物,在家里叫什么?我就又去查。


《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第二条、第三条明确规定:一,死亡者的医疗废物都属于危险废物;第二,只要有损伤感染这些风险的就属于危险废物,或者是它有可能对环境或对人体健康造成影响的,就应该按危险废物处理。

下面还有危险废物豁免管理清单,第一条就是家庭源危险废物。什么意思呢,如果你没有分类,那你就不要按危险废物去管理;但假如你分类收集了,那收集过程不按危险废物管理,但是后面的其他过程,运输、最终销毁都按危险废物处理。因为危废的处理非常非常严格,有很多很多条条框框。


做了这几年,我又想再提一些未来的愿景。我们希望在我们的环保网或者是政府网站上能有显著的位置,告诉民众哪些是危险废物,哪些是可以做分类的;应该到什么地方、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得到这些容纳危险废物的容器,应该把这些容器放置到什么地方。这样我们做了分类,最终就能按危险废物去处理,那我们这件事情就圆满了。

这也是我们一个小小的公益组织,这么几年一直坚持做下去的心愿和目标。
谢谢。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59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5-8 08:56 PM |显示全部楼层
胡源:废弃针头去哪儿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7-23 04:13 AM , Processed in 0.10230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