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0|回复: 0

[百家杂谈] 渐渐摆脱抑郁症之后,我突然有了这 4 点感悟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5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2-10 07:00 PM |显示全部楼层








渐渐摆脱抑郁症之后,我突然有了这 4 点感悟
绅女  知乎日报  2019-02-10


7C8B8F99-9F8A-44E3-BE95-0F36AF4C72D0.jpeg
题图:全景网


抑郁症好了是一种什么体验?

知友:绅女(400+ 赞同)
想了很久才来回答这个问题。

犹豫是因为两点,一是我向来拒绝不必要的心理暗示,尤其是负面的心理暗示,所以很少会主动提自己有抑郁症;其次我的抑郁症在最糟的时候也只是中度,所以不希望个体经验给人留下了「抑郁症没什么大不了,想开就好了」的印象,这样对许多重度抑郁症患者并不公平。

我不能说自己抑郁症完全好了,因为还是有定期服药,但是基本上不会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有大的负面影响。对于改善抑郁心境自己也确实有一些心得,所以决定聊一下自己的经历和感悟,希望能给轻到中度抑郁症患者一些借鉴和参考。

我从小情绪就时常经历低谷,在最差的时候会有自杀念头。小时候并不知道原因,以为是过于年轻时对于死亡和虚无的迷恋,所以一直用写作来排解这种一直笼罩在心头的迷雾。在 20 岁前后几年写了许多暗黑系的童话故事,主人公的结局都是死亡。依靠在低谷时写作这个方式,我踉踉跄跄地平顺度过了青春期。

一直到 23 岁那年,因为一些外因刺激,整个人突然断弦了。在那时第一次被诊断为抑郁症。

知道自己的问题是抑郁症后,我反而松了一口气,因为知道问题所在,就有了解决的可能。当时我的抑郁症症状表现为情绪持续低落并出现饮食和睡眠障碍。

但是也算幸运,病情并不会严重影响我的社会功能,工作或者人际交往都可以相对正常进行,只是效率会有降低,然后会有几天无法接电话、回复消息或者出门见人,当时那份工作所需要的思维、分析和写作能力依然正常。

所以那一年,精神科的医生开了一些药给我,被当时讳疾忌医的我拒绝了,因为我的工作和生活并没有受到很大影响。也许是因为没有严格遵从医嘱,我的恢复并不完整,也或许抑郁症本来就有复发的特征,到 2018 年 4 月,我的情绪突然又因为一个外因诱导进入失控。

一开始是失眠,之后便是饮食障碍,没有食欲但是如果逼自己吃东西就会出现呕吐情况,再后来就是头疼和意识破碎——无时无刻都有几百种负面的念头在脑中徘徊——随后便是逐渐出现的幻听和肢体震颤。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两周,在尝试自我调节的尝试都宣告无效的情况下,我去了上海精神卫生中心。这是我第一个想要分享的经验——抑郁症是一种病,得了病就要去看医生。多看几位医生,找到最适合自己的。

在国内,精神科的就医体验是真的不尽如人意,但是还是会有好医生,给到我们参考和好的建议。四月,在出现了连续八晚无法入睡后,我第一次去了上海精神卫生中心,挂了专家门诊,但体验很糟。

医生只是看了我几眼后,就说「你已经很严重抑郁了,吃药吧。」然后就开始在处方上开了一堆药。

我反问了几句,「难道连量表都不用做,你就直接下判断了吗?」对方就因此感到不悦,直接训斥我,「我看抑郁症像看感冒那样熟练。你想做什么检测我都让你做,结果都会是重度。药方在这里,你想吃就吃。吃了每周来复查。」

我强忍着才能不当场因为委屈哭出来,但我实在不愿意就这样接受诊断,吞咽下一把会影响我大脑的药物。我走出就诊室就撕掉了处方笺。

但赌气并不能帮助我好起来,五月我又一次回到了上海精卫,挂号重新在普通门诊看了一位新的医生。

新的医生非常温柔,先让我做了宗氏量表,在确定是中度抑郁症后又向我仔细说了各种药物的副作用,医生耐心地和我进行了交流了解到我的社会功能并没有受到很大影响后,最终选择了抗抑郁能力也较弱,但副作用相对较少同时对睡眠有帮助的盐酸曲唑酮(美时玉)。

复查时量表自查结果

靠着盐酸曲唑酮,我勉强稳定住了情绪,没有往更坏情况发展。

有的人生来会有残疾,有的人携带乙肝病毒,有的人过敏,这些都是很正常的情况,抑郁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我们心理上得了病,专业的医生会帮助我们找到合适自己的药,也不用谈药色变,副作用再怎样,也没有正作用来的大。

药物帮我勉强维持到六月底,在六月底我的情绪又一次破碎了,在情绪波动最剧烈的情况,我做出了伤害自己身体的行为。

之后,我便果断暂停了手上所有工作,最快时间完成工作交接就飞到了莫斯科,莫斯科的好朋友替我联系了一位日内瓦执业的专业精神科医生 M,对我做进行了一次详细的远程视频咨询。

这一次咨询给到了我很多安慰和帮助。M 确定了我的抑郁症并不如我所想象的以及国内医生诊断的那么严重——虽然我有实际的自伤行为,也是基于我无法应对席卷而来的情绪风暴,并不是自杀意图。

同时,她从专业上肯定了我用写作来进行情绪告解和自我对话的正向作用,「任何和潜意识进行联系,建立正向认知的尝试都是有用的。」

咨询后 M 发给我的邮件

在 M 的帮助下我调整了服药,情绪从黑洞里逐步找到亮光。

7 月刚到莫斯科的时候,我的整个心理和情绪情况已经不太好了,但是依然每天和朋友一起走在莫斯科大街小巷,了解这座城市的昨天与今天。

在确定换药后自己的行动和思维能力没有任何影响后,我便改了回程飞机票,坐上火车开始了计划之外无比精彩的横跨俄罗斯之旅,一路走到了贝加尔湖以东的乌兰乌德。

这是第二个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感悟——抑郁症不是阻挡我们好好生活的理由。病情确实会对我们的生活能力和情绪产生不好的影响,但是这并不能让我们失去美好生活的资格。

举个例子,我的失眠问题很严重,而且持续了十几年。我常会整夜无法入睡,早晨情绪和行动能力都会很低迷,动作和反应都会很迟缓;或是虽然靠吃药入睡但清醒后因为副作用而难受。

如果这样的情况出现,我的应对方法是在这样一个失眠之后的早晨,我一定要洗一个幸福的澡,吃一顿幸福的早餐。用消费能力可以承受的最好的沐浴露、浴盐、磨砂膏和身体乳产品,并外卖一份非常丰富的早餐,用一个畅快的早晨开启新的一天,这样「昨晚一晚没睡,今天肯定糟透了」的诅咒就会失效!

我把抑郁症看成和过敏一样,我芒果过敏,不能吃杨枝甘露,但是我还是能吃花生沙冰、椰汁西米露和提拉米苏呀。生活也一样,抑郁症让我有睡眠、饮食和情绪困扰,但是它不能阻挡我在阅读、旅行、思考、创造过程中获得快乐呀。

想给大家分享一部电影《完美感觉》。


我的女神 Eva Green 扮演女主角苏珊,电影的主题是爱情,如果失去声色嗅味四感,只剩性欲带来的欢愉,如果必须依次经历悲伤、恐慌和愤怒,一对男女会因此更紧密相拥还是作别于人海?

但是相比关于爱情的探讨,更打动我的是关于逐渐失去四感后,人们对于照常生活的坚持。

没有了嗅觉,人们在恐慌后依然去餐厅,用更敏锐的味觉享受美食;失去味觉后,热爱生活的人们依靠食物的口感,觥筹交错的悦耳声音享受美食;又一次失去听觉后,厨师们用更大的努力做出最精致的摆盘,来满足人们美好生活的需求。

苏珊在影片中的念白:无论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是怎样的悲剧,无论我们被夺走了多少感觉,无论因为这些感觉的丧失我们丢失了多少记忆,人们都要平静下来,接受这一切。因为生活,终究还要继续。

失去四感的人都没有放弃,我们又怎么可以放弃呢?生命依旧,热情不灭。

第三个想要和大家分享的经验是——抑郁症不是我们用来绑架他人的工具。这几年大众对于抑郁症的了解和关注度都在提升,这是好现象,也对抑郁症患者群体有很大的帮助。但是对于个体患者而言,却存在另一种风险,或者说诱惑——用抑郁症患者的身份来换取关注或者便利。

「我无法完成工作,因为我抑郁症很难受。」

「我不合群脾气古怪,但是作为朋友你要体谅我,因为我有抑郁症。」

「他知道我有抑郁症,却坚持和我分手。」

……

每每听到这样的表述,我都感到无语,不知如何评价。

我的观点是,用病情来绑架他人,推卸自我责任的做法一旦普遍了,就会产生「狼来了」效应,反而让那些真的受病情折磨,艰苦万分在生活钢索上保持平衡的真正有需要的病人得不到理解和同情。

得了抑郁症,影响到了正常生活,第一原则是寻求专业医生的帮助,其次是自我调节。我们的家人、朋友和同事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抑郁症诊断和治疗的教育,并不知道如何正确对待我们的病情。

抑郁症是一种心境障碍,本来就是异于常人的一种认知偏差。要求他人完全理解我们的苦痛,完美地与我们相处,对他们不公平,也对我们自己不公平,拖延了我们得到有效治疗的时机。

所以当我病情出现反复,进入比较糟糕状态的时候,我的选择都是从日常的生活和工作关系中暂时抽离。一方面不会给朋友同事带来困扰,也不会给自己造成社交压力,避免「抑郁症造成社交障碍——引发亲友误解——情绪继续恶化」的恶性循环。

第四个想要分享的经验是:不要给自己打抑郁症标签,接受不必要的负面暗示。

国内精神卫生中心对于抑郁症的诊断主要靠量表自查,如果对量表里每一道问题都选择负面的答案,就肯定能得出抑郁症结论。如果大家去读精神疾病诊断方面的资料就会发现,很多病症看了都会觉得在说自己。

抑郁情绪是很常见的,情绪低迷造成体重食欲下降也是很正常的情况,这和抑郁症不是一种概念,但是如果进行不恰当的量表自查可能就得到了抑郁症的结论。

我提这一点并不是在说很多人是夸大病情,冒充抑郁症患者,而是我们应该客观对待自己,如果病情影响了生活,那就及时就医,谨遵医嘱,除此以外不应该自行「加戏」,不断向自己强调抑郁症的症状和危害。

比如在去年 6 月,我确实一度觉得自己情况很严重了,因为自伤的情况已经出现了。但是和专业医生咨询后就能知道,我的恐慌是无谓的,情况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抑郁症是一种由于认知偏差所产生的「自罪自罚」心境,所以抑郁症和自艾自怜,和凄惨孤独,和尖刻阴暗没有任何关系。

知乎里私信询问对话,我从不认为自己孤独或者不幸福

我所接受的与抑郁症有关的暗示只有一种,抑郁症是善良的人才会得的病,因为善良,所以我们习惯对自我进行反思反省,才会出现「自罪自罚」。

避免不必要的自我暗示,不仅仅适用于抑郁症患者,对于我们所有人都是这样,包括原生家庭、童年阴影都是一样的。

对于群体而言,我们必须正视和重视客观不利的环境和资源匮乏对于一个群体发展的抑制,并通过制度的改革和改良为社会各阶层提供更公平的机会。

但是作为个体,我们更应关注自己的主动性和努力,承担起自己人生的责任,而不是把问题都归因于病情、父母等外界因素。

最近我有在粗看紫微,因为抑郁症的缘故,我很久很久以来一直以为自己是偏感性和阴郁的人,但是紫微显示并不是这样的。

我是天真孩子气的本命,只是内心会有一点阴晴不定和孤独感。但是因为太阴化忌了,所以就算我会有不开心,最后都能自己化解掉,实际上还是一个内心阳光,天真纯澈思虑不重的人。

这样关于自己更积极正面的暗示才是能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人生。因为我们的目标是和抑郁症和谐共处,不影响生活;强调自己抑郁症患者身份,以此获得关注和同情只会让抑郁症成为我们生活的主宰。

抑郁症的根本是认知偏差,在情绪抑郁的认知疗法中有一本经典著作——伯恩斯的《新情绪疗法》,对我个人的帮助非常大。书里有许多实用的小技巧来帮助我们自我对话,调节情绪,纠正认知。推荐给大家。

77D2D234-605C-4D51-9A1D-1853DC70ABD2.jpe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4-26 04:59 AM , Processed in 0.08855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