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80|回复: 0

[转贴] “口无遮拦”的李鸿章说了些什么,在清朝得罪那么多权贵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0

好友

55万

积分

大户

Rank: 4

活跃达人

发表于 2019-1-21 11:26 AM |显示全部楼层








“口无遮拦”的李鸿章说了些什么,在清朝得罪那么多权贵

搜狐>历史
2019-01-21 18:55

徽桐城人张祖翼(清代著名书法家、篆刻家、金石收藏家)在他的著作里提到,光绪初年他到京城应试,但凡听人提起李鸿章,无不切齿痛骂,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都众口一词,他觉得非常奇怪,心想李大人到底做了什么“缺德"事,以至于得罪了那么多人?

经过“调查”,得知李鸿章招骂的原因,源于苏州的士绅。

1851年,太平天国运动爆发,后来苏州被忠王李秀成攻占,1862年六月,太平军都城天京告急,天王洪秀全急了,命令各地太平军回援天京,李秀成于当年十二月奉命北渡长江,一年后的12月4日,部下杀了苏州守将谭绍光,苏州被李鸿章“光复”。

苏州“光复”那天,李鸿章的士兵来到李秀成的忠王府,看到王府里有一座牌坊,上面刊刻着歌颂太平军和李秀成的文字,落款的都是苏州的名人,都是朝中显贵。

李鸿章便派数百士兵把忠王府守护起来,不许人拆。

q189.jpeg


图1 太平天国运动


实际上,那些落款的苏州名人,都不是建坊之人,而且跟那座牌坊毫无关系,无非是当地的小绅拉大旗作虎皮,借朝中显贵之名巴结李秀成罢了,不了解情况的李鸿章以为那些人与太平军暗通款曲,表示将追查到底,后来了解到实情,才让苏州人把牌坊拆了。

事情真相大白,也圆满地解决了,李鸿章也没追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不料苏州人竟因此恨上了李鸿章!

也就是说,这件事最终对苏州人一点影响也没有,可是苏州人为嘛要恨他呢?《清代野记》说是因为他“口不择言”,至于他到底说了什么让苏州人记恨的话,却只字未提。

光绪改元后,恩科(乡试)开考,李鸿章刚好有事入朝觐见皇上,办完公事后没有马上回去,原因是发榜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他便在京城等着。

等什么呢?李鸿章是安徽人,他在等安徽考中的举人来拜见。

发榜的那天,李鸿章于贤良寺设筵,邀来几个显贵的安徽同乡,通宵达旦地等人来报喜,谁知道一直等到第二天天亮,竟然一个也没等到!

李鸿章有点蒙圈,派人到顺天府阅榜,发现安徽竟然没有一人上榜!

q190.jpeg


图2 李鸿章(1823年2月15日-1901年11月7日)

真是咄咄怪事!李鸿章说"咸丰戊午年,北闱不中咱安徽一人,闹出柏中堂大案,也不知道今年又会出什么幺蛾子"。说完这话,他就坐着轿子出城而去。

李鸿章指的是咸丰八年那个著名的科场舞弊案,考生罗鸿祀重金贿赂主考官柏葰的家人,东窗事发后柏葰被处斩,最终倒霉的总计达91人,其中判处死刑的有5人,遣戍3人,遣戍改赎罪者7人,革职7人,降级调用者16人,罚俸一年者38人。

至于为什么那一年安徽未中一人,则不得而知,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与此案毫无关系,但却令李鸿章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联想,也就不由自主地说了那句话。

不料,李鸿章的“口无遮拦”传到了各位主试官的耳朵里,他们也恨上了他——李大人你这话几个意思?难道咱们故意不录取你们安徽人?

说不定,李鸿章还真有这种怀疑。

怀疑也罢,脱口而出也罢,李鸿章也没计较,再说他能跟谁计较呢?官场险恶,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弄得不好自身都难保,谁又有能力替秀才们住持公道呢?何况凡事都得讲证据,就算他有此怀疑,也拿不出证据来。

q191.jpeg


图3 李鸿章的书法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同治帝驾崩之年,李鸿章奉命出去办皇差,一同去办差的,还有内廷派出的灵桂。

灵桂也是大学士,也是中堂,但李鸿章的走卒轿夫等人,既不认识灵桂,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以为中堂大人只有他们主子一人,却不知道京中有无数个中堂。

来到一个驿站,灵桂的轿夫把灵桂的轿子停在堂中,李鸿章的轿夫叫他们抬走,这是我们中堂停轿的地方,尔等是什么人,竟然也敢把轿子停在这里!

灵桂的人说,我家主人也是中堂,而且是满中堂,你家不过是汉中堂,我家中堂位在你家中堂之上,凭什么我们不能停?

灵桂,爱新觉罗氏,祖父是顺治皇帝第五子,道光十八年进士,吓人的头衔一大串:实录馆总裁、玉牒馆副总裁、吏部尚书、崇文门正监督、吏部尚书兼协办大学士、武英殿总裁、体仁阁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

q192.jpeg


图4 印有李鸿章的纸币


他的人说得不错,虽然李鸿章也是中堂,但那时满人什么都压汉人一头,所以他们家中堂,确实“大”于李中堂。

李鸿章的人不但不服,还破口大骂——若不是我家中堂,哪有你家中堂的今天!

两边便你不服我,我不服你地吵了起来,李鸿章听说后,命巡捕官去叫他们别吵了,叫他们让让对方。

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又口无遮拦地添了一句:"不要惹得癫狗乱咬人,不是顽的!"

李鸿章这话,其实不是骂灵桂,是指朝中那帮御史,然而灵桂怎么知道他不是在骂他,岂有不恨之理!

灵桂那么大的人物,而且关系盘根错节,他这一恨,虽然不敢拿李鸿章怎么样,但逢人就替他“宣传”,还是做得到的,李鸿章岂有不臭名远扬之理?

q193.jpeg


图5 张祖翼的钤印


十分了解官场“秘密”的张祖翼说,李鸿章得罪了那么多权贵,之所以“尚能督畿辅二十年而不遭祸”,不外乎三个原因,一是有恭亲王“倾心相托”,二是有“慈禧尚有旧勋之念”,三是他出手大方,“每年应酬宫闱无从计量”,不然的话,他早就死翘翘了!

张祖翼也是当时的名人,打交道的都是上层人物,对大人物们的人际关系,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他在京师出入三十多年,当他了解到京师人不恨李鸿章的,竟然不到十分之二,不禁为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在晚清官场,李鸿章可以说是个最大的受气包,之前有一篇写他的文章,标题就叫“受尽天下百官气”,取自他自己手书的楹联,他之所以落到如此地步,固然有这样那样的关系,但与他那张“臭嘴”,谁敢说没有关系呢?

提到李鸿章“嘴臭”,让人想起他一件更小的轶事——

他若喜欢某个下属,他必用他的家乡话合肥土话骂一句:贼娘好好地搞!

被他如此骂过的下属,不但不怪,反而喜形于色,因为这其实不是在骂他们,是在用这种方式,表示对他们的喜爱和肯定,表示把他们没当外人,被他这样骂过的人,便自以为从此会走红。

q194.jpeg


图6 晚清时期外国媒体中的李鸿章画报


但这是了解他的人,对他不了解的人,听到这样“骂”他,会有什么后果呢?

他还真这样“骂”过一个不了解他的人,那人是个候补知县,去拜见李鸿章,他也对他来了一句:贼娘好好地搞。

谁知那人不了解这是李大人的“个性化语言”,也不懂合肥话,以为李鸿章真的在骂他,心想我又没得罪过你,你凭什么骂我?难道你官儿大,就可以随便骂人吗?难道我官儿小,就该被骂么?这人也是个不怕事的主,当即回应一句:“卑职不敢贼大人娘!”

这才是实实在在地骂人,但李鸿章除了无言以对,也没拿他怎么样,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

可以想象,李鸿章留给那个候补知县的,是个什么形象,他的人缘,能好吗?

“祸从口出”这四个字,明白的人不少,但要管好自己的嘴巴,确实难啊。

文:沙尘暴

参考文献:《清史稿》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4-24 07:07 PM , Processed in 0.07667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