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4|回复: 0

妮基圣法勒的塔罗花园——人生奇幻漂流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58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9-1-10 08:42 AM |显示全部楼层








妮基圣法勒的塔罗花园——人生奇幻漂流

2019-01-10  鞠白玉  大家


导读

作品背后是作为艺术家的妮基与作为女性的妮基,向世人娓娓诉说人是如何向社会提问,如何与命运对抗和解,怎样战胜黑暗与恐惧,怎样生之动人。





“1955年,我去了巴塞罗纳,在美丽的高迪公园中,我遇见了自己的精神之主和宿命。在那里我浑身战栗。我知道,我注定有一天要建立属于自己的欢乐花园,天堂的一角,人与自然的交汇处。二十四年后,我启程了人生最大的冒险——塔罗花园。在我着手塔罗花园工程的第一刻,我就明白,这将是一段险象丛生,困难重重的旅程。但我对此着迷,我觉得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建造这座花园都是我的宿命。”

20-compressed.jpg

妮基的塔罗花园全景

妮基·圣法勒(Niki de Saint Phalle),20世纪最具传奇的艺术家,以她的果断、聪明、勤奋著称,在上世纪60年代以一位“业余者”的身份跻身欧洲艺坛,并成为新现实主义小组的核心成员,当时与她同一时代的年轻艺术家们在后来可谓星光熠熠,照亮了身后的艺术史,而作为一名以模特身份出道的具有惊人美貌的女性艺术家,妮基·圣法勒没有在这些强大的男性艺术家中间被淹没,这些透着坚毅质询和温情美好的作品流传于世,作品背后是作为艺术家的妮基与作为女性的妮基,向世人娓娓诉说人是如何向社会提问,如何与命运对抗和解,怎样战胜黑暗与恐惧,怎样生之动人。

北京的今日美术馆以“妮基·圣法勒——二十世纪传奇女艺术家及她的花园奇境”为题,最大程度地构造了妮基位于意大利的“塔罗花园”。这些在塔罗花园里呈现的作品是妮基在后半生的宫殿幻境,是她对生命的理解,渴望和热忱,并且,她就居住在塔罗花园的一个巨型建筑里,和另一位女性艺术家奥基弗一样,她们将自己置身于社会的边界,在大自然里挑选和享用一块净土,让它成为思维的乐土,更重要的是,这里一切,都由她所建。

21-compressed.jpg

塔罗花园

许多欧洲艺术家最后会这样的选择,回他们的故乡或是纯粹是将自己隔绝在异国,他们将工作室的整个领地变成一个独立的王国,你知道,当一切是你亲手创造,一个乌托邦,一个可以追溯到童年愿望的理想国,人有多么自由,在这里不受任何人的主宰,将毕生的所愿,所憾统通变成一个人的宫殿。

回头看妮基的童年是在漂荡迁徙中度过,虽然她最初诞生在一个法国的富裕家庭,但随着父亲的破产,她不得不在祖父母家生活,7岁的时候她和家庭一同迁往纽约,在纽约的学校里她便开始尝试创作诗歌与剧本,14岁的时候因为向学校的希腊雕塑上遮体泼洒油漆,妮基被学校开除,转进另一所修道院学校。整个少女时代换了至少五所学校的妮基,叛逆的作风下是深埋的黑暗经历,11岁的时候她的父亲性侵了她,而后她知道她的同胞姐妹也都有此遭遇。妮基需要花一生的时间疗愈,用愤怒,用抗争,以开枪射击的方式,用爱情,用温存,以重塑人生的方式。

1948年,妮基18岁,因美貌她获得了一个体面的生存方式,成为一名时装模特,登上Vogue,Harper's Bazaar,Elle等杂志的封面女郎,这一年她和少年伙伴Harry Mathews相恋并前往美国,21岁的时候她便成为年轻的母亲。这时她的丈夫在哈佛大学学习音乐,她则开始尝试绘画。

22-compressed.jpg

1952年,妮基登上Vogue杂志封面

按照上世纪50年代的通常女性剧本,妮基应该照着一个拥有业余爱好的家庭主妇的剧情继续出演人生,但是命运安排她早年所受的内心创伤在此时崩溃,在搬回巴黎不久后,妮基因精神疾病入院,她意识到只有绘画才能缓解精神,此前她已经花时间学了戏剧和表演,现在她准备放弃,完全投入在绘画之中——她有志成为一名艺术家。

命运给妮基的一笔很大的财富是她可以不断和同时代的优秀人物相遇,这其中包含音乐家、诗人、作家、画家等,她受到他们的鼓励和支持,不断地在各种领域吸纳创作灵感和元素,在欧洲各地的旅行使妮基能够观摩到前辈艺术家的绘画和雕塑作品,尤其是高迪的雕塑对她最为震撼,她开始举办个人画展,并且在认识了艺术家Jean Tinguely之后,她请他为自己的首部雕塑焊接铁架。

在29岁之前她和Harry Mathews已经有了第二个孩子。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妮基还是选择了离婚,也被迫和子女分开。此时妮基已经完成了最初的艺术实验,创作出当时惊世骇俗的《标靶》以及《射击》。今日美术馆展出的黑白影像资料上可以看到短发的妮基在向那些石膏开枪,精准冷静无畏,石膏中装满颜料袋,与钉子和铁丝网在画板上组合起来,当她用子弹将石膏击破,颜料随机流淌泼洒,这个著名的“射击艺术”使得妮基欧洲新现实主义小组将她吸纳为核心人物,也由此引颓了绘画与雕塑的观念化转向。

23.jpg

妮基创作射击作品

看看当时的新现实主义运动中有什么样的人物?Yves Klein,Arman,Martial Raysse,Jean Tinguely,是这些人书写了欧洲的当代艺术史,而妮基在其中占有重要的席位。随后Marcel Duchamp介绍妮基认识了Salvator Dali,她也由此步入西班牙参加Dali的庆祝活动并在那里用石膏、纸和烟花创作出一头礼炮牛。妮基如此自由地运用各式媒介在欧洲各地进行创作,后来也逐步开始了象形浮雕,包括龙,新娘,手枪等等,她在生命里向前或向后望,那些痛苦驱使她,却演化成从激烈到温暖艳丽的图景,这是一个上世纪30年代出生的女性为自己在时代里争取的最大可能性,人们记住她的名字,并且观赏,享受,解读那些作品。

24-compressed.jpg

新现实主义小组在1962年

“艺术创作是我的归宿,我的困境,由它展现,受它启迪,因它消解。”艺术成为妮基对抗痛苦的良方解药,从一个局外人到艺术核心人物甚至是浪潮儿,妮基的巨大天份和勇气是关键,她在艺术家同行身上汲取创作的经验和养份,但又全无抄袭,她擅于将经验转化成自己的独特语言,这背后的搭建是她的自我意识,不被时代不被环境所局限,她也毫不讳言地说,她的创造不是仅仅来自知识,而是来自她的情感。

在1960年代中期她意识到女性身份需要在社会认知中重新构建,于是创作出许多经典的女性形性,比如Nanas系列,那些女性形象有着高耸宽大的体型,需人们仰视,她们丰腴婀娜且艳丽,如地母般令人安心,瑞典的斯德哥尔摩现代美术馆的馆长当时冒着被开除的风险,邀请妮基和丁格利到此创作一个巨型的娜娜Hon,人们必须从这个呈卧姿的女性身体私处进入内部参观,无数大人小孩毫无禁忌地从这个入口进入,Hon既是人,也是神。这是在1966年,此作品引发了大量的社会讨论。

25.jpeg

《Hon》,雕塑,1966,斯德哥尔摩
26.jpg

《三女神喷泉》
27.jpg

《沐浴的娜娜》
28.jpg

《盥洗室》

不安痛苦与欢乐自在,并存在妮基一生的创作中,在女性饱受禁忌的年代里,妮基用绝大的勇气使自己不断用作品来表现抗争,她与男性相爱,同时又恐惧他们的剥夺,他们的男性视角如何定义她是否会使她丧失自我,她要用自己的语言说话,用独一无二的对世界的理解,同时她要自己挣钱,用独立来征服这个男性的世界,她是作为一个人的存在,最后她赢得了这场战争。Nanas不再是脆弱的出走者,不是生育工具也不是妓女,不是以男性的价值判断生存于世的人,娜娜们拥有原始的生命力,她们沐浴,玩耍,舞动,独立且乐观地存在着。

在男权世界里夺回了应有的权力,而后妮基开始渐渐迈入她的《塔罗花园》。这里交织着妮基的困苦狂热和痴迷,她赞美了生命,在建造花园的同一时期她也开始受各地公共机构的邀约不断地设计广场艺术,在篷皮杜中心旁边的斯特拉文斯基喷泉雕塑,苏黎世中央车站的守护天使,在圣迭哥的私人宅邸建造巨龙儿童游乐屋,还有遍布欧洲的公共儿童园区,她将想象中的奇妙怪物不断塑成大型雕塑,令儿童可以流连其中,那些儿童的欢乐弥补了她的悲惨的童年境遇。

29.png

蓬皮杜中心旁的公共喷泉

在影像资料里看妮基晚年的时候仍然有着优雅的美貌,她过了一个体面的人生,靠她自己的力量。妮基一生的作品除绘画、雕塑、行为,还包括了戏剧、电影和小说的创作,她的勤奋使得在创作上极为高产,终其一生,妮基都在表达自己生而为人的存在感,这存在是至高无上,也为全球的后辈艺术家和困境中的女性们提供了一个基石,无论身处什么样的时代,意识的觉知都会令人有所作为,“死亡并不存在,生命永恒”(妮基生前的最后一部作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7-15 09:22 PM , Processed in 0.09689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