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4|回复: 2

[人世间] 《凤凰图片特刊》第101期:活在一个正在崩溃的国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11-8 12:53 PM |显示全部楼层








活在一个正在崩溃的国
凤凰图片  2018-08-17


1.jpg

“路过超市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在卖大米,而且从外面看,人并不多。我想:天啊!这是好机会!我迅速加入排队。这时,我才发现队伍简直太长了。忽然,耳边响起“砰砰砰”的枪声,一些警察出现在大家面前。他们关上了超市大门,向人群吼着“你们都下去!下去!”我差点儿心脏病发作。慌乱之中,我躲在收银柜下面。随后传来子弹打中大门的声音,保安被他们击中了。又一阵枪林弹雨过后,他们宣称自己击毙了强盗。”网友Rodolfo Chacin生活在委内瑞拉的母亲打电话跟他讲述自己买米的遭遇。在委内瑞拉,警察变土匪是常态,为买生活必需品排半天队却无功而返,也是常态。



2.jpg

2016年6月11日,委内瑞拉首都的贫民窟,数百人在一处杂货店前排队,等待购买食物。他们中的一些人凌晨3点就抵达此处。等待8小时后,人们被告知店内已经没有可供购买的食物了。 Meridith Kohut/摄



3.jpg

委内瑞拉,作为世界上“痛苦指数”最高的国家,正在经历一场漫长的陷落。据媒体报道,最近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预测报告:他们估计,到今年底,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将很可能飙升至1000000%。如果预测真实,那么该国经济在过去五年内萎缩了50%,将成为过去60年来全球最大幅度的经济衰退。也就是说,在无通胀情况下10元能买到的东西,以后要花100010(十万零壹十)才能买到。2016年世界“痛苦指数”排名,委内瑞拉远超第二名阿根廷,以573.4的指数排到了第一位。痛苦指数(Misery Index)是由经济学家Arthur Okun提出,通过将失业率和通货膨胀水平简单加和而得的一个经济指标。



4.jpg

恶性通货膨胀最直接的体现,就是纸币贬值之快难以想象。2017年,10万玻利瓦尔能买10公斤肉,到了2018年,只能买一支烟。随着手里的纸钞过山车般跌宕,委内瑞拉人的心情就像坐上了一台喷射机。3200万玻利瓦尔能买到1公斤大蒜,而最低工资每月只有500多万玻利瓦尔。在黑市,520万玻利瓦尔只能换到1欧元。如果一个人在委内瑞拉拿的是最低工资,那么他需要工作好几天,才能买得起一打鸡蛋。图为2018年7月,委内瑞拉马拉开波的拉斯普尔加斯市场,一大堆钞票摆在地板上。由于通货膨胀委内瑞拉的货币一文不值。



5.jpg

每个委内瑞拉人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我的钱今天值多少钱?一个委内瑞拉的五口之家每月的基本支出大约需要6.54亿玻利瓦尔,是基本工资的125倍。为消除过度的通货膨胀,政府不断发布经济改革措施,2018年8月20日开始,新纸币会去掉5个零。改革措施效果拔群,五口之家的基本支出立刻从6.54亿变成了6500玻利瓦尔。但最低工资也就变成只有52玻利瓦尔了。为了让废纸般的纸币重新拥有价值,聪明的委内瑞拉人开始在纸钞上作画、或者把纸钞叠成工艺品,出售给游客。



6.jpg

委内瑞拉国内物资匮乏,购买卫生纸、糖、玉米粉、食用油或阿斯匹林等等日常用品时,除了需要消耗大量时间排队外,一度还需要按指纹、提供身份证、全名、电话号码、地址、出生日期。一名委瑞内拉人在购物时按指纹。Johnny Graterol Guevara



7.jpg

这意味着你可以买什么东西、买多少东西、多久买一次东西,都在政府的掌控之中。付出了时间、金钱、隐私后,买得到东西是运气,买不到东西是日常。超市货柜总是空空如也。石油占委内瑞拉出口的90%以上,它提供了委内瑞拉进口消费品所需的外汇。从厕纸到裤子,委内瑞拉几乎所有重要的东西都是从国外进口的。油价暴跌,政府又规定了超市最高盈利不得超过30%,许多超市都已经进不起货物了。进得起货的超市,大部分都会被抢。图为2018年1月9日,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因政府调控物价,超市商品售价下调,当地一家超市的大多数货架上空空如也。MARCO BELLO/视觉中国



8.jpg

过去一年里,约四分之三的委内瑞拉人因食物短缺而平均减轻8.7公斤体重。当你询问他们上一次吃饭是在什么时候,很多人的回答都不是今天。图为2018年6月7日,委内瑞拉苏利亚州圣弗朗西斯科市,当地民众在垃圾堆中翻找食物。



9.jpg

《每日邮报》曾报道,在委内瑞拉,超级富有的上层阶级在乡村俱乐部痛饮香槟,而中产阶级的母亲们则在垃圾堆里寻找残羹剩饭。在加拉加斯富人乡村俱乐部里,桌上摆满了糖果和巧克力。而在外面,绝大多数的委内瑞拉人都没有足够的钱养活家人。



10.jpg

37岁的莱迪·科尔多瓦和四个孩子在家中。已经坏了的冰箱里有全家仅剩的食物:一袋玉米粉和一瓶油醋。 Meridith Kohut/摄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11-8 12:53 PM |显示全部楼层
11.jpg

阿勒萨里·罗德里格斯一家和内斯特·丹尼尔·雷纳,他们辗转不同的商店找了好几个小时,也找不到买得起的食物,一家人没吃上晚餐。 Meridith Kohut/摄



12.jpg

贫困社区图尔瓜的一所学校,这里的老师曾报告称有学生在上课时因饥饿而昏倒。 Meridith Kohut/摄



13.jpg

2016年6月9日,加拉加斯市中心的一次抗议中个,一名学生举着标牌,上面用西语写着“人在饥饿中无法学习”。 Meridith Kohut/摄



14.jpg

因为食物持续遭到袭击,整个国家的食物是在武装警卫护送下运输的。有士兵为面包店站岗。警方向突袭杂货店、药店和肉铺的绝望民众发射橡皮子弹。图为库马纳,一名男子在杂货店中寻找食物,这个城市的商业区基本已经被洗劫一空。 Meridith Kohut/摄



15.jpg

2016年12月17日,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城,商铺遭到打砸哄抢。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州、苏克雷州、苏利亚州、巴里纳斯州等多地发生民众骚乱哄抢事件,当地超市、商店遭大规模砸抢,其中包括多家华侨商铺。STRINGER/视觉中国



16.jpg

36岁的迪昂尼·拉马雷兹字他工作的面包坊里。2016年6月7日,数百人洗劫了这家店。他说他当时藏起了店里的帕尼尼烘烤机,让这家店里最贵重的设备免于被抢。 Meridith Kohut/摄



17.jpg

“婴儿死亡已经是我们家常便饭,”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外科医生奥斯莱迪丝·卡梅霍(Osleidy Camejo)说。委内瑞拉崩溃的医院系统,导致了这样的局面。45岁的凡妮莎·费塔朵(左)和她69岁的母亲。费塔朵患有脑部肿瘤,她的母亲患有淋巴癌。费塔朵常常把自己的食物让给母亲吃。 Meridith Kohut/摄



18.jpg

医院的每一天都是在各种惯常的危险中开始的:抗生素和静脉注射溶液持续短缺,甚至连食品也不够。之后全市停电,婴儿特护病房的呼吸机无法运行。医生们徒手把空气压入生病婴儿的肺,好让他们活下去。图为路易斯·拉兹蒂医院,医用器材短缺,医生用水壶和苏打水瓶代替。



19.jpg

有些医院已经找不到手套和肥皂。通常治疗癌症的药品只能在黑市买到。有一技之长的医生大量外流。委内瑞拉的儿科医生乌尔比纳(Huniades Urbina)说,现在预约手术,需要八个月到一年的时间才能约上。而由于缺少医生,有的科室不得不只上早班。图为委内瑞拉,巴斯罗那,在路易斯.拉兹蒂医院的急救室里等了几个小时后,被捅伤的何塞依然没有得到救治。这家医院缺少必需的扫描检测设备,最后何塞被送到了一个私人诊所。



20.jpg

坐落在山城梅里达的安第斯医院大学,没有足够的水去清洗手术台上的血迹。准备手术的医生们用瓶装矿泉水洗手。“就像回到了19世纪,”医院的外科医生克里斯蒂安·皮诺(Christian Pino)说。所有医院都像是战地医院。图为路易斯·拉兹蒂医院内坏掉的婴儿恒温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11-8 12:53 PM |显示全部楼层
21.jpg

上学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据教育类非营利组织Se Educa统计,到目前为止,2018年已有48000名教师辞职,占全国中小学教师总数的12%。就算是被誉为委内瑞拉MIT的西蒙玻利瓦尔大学(Simon Bolivar University),在2017年也有129名教授辞职离开。大学支付给他们的每月工资,到黑市只能换到8美元。图为24岁的Kory Hernandez在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南部郊区代替失踪的老师照顾学生。Wil Riera/For The Washington Post



22.jpg

委内瑞拉贫困人口占了总人口的87%。2018年上半年已经发生了5200场游行。图为2016年6月9日,加拉加斯的游行示威在警方设置路障封锁后演变为暴力冲突,学生朝着警方投掷石头和燃烧瓶,警方则以橡皮子弹、催泪瓦斯和水炮回击。 Meridith Kohut/摄



23.jpg

加拉加斯学生示威期间,执勤的警察。 Meridith Kohut/摄



24.jpg

2018年上半年,发生了数千次停电,城市连续数周变黑。引发停电不仅仅是缺乏相应的设备,更是因为大量训练有素的维修工人都逃走了。图为2018年7月31日,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人们在大楼黑暗的楼梯上行走时使用手机照明。RODRIGO BUENDIA



25.jpg

乘坐地铁可能都不必买票,因为已经没有售票人员了。总部位于加拉加斯的交通监管机构“地铁家族”(Familia Metro)称,去年有2226名地铁员工(占员工总数的20%以上)离职。图为2018年6月8日,委内瑞拉加拉加斯,人们在攀爬卡车。由于交通运输系统濒临崩溃的边缘,国民正使用其他交通工具。EFECristian Herndez/东方IC



26.jpg

委内瑞拉中央大学(Central University of Venezuela)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约有40万委内瑞拉人逃离该国,在过去两年内逃离的人数为180万。然而,即使是这些数字也可能无法完全反映出人口外流的范围。图为2018年8月3日,在委内瑞拉圣安东尼奥德尔塔奇拉,人们排队试图通过西蒙玻利瓦尔国际大桥穿越委内瑞拉-哥伦比亚边境。REUTERS/Carlos Eduardo Ramirez



27.jpg

数以万计的委内瑞拉人,尤其是来自上层阶级的人,在查韦斯(Hugo Chavez)1999年当选总统后就开始离开这个国家。但过去的一年,经济断崖式地下跌,让人口外流的趋势更加明显。图为2018年8月8日,一名委内瑞拉妇女在巴西罗莱马州的帕卡拉伊马边境检查站出示护照后,接受了一名志愿者的免费接种。REUTERS/Nacho Doce



28.jpg

委内瑞拉北临加勒比海,西与哥伦比亚相邻,南与巴西交界,东与圭亚那接壤。哥伦比亚、巴西、秘鲁、厄瓜多尔、智利,都是委内瑞拉人逃亡的目的地。图为2018年8月9日,巴西罗赖马州,一个委内瑞拉家庭在等待出示护照。REUTERS/Nacho Doce



29.jpg

然而,委内瑞拉人的逃亡,也给当地带来了不小负担。2018年8月9日,在巴西罗赖马州的Pacaraima边境检查站,委内瑞拉人排队出示护照,一名小女孩在队伍中。REUTERS/Nacho Doce



30.jpg

2018年8月11日,一名委内瑞拉公民在与哥伦比亚接壤地区的凳子上休息,另一名公民则在散步。



31.jpg

在过去的3年里,成千上万的委内瑞拉移民抵达巴西罗赖马州后,该地的犯罪率持续上升,这给当地的社会服务事业带来巨大困扰。图为2018年8月11日,巴西罗赖马州博阿维斯塔,一位来自委内瑞拉东部奥里诺科河三角洲的土著瓦劳妇女躺在吊床上。REUTERS/Nacho Doce



32.jpg

巴西联邦法院2018年8月5日裁定,先关闭边境,直至政府把先前已抵达的委内瑞拉移民安置到国内其他地区,再开放边境。图为2018年8月8日,哥伦比亚库库塔,一名妇女在垃圾中搜寻物品。REUTERS/Luisa Gonzalez



33.jpg

2018年8月9日,一名委内瑞拉移民妇女在厄瓜多尔基多的临时营地化妆,准备去上班。Dolores Ochoa/东方IC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11-14 03:54 AM , Processed in 0.10088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