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7|回复: 0

[政治] 疯狂华盛顿纪实 ——如何理解特朗普其人?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7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10-11 07:12 AM |显示全部楼层








疯狂华盛顿纪实 ——如何理解特朗普其人?

2018-10-11  吴晨  大家


导读

特朗普的白宫是史上最乱的白宫。




《纽约时报》刊发《我是特朗普政权中抵抗者的一员》的网络截图《纽约时报》刊发《我是特朗普政权中抵抗者的一员》的网络截图

9月5日《纽约时报》罕见刊发匿名美国高官的评论文章《我是特朗普政权中抵抗者的一员》,一石激起千层浪。

文章认为特朗普政府在过去一年半中所取得的成绩——去监管、历史性减税和更为强大的军队——并不是特朗普的功绩,而是幕僚们的功劳,因为特朗普的领导风格问题太多:鲁莽、对立、斤斤计较。此外这篇文章还爆出猛料,披露内阁在特朗普政府一开始的时候甚至考虑过美国宪法第25项修正案,在总统不适事的时候由副总统取而代之。

《纽约时报》的这篇匿名文章在华盛顿炸开了锅,特朗普发誓要抓出奸细,各路高官都忙不迭地撇开关系,媒体讨论也主要两派声音:支持者认为匿名作者是支撑美国不至于大乱的英雄,反对者则认为作者是鼠辈,总统由选民选出,岂是这些任命官员可以说换就换的,既然反对总统,就应该光明正大地辞职,匿名其实是恋栈的私心而已。

几天之后,伍德沃兹(Woodwards)报道特朗普白宫的大作《恐惧》(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上市,以几乎白描的手法把特朗普白宫的乱象描摹得淋漓尽致:的确,清醒的人都认为特朗普既疯狂又愚蠢,能控制他的唯一做法就是要么靠小动作让特朗普无法签署那些疯狂的命令,要么干脆撇开总统另起炉灶。恰如特朗普的前首席经济顾问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Cohn)所说:“(有价值的)并不是我们为国家做了什么,而是我们避免他做了什么。”特朗普现任的幕僚长凯利(Kerry)甚至感叹,华盛顿就是一个“疯狂城”,“说服他(特朗普)做任何事情都已经没有意义。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还要呆在这儿?这是我担任过最糟糕的工作了。”凯利今年夏天就被媒体曝出要辞职,但是经特朗普挽留同意留任到11月美国中期选举之后。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已经表示对白宫,对总统失控了,虽然安排总统的日程是幕僚长的本职工作。

《恐惧》(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恐惧》(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

特朗普上台不到两年,大政方针的飘忽不定,行为的不按牌理出牌,政策上不遵守规则不遵守先例,给美国和全世界都带来了巨大的混乱。与此同时,特朗普白宫也是美国有史以来爆料最多的一届政府,有关白宫的书可谓汗牛充栋,被炒掉的首席战略官班农(Bannon)的大嘴巴造就了《火与怒》(Fire and Fury)、之后是被特朗普炒掉的前FBI局长科米(Comey)的回忆录《更高的忠诚》(A Higher Loyalty),伍兹沃德的这本《恐惧》取材科恩和因丑闻辞职的白宫秘书波特(Porter)为多。

《火与怒》(Fire and Fury)《火与怒》(Fire and Fury)

这些书虽然太多个人的口水,但是爬梳下来,的确可以得出一个更加印象深刻的特朗普。本文试图回答两个问题:如何理解特朗普白宫的乱?特朗普(和他的破坏力)为什么不能低估?

一、如何理解特朗普白宫的乱?

如果要形容特朗普的白宫,那一定是一个“乱”字。《火与怒》从已经被边缘化人士的班农嘴里凸显出了特朗普政权第一年的乱,而伍德沃兹的最新总统传记《恐惧》,更强化了这个乱字,不只是特朗普一个人乱,其实是整个白宫都很乱。

乱,首先是白宫没有一个能掌控局面的人。传统意义上,幕僚长是整个白宫的主导,甚至可以说他是半个总统,或者是整个美国政府的首席运营官,掌握着总统的日程、时间安排和信息流,推动总统的政策实施。特朗普却没有一个合适的幕僚长,或者说没有谁能控制特朗普的日程,除了特朗普自己。

特朗普的第一任幕僚长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主席普利巴斯(Priebus)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过渡性的人物,根本没办法确定总统会见谁,看什么报告,或者遵循什么日程。在特朗普的第一年,总统身边至少还有两个隐形的幕僚长,他的女婿库什纳(担任白宫高级顾问)和他的首席战略师班农,两人都跟着特朗普形影不离,对各种事务指手画脚。没有一个人能控制白宫的日常运作,也没办法制定规则,所以从第一天起特朗普的白宫就充满了混乱。普利巴斯也没有悬念地成为白宫历史上任职最短的幕僚长,存在了仅仅六个月。

普利巴斯普利巴斯

普利巴斯的继任者是曾担任国土安全部部长的凯利将军,凯利上任伊始,似乎给混乱的白宫带来了迟到的秩序。比如,一天晚上女婿库什纳(Kushner)和女儿伊万卡(Ivanka)——两人都担任白宫高级顾问——陪她老爸特朗普一起晚餐,凯利突然加入了饭局,一言不发。他只想给这对政治夫妻一个信号:老爸既然是总统,哪怕是女儿女婿要约他一起吃晚饭,也需要通过白宫幕僚长来安排。

可是凯利的掌控并不长久,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失去了对总统日程的控制。很多人都可以越过他约见总统,特朗普钟爱的律师还直接拿到总统批准在白宫西翼(主要办公部分)拿到了一个办公室,完全不把凯利看在眼里。特朗普对工作更是我行我素,有时候甚至早上11点才从官邸走出来上班,每天要看六到八个小时电视(他最喜欢看亲共和党的福克斯电视台),凯利根本无法改变总统的习惯,只好在背后恨恨地把白公官邸称为“魔鬼工作室”。

乱,另一方面因为很多特朗普的幕僚背地里都看不起他,认为他的智商有问题。

班农看见特朗普那么热爱汉堡和热狗,嘲笑他就像一个11岁的孩子。特朗普有时候会因为同俄门的调查一天什么事都不干就是嘟嘟囔囔抱怨独立调查官穆勒。班农认为这也是特朗普最大的弱点,像个初中的孩子,满肚子委屈,总觉得自己被别人欺负了。

班农班农

特朗普的第一任国务卿蒂勒森(Tillerson)就曾被报道说对身边的人大骂特朗普是“蠢货”,国防部长马蒂斯(Mattis)背后对特朗普也并不客气,说总统无论是理解力还是行事方式,就像一个五六年级的小学生。

面对这样一个失控的环境,不同人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科恩和波特选择小动作,比如从特朗普的桌子上抽出一些他们认为糟糕的文件,确保特朗普看不到,也就无从签署。特朗普很喜欢签总统命令,他觉得这么做就是在执行总统的权力,他也常常要下属去准备一些总统命令,全然不顾需要走的法律流程和需要咨询各部的意见。

科恩和波特会做小动作,伊万卡也会做。不过她的做法不同,她会在恰当的时机让他老爸看到一些东西,比如在特朗普的桌子上塞些文件让老爸看到。当特朗普开始考虑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时,伊万卡就做了一个小动作,请前副总统戈尔(巴黎气候协定和控制温室气体的坚决支持者)写了一条个人意见,夹在文件里给特朗普看到了。虽然这个小动作最终没能改变特朗普的决定。

伊万卡伊万卡

伊万卡也有成功的时候。叙利亚动用化学武器之后,按照班农从全球各种纷争中抽身的想法,特朗普一开始并不认为需要对叙利亚动武。但伊万卡却不这么想,她认为应该给叙利亚一个教训。伊万卡专门让幕僚做了一个PPT,里面全是妇女儿童遭受化学袭击之后悲惨经历的照片,果然特朗普被耸动的图片打动了,第二天就变卦,决定使用巡航导弹对叙利亚的武器目标发动空袭。

还有一些人以自己是混乱中的成年人自居,干脆撇开特朗普直接制定政策。在第二任国家安全委员会顾问马克马斯特(McMaster)眼中,在还没有离任前,蒂勒森和马蒂斯是个“两人帮”,他们两人都认为特朗普是疯子,在制定和执行外交政策时干脆绕开国家安全委员会,也根本不知会总统。

当然,还有一个特别的任务——副总统彭斯(Pence)。彭斯好像一个置身事外的超然者,因为他心里很清楚,特朗普越疯狂,自己取而代之的可能性就越大,要做好随时准备继任的准备,就别陷进任何漩涡里。

乱,最终是白宫幕僚之间相互倾轧的乱,无论是向媒体吹风,还是背后捅刀子,幕僚之间相互攻讦刀刀见血是常事。

普利巴斯对特朗普白宫的这种乱象描绘最传神。他说幕僚们已经不再是对手,他们是四处围猎的捕食者。“想象一下,当你在一个没有围墙的动物园里放进一条蛇、一只鼹鼠、一只猎鹰、一只兔子、一头鲨鱼和一头海豹,动物园里面一定会变得混乱血腥,这就是白宫里发生的事儿。”

二、为什么特朗普和他的破坏力不能低估?

既然特朗普的白宫是史上最乱的白宫,特朗普也被一些幕僚描述为是一个能被糊弄的笨蛋,那么是不是对特朗普疯狂的政策就可以不用那么担心,是不是等到11月美国中期选举之后,民主党如果夺回众议院的主导权,就可能更好去杯葛特朗普的政策,而特别调查官穆勒(Muller)对通俄门的调查日益收紧,也可能推动对特朗普的弹劾。因此,只要假以时日,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半年,特朗普的破坏力就会被控制?

如果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特朗普有他自己一整套的做生意的法则,他也有一套十几年电视真人秀练就的生存本领,如果应对不当,他的“不按牌理出牌”可能带来更为危险的后果

首先特朗普信奉的哲学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小地产商的世界,要么你占别人便宜,要么你被别人灭了。为了保证自己永远是胜利者,特朗普认为任何时候都不能让对手看到任何弱点,任何时候都要逞强,不能示弱。

第二点,特朗普生性是个赌徒。他爱冒险。对一个地产商而言,这种爱冒险意味着他的风险偏好远远高于常人。而且他可以为自己的冒险破釜沉舟。别忘了,在生意场上,他破产过六次

还在生意场上时,曾经担任高盛主席的科恩就很看不上特朗普的赌徒性格。高盛曾经很长时间不和特朗普集团做生意,因为特朗普口碑不好,动不动欠钱不还,还爱打官司占别人便宜。有一次,科恩手下有一个债券经纪人和特朗普集团旗下的赌场做了笔交易,科恩当时就放出话来,如果钱收不回来,这个经纪人立马卷铺盖走人。还好,那次,特朗普没赖账。

谈到特朗普的赌性,还得强调一点,那就是特朗普在赌的时候,愿意也敢加杠杆。

特朗普写过一本书《交易的艺术》,但实际上,他信奉的做交易的哲学却非常简单粗暴:如果想要对方同意,首先要自己敢说不。“要想达成一笔有利可图的交易,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撕毁原来的协议。一旦我说‘不’了,六个月之后,他们就会回到谈判桌前。”

《交易的艺术》《交易的艺术》

在特朗普眼里,破产也是一种商业策略,因为一旦你敢于让整个交易破裂,并不惜为此破产,你的对手会很害怕。而在大选时,特朗普就曾经亲口对伍德沃兹说,“恐惧才是真正的权力。”问题是,当特朗普把整个美国都赌上去的时候,对手该怎么应对?

谈到交易对手,特朗普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从来不会信任,无论是对手还是身边的人。

对于对手,他认为不信任别人是讨价还价的第一要义,这样才有可能尽可能拿到最优惠的交易。对于身边的人,只要帮助特朗普工作或者加入他的幕僚,都会成为他摆弄的棋子。与人交往,特朗普永远是零和游戏的思维。

谁跟随特朗普越紧密,时间久了减分也就越多。每个人的“资产”都被特朗普一块一块攫取,而他们的名声和地位却不断受损。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白宫人事变动那么频繁的原因。

当然,特朗普也绝对有他的统治手腕,鼓励幕僚们之间成立派系,鼓励不同的派系表达自己的观点,即使有富有攻击性的不同意见也没有关系。特朗普似乎很乐意鼓励这种“分而治之”的乱象,喜欢不同派系之间起冲突,鼓励幕僚们相互背后打小报告。

同时,特朗普经过十年电视真人秀的训练,练就了一种不准备,仅仅靠临场发挥,跳跃性思维和大嘴巴就能应对各种局面的能力。至少他自认为临机应变是这种优势,而在外人看来,这种临机应变看起来很像是很难琢磨透或者一种难以预测的印象。

特朗普主持的电视节目特朗普主持的电视节目

作为自我陶醉信心十足的秀客,让特朗普成为一个特别好的销售。比如在讨论减税方案的时候,他并不关注细节,而是关注怎么把减税方案成功推销给大众。他希望税率是整数,比如10%,20%,他认为整数能留给老百姓很深的印象。当减税方案即将通过的时候,他一个劲地去推销自己想出来的法案名称,他觉得就应该叫:“减税、减税、减税法案”(有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的意思)。

他的推特治国也是他自恋和爱秀的结果。“发推文,这是我工作的方式。”他曾经直言不讳地说。他甚至自恋地自认是140个字符的海明威(推特一开始限定每一条推问不得多于140个字符)。

秀客的成功强化了他的固执己见——他从来不对未来做准备,没有长远的计划(这也跟他是小地产商出身有关),不愿意学习,对于幕僚们提供的各种简报没有任何兴趣。特朗普甚至认为既然灵活应变是他的第六感,任何计划,任何深思熟虑都会削减他的能力。这也是他为什么只关注眼前,不关注长远的原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12-11 04:03 AM , Processed in 0.08305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