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0|回复: 1

[百家杂谈] 那个殴打孕妇的网红,只是个美丽的流氓精英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9-12 07:46 PM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殴打孕妇的网红,只是个美丽的流氓精英

2018-09-12  侯虹斌  大家

导读

今天的人们,看似更自由了,作小恶的成本也更低了,惩罚也更难了。名誉,仅仅是体面人的衣裳,流氓不怕裸奔,他们是无所谓的。




近日,杭州一个美女网红“Saya一”殴打孕妇致流血不止,被挂上了热搜第一名。不仅打人骂人,她的后续反应也令人啧啧称奇。

昨天,新的进展出来了。凌晨时,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通报,陈某伊(Saya一)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违法行为已基本查清,待孕妇伤情鉴定后依法处理,其母因阻碍执法已被行拘。只是,目前该案暂达不到刑事立案标准。

这似乎颇让网友们失望。因为,这个处罚实在无法穷尽大家在情感上对这枚蠢笨恶毒小网红的憎恶。

(一)

杭州一位怀孕32周的孕妇在网上控诉,自己9月7日和老公在楼下散步,遭一条没拴绳的斗牛犬猛扑,老公见恶犬凶猛,上前阻拦踢了狗一脚。这位蹓狗不牵绳的狗主人,就是这位有300万粉丝的网红大V“Saya一”;结果,狗主人母女俩开始对孕妇推搡,扯头发,一边骂孕妇;孕妇被推到了,瘫在地上,肚子都硬了。

救护车赶到前,美女网红还在一旁骂骂咧咧、诅咒不停:“生下来的孩子不是好种,早点死掉算了。你这样的人他妈的活该流产,赶紧去死吧。”

警察赶到现场,“Saya一”和她的母亲竟跟警察扭打起来。该孕妇被紧急送医,辗转多家医院求救,不仅有高风险早产的征兆,而且医院还多次下了病危通知书。

当然,该网红的妈妈也被警察拖进去关了一晚,“配合调查”。

“Saya一”的心理强大,当天照常在微博上卖衣服,美美地在宣传,不道歉,不赔偿。还注册了一个小号,在网上狂骂网友;11日,她的微博开始灌进大量水军,宣传她的新衣服,文笔依然很正能量……

300万大V的故事,还是有迹可寻的。有前老板爆出,把“Saya一”捧红后“Saya一”想解约,母女上门大闹、惊动警察,最后,“Saya一”被限制出境;又有网友爆料,“Saya一”的金主在替她做公关、洗白、打点;接着,她过往的整容,做外围,各种大大小小的纠纷,都出了扒皮帖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王思聪,也站出来说:“美丽的皮囊碰到丑陋的心灵会变得一文不值。”

其实,这件事的是非对错很简单,没有多少论讨的余地。唯一受人关注的就是,她长得漂亮,粉丝多。

从其一连串行为来看,“Saya一”不在意这件事,也不愧疚;这种性格,由来已久。她与人没有共情能力,就是一种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者,具备高度攻击性,缺乏羞惭感,不能从经历中取得经验教训。她与她妈妈都是这一类型,行为受偶然动机驱使。

如果说,“Saya一”打人、谎话连篇,看似危害不是非常大,那只不过她还年轻,还没碰到合适机会造更大的孽、闯更大的祸而己。

最近的社交平台上,我们看到这种反社会人格的“流氓”为数不少。不是因为这个社会上突然多了这样的人,而是因为社交平台有了放大、曝光、人肉的系列操作,才提供了更多的样本。

比如说,龙哥、“高铁占座哥”,以及那些在滴滴群聊中施行各种语言暴力的司机们。

(二)

“昆山龙哥”案,没有人会同情被砍死的“龙哥”,最终,法律也认为于某某是正当防卫,撤销上诉。这一结果,被欢呼为“大快人心”。之所以众望所归,关键是,“龙哥”是一位“完美坏人”,不仅在这个突发事件中他是绝对的恶人,而且他案底很厚、无恶不作;他成年之后,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反反复复地坐牢。他的人生,是各种犯罪和被捕之间串连起来的,不可能有修正的机会了。

假如说“龙哥”之恶,之反社会,还有一种社会底层的谋生逻辑在驱动的话,那么,高学历的“高铁占座哥”孙某,则仅仅是为了调戏和污辱社会规则而存在。在他占座不让、纠缠了整个行程之后,“占座哥”的事迹被发在网上,他红了;但孙某还在自己的空间里乐滋滋地表示“今天我又把一车厢的人耍得团团转”。接着,他被人扒出学历和工作单位,还被曝出论文造假,考试作弊被发现,再被曝出曾伪造委托书骗取房租被扭送公安;还不停地相亲。

几天后,孙某拍了坐着轮椅、假装喊话“龙哥”(那时“龙哥”已被砍死)的视频,嘲笑从多网民们拿他无可奈何。是啊,能拿他怎么办?人家只不过高铁占个座、罚200块钱罢了。

拜网络所赐,我们观测到越来越密集的各种奇葩,而且,这些恶人,一旦成为社会热点了,扒出了他的过往行径,或者观察他的后续所作所为,会发现他们的品行是一脉相承的。这些人,智商在线,除了龙哥涉及犯罪并因此丢了命以外,其他人的小恶,很难上升到法律层面,也很难得到有效的惩治。你我憎恶他们,但是,却无法制止他们。即便拘留几天,罚200块钱,甚至像龙哥那样让他一次一次地坐牢,却不可能改这他们的本质。

这些“流氓”,不分阶层(包括底层、300万粉大V和经济学博士),也不分性别,不分美丑。现实生活中,这样的“流氓”也不少,凡是干过一件显著坏事的人,很快就会在众人的追忆和补充之下,发现他一贯如此,品行一以贯之,流氓即是流氓,他们不会反省。

法律意义上的流氓不多,但流氓精神可谓不少。而且,在网络平台充分发达之后,我们终于有机会看到更多人、更多陌生人的真实面目了。

前段时间,有女性在滴滴车里遇害后,滴滴司机群里的聊天曝光,里面充满了对女乘客的各种“爱她就强奸她”“强奸就好了干嘛杀掉”的令人发指的鼓动。你以为这是偶然吗?这里,我不分析这件事,我只想透露一下,因为我在微博上的观点跟有些人的意见不一样,这些年来,我无数次在评论或者私信里,收到不同的人说要强奸我或杀死我。就算投诉,平台还经常不受理、不成功。久而久之,我都习惯了。

这样的“流氓”,比比皆是。仅仅是因为他们都是nobody,没有人注意他们,他们不配别人花费精力去了解他们,所以,他们在阴暗处像蟑螂一样,可以随意攻击他人。难道他们的日常生活中,都是温良恭俭让吗?难道他们的每次插队、别车、随地吐痰、性骚扰女性,都能得到及时的惩罚吗?你猜。

朱大可的《流氓的盛宴》里,就剖析了类似的问题:

互联网的匿名机制释放了流氓话语,使之成为资讯社会主义时代最强大的隐形势力,知识分子、愤青、小资和学生加入了这个庞大的阵营。他们在日常生活中是一个守法的公民,而在互联网上则因匿名注册而成为‘无名氏’,隐藏起自身的真实身份,肆无忌惮地命名用各种激烈的语言,猎杀和种道德猎物,而无须为此支付伦理和法律代价,这种流氓角色的临时化和网络化,正是资讯社会主义的重大特点。

其实在古代,“流氓”和“流民”“游民”这两个词是互通的。而在今天,“流民”更普遍化了。“龙哥”,一个1980年代出生在贫困地区甘肃庆阳的孩子,初中未必读完就跑到北京,无学历,无技能,无业,却有一箩筐的案底,却开上了宝马,他靠什么赚的钱?这是典型的游民。

“Saya一”,整容,改头换面,辗转多个行业,迁居多处,靠着网络发家,最终住上豪宅。

孙博士,读书买房,再读书,在社科院因为抄袭无法继续学业,去了韩国一所学校继续读博……

后两者,在社会显性层面上,算是商业精英和学历精英了,已过上体面的日子;但底子里,仍然是流氓精英。——只有在合适的机遇下,他们的流氓本质才会被人看见。

与传统意义上的“流民”不同的是,今天社会里,迁徒是一种常态,无法作为对一个人精神皈依或者性情稳定的依据;而且,现代社会里多了另外一个次元:网络。在这个意义上,所有能上网、能用智能手机的人,都可以自由的游走于真实与虚拟世界当中切换着身份,都是“流民”。识别出真正的流氓,更困难了。

今天的人们,看似更自由了,作小恶的成本也更低了,惩罚也更难了。名誉,仅仅是体面人的衣裳,流氓不怕裸奔,他们是无所谓的。所以,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我们还是可以看到类似“Saya一”“占座哥”或者“滴滴聊天群司机”那样,在不同维度上,震碎我们的三观,让正常人类作呕。

如何才让他们得到足够的惩罚和教训?我也不知道。

170

主题

231

好友

10万

积分

老股民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9-14 06:54 PM |显示全部楼层
"作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11-22 05:42 AM , Processed in 0.06564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