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8|回复: 1

[军事] 宏亮瞻局|地中海大集结:俄海军的实战威慑与悲壮宣言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9-13 04:39 PM |显示全部楼层








宏亮瞻局|地中海大集结:俄海军的实战威慑与悲壮宣言(上)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宏亮

2018-09-10 08: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1日,被媒体称为“俄海军自冷战结束后最大规模海外兵力集结”的地中海演习正式拉开帷幕。
按照俄海军总司令弗拉基米尔·科罗廖夫的说法:“共有34架飞机、26艘海军舰艇和船只参与此次演习,包括2艘潜艇。该集团的旗舰是北方舰队的‘乌斯季诺夫元帅’号导弹巡洋舰。”
尽管科罗廖夫海军上将没有对演习目的做明确解释,但正值叙利亚战场“最后的决战”在即,而美法等国也再次发出对叙动武的严重警告,因此俄军“大动干戈”的指向似乎也就没什么好猜的。
战场 
2018年对于巴沙尔政府和叙利亚政府军来说可谓“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一年。在4月先拿下东古塔、7月又结束德拉战役并肃清叙约边境后,叙政府军几乎完全收复了中部和南部的国土。在幼发拉底河西岸,反政府军和极端组织仅剩下位于叙西北的伊德利卜这个最后的“要塞”。政府军近两个月来在伊德利卜周边集结了大量兵力和重型武器,而伊德利卜的反政府军据保守估计也至少有数万之众。
此前莫斯科曾经向华盛顿保证过伊德利卜属于“军事降级区”,且普京政府还需要顾及深度介入伊德利卜局势的土耳其的利益。不过从近日俄空天军对伊德利卜的大规模空袭,以及叙政府军似乎并未受到任何干扰的军事集结情况来看,大马士革和莫斯科似乎胜券在握——若能通过空袭、围困、分化瓦解和与相关“玩家”的幕后交易不战而胜当然最好,但如必须一战,军事准备也已经完成。甚至就连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公开承认:“巴沙尔政府已经赢得了战争,但未能赢得和平。”
一旦叙政府军在伊德利卜彻底完成清剿,那么其下一阶段目标就很可能是发起“渡江战役”,收复幼发拉底河东岸产油区并彻底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残酷内战。政府军目前已在幼发拉底河东岸建有数个桥头堡。当然,其最终是否能够下决心渡河,还将受到美国、俄罗斯、土耳其等幕后力量态度的影响和制约。但即便暂不渡河,政府军收复西岸全部国土(除北部边境几个小村镇外)并行使国家权力这一事实,也足够让其有资格宣称已经赢得了战争。而河东岸的库尔德政权至多也不过是一个远离国家心脏地带的割据力量,这个政权本身就矛盾重重虚弱不堪,只能凭借美国的直接支援勉强维持。在政府军取得战争胜利后,这个生存于夹缝中的虚弱政权对美国的价值也将受损。
伊德利卜北接土耳其,是叙利亚各色反对派武装仅剩的主要据点。
西方当然不希望事情发展到如此难以挽回的地步,毕竟相关“玩家”在这片燃烧的土地上已经倾注了太多资源。因此,直接认输是不可能的。最后的机会就在伊德利卜,尽管此前的事实一再证明外科手术式打击纯属“浪费纳税人的钱”,且“白头盔与化武”的老梗也越来越难以服众。
战场另一方,巴沙尔·阿萨德以及其背后的俄罗斯、伊朗“朋友圈”也绝不会在“攻克柏林”的前夜掉以轻心。胜利从来都不是廉价的,延宕近8年的叙利亚战争已经充满了戏剧性,大马士革和莫斯科绝不希望剧情再有什么“反转”。因此,在油价近期不断上涨,莫斯科不那么缺钱的当下,一支所谓“冷战后最大规模集结”的舰队就“恰在其时”的出现在了东地中海。
舰队
如果判定俄海军这次在地中海的集结仅仅只是一次武力威慑,恐怕就过于简单了。毕竟,当威慑失去实战的能力与意愿做后盾,则威慑也将毫无可信度。
从俄军本次集结的兵力兵器配备,以及地面战场的形势来看,可以从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美苏海军东地中海对峙中找到不少相似之处。换言之,俄军的目的很可能是希望重现1973年模式,通过一次建立在实战能力基础上的威慑行动来达成“反介入”效果。
在1973年10月的美苏海军对峙中,苏联海军通过携带反舰导弹的众多中轻型水面舰艇、潜艇和陆基轰炸机,成功将美海军第6舰队的三个航母战斗群逼退。阻止了美军直接介入挽救以色列当时已濒临绝望的地面形势(当然,以军最后仍然凭借自身军力反败为胜)。在对峙期间,莫斯科同样是以所谓演习名目从西部方向的三大舰队调遣兵力,这让地中海分舰队的规模一度达到96艘舰艇;且演习内容就是打航母,甚至苏军反舰导弹在演习中直接将美舰作为靶舰锁定瞄准。俄军2018年的这次集结尽管在兵力规模上已经无法与1973年相比,但行动目标、集结时间的选择,以及舰艇与兵种结构搭配却有不少相似之处。
1973年美苏海军在地中海东部对峙
参与演习的俄军水面舰艇包括一艘万吨级的光荣级巡洋舰“乌斯季诺夫元帅”号,1艘8000吨级的无畏级驱逐舰“北莫尔斯克”号,3艘最新型的4000吨级11356R型护卫舰,1艘4000吨级的克里瓦克2级护卫舰“好奇”号,以及3艘千吨级的暴徒M级大型导弹艇。此外,还包括两艘基洛级常规潜艇,并很可能伴随有不便于公开的核潜艇力量。
航空兵方面,不仅俄驻叙航空兵部队的伊尔-38反潜机、苏-33(陆地机场起降)战斗机、苏-30SM战斗机等战术机型将参演,从本土起降的图-160战略轰炸机和图-142大型反潜机也将飞临演习空域。
从以上阵容不难看出,剔除了在美军航母面前“相形见绌”、且正在接受升级改装的“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航母,以及同样正在接受改装的基洛夫级“彼得大帝”号与“纳西莫夫海军上将”号战列巡洋舰(另两艘基洛夫级“乌沙科夫海军上将”号和“拉扎列夫海军上将”号仍处于封存状态,前景不明)外,俄海军本次地中海军演的参演舰艇均为刚刚服役或改造完成的“新锐”主战舰艇。
编队旗舰“乌斯季诺夫元帅”号刚刚完成了现代化升级,其原先所配备的SS-N-12“玄武岩”超声速重型反舰导弹射程为550公里,目前已经全部被射程超过1000公里的“火山岩”导弹取代,这让该舰首次具备了在航母舰载机巡逻范围外发起直接反舰打击的能力。
排水量刚过万吨、2016年底完成改造的“乌斯季诺夫元帅”号接过俄军远征舰队的旗舰一职
俄海军目前所拥有的全部3艘11356R型隐身护卫舰“马卡洛夫海军上将”号、“埃森海军上将”号、“格里戈罗维奇海军上将”号均参与演习。11356R型护卫舰可以被认为是克里瓦克级护卫舰的终极改进版。其在俄罗斯为印度研制的塔尔瓦级隐身护卫舰基础上升级而来。而塔尔瓦级的设计与工程基础则是克里瓦克3级护卫舰。
暴徒M级大型导弹艇则是俄海军冷战后全新设计建造的新舰,拥有漂亮的隐身外形和8个反舰导弹垂直发射单元。这套系统可以发射“俱乐部”导弹家族的几乎所有水面发射型号,既可以发射300公里射程的反舰型3M-54系列,也可以发射2500公里射程的对陆攻击型(如大名鼎鼎的3K-14“口径”)。
另外的两艘舰艇“北莫尔斯克”号和“好奇”号虽然都是服役多年的老舰,却也均为所在舰队舰况最好的主力战舰之一。如北方舰队的“北莫尔斯克”号去年刚刚完成长达8个月的远航,航迹遍布北海、大西洋、印度洋和地中海,并在途中参与反海盗作战和与他国的联合演习。“好奇”号则一直是黑海舰队前出地中海的急先锋,俄海军几乎每次在地中海的部署行动都能看到该舰的身影。
任务
从舰型上看,该编队适合远洋作战的舰艇包括一艘光荣级巡洋舰、一艘无畏级驱逐舰,以及4艘克里瓦克级护卫舰。3艘暴徒M级大型导弹艇和2艘基洛级潜艇只适合近海作战,但在东地中海的相对封闭海域,俄军可以得到塔尔图斯港的直接支持,近海战舰仍然可以充分发挥战力。
整个编队的任务搭配较为均衡,光荣级巡洋舰拥有超强的远程反舰能力。无畏级驱逐舰和克里瓦克级护卫舰均为反潜舰,其中“埃森海军上将”号刚刚在今年4月西方国家对叙利亚发动空袭期间,于地中海成功“抓住”并跟踪了一艘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众所周知,俄亥俄级的静音水平非常高,“埃森海军上将”号则证明了“克里瓦克终极版”护卫舰的确名不虚传。而就在8月30日,一艘洛杉矶级改进型核潜艇被发现从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由此可见,俄海军为其演习编队配备强大的反潜力量是十分必要的。
防空方面,“乌斯季诺夫元帅”号是编队中唯一具备完整区域防空能力的舰艇。值得注意的是,该舰在演习一开始就直接驶往塞浦路斯的英国空军基地附近展示肌肉,光荣级巡洋舰搭载的S-300F区域防空系统射程超过150公里,按照俄媒说法,仅此一舰在理论上就可以“完全封闭整个塞浦路斯的天空”。这一行动也充分证明了俄舰队此次演习的目的就是建立在实战能力基础上的威慑。
不过客观来说,由于编队中既不包括航母,区域防空舰也仅有一艘,整个海上编队的防空能力着实有限,因此驻叙陆基航空兵将承担起该编队主要的防空任务。这些多用途战斗机同时兼职一定的反舰制海任务;而参与演习的伊尔-38和图-142反潜机则将进一步加强地中海俄军的海上监控和远程反潜能力。
俄海军在东地中海的威慑力高度仰仗塔尔图斯港的陆基航空力量
此外,参演的2艘基洛级潜艇、3艘新锐11356R型护卫舰以及3艘暴徒M级大型导弹艇均可以发射“口径”系列对陆攻击巡航弹。当然,在这些舰艇的导弹发射井中是配备对陆攻击巡航弹还是反舰导弹,就将取决于俄军自己的任务考虑了。东地中海演习区域紧靠叙利亚,从这里发射的“口径”其实无法发挥自身射程优势。而驻叙俄军空中力量本来就具备强大的对地支援能力,再加上本土飞来的战略轰炸机和海基巡航导弹(如从里海发射)“加持”,可以说伊德利卜战役对东地中海俄军海基巡航导弹的需求并没有那么强烈。
另一方面,上述舰艇如果不能配备足够的反舰导弹,则整个编队就基本失去了饱和打击能力,即便“火山岩”导弹的反舰能力再强,也很难突破美国海军的多层防空网。尽管“俱乐部”家族中的反舰型多为亚声速导弹(也有末端超声速型),反舰能力也一般,但这些导弹与巡洋舰上的“火山岩”配合使用,至少可以起到“堵塞”美军编队防空火力通道的作用,从而降低对手的整体反导效率。由此分析,俄军参演舰艇的垂直发射单元里可能还是会更多的搭载反舰导弹。(未完待续)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9-13 04:39 PM |显示全部楼层

宏亮瞻局|地中海大集结:俄海军的实战威慑与悲壮宣言(下)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宏亮

2018-09-11 10: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海权
总的看来,在目前东地中海美国海军部署规模有限,且双方均无直接正面碰撞意愿的情况下,俄军这次海上兵力集结与演习可以被认为是一次具备处理突发海上冲突能力的武力威慑行动。一旦与北约海军形成武装对峙,俄海军至少表明了夺取东地中海区域海权的的决心和能力。至于能不能打赢则是另一回事。“可以一战”本身就是一种威慑,只有这种威慑有效,才能达到阻止西方强力介入伊德利卜战役,乃至出现类似利比亚战争中班加西战役突然翻盘的情况的目的。俄国人在1973年曾经采用类似方式成功过,他们当然希望历史可以重演。
此外,我们应该注意到的是,其实早在1973年之前的近200年里,俄海军自帝俄时代以来就有在东地中海部署和作战的传统,积累了丰富的相关经验,也很了解该海域的水文条件。从圣彼得堡到莫斯科,对这一地区安全局势的任何变化都极为敏感,且介入决心较大。如乌沙科夫在1798至1800年著名的海上远征中长期在东地中海对法军作战;1827年谢尼亚文率领的俄国舰队联合英法海军在希腊纳瓦里诺湾摧毁土耳其舰队;以及1973年苏联海军在海上对峙中将美第6舰队成功逼离“克里特之门”…… 
从地缘战略角度看,东地中海既是俄黑海舰队进入地中海、甚至远赴大西洋和印度洋的门户,同时又是俄海上力量威慑、影响苏伊士运河与中东局势的最佳集结点。此外,由西方管控、对欧洲能源安全至关重要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石油管线的终点就在东地中海沿岸的土耳其港口城市杰伊汉。俄海军在东地中海的存在将能直接影响该能源线路的效用。我们还不应忽视的是,东地中海周边有多个与俄罗斯保持传统友好关系的东正教国家和伊斯兰国家,如希腊、保加利亚、塞浦路斯、埃及、叙利亚等,自18世纪以来的俄国历届政府一直很乐于通过“炮舰外交”来维持对上述国家的影响力。
在地理上,东地中海与地中海的中西部海域相比,其地形更为复杂,类似西西里、撒丁、科西嘉这样的大岛不多,但如塞浦路斯、克里特、科孚、罗德岛等中小型岛屿及群岛星罗棋布,再加上周边海岸线轮廓形成的多峡湾地形,让北部的爱琴海和南部的黎凡特西部海域成为两个相对独立封闭,且各自内部又被岛群进一步撕裂的复杂海域。其中克里特岛既是整个东地中海与西部开阔海域之间的屏障,同时又分割了东地中海内部的南北两大海域,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克里特之门”。

克里特岛位于东地中海的中心位置,北扼黑海经爱琴海通向外界的通道,东南方向则是叙利亚与苏伊士运河
这样的地理特征并不是大型航母编队最理想的作战场地,倒是相对更适合主要依靠反舰导弹密集攻击的俄军舰队。塔尔图斯港和拉塔基亚空军基地所处的位置也非常重要,它们位于该海域外线但又相距“克里特之门”不远,再加上叙利亚地面战场上的一边倒形势,这些因素均有利于保障俄海军在必要时争夺区域海权的行动。
海军
如果站在俄海军的角度,除了配合莫斯科高层的地缘战略棋局外,其近期的一系列行动还很可能有另一层涵义。我们可以看到,就在地中海演习如火如荼展开之时,在地球另一端,唯一没有参加地中海大集结的太平洋舰队也没闲着。
从8月中旬开始,同样号称“冷战后规模最大”的俄军“东方-2018”战略演习因中国军队首次较大规模参演而备受全球瞩目。作为“东方-2018”的一部分。太平洋舰队的20艘舰艇和岸舰导弹力量从8月28日开始在鄂霍次克海进行了多轮反舰导弹射击演练。
对于被西方甚至中国军迷们冷嘲热讽了多年的俄罗斯海军来说,对于自从冷战后就没有一艘新型重型水面舰艇下水的俄罗斯海军来说,地中海和鄂霍次克海似乎有所呼应的演习无疑是一次果敢、甚至多少有些悲壮的宣示:尽管独立近30年来几乎没有再补充大型水面舰艇,但在这个蓝色星球的两端,能同时调集四个战略级舰队的近50艘舰艇高调亮相,且其中一端还远离本土深入战区——除了美国外,目前世界上拥有这种能力的国家还有第三个吗?
的确,尽管近年来下水了少量高性能核潜艇(如北德文斯克级和北风之神级)和2000至4000吨级的新锐中轻型水面舰(如22350与20380型护卫舰),但俄海军一直期待的大型航母、两栖攻击舰和新型万吨级大驱却一直因预算不足、外界制裁和造舰能力萎缩等问题的制约而无法落实,对奥斯卡级巡航导弹核潜艇、基洛夫级和光荣级巡洋舰、现代级和无畏级驱逐舰,以及“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航母等苏联末期远洋主战舰艇的改装升级工作要么雷声大雨点小,要么拖拖拉拉很多年无法完工。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与美军目前的主力远洋作战舰艇相比,单论平台本身,俄军目前接收自苏联的同类舰艇其实并不算落后。美军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首舰1983年服役,苏军的基洛夫级巡洋舰首舰1980年底服役,光荣级首舰1982年底服役;美军阿利·伯克级驱逐舰虽然首舰1991年才服役,但其平台原型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首舰早在1975年就服役了,苏联海军同级别的现代级和无畏级驱逐舰首舰的服役时间都是1980年。双方主战舰艇的平台结构和设计基本为同一时代的产品,除基洛夫级外的其他舰型吨位也很相近。
但为什么没有人嘲笑美军舰艇老旧?却反而成为各国争相追逐学习的先进楷模?根本原因只有一个——苏联解体了。原本计划大批量建造的重型远洋舰艇中的绝大部分在俄罗斯时代被停建,最终只完成了基洛夫级4艘、光荣级3艘、现代级17艘、无畏级12艘。它们的对手呢?提康德罗加级完工27艘、伯克级已完工62艘且还在续建、斯普鲁恩斯级31艘。巨大的数量差距背后,是美国海军在漫长的建造期内不断对同级别后续批次舰艇设计、技术、性能、武备等全方位的优化升级。
反观俄海军,由于原定的后续升级型号的建造无法按计划执行,导致本来平台升级潜力还很大的各型主战舰艇并没有获得如美军同级舰那样的新生命。早期建造的舰艇因缺乏资金维护不当过早退役,尽管美军也将部分早期建造的同类舰除役,可后续源源不断的同级新舰完全可以弥补退役舰空缺,而俄海军则是退一艘少一艘,没退役的也因升级不利与美军同类舰的差距越拉越大。
即使是作为基洛夫级核动力巡洋舰的低配版,光荣级巡洋舰也已是目前这支俄海军的绝对主力。图为担任俄太平洋舰队旗舰的“瓦良格”号光荣级巡洋舰,其曾于2009年率队赴华参加庆祝中国海军成立60周年的海上阅兵活动,并担任外军编队领舰
尊严
随着旧舰陆续老化退役,在没有新舰接替的情况下,俄海军的远洋作战能力显然已经受到致命削弱。我们从2018年与2016年的两次地中海集结中其实就能直观的看到这一点。尽管媒体一再渲染2018年的所谓“冷战后最大规模集结”,实际上2016年底进入地中海的那支编队实力要强大的多。后者包括1艘7万吨级的“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航母、一艘2万多吨的基洛夫级核动力巡洋舰、2艘无畏级驱逐舰、1艘克里瓦克级护卫舰,以及2艘阿库拉级攻击核潜艇共7艘远洋战舰;而2018年的这支编队不仅只有6艘远洋战舰,且总吨位和单舰作战能力也明显“轻”了一个档次。
1696年10月20日,俄罗斯在彼得大帝的强力推动下通过了第一个建设正规海军的法案——这一天也被认为是俄罗斯海军诞生日。在此后300多年时间里,如果说上世纪70年代后期至冷战结束前是这支海军的巅峰,那么今天的俄罗斯海军毫无疑问处于衰落之中,且仍未见谷底。苏联海军曾经在1975年的“海洋-75”全球海上战略演习中同时在北冰洋、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操演,无论巴伦支海还是好望角都能看到红海军的五星镰刀锤子旗。这曾经令西方胆寒的一幕恐怕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都不可能再重现了。
但至少在今天,在2018年的8月底9月初,圣安德烈旗仍然在远离国土的地中海艰难地守护着的俄罗斯海军的尊严。这支蹒跚的舰队仍然拥有貌似破旧实则极具威力的重型水面舰与核潜艇、经过数十年研究演练的导弹时代海战战术,特别是从来都不缺乏的勇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11-19 10:36 AM , Processed in 0.09064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