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05|回复: 0

[转贴] 制图学奇迹:一幅430年前的巨型世界地图|大象文摘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0

好友

53万

积分

大户

Rank: 4

活跃达人

发表于 2018-8-22 03:24 PM |显示全部楼层








制图学奇迹:一幅430年前的巨型世界地图|大象文摘

文章来源: Natasha Frost|利维坦(ID: liweitan2014)
2018-08-22 22:15

利维坦按:本文中乌尔巴诺·蒙特的世界地图绘制于1587年,那一年中国是明万历十五年(看过黄仁宇《万历十五年》的想必印象很深),那时的中国人是否也绘制过世界地图呢?


a160.jpeg


上图就是明代绘制的《大明混一圖》。有人认为其绘制于1389年,因为地图上表现的正是明太祖朱元璋洪武二十二年的政区,但具体绘制年代至今存疑。它算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东亚世界地图之一。在这张地图中,你可以明显看到它利用中国的方式描绘了一般形式的旧大陆——中国在中央,北至蒙古,南至爪哇岛,东至日本,西至欧洲和非洲。相较于乌尔巴诺·蒙特的世界地图,比例可谓严重失调。不过,即便是本文中使用墨卡托投影法的世界地图,其准确程度当然也无法和当代地图相媲美,毕竟那个时代不论欧洲还是中国,人们对于这个星球的很多地方还都是想象和讹传。

(想浏览文中大图,可单击图片放大观看)

文/Natasha Frost; David Rumsey

编译/苦山

校对/斩光

原文/www.atlasobscura.com/articles/vast-map-planisphereurbano-monte-places-creatures-real-imagined; www.davidrumsey.com/blog/2017/11 ... planisphere-of-1587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苦山在利维坦发布

斯坦福大学的大卫·拉姆齐地图中心(David Rumsey Map Collection)又添一件非凡藏品:一幅由乌尔巴诺·蒙特(Urbano Monte,1544-1613)绘制于1587年的世界地图,手稿共有60页。这幅地图/平面球体图有9英尺(约合2.7米)见方,其面积为已知的早期世界地图之最。它由蒙特在意大利米兰手绘而成,除原本外现存的手稿抄本只有一份。下面这幅地图由60幅分图数字化扫描后拼接而成,在它创作完成至今的430年间,这是它首次按蒙特原本的设想被整合成一幅完整地图。

a161.jpeg


这幅地图投影直径超过9英尺,由60幅稍小的地图拼接而成,北极位于地图中央。

1544年,乌尔巴诺·蒙特在米兰附近出生,一生衣食无忧,享尽奢华。对他而言,这等程度的自由意味着他可以潜心学术,并积攒起一间在本地声名远扬的图书室。40岁出头时,他的兴趣转向了地理学,自此花费了整整20年功夫来将当时世上已知的一切地理学知识整合、合并,囊括进寥寥数卷之中。不仅如此,地图收藏家、学者大卫·拉姆齐(David Rumsey)写道,蒙特还想绘制一幅平面球体世界地图。正是拉姆齐将这些地图数字化。

a162.jpeg


图23细节:南美洲,委内瑞拉,圭亚那;一只海怪在委内瑞拉的海岸附近游荡。

在蒙特的设想中,这总共60幅地图组件应该被缝到一起,因此他留下了细致的步骤说明,指导后人将它们拼合成一幅硕大的世界地图,直径超过9英尺。在的献词中,他详细描述了如何排列平面球体图的各个部分,并明确表示,整幅地图应被固定在一块5.5臂长见方(译者注:brachia/braccio,古意大利长度单位,5.5臂长约合10英尺/3米)的木板上,并在北极点位置钉一颗钉子或轴销,便可以此处为中轴,绕之旋转。这一设计从未被实现,但如今我们可以用虚拟手段完成它。

以下6张图展示了60张三角形图纸和4张方形的四角图纸是如何逐次拼接,最后成为完整的9英尺见方平面球体图的。首先由4张图组成第一环(图1-4),随后第一环和由8张图组成的第二环拼到一起(图1-12),之后前两环和由12张图组成的第三环拼到一起(图1-24),然后前三环和由18张图组成的第四环拼合(图1-42),前四环再和由18张图组成的第五环拼合(图1-60),最后这五环和方形的四个角拼接,加上标签,地图最终完成。

a163.jpeg


地图第一环拼合效果(图1-4)。

a164.jpeg


地图第一、二环拼合效果(图1-12)。

a165.jpeg


地图前三环拼合效果(图1-24)。

a166.jpeg


地图前四环拼合效果(图1-42)。

a167.jpeg


地图前五环拼合效果(图1-60)。

a168.jpeg


地图前五环及方形四角拼合效果(图1-12)。


蒙特的地图提醒了我们为何过去的地图是极为重要的原始史料:他的平面球体图使用了北极方位投影法,这其中包含的科学观念在当时是十分先进的;地图绘制和装饰中所用的艺术技巧反映出了最高水平的设计理念;而通过罗列的地名、空间的形状和交织在图中的点评,绘者又用他眼中的世界为我们提供了深入的历史资料。科学、艺术与历史在同一份文件中得到了体现。

在此之前,蒙特的地图手稿一直被视为60份各自独立的图纸。唯一一份拼接好的版本是地图册中的单页小总图。既然我们现在已经通过数字化手段将60张图整合在了一起【布兰登·拉姆齐(Brandon Rumsey)以精湛的技巧完成了这一任务】,便可以一种全新的角度欣赏蒙特卓越的成就。拼合好的地图直径刚刚超过9英尺,是16世纪最大的世界地图(之一)。地图的内容之细致和装饰之精致令人瞠目结舌,作品整体在地图绘制的历史中无疑可称得上是独一无二。

蒙特所绘制的地图不仅仅是一种地理工具,同时还展示了不同地域的气候、风俗、白昼时长,以及各地区内部各地之间的距离——换言之,他创作了一幅普遍适用的科学平面球体图。地图册总计四卷,其中还包括一篇内容详尽、长达数卷的地理学论文,主题围绕世界和宇宙学展开。

a169.jpeg


该图表展示了一年中各个月份的昼夜时长(该表不包含在拼接地图中)。

a170.jpeg


“Eclisse del sole”: 日食示意图。


不同于现代地图大多使用同样起源自16世纪的墨卡托投影法(译者注:Mercator projection,又称正轴等角圆柱投影法,得名于地理学家杰拉杜斯·墨卡托,他于1569年发表以此方式绘制的世界地图。墨卡托投影法可显示任两点间的正确方位,但会使面积产生变形),蒙特的地图将视角设在北极点正上方。今天,这一投影法被称为北极方位投影法(译者注:north polar azimuthal projection,即等距方位投影法)。如果我们对蒙特的地图做地理参考,并用墨卡托投影法对其重新投影,我们立刻就能明白他为何使用北极方位投影法而非墨卡托:蒙特想要用二维平面尽可能地将地球这一三维球体整个地还原呈现。他的投影实现了这一点,尽管在南极周围有所扭曲。

这种扭曲同样存在于用墨卡托投影法绘出的世界地图中,但在蒙特的地图上南极的面积要大得多,这使他得以尽情将16世纪大量出现的对南极洲的地理描述和猜想悉数付诸笔端。尽管在之后的岁月里,墨卡托投影法因其能够准确测量距离和方位而成为了地图测绘的标准投影法,蒙特的极点方位投影法则能更直观地展示各块大陆与海洋之间的相对关系。到了20世纪的航空时代,在呈现地球时,极点方位投影法重新受到了众人的青睐。蒙特会很高兴地看到,联合国的官方会徽正是使用了他的地图的现代版本。下图是对蒙特的地图做地理参考并以简易圆柱投影法(Plate Carrée/Geographic)重新投影后的图像。这一形式的地图可以导入谷歌地球(Google Earth)软件查看。

a171.jpeg


对蒙特的地图做地理参考并以简易圆柱投影法重新投影后的图像。

a172.jpeg


将重新投影后的蒙特地图导入谷歌地球后的效果。


在拼接起来后,地图展现出绘者看待世界时高度个人化的视角和丰富的内容,图中可以看到数量惊人的奇珍异兽,或真实或虚构,正在陆上和海中狂欢作乐。拉姆齐将这制图学上的谜题扫描、拼接,蒙特的作品因此得以首次展现出全貌:这是16世纪最大的世界地图,却被大多数制图员和学者们遗忘忽视。

a173.jpeg


图1:北欧部分。


蒙特并未通过环游世界来获得地理学知识。事实上,地图的绝大部分来源于当时常见的其他地图,以及描述早期旅行者游历过程的冗长文本,因此,蒙特的地图照搬了这些资料对遥远地区各种各样的误解,尤其是对南美洲一带的错误认识。通过更深入的研究,人们希望能够揭示他所参考的确切文本。另一方面,他笔下的日本则是长期持续的独立研究的产物,同时也大量参照了他与16世纪80年代意大利的日本来客的对话内容。虽然这部分地图和任何现代的日本地图都并不相同(而且似乎上下颠倒了),其细致程度仍然令人印象深刻。

a174.jpeg


图9细节:日本。蒙特对日本的描绘多半来自1585年日本访米兰及意大利使节所提供的信息,这在当时是较为超前的。

蒙特在地图各个角落都花功夫绘上了异国的珍禽异兽——鳄鱼、骆驼、狮子等等。在一片被标为“未知的土地”的海岸附近(大概在现在的阿拉斯加),有一头带着狼崽的成狼正警惕地回头看身后。地图其他地方还有更神奇的、只存在于幻想中的怪兽,包括格里芬(译者注:griffin,神话中的狮身鹰首兽)和一只似乎正用爪子抓紧一头大象的巨鸟。海洋中有多尾人鱼和一支支武器装备精良的舰队。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等政治领袖也出现在了地图中,蒙特还在其中留下了数幅他本人的肖像。拉姆齐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电台(CBC Radio),当时的地图绘制者不喜欢留白。“有许多地方他们不知道地名,就用树木和怪兽填补那块空白,”他说,“他们其实就是把地图当调色板来用,它极富艺术性,趣味十足,因此就——它深深地吸引了当代的我们。”

a175.jpeg


图24细节:巴西海岸,西班牙腓力二世肖像。

a176.jpeg


图2、7、8细节:西伯利亚北部,中亚。独角兽、龙和其他生物在嬉戏。


1589年,在地图完成两年后,蒙特也许仍在修订它,他在自己原本43岁时的肖像画上粘上了一张新的圆形肖像,现在,上面写着他的年纪是45岁。新增的肖像画只粘住了一部分,可以掀起,如图所示:

图42细节:南极洲,乌尔巴诺·蒙特肖像,1587年及1589年。

a177.jpeg


图25细节:乌尔巴诺·蒙特家族盾徽。


如果蒙特知道他那少有人问津的地图终于得到了应得的关注度,多半会十分激动。在斯坦福大学,公众可以看到仍然色泽鲜艳的手稿原本,等比例大小的扫描复制品,以及可交互的数字版本。在网上也可以探索这幅地图。

与此同时,研究人员正进一步探索这份罕见的杰作和它所蕴含的珍贵信息。他们希望能将地图册中那篇论文的文本和地图本身所包含的文本及地理描述更好地结合起来。如果能发现蒙特的地理著作所引用的资料来源,并探明他是如何编排这些信息,以此在其非凡的地图中创造出他眼中独有的世界,这将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本文由公众号「利维坦」(ID:liweitan201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11-19 10:35 AM , Processed in 0.09615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