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8|回复: 0

[人世间] 一个中国乡村的瑜伽扶贫试验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8-9 11:55 AM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中国乡村的瑜伽扶贫试验

 刘成伟 界面  2018-08-09

起源于印度的古老健身运动正在张北县的这个小乡村落地生根。刘成伟摄

1

七月酷暑,坝上草原的傍晚却凉意阵阵。古老的村庄笼罩在干燥的土尘中,多少显得荒寂。

戴着头巾的老人们渐次下地除草归来,陆续聚到村委会办公室门口。他们取出各自的瑜伽垫,铺在办公室前的广场上,有模有样地练起来。

虽然地处偏远,这些老人的动作水平并不比大城市瑜伽馆里那些时髦年轻人差多少,在倒立、骆驼式、莲花座等一些高难动作上,水平甚至还超过他们。

每天早晨六点和下午五点,村民们都会相聚小广场练习这种起源于印度的古老健身运动,已成日常。

这里叫玉狗梁村,位于张家口市张北县以北,是国家级贫困村。玉狗梁是晚清逐渐聚集而成的自然村落,据说,当年村子的先祖张玉狗从内蒙古化德迁移至此地,玉狗母亲姓梁,玉狗的名字和母亲的梁姓合在一起就成了村名。更远之前,此地为蒙古人游牧之地,

近年来,由于年轻人纷纷离开村庄外出打工或者举家搬迁,村子里如今剩下的多是老年人,玉狗梁居民的平均年龄为65岁。他们日常照料家畜,耕种土地。

看村民们基本到齐,陈力和王栋材从办公室里拖出音箱,安装在村办公室门口。他们每天都要如此,替这些老人们服务。

陈力和王栋材是下乡扶贫的干部,他们要在这里呆上三年。

广场上,陈力伏在瑜伽垫儿上,双手触足心,做了几个动作。村妇女主任靳秀英和其他人一样做着“倒立”、“金鸡独立”等动作。

王栋材调试完音响,开始用手机拍摄。然后他会挑一些不错的视频发到一个短视频APP里传播。

音乐响起来,村民们的动作也逐渐整齐划一。歌曲的名字叫《有一个地方名叫玉狗梁》,这首玉狗梁村歌是驻村第一书记卢文震创作的。旋律优美,歌词淳朴。

“有一个地方,她叫玉狗梁,蓝天草绿朵朵白云飘。这里有老年瑜伽健身,还能睡上老火炕,院子里可以自己种菜,田园好风光……”

歌词用红漆刷在村委会的主屋后墙上,与那些扶贫标语一样,墙上的这首歌词也成为村里耀眼的一道风景。老人们在广场上练习瑜伽时,每次都用它伴奏。

卢文震和陈力来自石家庄一所技校,王栋材来自河北一家国企,他们三人组成了玉狗梁村扶贫联合工作组。扶贫的目标是改变区域生存环境,帮助贫困户脱贫。国家层面的目标是在2020年之前,实现整体脱贫。“这也在摸索”,王栋材说到如何脱贫时,也找不到标准的答案。他希望开纳雅言。

卢文震来村里更早一些,已驻村两年。根据村妇女主任靳秀英的描述,刚开始时,他心里也没谱。一次偶然,瑜伽这种运动给了他启发,他开始发动留守下来的老人们练习瑜伽强身健体,他还写了玉狗梁村歌。

玉狗梁村位于张家口市张北县以北,是国家级贫困村。刘成伟摄


今天,几乎所有村民都会“全莲花坐”(常见的瑜伽体式),每天大家聚集在一起练习瑜伽,这种场面成为了村子里一道独特的风景,也逐渐引起了当地电视台和政府相关部门的关注和肯定,2017年年2月,国家体育总局授予了玉狗梁“中国瑜伽第一村”的称号。

玉狗梁村因为瑜伽而闻名,《纽约时报》这样的国际大报都来报道,今年6月份该报的一篇长篇报道称,这个中国小村的瑜伽“实验”正在有效对抗着老龄化。

7月里的几天,卢文震到张家口市汇报扶贫工作。他要向张家口市委书记回建汇报玉狗梁的扶贫项目成果,并参加河北省委宣传部的精准扶贫典型事迹汇报审核会。

此时,适逢王栋材的公司老总来张北慰问。作为第一书记,卢文震对不能代表工作组参加慰问活动感到“非常遗憾”。不过他给王栋材写了一份工作状况汇报,通知王栋材代表玉狗梁工作组向来宾们汇报。

目前,他们向上汇报的主要内容还仅限于“瑜伽练习”正降低村民生病率,从而减少返贫的概率。至于未来的健康旅游项目,还处于产业化的雏形阶段。

2

玉狗梁村隶属张北县,老龄化严重,这是中国北方很多乡村面临的普遍问题。

因为年轻人外出进城就业或为了下一代上学而举家搬迁,村子里多剩下老人们留守和劳作。

这些留守的老年人耕种着全村2700亩耕地。这里没有灌溉水源,土地干旱,老人们种植不施化肥、也不喷农药,庄稼靠天收。辛勤劳作能换来每年一亩地两三百元的收入。

目前,村里常住村民120人,其中5户属于贫困户:2户因大病丧失劳动能力,享受医疗补助;另外3户是3位独居的老太太,年龄都在78周岁以上。

扶贫工作组的调研结果显示,“因病致贫是村里主要致贫原因”。

三人扶贫工作组驻村后,“否决了一次次方案,很难找到扶贫突破口”,扶贫小组倍感压力。

“最初,卢书记也没有找到一个比较实际的扶贫方法。”靳秀英回忆,一次偶然的入户调查让卢文震才渐有方向感。

至今,坝上地区仍保留着传统火炕,像东北地区一样,一家人样样都离不开“炕”。上炕盘腿是当地人最基本的“功夫”。

2016年的一天,白大婶盘腿坐在靳秀英炕上打麻将, 半小时纹丝不动。卢文震看到,颇为好奇。这个姿势是瑜伽中典型的“金莲花坐”。卢文震让她和靳秀英练习瑜伽中的“全莲花坐”的坐姿,她们照做,轻松自如。

这让卢文震很震惊,当时就提出要瑜伽健康脱贫。

扶贫工作组随即召开了一个会议,会议上大家达成一致,让靳秀英做好村民的说服工作,把大家拉来练瑜伽。靳秀英跑了几家,终于凑起七八个妇女来练习瑜伽。

在这之前,村民们几乎都没有接触过瑜伽,也不知道瑜伽为何物。

村民们如今已经可以做很多高难度动作。刘成伟摄


作为村里的妇女主任,靳秀英虽然心里也不理解,但还是积极支持卢书记的工作。不过,她跟来参加训练的村民悄悄说:“咱们应付一下工作组。他们呆个两个月就走了”。

令村民们始料未及的是,这一次,扶贫工作组没有很快就走的迹象。

3

最初每天,这些初学者像蒙古歌者练习呼麦一样,站在在广场上甩膀子、练气。他们不知道的是,52岁的卢文震此时也只是一个门外汉,此前从未接受过专业瑜伽训练。

但卢文震没有告诉村民们自己和他们一样对瑜伽一窍不通,他只能现学现卖。

持续了大概一个多月后,扶贫组买来瑜伽垫子、手套等装备免费发给村民。这时候他们才知道练瑜伽还需要垫子。

动作难度增大之后,他们开始拉开筋骨做一些劈腿类似的动作。但在这里的传统乡村认知里,女人劈叉之类的动作不雅,会遭上天报应。

于是女人的丈夫们开始干涉,庄里庄外的人开始非议。有人埋怨玉狗梁的妇女们不守妇道,骂那些不雅的动作坏了风水,“老天不下雨,就是这些人搞的”。

但是,瑜伽这种来自印度的神奇健身之法最终还是在这个小乡村里流行开来。村民远在城市里工作学习的孩子也给予了老人们支持。靳秀英给上大学的女儿打电话的时候告诉她自己的一些想法,也小心翼翼的咨询瑜伽是不是邪教。女儿回答:“很多人花钱去瑜伽馆练习,好好练练不错”。

没过多久,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很快,他们就开始尝试一些难度更大的动作。

这时候,卢文震已经明显感觉力有不逮,他想到去学专业知识。随后,他报名参加了一个由政府出资设立的瑜伽课程培训项目。经过培训,卢文震获得了瑜伽裁判书,可以在此瑜伽比赛中担当裁判。

2017年2月,国家体育总局授予了玉狗梁“中国瑜伽第一村”的称号。政府的认可进一步打消了村民们的顾虑。

每天两次,村民们会相聚小广场练习这种起源于印度的古老健身运动。刘成伟摄


玉狗梁名声渐起,当地的电视台开始邀请他们参加了一些节目,通过他们展现中国安居乐业和欣欣向荣的新农村。随后,省里的电视台也开始邀请他们参加各种电视节目,他们的名声更大。

很长时间里,老人们津津乐道他们第一次坐火车的经历。但在这些经历之外,玉狗梁村民还有另一种认知,即瑜伽是包治百病的良药。

4

过去多年里,虽然政府不断努力提高全民的医疗和养老保障水平,但是广大的农村地区,疾病返贫仍然是绕不开的现状。

玉狗梁扶贫干部们的初衷之一,也是希望通过这种锻炼,进行“健康扶贫”,他们希望增强中老年人的体魄和免疫力减少在医疗费上的开支,“这其实也相当于进行了扶贫”。

虽然目前并没有统计数据证明多大程度上达到上述目标,但仅仅从表面上看,这些孤独的老人们在一起参加体育活动,增加了沟通,精神面貌上得到了很大改观。

村民们现在认为,这“能够在医疗费用上省下钱来”。现在,村里的每一位参与练习瑜伽的老人都坚信瑜伽强健了自己的身体,瑜伽成了治疗中老年疾病的神器,这令他们得以坚持下来,日复一日。当然,出现在电视台上以及政府领导们的认可也给了村民们莫大的荣誉感。

这也吸引了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在北京做保姆的林芳(化名)在两个女儿出嫁之后,和丈夫回老家加入了练习瑜伽的队伍,如今,他们已经没有物质上的压力,只希望回到村里平静生活,安度余生。

因为头经常晕,70多岁的李月娥(化名)最初不想加入这支队伍,但她对丈夫和邻里所做的事情越来越感到好奇。最后,她决定练习瑜伽。得益于瑜伽带给她的改变,她不断称赞说,“膝盖和腰部已经不痛了,现在打针输液都减少了”。

82岁的秦有蹲在地上,非要给记者表演一个抬单腿绕头的高难度动作。他坐下来,果真抬腿绕在脖子后面。他说现在感觉身体逐渐硬朗起来,心情也愉悦。

这些像电视广告里卖假药的镜头,不过发生在这个小村庄里的变化确实不小。这些以前封闭在村庄里的老人们像城市里的年轻人一样每天进行着时尚的运动,唯一的不同在于场地,城里人花钱在瑜伽馆,这些老人在乡野之间,逐渐突破了传统乡村的含蓄表达。

“中国瑜伽第一村”还有着更大的规划。刘成伟摄


卢文震想把玉狗梁变成中国各地农民学习瑜伽的基地,他之前说这样还能吸引游客。这一切已经有了蓝图。

此前,张北县县委书记郝富国到玉狗梁调研,也提出建设以“老年瑜伽健身、休闲、避暑、度假、康养”为一体的“中国瑜伽第一村”。

整个村子的院墙上,随处都是扶贫工作组画上去的瑜伽姿势简笔画和“做新时代的中国好农民,”“中国第一瑜伽村”之类的宣传口号,村里那口古井旁的墙上也画满了各种瑜伽动作的简笔画。这口老井据说建村时就使用了,井水带着浓郁的咸涩味,现在村民只用井水喂牲口了。

王栋材说,村里计划建一个瑜伽馆,在村子以北取土。规划图上留一个日、月和玉狗图像。在整个规划图中,瑜伽至关重要。“这些图纸已经上报,但还未获批”。

未来的计划除了瑜伽馆,还有道路硬化、幸福互助院建设、能容纳200人就餐的食堂以及一个新时代农民讲习所,这些规划预算大约990万元。

村民们希望这个计划能尽早实现,种地太辛苦了,也不安稳。

去年,驻村干部们用众筹方式为村子里引进了藜麦,希望一亩地的收成可以卖3000元。但是第一年,这种类似灰菜的麦子长相不佳,勤劳的村民虽然除净了荒草,但却无解决缺水的困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10-20 06:29 PM , Processed in 0.09960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