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4|回复: 0

[影乐之声] 廖伟棠:一个星战迷的自我修养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6-12 04:36 PM |显示全部楼层








廖伟棠:一个星战迷的自我修养

 廖伟棠 大家  昨天




在香港看《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Solo: A Star Wars Story)的难受,在台北获得了另一个星球大战迷的弥补。耳边还是“千年隼”的轰鸣,眼前已经是挥舞光剑的尤达大师和满屋跑的R2D2——分别由我的儿子和女儿饰演。


不属于星战世界、或者说原力同温层的读者也许不知我在说什么,星球大战的粉丝群庞大而专业,具有相当的排他性,又细分为原教旨主义者折衷主义者外传迷狂者等等。


星球大战系列的成功,在于完整地、甚至过分地建立起了一个足以代替现实宇宙的平行宇宙,那个世界有着自己的谱系,每个代入进去的人都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角色,可以说,近二十年的虚拟世界游戏的思路都有受它的影响。而这样的一个宇宙,是有足够的土壤去滋长一部又一部外传,或者它的平行再平行的宇宙。


《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是最新的一次滋长,但对于第一种只承认星战本传的原教旨主义者来说,《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肯定是不入其法眼的,试想一部没有绝地武士、光剑几乎没有出现过的星球大战电影,也算星战系列吗?


我前几天居住的台北Air B&B空间“远的要命银河系”,就是一个星战折衷主义者的老巢,他是一个专业的模型制作师,屋子里有一堵墙全部是星战模型,一个玻璃隔开的工作室里是他正在制作中的留园缩微模型——估计是商业用途,另一堵墙虽然挂着千年隼号的纸模型,模型下却是钢铁侠和异形,再下面是他提供给房客Cosplay用的尤达大师的衣服、欧比旺的靴子、达斯魔和黑暗皇帝的头套……



这位星战迷房东,一开始听说我带着一个六岁小男孩来住还有点担心,和我说千万不要让小孩碰那些模型,弄坏了模型或者弄伤了小孩都不好。但我跟他说:“请放心,我儿子也是星战迷,会很珍惜的。”他兴奋得说“天啊!太好了!台湾很少小孩知道这部伟大的作品欸……”


我儿子也的确非常爱这房子,每天不舍得出门去玩,晚上不舍得睡觉要抱着光剑睡……相比之下,《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的导演朗·霍华德(Ron Howard)就不那么地道了,这部星战电影不但欠缺原力、绝地武士和光剑,连那经典的约翰·威廉姆斯所作主题曲,也仅仅在千年隼号重启的一刻微弱地一闪而过,那么它和星战正传到底有什么联系呢?某种精神吗?


要说精神联系,上一部外传《侠盗一号》才是血脉相关,被星战迷广泛接纳,甚至有人认为超越正传里除《新的希望》之外的五部。无它,因为侠盗精神本来就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星战抵抗军所共有,它赋予这些前赴后继的牺牲者一种命运笼罩的悲壮。《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却是一部轻喜剧,小偷汉·索罗向侠盗汉·索罗的转变来得太轻易,没有与他的被奴役阶层出身挂上钩。


同时,这是一部高级爆米花电影,故事情节全部都旨在补完《星战4:新的希望》前面的空白,没有突破和发挥。汉·索罗的形象不稳,难以想象本剧中阿尔登·埃伦瑞奇(Alden Ehrenreich)饰演的这个吊儿郎当、开口成谎的碰运气者,在《星战4:新的希望》之后能赢取高贵的莉亚公主的芳心,毕竟那时候的饰演者是哈里森·福特——几十年后他再度饰演《原力觉醒》里被儿子杀死的老年汉·索罗,那种悲剧感更是无法超越。


2018《游侠索罗》,阿尔登·埃伦瑞奇主演


1977年《星球大战》,哈里森·福特扮演汉·索罗


2016年《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索罗与莉亚公主


相对于“天行者家族”这种血统论保护着的蓝血主角骑士们,汉·索罗只能冒充一个游侠。他唯一的筹码是千年隼号飞船,电影应该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但星战主题曲在千年隼重启的片刻响起后,千年隼却好像一个既有的传奇屹然不动。这点真比不上几乎完全架空的《侠盗一号》,凭着它几个特殊角色的小规模荡气回肠的自我完成,这个原力缺席的外传,卯出了一股可以跟随原力的悲剧精神。


《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也试图增加原始抵抗者的成份,甚至加入机器人觉醒争取平权的部分,但都浅尝辄止,甚至显得滑稽——尤其后者,你搞不清他是在揶揄还是肯定平权运动。既然如此,你就只能判定为时下流行的好莱坞式政治正确的投机。


朗·霍华德不懂星战,还在于他忽略了星战最基本的美学:太空歌剧级别的史诗感,星战迷的心脏里似乎有着一种迎合行星引力的浪潮澎湃,在原力的光明面与黑暗面的种种错综复杂斗争和牵引之中,发现一个个莎士比亚戏剧的变奏,发现希腊罗马神话的原型再现。


同时,在一种对宇宙的乡愁里,重新审视我们这个地球的社会构成,这正是卢克天行者与塔图因星的关系,也是绝地武士与原力之间的关系。相对于星战世界里种种政治野心家(如白卜廷、史诺克)对文明的轻蔑——使用死星、歼星舰等可以一举消灭一个行星的武器,而不顾这个行星是亿万人家园的意义——绝地武士的价值观是保护、珍惜。而相对于乔治·卢卡斯大气磅礴的还击,朗·霍华德选择的是美国西部片似的个人恩怨了断,这又是一种对星战之“义”的收窄。


说回我的台北星战迷故事,离开那家Air B&B的当晚,我收到房东的讯息:“我在浴室发现一条超帅的白兵毛巾欸!如果是小孩的,小孩现在应该很紧张!”后来他就开机车把毛巾送来给我们了。这不禁让我想到著名科幻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里的那一句名言:“一个人,在广阔的银河系中漫游,在面对了许多可怕的困难并且成功地战而胜之以后,他如果仍然还弄得清楚自己的毛巾在哪里,那么这显然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人。 ”房东身体力行教晓了我儿子这一点。


这就是星战迷、或者说任何沉迷于另一个更广大的宇宙的人的自我修养。《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里的汉·索罗念念不忘的那一颗小吊坠,失去了又重获,直到《星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里被卢克天行者用幻象再现给汉·索罗的叛逆儿子凯洛忍,也是这么一条至关紧要的毛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9-19 01:41 PM , Processed in 0.07319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