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7|回复: 0

[父母心声] 北京的学区房凉了吗?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6-12 02:17 PM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的学区房凉了吗?

 易方兴 每日人物  5月28日


北京各区发布的入学改革政策是为了给学区房降温,张扬觉得初衷是好的。但眼下,跟很多学龄前孩童的家长一样,她不得不跟政策赛跑。因为她不确信,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北京,学区房真的会轻易消失吗?




文 | 易方兴

编辑  | 楚明



今年年初,张扬的母亲去世了。

 

母亲生前喜欢把房门钥匙放在鞋架上。如今,那串钥匙还在那里,是母亲留给张扬的最大一笔遗产。

 

最大的遗憾是,这不是学区房的钥匙。

 

这套房子在北京丰台区南边,三居室,南北通透。身体不好的母亲很早就把房子过户到了女儿名下。母亲生前很喜欢这套房子,总把窗玻璃擦得干干净净。

 

虽然觉得可惜,但张扬还是打算卖掉这套房子,到西城区去买更老更小的学区房。不过,最近频频出台的政策有点打乱了她的阵脚。


今年4月底开始,东西城、海淀等区均推出了“弱化学区”的政策。东城区将对区内6月30日之后取得房本的家庭,采用电脑随机派位的方式进行多校划片;西城区提高了小学入学门槛,要求“法定监护人在其他区无独立产权房且实际居住在西城区”;海淀区则规定,从2019年1月1日起,海淀区取得房本的家庭,将不再对应一所学校,实施多校划片。

 

张扬觉得自己是被卡在政策时差的空隙里了。如果不能在明年之前买好学区房,将来再买的话,可能被随机分配。也就是,即使买了房,可能分配不进满意的学校。当然,不买,进优质校的几率则更小。

 

北京各区发布的入学改革政策是为了给学区房降温,张扬觉得初衷是好的。但眼下,跟很多学龄前孩童的家长一样,她不得不跟政策赛跑。因为她不确信,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北京,学区房真的会轻易消失吗?


 

1


 

“你们家孩子准备到哪儿上学?”这个问题磨得张扬的耳朵都要生茧子了。

 

自打女儿雯雯出生以来,孩子上学问题就让她焦虑。在她眼中,“丰台区教育资源相对比较薄弱,家门口的学校又是丰台区排名比较靠后的,无论是硬件还是师资力量都不行”。

 

她在丰台给女儿报了一个学前辅导班,为以后上学打基础,“哪知道有一天我过去一看,老师的讲课方法就是左边写题目,右边直接写答案,让孩子们自己去琢磨,这样的教学也太敷衍了。”

 

这更加坚定了她送孩子进优质学校的决心。

 

新入学政策出来头几天,张扬还犹豫不决,如果换市中心学区房住,通勤时间是过去的两倍以上,居住面积可能还不到原先的一半。

 

买不买学区房,令张扬苦恼,但对刚买学区房的家长来说,新入学政策出台,不确定性也在增加。

 

今年4月,在朝阳区最东边上班的周桥,看中了东城区的一个小区。按照过去单一对应学校的政策,孩子将来可以上区重点小学方家胡同小学,再直升进入市重点中学,“九年义务教育,我家的儿子至少起点有了保证”。


方家胡同小学。图/视频中国


周桥痛快地交了50万购房定金。一周后,新政策出台,6月30号之后取得房本的家庭,将实行多校划片。这意味着,新政实施后,自家孩子未必能进瞄准的方家胡同小学。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他自感不走运,“以后多校划片,就算孩子运气好能划进好学校,但房子贬值,我还是亏的。”

 

生于1982年的张扬常常感叹,人到中年,每个年龄阶段发愁的事情都不一样。“没车的时候愁车子,没房的时候愁房子,有了孩子之后就开始愁孩子,等孩子到了快上学的年纪,大家又开始愁学区房了。”

 

在5月10日这一天下午,张扬下班后,又一次开车经过了她家小区对口的小学。这条她走了10多年的路,因为小学和菜市场同时存在,成了附近最堵的地方之一。

 

母亲在世的时候,她经常跟母亲一起去菜市场买菜。有一次母亲还跟她开玩笑:“在这个小学读书,以后万一考不上大学,还能直接到菜市场就业,多方便。”

 

玩笑过后,张扬心里总是不安。她生女儿雯雯的时候30岁,当时胎位不正,难产导致大出血,差点出不了手术室里。度过危险期后,她看到泪流满面的丈夫,心里暗暗做了两个决定,不能再生二胎让家人担心受怕了,再就是给唯一的女儿提供最好的环境。

 

这包括最好的教育资源。

 


2


 

张扬不敢再犹豫,立即投身“看房大业”。

 

在手机APP上,看到还不错的房源,她就会收藏下来,半个月收藏了100多套,从1000万左右的两居室到400万的半地下室,从海淀,到东城,再到西城。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找中介看房子。

 

令她不安的是,她收藏的100多套学区房,以每天5套的速度从“待售房源”一栏中消失。她挨个打电话问中介,得到的反馈都是,“对不起,您之前看到的那套房子已经被卖掉了。”

 

心情同样焦灼的还有周桥。新政策对东城区影响尤其大。他必须赶在今年6月30日之前拿到房本。为了加快交易进度,他一度四处找人借钱,希望凑足全款来买房,但最后由于资金缺口太大只能作罢。

 

每次去办手续时,周桥和中介提前2小时去排队。他到了办事大厅才发现,很多人跟他一样,都在着急办手续。


求购学区房的广告在街头和胡同里并不少见。图/视觉中国

 

他顾不上工作,全身心都在跑房子的事。如今,赶在政策实施节点之前拿到房本的几率很渺茫。他自嘲,这段时间没少挨丈母娘和媳妇埋怨。

 

买学区房已极大牺牲了家人的生活质量。周桥在朝阳区的房子建筑面积130平米,四室两厅,一家三口住得自在。唯一不足的是,小区附近小学在朝阳区排名倒数。

 

周桥自己开公司,有个生意伙伴,原本跟他住同一个小区。对方前几年就卖了房,换了东城的学区房。他开玩笑问对方:“搬到原来一半大小的房子里是什么感受?”而对方直接回答说,孩子已经进了方家胡同小学了,步行上学不到10分钟。

 

周桥深受刺激,当即开始着手换房子,看中了方家胡同小学周边的一套学区房,价格1050万。

 

如今,房本还没到手,根据多家中介的报价显示,方家胡同小学和史家小学等名校过去单一对口的学区房,价格均不同程度下降。

 

周桥只能自我安慰,好歹能上东城区的学校,“说不定电脑派位也能派到好学校呢!”

 


3


 

密集看房后,张扬惊讶地发现,西城区的学区房很火热,价格环比还略有上涨。“目前西城区的政策影响最小,大家都想赶在2019年之前把学区房的事情搞定,反而推高了学区房的房价。”

 

西城区多个房屋中介说,5月份学区房的成交数量,远高于年初时。广外片区的一名中介说,由于片区对应着实验二小分校,每套房子每天都有七八拨人看,单价9万多一平米的房子,挂上网一两天就卖掉了,价格还有小幅度上涨。


各区房价均价,仅供参考。图/来源于网络


多家房产公司网站数据也显示,自从3月份开始,东城、西城、海淀近3个月的二手房成交量涨幅均较为明显。优质校最集中的西城区,二手房带看量已达到近一年最高值。

 

形势逼人,被突然拧紧了发条的家长不是少数。经营一家绿化公司的刘立伟家住北京房山,孩子眼看到了上学的年纪,如果今年不买东西城或海淀的学区房,只能就近在房山读小学。

 

刘立伟小时候家境不好,一家三口挤在30平米的筒子楼里。他记得家里没厕所,每天早上排十几米长队跟邻居抢公厕,大家都是边排队边刷牙,牙膏沫儿乱飞。

 

这段记忆是他的童年阴影。他后来赚了钱要买房,最起码的要求是有两个厕所。大房子住得舒服,但孩子长大后,新问题又出现了:他不满意小区周边的公立小学,不想将就;去私立学校,孩子要住读,一个月才能见一两次,也不放心。想来想去只有买学区房。

 

真正促使他下决心的是他公司一名高管因为孩子提出辞职。这名高管的儿子马上要上小学,但没有北京户口,“与其在北京房山区上一般的小学,还不如回武汉上最好的学校”。

 

“他能走,但我不能走啊。”刘立伟叹了口气,他是北京人,这里就是他的家。他从小就听人说,“西城区最差的小学放到房山区这边,就能算最好的小学了”。

 

“我怎么选?外地人都觉得北京人考大学容易,这只是对北京好学校而言。差一些的学校,升学率比外地的重点学校低很多。”刘立伟说。


 

4


 

自从考虑买学区房后,张扬觉得自己是“如此之穷”。

 

她在一家外资企业上班,和老公的工资加起来每年税后有30万元。

 

没孩子时,两人日子过得舒坦。她在母亲隔壁小区买了房,每月还9000块房贷,一年下来还剩19万元可支配。每年出国游玩两次,算上养车、吃饭、购物和物业费,还能剩下来4万元左右。

 

有了孩子,一切都变了样。“同事孩子都差不多大,大家聊的最多的是孩子,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比别的孩子差。”张扬说,做的最绝的是一个男同事,特别抠门儿,平时跟他们吃饭聚餐,一般都是AA制,“结果他每次吃到一半都说有事,提前离开,也从来没给过钱。”

 

但这个男同事对自己孩子花钱特别大方,给孩子买15万元的三角钢琴,上800块钱一节的家教课,还花钱上各种补习班。

 

张扬在这种环境中被潜移默化。以前旅游花钱都很爽快,但现在跟老公商量去哪儿玩,她首先想到的是,“算了太贵了,咱别去了,留着给孩子上学买房用吧。”

 

提到上学,无论是北上广深,还是一些二三线城市,学区房都是无法避免的概念。刘立伟曾经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学区房这个概念?而且愈演愈烈?

 

他查了相关法规后才明白,学区房源自于义务教育法中的“就近入学”概念。而“就近入学”,本意是为了教育公平,避免择校。不过,他也看到,“假如你出生在一个好学区,天生就比出生在差学区的人有优势”。

 

2018年新入学政策出来后,他还兴冲冲地跟妻子说:“淡化学区房的概念,咱是不是就不用考虑买学区房了?”

 

妻子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再怎么弱化学区房的概念,不买西城区的房子,还是上不了西城区的学校。就算学区房没了,房山的教育水平一时赶不上西城的。想要孩子受到好的教育,学区房还是要买。”

 

从此,在买学区房的问题上,刘立伟和他妻子达成默契。“学区房说白了只是给你孩子一张通往未来更好生活的门票,所谓代价就是先牺牲掉全家人的积蓄和生活品质,就看怎么取舍了。”


即便是在远郊,学区房同样供不应求。图/视觉中国

 

出生于北京远郊区县的他,父母最初都是农民。“直到现在,我父母老屋都没有拆迁的消息,他们只是给了我一个北京户口,其他都只能靠我自己拼。”

 

现如今,他在房山有两套房产,公司每年有几十万元的收入。他曾觉得自己在同龄人里混得不错,可一看学区房的价格,就傻眼了,“西城区一套70多平米的学区房,能买我这里两套140平米的房子还不止”。

 

庆幸的是,他和同龄人张扬,都是北京人,还有房产打底子,咬咬牙拼一下,还能伸手够一下动辄价格上千万的学区房。

 

对张扬来说,纠结意味着还有选择的机会:考虑东城区已来不及,而海淀区拼娃厉害,“孩子学习受苦”。相比而言,西城区教育资源比较均衡,但房子相对老旧和狭小,孩子生活受苦。

 

张扬苦笑说,无论怎么样,孩子都避免不了受苦。她安慰自己,“总比上一个差的小学,未来受苦要好。”

 

“综合看下来,还是西城区(学区房)更有保证一些。”她说。

 

做好这个决定后,她给母亲上了一炷香,带走了房门钥匙。

 

她觉得母亲会理解她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9-18 10:29 PM , Processed in 0.08402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