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8|回复: 0

[人世间] 《全民故事计划》第259期:不敢见地震中救起的女孩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5-15 02:05 PM |显示全部楼层








不敢见地震中救起的女孩 

 全民故事计划  2018-05-07

作者 窦淋煊


杨姝边哭边费力地指向身边的一堆房梁废墟,用尽所有气力呼喊着,“奶奶,奶奶,求你救救我的奶奶……”


全民故事计划259个故事



第一次看见程昱,我就对他印象特别深。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连帽衫,背上印着两个潦草的白字——皆空。


起初他窝在沙发上,一言不发。酒过三巡后,水哥才向我们介绍,“来来来,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程昱,他在部队不常在这边,今天难得约他出来坐一坐。”


“你在部队多久了呀?”


“五年了。”程昱淡淡地说,在座的各位吃惊地看着他。


大家就着新朋友程昱在部队这个话题聊了起来。水哥大概有些醉了,突然起身拍了拍程昱的肩膀,用大拇指对着他,尖着嗓子骄傲地说:“开什么玩笑,程昱救过多少人的命呢,他可是抗震救灾中的英雄。”


“抗震救灾?”我有些好奇地看向程昱。


他拘谨地点头,给我们讲起2014年昭通鲁甸地震时,他们部队前往地震重灾区抢险救灾的事。


当时是在一个休息日,程昱搞完内务和战友们窝在宿舍里打牌,地震传来的消息让所有的人猝不及防。


地点是昭通鲁甸,地震局启动地震灾害应急二级响应。傍晚时,部队集结了几百号官兵,组了几个先遣小队,携带大批救援器材和救灾物资,赶往灾区现场。


当时的天空只剩下洒在厚重的云朵点点金光,训练场上蒙了一层特殊的光纱,一切如梦如幻。


地震发生在山区,已经称不上路的路让大家步履维艰。程昱跟着部队到达灾区的时候,远远望去,断崖式的山体,坍塌的房屋,一幅破败的景象,加上一阵阵大大小小的余震激荡着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


弃车步行三个多小时后,抵达震中,每个人都沉默不语,精神都高度紧张,准备待命。在指挥中心的统一调度下,开始逐户搜寻,进行救援工作。


一些地方特殊而危险,得使用专用设备进行开凿和起吊,其他地方需要手撅。大部分人提着铁铲,挖掘碎石和沙土,在残垣断壁里搜寻微弱的生命气息。


不断有人被救出,受伤程度不一,所幸活了下来;也有不幸的人,在地震发生时便遭受重创,等不及救援,被士兵们找到时,只剩下冰凉凉的尸体。


周边的环境无比嘈杂,所有的声音在天地之间融汇在了一起,呼喊声,哀鸣声,指挥声,机器的轰鸣声,铁铲与碎石的撞击声,每一声都让人心颤。


程昱平淡地诉说,我们无法体会他当时的心境,更想象不到在当时恶劣的环境下,所有参与救援的官兵,是如何不眠不休地度过这“黄金72小时”。


“太困太累了,眼皮特别重,如果用两根火柴棍把眼皮撑开的话,恐怕这火柴棍会断,但我不能停下来,多挖一方土,多掘一尺地,就可能多救一个人。”


程昱的神情由一开始的平淡,变得有些懊悔,他不忍地说,“在救援的第二天,我遇见了一个小姑娘。”


她叫杨姝。


在一片废墟之下,程昱看到了蜷缩在一角,奄奄一息的杨姝。她的身体很小,整个人就像失了水的绿萝,枯瘦干瘪,灰头土脸,身上脸上到处是干了的血迹。程昱心赶忙排除障碍物,来到了杨姝身边,将她挽进怀里,轻轻拍打她的脸颊,“小妹妹,小妹妹。”


好一阵,杨姝才撑开眼皮,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脸庞,先是一愣,然后一把搂住了程昱的脖颈,在程昱的怀抱中,肆意地哭喊。


“当一个人仅靠意志力拼命坚持在崩溃的边缘,卸下一切重负的那一刻,那种轻盈,真的会让人喜极而泣。”


程昱眼神涣散在空气中,沉浸于历历在目的往事。


杨姝边哭边费力地指向身边的一堆房梁废墟,用尽了所有气力,呼喊着,“奶奶,奶奶,求你救救我的奶奶……”


程昱给杨姝喂了一点水,又从怀里取出面包掰成小块,赛到杨姝的手里。


把小杨姝安置好,他又来到废墟边,准备动手。


太累了,程昱停下手中的铲子,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汗流如注,被汗水沾湿的衣裳基本就没干过。


热气一阵阵地在身上蒸腾,他摘掉头盔,挂在铲子的把手上,突然却一阵晕眩,好像全世界都在围绕着他旋转。


倏忽间,看到摇晃着的头盔,程昱才知道,刚刚又发生了一次余震,疲惫和紧张使他的一部分感官被放大,一部分变得迟钝。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更清醒,继续在瓦砾和废墟中寻找杨姝的奶奶。


相比地毯式地搜寻受难者,这种明知需要拯救的人就在这个地方,却一直找不到的情况,更让人心急火燎。


他想不起来当时挖了多久,最后在废墟深处隐约看到了一头华发,程昱和战友特别激动,一起加快进程,杨姝的奶奶整个人都被压在了一根房梁下,身体冰凉而僵硬,已然驾鹤西去。


他们对视了一眼,一言不发。


把奶奶的尸体从废墟中搬运出来,和医护人员接洽了几句,来不及去安慰杨姝,程昱便投身到新的救援行动中。


“后来呢,再也没有见过她吗?”一个朋友听得入迷,眉头拧在一起。


“恩。我甚至不知道擦掉脸上的灰尘和血迹以后,小杨姝是长什么样子。”程昱抿嘴笑了笑,不经意地耸了耸肩。


 “那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他喝了一口酒,润了润嗓子,接着说,“是战友。他认识负责那个区域的军医和后勤,救援快结束的时候,他打听到便告诉了我。杨姝七岁不到,地震发生时,杨姝的爸爸妈妈都在田间地头,幸免于难。家里只有奶奶和她,慌乱中,奶奶一把将小杨姝推至墙角,自己却被房梁砸中身亡。”


程昱顿了顿,语调透露着伤感,“虽然奶奶不在了,但她还能回到爸爸妈妈身边,没有成为孤儿,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还有很多孩子,失去了父母亲人,成为遗孤……”


他深深叹了口气,不想再继续说下去。


气氛变得更加沉重,没有人说话,只是啜着酒。


“后来我有收到一张小杨姝寄来的明信片。”程昱打破了沉默。


“所以你们现在还保持联系啊!明信片上写得什么?”


“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大概就是些感谢的话,还邀请我去看看重建以后的灾区。”


“那你去吗?”我幻想着,时隔多年,小杨姝若是见到当年的救命恩人,会是什么情景,热烈的拥抱,激动的泪水,还是无语凝噎的凝视和微笑……


程昱却摇了摇头。对啊,他刚刚还说道,至今再没有见过杨姝。


“为什么不去见见呢?”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无法面对没能救起杨姝奶奶这个事实,或者无法面对那个在现实面前无能为力的自己。”


那个夜晚很奇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听程昱说。


他说起在部队里的生活,练胆训练是半夜三更去坟山上抄写墓碑上的姓名,和出生、死亡日期,甚至让他们带着生活用品,在坟山上独自生活几天。


他恢复了精神,有声有色地讲起他怎样在坟堆中间搭建帐篷,找柴禾,用二级头盔煮汤喝,结果一大股油漆味;讲述他们在缅甸的国界线上,几个背着枪的堂堂七尺男儿,却只能和国界线之外的人互骂着对方听不懂的脏话,互扔小石子;还有各种训练场上的笑话、意外……


这个内敛的男孩,像第一次跟人打开话匣子。有时害羞地笑起来,有时眼里又闪着泪光。我们聊到很晚,大家都喝得有些醉了,谁也想不起程昱是什么时候起身离开的。


他个子不算很高,但身姿挺拔,步履匆匆的,用背影给我们做了道别。




作者 | 窦淋煊,会计

编辑 | 蒲末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10-18 09:52 PM , Processed in 0.10946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