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7|回复: 0

[人世间] 圈钱上市后,公司没了丨人间

[复制链接]

12万

主题

182

好友

23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4-15 08:11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源济 于 2018-4-15 08:46 PM 编辑

圈钱上市后,公司没了丨人间 

 2018-04-15 于夫 人间theLivings

《温州两家人》剧照

点击联系人间编辑

老板曾私下给我们讲,很后悔第一次上市“没放开,没经验,钱融少了”。这次,老板决定再增加几个新公司,重新组合起来,希望能融资10个亿。



2010年年底,老板在年终大会上讲,“明年企业将启动上市工作”,当时大家都没当回事儿——几年前老板就说要在国内创业板上市,还请了有关专家考察指导,最后也就是不了了之。

没想到过完春节上班,老板就召集企业所有中高层领导开会,公布了准备下半年去北美某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决定,并介绍了来自新加坡、香港负责运作企业上市的团队,负责人是万总。万总是新加坡华人,40多岁,西装革履,手腕上戴着一块百多万的江诗丹顿。他不仅普通话说得好,英语也流利。

大家都很惊讶,在下面小声议论起来,“老板真有本事,国内不行,玩到国外去了”。但对企业能否成功上市,大多持怀疑态度。

万总简要介绍了企业上市的流程,以及每个环节需要的资料。根据每个中高层领导负责的工作,老板将参会人员编成协调组、资产组、财务组、法律组等,分别配了上市团队里的专业人士。作为企业集团办公室主任,我被告知分到了法律组。

接着,老板又带着上市团队去给县政府做汇报,希望政府多多支持,有难事急事开个绿灯。我们周边十几个县市,那时还没有一家本地企业上过市,县党政领导自然高度重视,当场表态,“会落实专人负责,为企业排忧解难”,还出台了“保障上市企业”的20条措施,并许诺,若企业上市成功,政府将给予100万元的奖励。

至此,上市工作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 首先,在本地重新成立准备上市的新公司,并将原公司的股东变更为新公司的独家控股股东——新公司由在香港成立的公司控股,香港公司又由在英属开曼群岛成立的公司控股,开曼群岛的公司则由老板出资控股。

我对老板说:“这一层一层的,实际源头控股的还不是你?倒不如你直接控股,办起来简单明了。”

老板说:“你懂什么,这是上市需要!”


●   ●    

我们要上市的消息,一时间成了本地的头条新闻。每次我们拿着证交所发来的律师函到各个主管部门盖章,证明企业没有违规违法、没有发生过安全事故、生产经营正常开展等时,每个部门的人员都要热议一番,并对我说:“我们给你们尽力服务,上市了我们可要买点股票哦。”

别处的盖章很顺利,但在盖安全章时卡了点壳。2010年,我们的造船厂发生火灾,导致两个农民工身亡,被安监局处罚了几万元。所以当我把“零生产安全事故”的证明递给审核的人时,他看了看对我说:“这证明我们不能盖。”

我递给他一盒中华烟,请他无论如何帮个忙:“这个主要是去外国上市需要,没有其它目的。再说火灾后我们也进行了安全整改,你们验收合格了的——为上市企业提供方便,这事儿县里专门开会强调了的。”

审核的人叫我去找部门主管王主任。等我说明来意,王主任严肃地说:“这是提供虚假证明,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别个县有个部门就因为开了个证明,被闹上法庭判赔了几十万。”

我解释说,情况不同,还请帮个忙,他倒岔开话题,问起了我们上市的情况,言谈中看似不经意地问了句:“你们卖不卖原始股给内部员工哦?”

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王主任对股票有兴趣?”

他笑着说:“我倒没什么兴趣,但单位里有些人有,到时想随你们员工买点儿。”

我赶紧表示会给老板汇报,王主任拍着我肩说:“让你费心了,记着哦于主任!”

后来再盖章,只要是说“上市需要”,就一路放行了。

 


上市前的准备期,财务组最忙。

上市需要提供企业近三年来的财务账目,能不能成功上市全看这关键一环。民营企业财会人员本身就少,而且要做“多套账”,做给银行的经营利润要大(贷款用),给税务的经营利润则要小(避税用),只有给老板看的才是真实的。现在财务的账本大部分要重改,甚至要新做,财会人员每天都从早上8点半一直干到晚上12点以后,没有休息日可言。会计们私下都抱怨,坐在办公椅上,一天基本都无法起身,连上厕所都是一溜小跑。

老板大会小会都给财务组加油鼓劲,并号召全体员工向其学习他们“五加二、白加黑”的“拼搏”精神,“以大局为重,不辞辛劳”。尽管财务组拼死拼活地干,但工作量大,人手不够,财务科长又不懂上市事务,时常理解错专业人士的指导,导致修改的账目经常返工重做,想要在六个月内完成上市所需要的财报,显然十分吃力。

老板心急火燎,喊办公室招人。我们按财务工作的要求,招来了三男两女。上岗后,两个女会计干了三天就不来了,还有俩男会计坚持了一个月也辞职了。唯一留下的,是出身农村、刚大学毕业的小谢,他后来偷偷跟我诉苦说:“整天盯着电脑,别人给我说话,脑子里也全是数字,半天没反应。”

再招人,再也都没有超过干三天的,老板只得从集团其他公司抽来十个财务,这伙人起早摸黑干了一个月,财务科长来检查,看着从地上摞到办公桌高的账本,直接冲他们咆哮:“都是新崭崭的纸,一看就是假的!要不得,重做!”

没有苦劳,还莫名其妙挨了吼,这十人立马炸锅,有的质问财务科长为何不早说,有的抱怨“哪里去找旧纸?”大家宁愿辞职,也不愿重做。

财务科长不仅要管理整个财务组,自己也还要做账,听到他们骂骂咧咧,科长瞬间崩溃了:“我不干了!我瞎指挥,我辞职!”说着扯下套袖,用力扔在办公桌上,夺门而出。

这种关键时刻,怎么能掉链子?老板赶紧亲自登门慰问了财务科长,还给他患心脏病的妻子拿了2000元慰问金。财务科长休息了一天,情绪稳定了才又来上班。

后来我给老板建议,那些新做的账目,无需重做,涂上茶水,打开空调吹几小时,干了就变“旧”了。老板采纳了我的建议。


●   ●    

启动上市筹备后,我们办公室接待工作频繁。会计、审计、稽核,顾问、专家、券商,三五天就一拨人,不是考察就是座谈,吃住行玩都要我们安排或陪同。特别是券商,我们要事先量身制订每个人的“服务方案”,尽量让其满意。

有次接待一个20多人的“海外考察团”,除了团队旅游,我们小县城还从没一次来这么多境外人士,直接惊动了出入境管理办公室,那边给我打电话询问情况,又嘱咐告诫他们要遵纪守法,并交代我们一定要陪同,不要出现意外。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当时我们县正在“扫黄”,那晚一个台商把小姐带到房间,搞得过火,小姐直接报警说那人要强奸她。警方要带走那个商人,我看事态严重,急忙给老板打电话,老板找了有关领导,这才平息下来。

事后,有关领导再次强调,要为我们企业上市、为本地的发展“创造宽松的环境”。再后来,我们接待就有恃无恐了。

我们办公室内部,只有打字员小刘最忙。上市资料多如牛毛,她既要打,又要印,还要扫描成电子存档,整天忙得连歇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按照集团原先的规定,加班没有加班费,每天只发80元的补贴。忙了一个月后的小刘刚拿了补贴,老板就给我说:“补贴暂时停发,上市成功后再补。财务都没人拿,别扰乱军心。”

小刘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很生气,要辞职,说家里孩子没人带:“你清楚,我们行政不能和财务比,他们是企业核心,我们就是打杂的。晚上老板慰问他们时,看见我在忙,眼都没抬一下。”

“老板不是不给,是‘暂缓发放’,我在出勤上都记好了的。”我宽慰她,“你只要想到自己是在求生活就行了,其它不要多想,人比人气死人。你再坚持两个月,上市资料复印完了就没事了。”

 


鸡飞狗跳,我们如期改好了财务账目,最后请来国外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查。来了4个女会计师,每人每天工资1万元——还有人能挣这么高的工资,我们都被吓到了。

老板叮嘱我们不要和她们接触,更不能随便说话。每天上班之前,我们将水、咖啡、水果放在她们办公桌上。她们来了就关上门,晚上10点多才离开,有事就和财务科长直接联系。

一个月后,上市前期资料准备工作全部完成,大家紧绷的心终于放松下来。老板去北美证交所提交了申请后,本来说10月底上市,结果就看老板在中国和美国之间飞来飞去,转眼2011年快过完了,还没等到消息。员工议论纷纷,觉得凶多吉少,对于能否上市,我心里也没底。

2012年元旦过后,小刘坚决辞了职:“集团的钱都用到上市了,工资一拖再拖,现在上市没戏,留下等着喝西北风?”

春节刚过,老板又飞去美国,2月底,终于传来了好消息。3月13日,我们的企业在证交所成功上市,融资4亿元。那天,我们在公司门口燃起了鞭炮,又将事先准备好的狮子、舞龙,在大门前放肆表演,全县城的广告视频、主要街道的护栏上都是庆祝我们企业上市成功的标语。

万总根据之前和老板签订的协议,拿了上市所融资金4亿的20%,也就是8000万的酬劳,又被老板聘为我们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大家都很佩服他,说他才是真正的“环球高智商人才”,只需动动脑子,一番策划,大把钞票就进了腰包。

老板回来后,在全县最好的酒店举行了庆功会,邀请了行政领导和生意合作伙伴,请来一些当红明星献艺,给每个进场的人都发了2000块钱红包。会上,老板给高层发了30万股票,中层发了10万股票,然后又按照工龄给每个员工们发了奖金,多则几万,少则1万。

庆功会后,很多人都兴致勃勃地询问购买股票的事,把我手机都打爆了。我跟老板汇报,他说商量后答复我。我提起辞职的小刘还没有发奖金和加班补助,老板说:“人都走了还发啥?要怪就怪她不相信企业,朝秦暮楚,立场不坚定!”我打电话给小刘说了这件事,她半天没吱声,而后恨恨地说了一句:“总有一天他要遭报应的!”

隔了几天,我们接到通知:员工和外面给企业帮过忙的人可以买股票,2元一股。大部分员工都用奖金买了股票,外面也有很多人来买,包括之前的王主任,他买了40万。

财务科长给了大家证交所的网址,说可以随时看股价变化。登录后,大家才知道老板卖给我们的股票居然是上市后的挂牌价。开始大家都很兴奋,对着电脑看,但价格非但没有涨过,还降了。

久了大家也就不再看了。

 


上市后,我们企业就出了名,老板经常接受采访。当记者问到企业下一步的打算时,老板侃侃而谈:“我们准备扩大船厂规模,打造江东地区最大的造船厂,再开辟海上运输,收购一座煤矿,做到产运销结合,拉动股价不断上涨,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

企业开始大规模更新设备,扩大厂房,征地用地,购买海船,收购煤矿,招贤纳士,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县政府向上级汇报本地经济工作或民营企业的发展时,言必谈我们。老板春风得意,个人资产一度直线飚升至本市福布斯20强内。

但随着接下来的煤炭价格下跌,船多货少,扩张过大过快,企业资金出现了困难,股价也跌到了1元。老板就和那个万总又协商,想在2014年再去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

老板曾私下给我们讲,很后悔第一次上市“没放开,没经验,钱融少了”。这次,老板决定再增加几个新公司,重新组合起来,希望能融资10个亿。他给县领导汇报后,县里还是大力支持,并允诺“再次上市还发奖金”。

老板在新加坡花大价钱请了一个据说和新交所关系密切的中介公司,“听说他们经手的公司上市没有一例失败的,”老板神采飞扬地对我们说,“这次要是上市成功,给大家加倍重奖!”

新交所和北美证交所需的上市资料大同小异,所以这次财务的主要精力就是把两个新成立的空壳公司的账做实。因为尝过了甜头,大家都认为,只要再埋头苦干一次就能再次上市,大把钞票又会飞来,所以都信心满满,没有怨言。

当年5月,我们提交申请后,新交所委托本国律师事务所来做调查。我们很快就察觉出,这次对方审核的套路和上次的明显不同:上次企业资料都是我们自己去有关部门办理,只要盖有公章就没问题,但这次无论是去哪个部门盖章,他们的两个年轻律师都会跟着监督,有时还会用手机摄影摄像。

有次,去工商局打印企业设立起止登记资料时,由于资料太多,工商局打印机又陈旧,工商的人叫我们先回去,等他们打印完了再来拿:“我们在打印的资料上面盖了章,我们就会负法律责任。”但律师坚决不同意,非得要盯着打。我只好和工商那边商量,自己抱来一台打印机,打了两天才结束。

我给老板汇报了这个情况,引起了老板的警惕,他指示我:“除了陪他们吃饭,记得晚上把业余生活也得安排丰富点,去K个歌,做个按摩,找个小姐,或着送点礼物。”——但这些他们都一一拒绝了。

律师回新加坡后,老板才知道:“这些人躲着我们,在工商局时把集团的全部资料都给复印了。”老板也带着上市团队驻扎到了那边。中介承诺,审出一个问题,就会及时告知老板,老板再给我们打电话采取补救措施。

老板不断打电话过来,要补救的问题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困难。比如发现两个空壳公司的工商年报和上市时报的数据不同、银行流水账和上市报的也不同,第一次上市时糊弄过去的“无安全事故发生”证明也露了馅儿——两个年轻律师出具了船厂火灾伤亡者的赔偿协议,证明我们在此事上作假。

尽管中介尽力斡旋,无奈问题实在太多,我们的上市申请被退了回来,老板刹羽而归。老板回来不久,中介给老板打来电话,说上市失败的原因是企业内部有人给新交所写了举报信——新交所在这里半个月,就把企业成立10多年的底细查了个底儿朝天,要说没有内鬼是不可能的。

老板非常愤怒,决定找出“害群之马”,他秘密成立了一个三人调查组,内查外调。消息还是在私底下传开了,一时间谣言四起,大家人人自危。然而查了一个月,查出的是造船厂火灾中受伤的员工举报的,那个员工因工伤赔偿时意见不和,企业干脆辞退了他。

老板鞭长莫及,只得恨得咬牙切齿。但我内心存疑:一个普通的基层员工,怎么会比我们都了解企业的诸多内情? 

2014年底,企业签订来年劳动合同时,增加了一项保密条款。办公室的打字员在签字时,我突然想到了什么,问她:“集团的QQ号、邮箱、电子档案等密码改过没有?”她答:“没有呀,还是之前的。”

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心里闪过一个人的身影,叫打字员马上改——难道举报人是小刘?

 


新交所上市未果,企业生产经营也不景气,但我们必须得表现出一片蒸蒸日上的景象——因为每隔半年,北美证交所就会委托国外审计师事务所来我们这里进行一次审计。第一次来的是两个中年人,到了后来全部都是刚毕业的年轻人,多是东南亚女性,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

我问公司会计:“来的审计这么年轻,难道比你们还内行?”会计意味深长地小声说道:“年龄大的注重风险,法律意识强。”

我点了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前三年,我们披露的年报都是“主营业务稳步增长”。我们为了提高业绩,虚增了生产经营量,同时还缴了很多税,来证明业绩的真实性。大家都清楚企业的经营状况,认为不值得。有会计还私下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没办法,反正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这种虚假繁荣,让本县的另外一些企业也想尝试上市融资。一家和我们规模、业务相似的企业的朋友在一起喝茶时,彼此交换“运作上市”的一些情况。当听说他们花了大价钱在香港请了中介公司,准备在香港上市后,我委婉地提出了些忠告:香港证交所要求苛刻,既使上市了,企业出了问题也会被勒令退市。

然而他并没听出我话中的意思,还是不顾一切启动了上市工作,结果运作到一半,就因资金紧张,宣布停止,他的企业也就此沉沦了下去。


●   ●    

企业虽 “业绩不错”,可我们也没见分红,股价依旧不升反降,到后来,跌到只值几角钱了。我专门问了股票内行,人家说:“股票最受大气候影响,你们现在的情况,炒股人都不看好。”

买了股票的王主任和其他人经常给我打电话,嚷嚷着要退股,还话中有话地威胁了下:“你们赚了外国人的钱,可不要亏了本地人。”

老板听了后不耐烦地说:“现在退是不行的。你给他们说,相信我们,我们正在想法处理,不会让他们吃亏的。不相信我们,就按现价拿到股市上卖。”

当初大家买股票认的是老板,不是证交所,都是沾光发财来的。如今股票亏了,不找他找谁?老板心有不甘,但也明白,敢喊退股的人,都是与企业或和他个人有关系的,其中,除了员工不敢公开表态外,剩下的都是不怕他的。外面还是不停有人要退股,有人甚至怀疑我们是借股票之名,行诈骗之实,三天两头跑到老板办公室里要求解决。


●   ●    

我们中止了规模扩张,将精力集中在生产经营上,可正逢市场不景气,集团下的企业基本都是亏损状态。老板作了急,一月半月的就召开大会小会,要员工“保持头脑清醒,发扬上市时的工作作风,同舟共济,战胜困难,力争取得新成绩”。

不管老板在台上如何苦口婆心,底下的人还是各怀心思。高层觉得已经上市了,该喘口气歇歇了;员工觉得企业融了这么钱,自己却没得到多少实惠——老板只给高层大幅度调了年薪,员工只上调了200元,福利也没什么改善。

为了减少企业的负面消息,老板决定把集团迁到市里。当时县里劝老板不要走,老板解释说:“我们实体公司都会留在本县,我出来是为了寻找更广阔的舞台,推动本地企业发展。”

2015年4月新的集团总部的开业庆典上,老板请了很多政商人士参加,为在市里站稳脚跟,老板还独家冠名赞助了市里即将举办的国际马拉松比赛。

因为老板在市里有住房,上班就基本在集团总部了,下面的实体公司改由二把手向总负责。于是社会上风传我们老板拿了融到的钱跑路了,有些买了股票的、高息集资在公司的人,接二连三地来企业查看,甚至有天有两个税务局的人怒气冲冲地找到我,要求退股,我只能百般搪塞。

过了几天,我对向总汇报,说这次是来的税务,非同小可,不能再重复大家都听厌了的“我们会处理”。向总说:“老板叫他们等一下,他正在准备去国外私募资金,最快年底就能办成了,一定解决。”

 


私募资金还是由两次运作上市的万总负责,老板负责内地银行的融资。

那段时间,老板带着银行的人,还有万总带的私募基金的人经常下来考察。由于有上市企业的光环,银行很信任,老板在用房屋、船舶等固定资产反复抵押后,银行都放了几千万的贷,及时解决了企业资金链紧张的问题。

万总也神通广大,亚洲人、美洲人、欧洲人轮番过来。每次在酒店会议室座谈,我们办公室负责提供企业的基本资料,财务提供经营报表,再牵头去造船厂、煤矿实地察看,了解生产经营情况。

有次去已经停产的煤矿,为了营造忙碌的生产景象,我们选了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工人,事先把煤运进井下,等他们来了,再就按事先编排的,换上旧工装,围个黑毛巾,脸上抹得黢黑,轰轰隆隆地将满载煤炭的矿车推出来。

万总对接待服务要求高,我们不敢怠慢——住是本县最好的酒店,吃是大席加风味小吃,出门必须是干净的高档小车,不是去本地景点,就是去夜总会——可我们接待了几批私募的客人,都是一走就再无音讯。

县里也想通过这批私募商人招商引资,宣传本地优势项目,和老板商量后,县里和万总带来的人,举行了一次“外商项目洽谈会”。县领导介绍了本县的情况后,对开发旅游业,万总提出了一个方案:等县里旅游投资初具规模后,他负责项目的上市融资,县里给他融资的35%作为酬劳。县里因为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请示,所以并没有当场达成合作意向协议。

事后,县里请万总让点步,但万总生硬地拒绝了,他说对政府合作不感兴趣,要不是看我们老板面子,他场都不会出。

通过与万总的多次接触,大家感觉他“说大话使小钱”,已经“财务自由”的人,内裤、袜子等日常用品都要我们买了走企业报销。有人不屑地讽刺道:“他不过就是一国际中介。私募几千万都不得行,能引资百多亿?纯属装X!还狮子大开口,要35%的酬劳,心也太黑了。”

私募总不见成效,招待开支又不少,老板就告诫我们“能节约就节约”,之后,再来私募的客人,我们就用高档容器装蜂糖酒接待他们。我们这儿爱喝蜂糖酒,就是将蜂蜜兑在本地10多元一斤的高度白酒里,喝时甜甜的,上头慢,后劲足。大家看不惯他们,反正私募没希望,就想方法设法戏耍他们,朝死里灌酒。酒后他们去夜总会,丑态百出,有的吐得一塌糊涂,还有的跑去女卫生间狂歌乱舞

有次私募来了两个英国人,我们如法炮制劝他们喝酒。没想他们酒量惊人,把我们都喝趴了。第二天,到造船厂考察,由于安排的摄影人员宿醉没醒,我就叫打字员拿着相机随同拍照。

 


转眼,离老板说的“2015年底”还剩一个季度了,私募的人倒是来了不少,可都没有谈成,接待的开销倒很大。市场疲软没有复苏的迹象,企业全靠银行贷款撑着,老板对企业前途很担忧。有能力的、有关系的员工都跳了槽,剩下的不过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还是经常有人打电话过来询问股票的事,有人还专门跑到市里找老板扯皮。紧接着,企业的股票被证交所戴上了*ST的帽子(给股民警告,股票有退市风险)。老板干脆把货船、造船厂、煤矿等全部实行了“个人全承包”经营。没人承包的,关门走人,由我们办公室接管。企业进行了大规模裁人,连老板的很多亲戚都失业了,老板安抚他们:“等新项目落实了,再招你们回来。现在该补偿的拿补偿,该休息的回家休息。”

老板把员工和外面人买的股票都按原价退还了,大家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虽然投了几年,没赚到钱,但还算没亏本,也算满意了。

老板进退两难,想上新项目但苦于无钱,就把手上上市企业的90%股权作价8000万元,转给了万总。再后来,下发了文件,正式宣布万总为总裁,老板为执行CEO,承包经营由万总派人来实施的。

没想到万总不仅止住了亏损,还约有赢利——但所有企业承包期是一年一签,承包人为了挣钱都是短线经营杀鸡取卵,设备满负荷运转、煤矿乱采乱挖,无视安全和规划。造船厂私包不过两月,承包人就又转包给了一家收购废品的,场地圾垃成堆,苍蝇乱飞,昔日的“花园工厂”,已面目全非。

万总接手后,银行除了每半年派人来给企业进行实物盘点照相外,就很少有人来了。大家忽然无所事事,都有些不习惯。

后来,听上面有人说,万总凭借过去跟老板的关系,认识了几家银行的领导,现在他经常带这些人去东南亚和美洲等地旅游,时不时还会带他们去澳门或拉斯维加斯赌几把。万总在视频会上对我们说:“现在实业不好做,只有融资去开辟新市场才可渡过难关。大家做好本职工作,特别是对外承包企业的安全监督工作,万万不能放松。我在国外考察了几个项目,获得了银行的大力支持,准备大干一场。”

接着,他给行政员工从本月起每人上调300元工资,中层上调1000元,高层也调了年薪。大家对企业又增强了些许信心。

11月的一天,万总给我打电话,说要搞企业股权质押。我看了他传给我的资料,他要将上市公司整个打包,和银行签订贷款5个亿的股权质押协议。我暗赞他厉害,真是一次大手笔。

万总贷款成功后,先后在上海、南京、北京等地成立了新公司。自从老板成了执行CEO,他就不太过问上市企业的事了,而是一门心思寻求集团的新项目,近期确定了向物流业进军。

看着老板和万总各自的发展,大家渐渐醒悟过来——原来万总一分钱都没花,就把老板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合理合法地夺了过去。我们县是国家内陆的贫困县,老板的学识、眼界都有很大的局限性,对资本市场更是一窍不通。他那个经济学硕士研究生的学历,也是花钱买来装脸面的,实际上就是一初中毕业生。

而万总,从银行贷出巨资后,现在正在准备海外借壳上市,如果成功,他将赚得钵满盆满。我们推测,万总作为外国人,应该不会在大陆久留,从他的业务擅长看,他没有耐心长期干实业,谁来当他实业的接盘侠,无需多说。 

编辑:任羽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4-25 05:14 PM , Processed in 0.09172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