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50|回复: 0

特朗普式混乱战术的弱点

[复制链接]

4309

主题

450

好友

8万

积分

老股民

Rank: 3Rank: 3

活跃达人

发表于 2018-4-9 10:21 AM |显示全部楼层








特朗普式混乱战术的弱点[size=1.2em]哈福德:特朗普的领导风格总让人联想起“醉拳”,但历史证明,这种随心所欲的策略最终难敌细致耐心的筹划。

对照英文收藏



[size=0.8em]更新于2018年4月8日 06:16 [size=0.8em]英国《金融时报》 蒂姆•哈福德
[size=1.1em]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久前表示,近来有那么多人离开了白宫。“这其实让人神清气爽。我喜欢混乱。混乱其实挺好。”
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此番言论是特朗普在一个气氛轻松的晚宴上作出的——但为他自己着想,希望他是认真的。
最近一两个月,白宫战略沟通部主任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辞职,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被降低涉密等级,总统高级经济顾问加里•科恩(Gary Cohn)辞职,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推特(Twitter)上被宣布解职,特朗普的私人助理约翰•麦肯蒂(John McEntee)被请出白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副局长安德鲁•麦凯布(Andrew McCabe)被解雇——而如今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也离职了。
其间特朗普一直大力抨击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Robert Mueller)的调查。混乱大行其道。

我们尚不清楚这种疯狂的局面中蕴含了多少章法,但也许比我们想象得要多。特朗普不喝酒,但他的领导风格却让人联想起“醉拳”——这种拳法摇摇晃晃令人捉摸不定,待对手放松警惕,再出其不意照嘴一拳。
混乱的缺点是它会带来不稳定;其优势在于它可能会给你的敌人造成更大的破坏。大约40年前,美国军事战略家约翰•博伊德(John Boyd)就这一思想做过一系列有影响力的演讲。
[size=1em][size=0.85em]美国政治
新任幕僚长能否稳定白宫秩序?[size=0.85em]军人出身的凯利拥有成为一位成功幕僚长的素质,但他能否成功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是否愿意改变行事风格。



博伊德的崇拜者包括资深共和党人迪克•切尼(Dick Cheney)和管理学大师汤姆•彼得斯(Tom Peters)。博伊德主张采取快速、令人迷惑的策略,在必要时临时发挥,目标是让敌人摸不着头脑。制造出足够的混乱,就可以令你的敌人完全瘫痪。如果混乱让你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没关系。博伊德说,有条不紊不是满足了组织的需求,而是方便了观察者。
这种混乱的、即兴的战术并不是全新的。《孙子兵法》(The Art of War)中说,“兵之情主速”,但也提倡“形兵之极,至于无形”。这听上去就像特朗普政府令人应接不暇也难以理解的举动。
2016年英国脱欧派的造势活动似乎也是如此。当时有两项相互猜疑的脱欧运动——Leave.EU和Vote Leave——在进行中,这似乎让脱欧派陷入左右互搏的状态。
“这不是我的广告,”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这样说Vote Leave的大巴广告;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则表示法拉奇关于难民的煽动性海报“不是我的竞选海报”,也不是“我的政治目标”。这使脱欧派的造势变得像孙子倡导的那样“无形”,因此,选民接受了任何引起他们共鸣的信息,而留欧派完全摸不着头脑。Vote Leave运动的多米尼克•卡明斯(Dominic Cummings)后来说,一场团结的脱欧运动应该很容易就被攻破了。
在战场上,德国将军埃尔温•隆美尔(Erwin Rommel)是随意发挥、制造混乱局面的大师。他主张迅速、有力的行动,即使这让他自己的人都搞不清状况。“我感觉一团乱麻,”1941年,隆美尔北非战役中一位驻守在柏林的将军哀叹道。的确如此,但在持续数月的时间里,混乱对英国人的伤害比对德国人更大。
迅速抓住时机对部分企业也同样奏效。在亚马逊(Amazon)成立初期那些年,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明白他需要胜过巴诺(Barnes & Noble)和玩具反斗城(Toys R Us)等对手,即使这会造成亚马逊内部的混乱。如果创立之初的亚马逊更循规蹈矩,它可能就被拦下摧毁了。
“那是个混乱的过程,”贝索斯告诉为他写传记的布拉德•斯通(Brad Stone),不过,当时确实也没时间细致。
如果谁在1999年圣诞节前造访亚马逊的仓库,肯定会说这个公司是个烂摊子,但是这种混乱得到了回报。亚马逊在亏损但却按时发货,而从那时起竞争对手一直难以追赶上来。当然,更呆板的规划与组织力量最终可能重新占据上风。特朗普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可以主宰新闻周期,随心所欲地转变话题,把聚光灯从他的批评者那里转移到自己身上。在竞选期间,这是一项巨大的优势,但在执政期间却是件好坏参半的事。
Facebook的那句旧格言,“快速突破,除旧立新”,突然间似乎没那么明智了。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如今必须解释一下他到底破除了什么。
英国脱欧派对随意发挥、模棱两可与自相矛盾的运用达到了这些方法的极限,作为一种竞选策略,实际上也作为管理内部分歧的一种方式,这些方法曾十分奏效。在一个充满技术和法律细节的竞技场上,欧盟(EU)首席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耶(Michel Barnier)极其谨慎的准备工作现在似乎得到了回报。
即使出其不意的隆美尔最终也被伯纳德•蒙哥马利(Bernard Montgomery)在阿拉曼谨慎而细致的排兵布阵击败了。蒙哥马利从容不迫地收集好了自己需要的一切。特朗普可能已经注意到,罗伯特•米勒也展现出了同样的耐心。
蒂姆•哈福德的新书《混乱》(Messy)已在英国由利特尔-布朗(Little, Brown)出版社出版平装本
译者/偲言



GDP和图表都是市场的痕迹。数据的高速传输使图表没有惯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9-12-6 12:26 AM , Processed in 0.07671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