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6|回复: 1

[人世间] “去时吴彦祖,回来吴孟达”

[复制链接]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3-12 04:16 PM |显示全部楼层








“去时吴彦祖,回来吴孟达” 

2018-03-05 冷暖人生 晓世
本世界纯属 非虚构

黎亚雄在路上骑行


这是一场关于自我救赎的旅行,一个对西藏的认识都只是皮毛的小伙子,一个背负着沉重梦魇的年轻人,一个自十六岁起就扛起整个家庭重任外出务工的农村孩子 — 某天他突然辞去工作,花了整整一年远走西藏两万多公里。



冷暖人生节目 《驴行记》完整视频


“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网友调侃:“去时吴彦祖,回来吴孟达”


2014年5月,一组“90后帅小伙骑行西藏前后”的对比图片在网上热传,相片中那个头发乱糟糟像个鸡窝,唇干嘴裂的人,他叫黎亚雄,1990年出生在湖南岳阳一个非常普通的农户家庭,在骑车前往西藏之前,他对于西藏的全部了解也不过是道听途说。


两个月后,我们在武汉市郊区的一处工厂宿舍里,见到了这个网络热门人物黎亚雄。24岁的他在武汉市一家汽车零件加工厂里工作,日常的工作非常艰苦,工友们都挤着有限的休息时间泡网吧,黎亚雄却又接了一份兼职,他看起来老实随和,又有点不太合群 。


黎亚雄和五名工友同住在工厂分配的宿舍里,平日里他们交流不多,说起和工友们的交往,黎亚雄抛出一句:“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黎亚雄当时的宿舍


在这个不大的宿舍里,角落停靠着的一辆锈迹斑斑的自行车显得有些特别。2013年,正是这辆车陪着黎亚雄行过两万六千公里,跨过了青藏高原,走过了无人区,穿越了中国最为艰难复杂的地域。

 

“每一下呼吸都是痛的”

 

途中朋友曾经劝他将车变卖,他也在漫长的旅途中遭遇过异常落魄的时刻,一度想过把车扔了,双手在路边一招,拦下车就回家——“当时晒得脸上都起泡了,很痛,每天刮风下雨,你怎么骑,风就怎么吹,每天都骑不远,很吃力。高原上缺氧,你不能做太激烈的运动,嘴唇都冻裂了,鼻子无法呼吸的时候只能靠嘴,每一下呼吸都是痛的。


青藏高原恶劣的自然条件彻底超出了黎亚雄的想象,现实中的种种状况砸向他——缺氧、低温、强烈紫外线,单车旅行之路的艰难让他猝不及防——“我想着一马平川到拉萨,但实际上高原上找一根柴火都不容易。


万里骑行艰难路


恶劣环境之下,驴友遇险甚至遇难的事件不断挑拨着黎亚雄的神经。2013年6月,他骑车穿越八百里无人区,路过了传说中的“死人沟”——“这个名字的由来是解放初期,一个先头部队从那经过,睡了一个晚上,一个都没醒,全死在那里。有人说每年都会有人死在这里。我们路过还住了一个晚上,感觉挺好的。


尽管“死人沟”的传说骇人听闻,黎亚雄却睡得异常安稳。七年来,夜夜从噩梦中惊醒的他,自踏上旅途的一刻起,却似乎走出了这个魔咒——“在路上想的都是坚持和意外,不再为每天的柴米油盐发愁,那时候基本上就没有再梦见过我父亲。

 

“我只能看着心脏图一点点变直”

 

父亲曾经像个巨大的阴影牢牢笼罩着黎亚雄的整个青春时代。1990年,黎亚雄出生在湖南省岳阳县的一户普通农民家庭,身为长子的他还有两个妹妹,父亲在镇上的事业单位上班,日子虽不富裕,但一家五口的生活其乐融融。


黎亚雄的全家福


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母亲和两个妹妹几乎不必为生活考虑太多,在父亲的安排与保护之下,一家人衣食无忧。而黎亚雄曾一度想要逃离这种过分安稳的生活。


2006年,黎亚雄初中毕业,进入当地的技校继续学业,如同大多进入青春期的少年一样,他的叛逆叫老师和父母头疼不已。某天早上他在学校的种种劣迹再次传到父亲耳中,一向温和的父亲勃然大怒——“因为我的事生气,结果他身体不舒服,就去床上躺了一会,后来浑身抽搐,嘴里吐泡沫血。到了医院父亲已经快不行了,医生说这是脑溢血,没得救,就好了也是植物人。


父亲突如其来的发病让一家人慌了手脚,而医生的判决更是彻底让这个家庭如坠冰窟。救还是不救这个重大的命题,让黎亚雄不知所措,他从未料到,一直渴望独立自由的自己,第一个人生重大决定,居然关乎父亲的生死,关键时刻他怯懦了——“我们一家人都没人做这个决定,朋友和亲人都建议不要救了,救活要花很多钱,救好了也是一个植物人,没必要,就没有去抢救。那时候我只能看着心电图一点点变直,一点办法都没有。我除了哭只能哭,顶梁柱倒了,感觉家里好像什么都没了。

 

年少时的黎亚雄和他的父亲


这场变故将黎亚雄的生活彻底撞离了原先的轨迹,父亲因自己而发病,而自己却在关键时刻放弃了对父亲的抢救,旁人无法理解的愧疚与自责重重地扣在这个16岁的少年身上——“我感觉父亲的去世跟我有关系,也可以说是我造成的,我给家里人都带来了麻烦。感觉整个人心都死了,好长一段时间天天闷着一句话都不说,父亲的去世让一家人都陷入一种迷茫的状态。


失去了家里唯一的经历来源,作为长子也是家里唯一的男性,16岁的黎亚雄头一回感受到了生活未曾显露的重压,那时两个妹妹分别只有13岁和10岁,面对软弱的母亲和年幼的妹妹,黎亚雄做出了辍学打工的决定。


2007年2月,在父亲去世四个月以后,黎亚雄坐上了南下东莞的列车,这个依旧稚气满面的农村少年告别了家人,也就此挥别了自己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扛着家庭的重担忐忑地踏上前途未卜的打工之路。


“在这里我要么疯掉,要么死掉”

 

东莞,这个珠江口重要的加工制造中心,被誉为“世界的工厂”,这是中国农民工最为聚集的地区之一。每年都会有无数的年轻人从全国各地涌入,这片土地见证了无数青春的勃发与老去,无数梦想的萌芽与破灭。而这些对于黎亚雄来说,都是太过庞大的命题,他当时一心想的不过是多赚点钱让一家人开开心心地生活,就知足了。

 

黎亚雄在打工期间


2007年,黎亚雄开始跟着原先就在东莞打工的表哥学习摩托车修理,然而由于沉默寡言不善交流,手脚也尚不麻利,他常常受到表哥的训斥。黎亚雄一时无法适应那个在家乡和自己有说有笑的表哥,进入城市以后变得如此陌生,巨大的落差让这个一直生活在父母庇护之下的少年难以接受——“一直在忍,直到有一天我真的受不了,趁他不注意我就走了。当时我觉得要靠自己改变这个现状,留在这里我要么疯掉,要么死掉。我不能留在那里,我也不想通过亲戚在社会上立足。


几年过去了,黎亚雄当过服务生,送过货,做过工厂小工,工资也逐渐从800元涨到了2000多元,但他却感觉自己离最初的梦想越来越远了——“那时感觉生活在城里挺好的,到处都有车和商店。但实际上你要在这个城市里生活,没有经济基础根本活不下来。我就是一个平凡人,没有很高的天赋,没有过人的智慧,更没有外在资源,我能改变什么呢?在那种生活环境里我找不到成就感,慢慢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打工期间黎亚雄住的是最便宜的合租房,吃的都是最简单的饭菜,几乎把所有工资存了下来,但他最终发现,无论如何努力他似乎都无法逃脱城市底层的命运——“我在人行道上,一辆小汽车从后面开过来了,一直使劲摁喇叭,我就让了一条道,人家把窗摇开停下来,说我是不是找死!实际上我也知道这是非机动车道,但我没办法跟他去争论,我就感觉人家高我一等,我没有任何资本去跟人家斗。


黎亚雄提到这段经历时情绪有些低落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生活在我父亲的阴影里,每天晚上做梦我都会梦到他,他非常慈祥,但我每次都会哭醒,觉得非常惭愧,对不起他。

    

2012年,黎亚雄外出务工第五年,两个妹妹均已成年,并先后考入大学,家庭的困境稍有缓解,此时的黎亚雄早已被生活打磨得少年老成。当时他在一家快餐店找到了相对稳定的工作,打工、赚钱、养家,生活依旧日复一日。


那年1月,一个难得的休息日,一位同事突发奇想邀请大家一起骑车去看海,在同事的怂恿之下,黎亚雄第一次骑上了自行车,和同事们一起前往五十公里外的海边——“我自己都没想到能骑这么远,但真的就骑过来了,当时真的很激动,一边骑,一边高喊。感觉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海,虽然并不是很辽阔,但看到它真的足够了。感觉我好不容易来看你一趟,我看到我想要的东西了,真的很有成就感。

 

黎亚雄从此与骑行结下了不解之缘


“给我一年时间,我会撑起这个家”

 

这次骑行之后给其他人带来了长时间的酸痛,却让黎亚雄彻底浸泡在前所未有的快感之中,看到大海那一瞬间的奇妙感觉,让他久久不能忘怀。他第一次意识到,这种廉价得几乎零成本的出走方式,可以带来一个彻底不一样的世界。


不久,一向节俭的黎亚雄几乎花掉了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辆自行车,同事们惊讶地发现这个曾经只会宅在宿舍的农村男孩像变了个人似的,和城里的时尚少年一样,穿上了骑行服,爱上了骑行。


穿上骑行服的黎亚雄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2012年3月,黎亚雄在骑车前往深圳的途中遭遇车祸,身体多处骨折,牙齿磕掉了12颗,在医院足足昏迷了三天。刚开始骑行就遭遇了如此重大事故,很多人都以为黎亚雄再也不会碰自行车了,但卧床养伤却给了他时间,难得沉下心来思考未来——“基本就是从鬼门关拉回来了吧,那时候在考虑人活着的意义。我觉得活着应该为了坚持某种理想,还有自己的追求。


车祸重伤的黎亚雄


20天以后,黎亚雄伤愈出院,此时他内心已经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与16岁时扛起家庭重担的决定不同,他要为自己活一回——“那时候我22岁,我在工作当中,在城市里面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我给自己一年时间,去找回一些失去很久的东西,我觉得能为自己带来改变,才能为家里人带来改变。


2013年1月,黎亚雄从工作了三年多的公司辞职,当晚他特意去换了个新发型,希望自己的新生活从头开始。启程之前黎亚雄回到了家乡,来到父亲的坟前,和早已逝世却从未远离自己的父亲说说心里话——“我跟他说我活得很累,你如果不去世的话,我现在的生活应该是多好啊……你为什么要走?你走了以后我改变很大。给我一年时间,一定帮你撑起这个家,一定会让我的母亲和妹妹过上幸福的生活。

 

“我有一份工作,我还有母亲,我还四肢健全”

 

2013年2月28日,黎亚雄将自己的积蓄整整两万块钱交给母亲,他告诉母亲自己要去骑车找工作,和16岁那年一样,他再次从家乡岳阳踏上了未知之路。黎亚雄计划从岳阳出发,一路向西横跨湖南、湖北、重庆、云南、西藏,再围绕中国边界线骑行一年。


然而刚到重庆,一个意外的发生就几乎中断了旅程——“我当时在江边搭帐篷住下,喝了江里的水导致重金属中毒,上吐下泻浑身无力,停了一个礼拜。”不愿将有限的花费用在看病上,黎亚雄活活在帐篷里硬撑了整整一周,他甚至连药都不舍得给自己买。


困难重重的骑行之旅


困难的旅程不过起了个头,2013年4月,经过一个月的跋涉,黎亚雄进入了川藏线,出发前他一直“听闻”藏区民风的彪悍,旅途中他一直小心翼翼地远离人群。但一天暴风雪的袭来让精疲力竭的他不得不求助山下的藏民——“我以前对藏民这些概念非常模糊,但他们的言行举止都超乎我的想象,挺温和的。我从山上下来,手都冻僵了,身上车上全是水,我问他们能不能给他一个避雨的地方搭着帐篷住一晚上,结果他们就让我睡家里。


黎亚雄与藏民的合影


骑行的深入让黎亚雄不断推翻了此前他的“听闻”,开始用自己的眼睛和内心感受一切,他发现随着自己经历得越多,整个人都愈发自信。旅途中他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驴友,有六十多岁依旧怀揣梦想骑行拉萨的老人,有环游世界的外国驴友,还有徒步走到拉萨的背包客。


驴行的这一年,黎亚雄回归一种最基本原始的生活状态,一路上他基本靠帐篷野外露宿,住了不过20次旅馆,进饭馆的次数更是寥寥无几。尽管依旧清贫,但黎亚雄却感到了久违的快乐与满足——“我在路上碰到一些藏民,住着条件恶劣的泥巴房,感觉都快要倒了,如果在那种环境下我们必然会不开心,但他们依旧很满足。我感觉一个家庭不必需要太多东西,一家人能在一起就很满足了。虽然我没有父亲,但我有一份工作,我还有母亲,我还四肢健全,我有什么不乐意的呢?

 

藏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合影


生活在漫长的自我救赎中兑现

 

藏民们朴素但快乐的生活让黎亚雄恍然大悟,他突然明白了什么才是自己真正应该追求的梦想。2014年1月,黎亚雄终于结束了自己长达一年的旅程,多年来一直害怕在家过年的他赶在了春节前回家,像启程之前一样来到了父亲的坟前——“我说我活着回来了,今后一定帮你实现,感谢你活着给我带来了这么多年的幸福生活,也感谢你的离开让我得到这么多改变。


一年的驴行结束以后,黎亚雄回到了原来的生活之中,在武汉的一家工厂成为一名普通工人,他说这样离家近一点。除了工厂的工作以外,他还在快餐店里赚外快,每天从早到晚止不住地忙碌,尽管辛苦但心里非常踏实,他说好像知道了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希望再辛苦两年把两个妹妹供完大学,一家人在一起过简单的生活。


黎亚雄与妈妈、妹妹的合影


2015年黎亚雄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开始创业,两年后他给母亲和两个妹妹在长沙买了房,生活终于向这个年轻人透露出善意和光亮,那些在夜里流泪、惭愧的日子,那些寄人篱下的日子,那些艰苦骑行的日子,以及所有回不去的青葱岁月,似乎也在漫长的自我救赎中得到兑现。

13万

主题

182

好友

24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3-12 04:16 PM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9-19 01:41 PM , Processed in 0.13075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