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0|回复: 0

[人世间] 小事 · 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

[复制链接]

12万

主题

182

好友

237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2-12 11:15 AM |显示全部楼层









* * *

好想伸手去穿透时光

抱抱那时脆弱无助的我

* * *

你认识的吸毒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匿名用户

我认识吸毒的人就是我的父母。

从不想把这个藏在心底最深处盒子里的秘密再让家里之外的人知道,但是今晚又做了个噩梦,我才知道尽管我怎么努力逃离,那些我以为被时间治愈的阴影还是在午夜梦回时候,悄悄像藤蔓一样爬进我的梦里。

我的家乡在一个小城,如果不是我的父母,我不会接触到那么多吸毒的人。我很不幸,我从出生我父亲就跟着狐朋狗友染上了毒瘾,幸运的是,我的妈妈是生下我以后,才跟着我爸染上的毒瘾,因此我身体还算健康。

我爸妈都没什么文化,心性都不坚定,当年我妈和我爸离婚,交了新的男朋友,我爸不甘心,连哄带骗,哄的我妈心软,跟着他尝了第一口海洛因,以为借此可以留住我妈。没想到,就这么也把我妈带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和我外婆都非常恨我爸,我外婆因此没了一个女儿,我因此从 5 岁开始,就开始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开始寄人篱下。童年有多痛苦,我还小,而且记忆甚远,有记忆的是别人都有爸爸妈妈疼爱,上学有爸爸妈妈接,我从学前班开始就自己一个人回家,我的爷爷脾气暴躁,奶奶极度节俭至抠门,我在夹缝中长大,但是还是感恩他们爱我,给了我读书上学的机会。

开始真正感觉到痛苦是高中的时候,这时候我已经 16 岁了,我的爸妈从没给我开过一场家长会,别人有时候会问你爸妈怎么没来?他们去哪里了?我都很慌乱,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别人相信,我爸妈是因为其他特殊理由才不能来的。这时我爸妈已经反复戒毒吸毒十几年了,我当时也不太能真正体会到毒品有这么难戒,满心希望,爸妈,你们别再吸了。

高一那年,我爸妈都出狱了。爷爷奶奶舅舅外婆姑妈她们心疼我懂事,乖巧,也希望他们能够戒掉毒品,重新做人,好好陪伴我考上大学。于是一起凑钱给他们在一个老小区下开了个小超市,外公外婆帮忙打理,我爹被我姑妈介绍去云南工作。那是我有记忆以来最有安全感的一年,我妈天天陪着我,每天给我做好吃的,每个月都给我买新衣服新鞋子,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在学校考到了全校第四名。

我以为我的人生可以这么美好下去了,毒品☠终于远离我而去了。可是上天似乎爱跟我开玩笑,他让我享受过山车一样的刺激幸福,突然又转瞬即逝。我爸性格不改,冲动好赌,在单位和领导争吵,扬言要拿刀杀别人,人家不再顾念姑妈的介绍,把他开除了。他又灰溜溜的滚回家乡。

于是,魔鬼又回来了。

他没多久就开始拿我妈在店里苦心经营的钱去买彩票,赌博,会他那些狐朋狗友。然后开始复吸,他说心里苦。我恨他,和他吵架,还要和他打架,他拿煤炭砸我,我不怕,我只想保护我妈,想让他滚,我说你最好砸死我,你砸不死我我就要你死!

他嘴里骂着我脏话,骂着我畜生。幸亏舅舅及时赶到,不然我也许真被他砸死了。来硬的不行,我也求过他,我拿头重重磕在地上,鼻子不停流血,求他不要拿店里的钱再去挥霍了,那是我妈妈和我外婆外公的心血,外婆那时候查出了癌症,拖着病殃殃的身体来找他,一边哭一边骂他,他说让我去死吧!那天深深的烙印在我心里,我的爸爸从此在我心里已经死了。而最心疼的是,我外婆那天摇摇晃晃的身影,从此也刻在了我的记忆里,直到现在十年了,我一触摸,还是好疼。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妈又跟着他复吸了。我妈给我的借口是,吸毒的人见不了那东西,我爸当着她面吸,她克制不住。我不知道真的假的,我像疯了一样和他们争吵,我自残,我想企图让他们心疼挽回我的爸爸妈妈,但是没有用。我非常痛苦,我要一边应付高中的压力,一边看着毒品的魔爪又伸向我才享受到安全感,来之不易的“家”,而我无能为力。

我常常下了晚自习后回家,没有钥匙进门,他们两个又跑不见了,估计毒瘾发作出去找药了,也经常吃不上一顿饱饭,一边哭一边去奶奶家,或者外婆家,大哭一场以求发泄,外婆就在旁边跟着我哭。写到这里我又忍不住抽泣了,我要是成长到今天的我,我决不会去增加生病的外婆的心理负担,也好想伸手去穿透时光,抱抱那时脆弱无助的我。

我记得有一天,他们偷了奶奶姑妈给我的生活费,那是我一个月的零用钱,我高中下午是不能回家的,只能在学校里吃饭,然后上晚自习。我好难过,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狠毒,我不明白我的爸妈为什么要是这样的爸妈,他们给我生命,却让我这么痛苦,我想死,我想用死来报复他们,让他们后悔一生,受尽亲戚外人一辈子的指责。我写好了遗书,准备好了农药。却因为哭的太难过睡着了。可能那天老天爷想挽救我一把,他们那天把我的钱拿去挥霍了,我妈清醒后很着急,她说她知道要完了,她和我爸两手空空去麻将馆赌钱,空手把我的钱赢回来了。等我醒的时候,他们已经回来了,我爸看到那封遗书,哭得不能自已,他不知道我差点完了,他的一点良知让他在我面前发誓说一定戒掉毒瘾,我选择了相信他们。

可是毒品比我们想象中强大,他们在家里戒毒出现了戒断反应,不停的呕吐,呻吟。最终还是戒断失败,又开始了复吸。我知道再这样下去,爷爷奶奶也要跟着完了,我打了 110,举报了他们,我爸边骂我边跑,没过几天他就被抓了。我妈吓到了,骗我说没有我爸她找不到毒品,让我给她机会,她一定戒。

我对我妈一向比较心软,可能母子连心,我心疼她万一她进去,真的没人管她了,外婆病重,舅舅他们早就把她当外人。于是我白天上学,晚上给她带饭照顾她,我还要不断怀疑她是不是有复吸,悄悄藏了海洛因。我像精神病一样,我觉得我快疯了,我唯一的发泄方式,只是编了个家庭破裂原因写周记,向最爱我的语文老师写心事,她通过文字安慰我。

我以为没有了我爸,我妈可以戒断的。可是我最后还是在她的包里发现了针管,我怎么办?我好慌,妈你是要逼死我啊!!打针要死的!我在家里边哭边叫边发疯,我觉得我快没有妈妈了,我也快要疯了,天啊,老天爷啊,求您,求您给我和我妈妈一条生路吧。

我省下零用钱带我妈去喝美沙酮,检查出她得了丙肝。她喝了没多久又还是落入复吸,不停戒不停吸。我的心理阴影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直到现在我快 26 岁了,我的梦境里永远都是我在街道上到处乱窜,到处找她。然后哭醒。

我高三那年,她被抓了,又劳教三年。后面的故事一样如此反复,不再赘述。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外婆因为癌症去世了,她死前也因为她经常哭,想到这里我还是好心疼。没有了外婆,外公和舅舅他们根本不管她,我狠不下心,毕竟她不吸毒的时候,真的是一个疼爱我的好妈妈。于是我从高三开始,每个月悄悄省下奶奶们给我的零用钱,每个月打 200 块给狱中的她,怕她没有一分钱而被欺负。

真正有改变的是,我读完大学以后,到了一个新城市,把她接了过去,过程之心酸,她有犯罪记录,年龄已过 40,身体又不好,找太辛苦的工作她做不了,太轻松的人家看不上她。我每天都在带着她满城跑,不是去医院,就是到处找工作,那段日子真的不堪回首。好在跌跌荡荡,她算是生存下来了,我带她治好了胃病,胆结石,妇科病,赚钱给她治好了丙肝。

说说现状吧,由于专业的需要,我又考上了研究生,又回到学校了。她还在那个城市,打着零工,不稳定,有时候也被欺负,我很担心很心疼,希望研究生三年快点过,等我真正独立了,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但是好在,在我的坚持下,加上教会的她一些生存技能,她不再害怕自己一个人在陌生城市,不再喊着回老家。因为我知道,回老家,等于又是掉回了魔坑。

毒品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可怕而难以摆脱的噩梦,它不光囚禁了我爸妈一生,又因此毁了我的前二十几年。我一生的目标,就是穷尽毕生心力,带我妈逃离它的魔爪。只是我知道,有的伤疤,有的伤口,它已经留下,再难愈合了,例如我心里的阴影,我的不安全感,我的……

哽咽至此,写不下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5-28 04:43 AM , Processed in 0.08848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