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5|回复: 1

[百家杂谈] 番茄成功了,我们的农场也就成功了 | 川崎广人 一席第554位讲者

[复制链接]

12万

主题

182

好友

23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1-11 04:43 PM |显示全部楼层








番茄成功了,我们的农场也就成功了 | 川崎广人 一席第554位讲者 

 2018-01-11 川崎广人 一席

川崎广人,堆肥专家。


如果被问从哪里来的,我就回答我是日本人。如果被问在中国干什么,我就说来推广农业,特别是来推广堆肥的制作方法。还有人问到工资多少,我就说没有工资。于是,在火车上认识了很多人,很关心我,请我吃饭,还把他们的吃的分给我,跟我说加油。



我的长征

川崎广人

晚上好,在座懂日语的观众能举一下手吗?有几位观众是懂的,非常感谢。今天我用日语演讲。

 

我是川崎广人,退休前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公司职员。年轻的时候,我就开始一个人学习有机栽培和循环农业,这也正是我想在中国做的事。

 

我60岁就退休了,退休后我的同事们都不干活了,基本都在家里玩,但我还很精力充沛。之前我都是在为了家人工作,在我的余生,我想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我退休那年,碰巧遇到一位山东的大学老师,聊到要不要来中国的事,我就说我今年要退休,想去中国,他非常开心,说那我们欢迎你来中国。但因为家庭原因,我没能来。2009年我来到山东的大学就职,去山东的农村考察,了解到农村农业存在很多问题,于是就想到自己来解决这些农业问题。




我本来不想来中国的,二战的时候,日本侵略中国,杀了很多中国人,这是我的原罪,来中国我的心情非常复杂。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一句中文也不会讲。中文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在30岁之前精通一门外语还是有可能的,30岁后想要掌握外语就比较难。而我已经60岁了,还要不要学中文,我很犹豫,但最终我还是学习了中文。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听说英语在中国比在日本更为普及,以为只要能说英语就没问题了。但是去农村考察我才了解,中国的农民不会说英语,不学习中文是不行的。


我没什么钱,时间也不多,只能是自学。我一边自学一边开始写中文日记,之后还用中文写论文。为了提高我的汉语水平,我要求自己用中文写了“世界堆肥普及论坛报”,介绍日本的有机栽培技术,一个月写一本。我的中文就是这么学起来的。从2013年开始发布,至今写了30篇文章,有300多页。

 


中文的难点在于发音。在日语里面是没有“一声,二声,三声,四声”的,所以我的中文只有第四声。中国人会认为日语不难,比如在我老家的大学,即使完全不会日语的中国人,通过一两年时间的日语学习,在学校里,成绩都是拔尖的。你们花一年时间学习日语就能学好我已经在中国生活六年,还是这个水平。



我大学研究的是农业经济,在来中国之前读了很多关于中国农业的论文和书,我相信日本的农业技术在中国肯定会有帮助。第一次来中国,我充分认识到这点。

 

来了中国之后,我发现中国农村仍然在使用生粪,而且它不是特例,在农村普遍存在。这让我很吃惊。生粪非常臭,而且不利于农作物的生长,很容易引发病害虫。日本两百年前就不用生粪了。厕所与粪便的处理反映了文明的水平。

 


如果中国是第三世界国家的话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是现在的中国是可以和美国比肩的世界强国,为什么会有这样落后的事情存在?

 

2006年我在中国农村看到的都是小农户,中国政府意识到小农户很难实现农业现代化,所以开始做规模化农场,但农场又没有好的技术……很多很多问题。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最基本的原因在于,中国的农业过度使用化学肥料。使用化学肥料,就会产生很多农药,像农作物不好吃,价格低廉,这些问题基本都是使用化学肥料引起的。

 


这让我想起了日本的70年代,那个时候食品大多数都是化学栽培的,于是产生了很多农药。工厂的奶粉有毒,几百万孩子受害。东京的空气不好,污染严重,鼻子里都是黑的。渔人抓的鱼有重金属污染,他们和消费者都得了水俣病。与此同时,政府仍然没有重视环境问题。

 

那时候日本开始了解,我们的食品不安全,农药残留严重。所以消费者为了用更便宜的价格买到质量更好的商品,建立了生活合作组织。生活合作组织的建立,是为了能让消费者得到安全、安心的食物。这种形式的组织在中国还没有。这是我二十多岁的事情。


现在城市消费者其实想吃安全好吃便宜的农产品,那就必须克服化肥栽培。所以考察过农村之后,我决定回到日本,学好有机肥栽培和堆肥技术再回来。


2013年,我学好了堆肥技术,又来了中国,开始了在中国的云游。那个时候我已经66岁了。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我去了一百多个全国各地的农场,北京郊外的,河南的,山东,上海,江浙,兰州、广东、新疆……我不是去旅游的,而是去考察这些地方,推广循环农业。

 


到过中国很多地方,看了很多农场,不停地推广循环农业和用堆肥栽培的意义以及技术,但是没有一个人能理解这个事。


出去一次要花一个多月,去到那些农村,一般都是坐长途巴士,乘动车组,然后步行,非常消耗体力,还拎着30公斤的行李,中国农村的火车站、公交车站都没有电梯,上下楼梯非常辛苦。当时我还只有66岁,体力精力也都还可以,现在我都已经70岁了,就算给我20万人民币,我也不干。

 

去农村工作不容易,生活比想象的要艰苦,我特别不习惯农村的脏乱差,不得不吐槽一下厕所,一想到农村的厕所,我就很没有心情。为了不去厕所,我只好尽量少吃。我到现在为止也保持这个习惯,尽量少吃。

 


当时,中国人还很痛恨日本人,警察就这么建议我说:川崎先生,之后你不要说自己是日本人,夜里也不要出去。如果有人问你是从哪里来的,在北方,你就说广东来的,去了南方你就说韩国来的。但是我认为那样不太好。

 

从那之后,如果被问从哪里来的,我就回答我是日本人。如果被问在中国干什么,我就说来推广农业,特别是来推广堆肥的制作方法。还有人问到工资多少,我就说没有工资。于是,在火车上认识了很多人,很关心我,请我吃饭,还把他们的吃的分给我,跟我说加油。

 

我去了很多农村,发现不论到哪里,山川河流里都有被丢弃的家畜的粪便。湖里面因为粪便尿水的污染,鱼都没有了。实际上这些都是堆肥的太好的原料了。这在日本是无法想象的,根本不会有人去这么做。我就和他们说,把家畜的粪制作成堆肥是有好处的,但是没有得到任何人的理解,去了这么多农村,在中国能理解堆肥制作的意义,能理解循环农业的伟大的人,一个也没有。他们都不留着家畜粪便,宁可施化肥。


我没办法忍受这样的事,我觉得很悲痛,十分的失望。如果我不来做这件事,还会有谁来做这件事呢?于是我就决定一个人孤军奋斗来做这件事。每到一个地方,不论怎么推广宣传循环农业和堆肥制作的意义,都没有一个人理解,而我还要背这么多东西到处走。我觉得我像个老兵。

 

还没有任何成果,也没有能雇佣我的地方。这时北京一个比较有名的农场主石嫣发微博说,川崎广人,66岁,堆肥专家,工资2千元,有谁愿意雇佣他?她在微博上给我宣传,但是一个雇佣我的人也没有。当时经营农场是一件很艰难的事,雇人可能更加不易。


 

虽然没有人回应我,但我仍然像神经病一样,非常愿意教他们。他们看了之后都觉得这个东西挺好,但并不去真正去用。所有人都觉得堆肥好,但是了解之后,从来没有一家农场有行动落实。为什么在中国没有人能理解循环农业呢?我思考着。


我开始意识到,要做循环农业,必须要证明做这个事能赚钱,能增加收入,让大家看到循环农业成功的例子,用事实来打动大家。所以我就想做一个案例出来,告诉他们这个堆肥技术是可以直接转化成赚钱的。我感觉到自己需要去证明做循环农业能增加收入的必然性,我就开始想去什么地方的农场亲身实践。我一直在中国跑,钱也用完了,精疲力竭,完全没有未来可言。还是没有任何成果,就这么回日本可不行。

 

这样游历了一年,我觉得我拼尽了全力仍然没有人理解,这时朋友告诉我河南有一个小刘固农场。 他帮我联系了那里的农场主,说我可以先待在那儿,待到春节,之后我自己决定是想回国还是去哪里。



小刘固农场,位于河南省原阳县小刘固村。我1月14日到了这里,和农场主说,我没有可以去的地方,也没钱了,也没有朋友,所以在春节结束之前,请让我留在这里,请给我饭吃。

 

我就好像乞讨一样,农场主最后同意了,让我住在农场里的一个房子的二楼,吃饭就去附近的农家吃。我就这么住下了。在这之前,我连明天要去哪里都不知道,还经历了这么辛苦的旅程,那是相当的艰辛。

 

在小刘固农场,我第一次不用去想明天要去哪里,待在这里还有饭吃,一想到这些,一下子就安心了下来。中国的这些事情,我都不告诉我太太。 如果我太太知道了这些,她肯定哭了,一定会要我早点回日本,没必要在中国吃这么多苦,她一定会这么说的。

 

我一直和我太太说在中国的旅途很开心,我总是通过信件这么告诉她。在这之前,想着明天要去哪里,接下来怎么办,每一天的旅程都充满着不安。身心俱疲,心力交迫。但在这个农场住了一周之后,我的身和心都得到了恢复,才有了精力去了解农场的情况。

 

了解后就发现,农场什么也没有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拿来卖,基本要倒闭了。春节前,还有上门来催债的。但是既然拯救了我的是这个农场,我就要它做一点事情,想办法救救它。在春节结束之前,我还是要再一次教他们重建这个农场的方法,为了感谢农场主,我画了这幅循环农业图:



把家畜的粪做成堆肥或者液肥,给蔬菜施肥,剩余的农作物拿来做成家畜的饲料,就可以循环了。这个是2014年1月写的,现在四年过去了,图中画的我们农场基本都做到了。直到今天,我们的农场已经开始盈利了。我每天也正常吃三餐,能穿上这样的衣服。

 

但当时的农场除了270亩地,什么都没有。曾经有一个养猪厂,所有的猪在这个春节前都卖掉了,留下来一个大粪池。我就建议农场用粪池做液肥。

 


把液肥洒到小麦地里,就可以收获好吃的小麦了,和她说了这个之后,我就离开了农场,继续踏上了旅程。


没想到三月份的时候,农场主发了一份邮件给我,她说,按照你教我的,我将液肥洒到了地里,农场有了改变,要不要来农场看一下?以往,别人听了我的方法都说“很好很好”,可是无所作为,并不会实施。小刘固的农场主是第一个实施了我说的方法的人。


在中国,”很好”可能是一句恭维的话。现在一年内,我能收到一百多个邮件、电话或者信件,都是要我去农场指导,但是我不太信得过。

 

直到看了李卫的邮件,我觉得这个人是真的在做循环农业。我便又一次来到了农场。来了之后一看,小麦地里被喷洒了液肥。我心想,这个人可能是可以信任的人。这个就是农场主,她叫李卫,是一个女的,现在50岁,看起来很年轻,有三个孩子。农场是她父亲开的,她父亲死后,她继承了下来。

 


她原来是一个新闻记者,对于农场的事完全不在行。李卫给我发了邮件后,我就去了农场。有很多人在那里工作,非常热闹,李卫就问我能不能去农场工作。

 

我三月份去到那里的时候,农场的厕所非常脏。我就和他们说把厕所换成冲水厕所,厕所都不干净的农场是不会成功的,请把厕所搞干净。如果厕所变干净了,我会考虑一下的。

 


她保证说会把厕所弄干净,我就去这个农场工作了。开始工作的时候虽然厕所变成了冲水厕所,但没有任何人搞卫生。两三周之后,厕所就变得很脏,所以我每天都在给厕所搞卫生。李卫看到就说,总经理给厕所搞卫生不太好,请不要给厕所搞卫生了。所以,厕所脏的地方,不论怎么样的企业都不会成功。

 

因为职员文明太低,所以我写了“别随地吐痰”、“禁止上班喝酒”的公告,于是就有了贴在墙上的这些纸。唾液和痰经常被吐在地上,他们吸完烟,就这儿随手一扔,全部都要我来搞卫生。

 


农场里不识字的五六十岁的人有一半以上,写的这些他们也看不懂。但是通过让那些看得懂的人来告诉那些看不懂的人,现在已经没有人吐痰了,吸烟的也没有一个人随意将烟头扔在地上。

 

更厉害的是,我们农场有人白天就开始喝白酒,喝了就不工作了。尤其是李卫不在的周六周日,我怎么说他们都不听。我就把这个事和李卫说了:如此以往,这个农场肯定会倒闭,你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李卫就说,这个是我没有管好,才会变成这样的,我会更严格的教育他们。她不怪罪员工,反而检讨自己,我非常感动。

 


周六周日李卫不来农场,平时早上10点左右来。中饭在外面吃好,3点又走了。如果员工不工作,这个农场一点也不会好转。李卫问我,怎么样才能让这个农场成功。我就和她说,如果你不和员工一起吃饭,一起工作,农场就不可能成功。李卫当时感悟说,我懂了,原来要同吃、同住、同劳动。两天后,李卫就拿着一些衣服和鞋子来到农场,真是说干就干的人。

 


循环农业以制造堆肥为开端,听起来很伟大很酷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把家禽的粪便转化为液肥堆肥。中国的搞有机栽培的农民不会制作堆肥,就从工厂买来堆肥,为了节省开支。自己制作堆肥的话,一百元钱也就能制作一吨堆肥。

 

制作堆肥很简单,理论上也很简单。理论很简单,但是你不实际操作过又不会,就需要参加培训课学习制作方法。堆肥其实不是由我们人来制作的,是微生物在制作堆肥,人们的任务是帮助微生物。

 

堆肥中有很多病原菌发酵,它的温度必须控制在60度或65度以上,水分大概40%到70%,水分38%以下或70%的时候都不能发酵。为了发酵必须是新鲜粪,新鲜粪必须在十天以内,新鲜的粪氨的原料多,另外还需要空气氧气。

 


粪含有90%的水分,水分太多不能引起发酵,就在粪里加入蘑菇渣、干燥的秸秆,让水分降到70%,这样就可以发酵了。为了让空气进入,需要搅拌它们,一个月搅拌一次,基本就发酵了,发酵是不会产生臭气的。


我一开始基本上都是亲自去做这些事情,比如搅拌粪便,最开始体力好,我会身体力行,拿起来看,掰开闻闻。每个月搬运一次来保证通风。

 


这个过程中,温度需要控制在60度或65度,我们农场是设定在70度。温度达到60度之后,堆肥中的病原菌就基本都被消灭了。为了达到这个效果,大体上要花3到6个月时间。用好的设备和技术的话只要一个月,就能制作出很好的堆肥。 


成功的堆肥其实很干净,没有臭味,因为堆肥温度超过60度的时候,里面的病害虫就会被灭掉。温度高的时候,粪堆会热气腾腾的冒烟。

 


除了堆肥,还有液肥,往后液肥会变得很重要。液肥发酵时间很短,只要一周。而堆肥,从施肥开始要花一到三个月。如果想在春天看到结果,就必须在秋天施肥。但是如果施液肥,一周以内就能见到效果。而且,制作液肥,一周就可以发酵。

 


液肥是一种非常便利的肥料,但是中国还没有关于液肥的研究,我们农场很早就在推进这个事了。我们农场的蔬菜很好吃,采访的人来到我们农场,吃了我们农场的蔬菜都会说,肯定使用了大部分农药。使用的时候肯定是有,可是大部分时间都不使用。

 

我们的农场还算小有成就,现在有两个堆肥工厂和两个液肥工厂。2500亩地,免费提供液肥和堆肥。我们从农民处收购农作物,加工后出售。现在使用低农药、低化学肥料的番茄已经种的不错了,但还不算成功,可能明年就成功了。番茄成功了,我们的农场也就成功了。



在农村工作虽然有很多艰辛,但是也有很多的感动,这些感动是在日本所不能体会到的。说到我的兴趣,干完活然后去泡个澡、喝个啤酒就是我的乐趣,在这里我找到了人生的价值。

 



我会把艰苦的事写到微博上,在写的同时,我也会思考为什么会感到艰辛,不断反问自己,基本就知道艰辛的理由了,了解到原因后就十分的释然,心里的负担也减轻了。还有就是,干完体力劳动后,那些不安和辛苦的感觉也都随之消逝了。

 

我写了一首诗,把我的人生都写进了这首诗。



(翻译 陶圣明)

12万

主题

182

好友

23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8-1-11 04:44 PM |显示全部楼层
川崎广人《我的长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8-4-27 12:01 AM , Processed in 0.09476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