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4|回复: 0

[百家杂谈] 伯通:谁不想欺负小孩呢?

[复制链接]

11万

主题

182

好友

22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7-11-12 08:31 PM |显示全部楼层








伯通:谁不想欺负小孩呢? 

 2017-11-12 伯通 大家

这是大家之选的第6篇文章

今日出品方:焦虑症候群

本文作者:伯通

点击了解《大家》编辑部开放计划



“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


这条工业安全领域的法则,同样适用于其它行业。以前几天的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为例——最开始只是爆出食用芥末等个别案例,随着家长翻看之前的监控视频,整个事态急转直下,亲子园竟然在“长期、持续、规模化的集体虐待儿童”。


每当一起关切广泛公共利益的恶性事件出现后,我们都应当追问一句:这是不易重复的偶发事件,还是易重复的频发事件?前者关乎流程之弊,而后者往往根植于人性之恶。不必说,人性之恶是极难防控的,甚至于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只能坐等下一次类似事件发生,几乎毫无办法。诸如官员腐败、传销诈骗,均属此类事件。


而虐童,尤其是在幼儿教育或托管机构中出现的虐童事件,不幸也属于这个类别。


“小孩本来就很讨厌”


厌童,早已成为中文社交媒体上有相当多拥趸的一类思潮。


在知乎“为什么我很讨厌小孩?”的问题下,最高票答案的内容是“小孩本来就很讨厌”。在豆瓣“讨厌小孩”、“无后为大”小组中,对于人类幼崽的厌恶更是溢于言表——



同样,拥有“我是幼师专业的学生,但不喜欢孩子,该怎么办”这样困惑的也大有人在。比如在百度贴吧“幼师吧”中,就有这样的讨论——



当然,只看社交媒体还不足以证实,这究竟是互联网上容易聚集戾气所导致,或是独生子女一代由于缺乏与弟妹共同生活经历所导致。所幸,还有大量翔实的调查佐证:厌童,尤其是幼师这个职业中的厌童情绪,早已是一种普遍性的高发情绪了。


1987年,国家教委“适应我国实情,提高幼儿素质”课题组,对十省市1000多名幼师及两万多名幼童做了调查。有34.3%的城市幼儿园教师,明确回答“对儿童的喜爱程度一般”,有3.26%的幼师直接说“不喜欢儿童”。


1993年,“当前我国幼儿道德启蒙教育研究”课题组,对六省市964名幼师做了不记名调查。有31%的幼师表示,“对于有些孩子我就是爱不起来,有些讨厌”。


2014年,有学者对X市六所幼儿园120名幼师进行了调查,结果异常醒目——


有近80%的幼师,并不完全抵触“对某些孩子放任敷衍、听之任之”;


有近75%的幼师,并不完全否认“教育幼儿时,会言辞过激”;


有近50%的幼师,支持或不否认“惩罚比耐心教育更有效”;


有近40%的幼师,不完全否认“讽刺挖苦幼儿,也是为他们好”;


有近40%的幼师,并不完全支持“不应该严厉呵斥、责骂幼儿”;


2016年,有学者对Y市78名学前教育专业的准幼师进行调查,结果有34%的准幼师表示无法完全接受儿童调皮的样子,甚至会因此而生气发火,“做出不合教育的事”。此外,还有4%的准幼师认为儿童“无知、恶魔”。


如果按照工业安全中“1:29:300:1000”的规律来看,中国已经爆发的虐童事件恐怕并不算多。在厌童情绪如此普遍,甚至于在幼师这个职业中都如此普遍的状况来看。虐童完全是个会随着时间进程,自然重复发生的大概率事件。


幼教真苦、幼师真穷、幼儿园真危险


17年前,“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上书总理,痛陈“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 引发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如今,幼教问题同样到了一个危险的转折点,如若当前的幼教行业模式不进行革新,则虐童等负面状况恐怕还会继续加剧。


简单来说,幼师、保育工、月嫂、护工等多少带有些“伺候人”意味的工种,理论上都应当是“高门槛、高收入”的。随着时间进程,这中间部分工种在市场机制下逐渐开始“两高化”,如月嫂、护工等。然而幼师却依然陷于“低门槛、低收入”的双低境地,这正是各类悲剧的根源。


普惠的技术革命、长时间的和平以及富足感的弥漫,让一个普通的人类都比中世纪时的君主活得更便捷,更有质量保证。然而这些伟大的革新却并未照耀到人类生命的起源,知乎网友“奶茶”就此写过一段非常精彩的描述——


对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新手父母可以用得上的现代技术可以说寥寥可数。奶粉和尿不湿当然是伟大的发明,但是相对于养育婴儿时期的工作量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相对于人类在其他生产生活领域的巨大进步,在育儿方面,工具依然原始,效率依然低下,体力付出足以让人崩溃。


一个现代女性,她的手机比当年登月的计算机都强大,她可以坐飞机一天飞越太平洋,她住着楼房吹着空调玩儿着淘宝,但当她的婴儿深夜啼哭时,她几乎没有任何现代技术可以依赖。她只能像穴居在洞里的,浪迹在草原上,睡在田边的所有先祖母一样,一夜无数次的起身喂着宝宝,抱着宝宝,拍着宝宝,周而复始。当幼儿蹒跚学步时,她要在旁边看着,当幼儿牙牙学语时,她要一个字一个字的教,当幼儿哭闹的时候,她要去细心安慰。


很多人说,现代人把育儿这事儿弄复杂了,怎么可能这么难?我倒是认为,育儿这事儿从来没有容易过。人类做为裸猿的一大特征就是婴幼儿期特别的长。只是在古代,人类从事的几乎所有活动都很艰苦,没显出来育儿特别艰苦。打猎耕种砍柴织布难道不都很难?但现代生产力的进步把生活的这些方面都变得简单了,偏偏育儿科技还没有跟上。


通过上文中对“厌童是普遍现状”和“育儿依然困难”的表述,我们不难看出,幼师应当是一个有相当高门槛的职业。


这个职业首先要求无论从业者是否已经婚育,都应当具备足够的激素以体现母性(雌、孕激素、催产素、催乳素与母性行为有直接关系)。或者说,幼师应当是人群中为数并不那么多的“天生喜欢孩子”的一员。这是个非常高的门槛,如果天生不是亲子体质的,基本应当直接pass。


其次,这个职业要求从业者有着异于常人的,对噪音、啼哭、非理性行为、无序场景的容忍及处理能力,从业者应当有与金融从业者类似的心理机制——适应与未知复杂系统打交道,并能够在接收大量无效信息的前提下,继续对该系统输入大量有效信息。


这就是幼师应当拿高薪的理由,无论是以何种机制定价。


然而事实上,据《中国劳动统计年鉴2010》显示,中国幼儿园教师年平均工资为18532.7元;而高等教育、中等教育、初等教育教师年平均工资依次是47693、34169、31036元,幼师的待遇普遍偏低。根据中国教育报的调查,31.30%的幼师有了离职的想法,或已经离职。而这些离职者中,83.97%都给出了“工资低”的原因,认为自己工资水平能够与工作强度相匹配的教师,仅有9.92%。


与此同时,在上文针对X市的那个调查中,有40%的幼师倾向于或不否认“选择当幼师,只是为了谋生。”


死循环就此产生,一方面是门槛低,大量根本不喜欢孩子的人当了幼师;另一方面是收入低,即便喜欢孩子的人也很可能留不下来。这样的逆向淘汰久了,幼儿园自然就成了危险之地。



可恨之人亦有可怜之处


我们设想一个“标准幼师”的成长路径。


根据教育部统计的数据,大概率上,她是一个中专生或高中生。由于无法获得高等教育,又没有其它谋生技能,而选择了这个便于就业的专业。比如,根据对Z市524名准幼师的调查,有31.4%的幼师专业中专生是抱着“混文凭”的目的去念书的。


然而,中国传统理念和混乱的外部信息,给了她很多错误认识。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调查,根据对北京312名幼师和准幼师的调查,有近90%准幼师们认为“儿童拥有许多成人已经失去了的优良品格”,这种直观而经不起实践经验的感性认识,很快就会被现实打脸——当这些准幼师进入职场真正面对孩子后,有近40%的幼师会毫不犹豫认为“儿童没有成人所具有的优良品格”。


知乎上有一个经典问题“接触人性阴暗面最多的是哪种职业?”有近3000人同意,幼师是接触人性阴暗面最多的职业,因为“你看得到最干净的善,也看得到最肮脏的恶。”——不难想象,当对孩子有着不切实际认识的准幼师们,真正面对那些哭闹不讲理的“小恶魔”时,将怎样难以控制心中的落差感和怒火。何况,她们中不少人本来就不喜欢孩子。


与此同时,另一项针对农村幼师的调查表明,在大多数农村幼儿园中,幼师不会让孩子过多地玩游戏、闹腾,因为在她们的传统认知中,爱玩、爱闹是“没出息、不听话”的表现,只有从小就爱写字爱看书听话乖巧的孩子才能长大成人。这与中国传统文化中“喜爱冷静稳重的少年老成,而不喜欢天真无邪的乳臭未干”的儿童观,是完全一致的。


那么当这些孩子“闹腾、玩耍”时,幼师把他们绑椅子上,似乎也是某种“知行合一”了。这些可恨之人,身上亦不乏时代和传统所赋予的可怜之处。


于是在各种针对幼师进行的职业倦怠调查中,这个工种的倦怠比例都惊人地高,以福建省为例,有67%的幼师觉得幼教太辛苦了、78%的幼师觉得自己工作已经不再有热情、还有39%的幼师甚至一直在心里喊,“孩子们别再来找我了。”


无论是面向哪个年龄段学生的教师,都是一类外部性非常强的职业。然而囿于培养模式、筛选机制、传统理念等种种原因,我们却不得不接受幼师这个职业目前“低门槛、低收入”的现状。


有人曾经这样说过,国人遇到这样难解决的复杂公共问题时,一共有三种选项:要么忍、要么滚、要么花钱买更贵的。


这也是一二线城市私立幼儿园飞速涨价的根本动力,但悲剧之处在于,当家长掏出额外费用补贴幼教后,却依然难获得完全不跌落及格线的服务品质——高门槛的职业当然应当匹配高标准的监察机制,怎么可能依靠几个摄像头的恐吓作用呢?


至于高标准的监察机制在哪里,那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本篇头条文章由焦虑症候群出品 写作是取悦自己的手艺

团队成员:伯通、刘彦伟、郑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7-11-18 12:48 PM , Processed in 0.08931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