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8|回复: 1

[时评] 新加坡群众怎样围观李家内斗

[复制链接]

10万

主题

180

好友

21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7-6-18 09:31 AM |显示全部楼层








新加坡群众怎样围观李家内斗 

 2017-06-14 马岩岩 世界说

世 界 说

马 岩 岩

发自 马来西亚 吉隆坡


6月14日早晨,一个重磅消息震惊了全新加坡,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妹妹和弟弟李玮玲和李显扬在Facebook上公布了长达6页的声明,题为“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What Has Happened to Lee Kuan Yew’s Values),公开指责兄长李显龙。

 

声明中表示:“我们看透了哥哥李显龙的真正为人,自从李显龙滥用职权,以及影响新加坡政府以推动他的个人议程,这也令我们受到威胁;我们担心几乎没有机制来制衡政府的滥权。我们感受到大哥无所不在。我们害怕政府机关对付我们和李显扬的妻子林学芬。我们察觉到,李显龙和他的妻子何晶正通过榨取李光耀的传奇事迹,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我们也相信,他们也在扶持儿子李鸿毅进入政坛。”

 

李显扬(左)和李玮玲(右)

 

声明中还说:“李光耀的价值被他的儿子吞噬。我们的父亲将国家和人民放在首位,而不是个人声望或私人议程。我们被迫做这个程度也非常伤心,也深感到非常不舒服;我们在自己的国家还在被密切监视。我们不相信身为大哥与领导人的李显龙,我们已对他失去信心。

 

声明中引用李显扬说:“未来我将离开新加坡,对此我心情非常沉重。这是父亲李光耀爱惜和创建的国家,它是我一生中唯一的家,新加坡始终是我的国家。我没想离开,李显龙是令我离开的唯一理由。”

 

声明中还提到一直备受争议的李光耀故居处理方式:“父亲希望去世后拆除故居:欧思礼路38号的房子。但是大哥李显龙以及夫人何晶,却违背了这项遗愿,觉得保留这座故居,可以加强自己的政治资本。

 

在2013年12月17日所立的遗嘱中,李光耀曾写道:“这是我的愿望,也是亡妻柯玉芝的愿望。在我过世以后,我欧思礼路38号的房子必须马上拆除。如果我女儿玮玲选择继续居住,房子也必须在玮玲搬出后马上拆除。”而遗嘱的执行人兼信托人就是李光耀的次子李显扬和女儿李玮玲,并且两人也发声明:“将按照遗嘱执行父亲遗愿。”当时李显龙总理也表示,由于李玮玲医生没打算搬离欧思礼路38号的房子,政府目前不必就房子是否保留做决定。不过,要是李玮玲不再住在那里,他身为儿子,希望能执行父亲李光耀拆房的遗愿。但李总理也强调这必须由届时的政府决定如何处理这件事,但是至今新加坡内阁拒绝做出承诺。

 

早在2016年,李玮玲就谴责李显龙“滥用权力 建立王朝”,而李显龙总理当时也做出回应,表示对妹妹的言论深表难过,并强调指控完全不实。针对李玮玲和李显扬对今日发布的谴责李显龙的6页声明,李显龙在其官方Facebook上发文回应:“我的妹妹弟弟选择以公告形式把我们家事公开,我感到很失望。我对他们的指责感到很伤心。何晶和我否认这些指责,尤其是关于我对儿子抱有政治企图心的一项,这是荒谬的说法。我妹妹弟弟的公告对亡父是一种伤害。我会尽我能力按照我父母的教诲处事待人,我会以真诚继续服务新加坡人民。”李显龙并表示自己在度假,回国后再想想如何处理此事。

 

对此新加坡民众的看法又是怎样?我统计了李玮玲的Facebook这个指控贴文下的留言,截至6月14日15点20分,有330个转发,19条评论,在评论中有17个明显在支持李显龙总理,如“对你和你的弟弟感到羞愧,李显龙总理对新加坡已经牺牲很多了”;“你俩很自私” “无论怎样,家里事需要关起门来说,这样伤害李光耀和新加坡的形象”。而其余两个评论为支持李玮玲,如:“谢谢李玮玲和李显扬有勇气把这个敏感问题说出来。” “不要离开新加坡,难道我们要为了一个男人(李显龙)或是一个政党(人民行动党),而抛弃我们的国家吗?”

 

 

△ 李玮玲通过个人Facebook发表题为《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的6页声明


而李显龙对弟妹指责作出回应的帖子,截至6月14日15点20分,有2.5万转发,1.2万评论, 几乎都是支持与鼓励性的评论,如:“加油李总理,我相信你和你的团队”;“家务事公开化,多么荒谬,要坚强享受与家人的度假”;“早晨起床听到这个消息很失望,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问题,当它变的这样公众化和政治化,在面对它的时候,会更困难”。

 

 △ 李显龙在个人Facebook发表回应


而在公共媒体方面,新加坡《联合早报》相关新闻下面的评论,多数读者支持李显龙,如:“虽然说是对兄长的不满,但他毕竟是国家领导,这两位竟然选择公开指责,这样不是最理想的处理方法”;“他(李显扬)与她(李玮玲)把文章公开是希望人民也一起来质疑总理的为人吗? 如果是家庭纠纷, 能不能自家讨论解决就好? 如果真有违法的作为, 直接控上法庭, 让证据说话, 可以吗? 这样公开批评, 不是乱了套”;“我們一般人民经不起折腾, 国家已够小了, 这样一闹, 我們还活不活呀?”;“这是他们的家务事,跟国事无关,不会影响我对政府的观念”。

 

新加坡学者以及媒体界朋友第一时间都在朋友圈中分享相关信息,但都很谨慎地评论, “我伤心,你伤心,我们都伤心”;“齐家之难,甚与治国平天下”,也有人表示:“非常吓人,这等于完全推翻了新加坡立国的价值观”,当我就这个问题去询问新加坡学者和朋友时,他们都表示对这个问题不敢乱说。


10万

主题

180

好友

21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7-6-18 09:31 AM |显示全部楼层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遭弟妹发文谴责,6页声明全翻译 

 2017-06-14 降临翻译组 译 世界说


编者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妹妹和弟弟李玮玲和李显扬今日在Facebook上公布了长达6页的声明,题为“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公开指责兄长李显龙。以下为世界说对声明全文的翻译。


世 界 说

降临翻译组 译

发自 北京


被逼至今天这一步,我们感到很遗憾。我们对我们的兄长——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人品、行为、动机以及领导力感到恼火,还有他的妻子何晶在其中的角色。我们见到了他完全不同的另一面,这深深困扰着我们。自2015年3月23日李光耀去世以来,显龙滥用职权,利用他对政府和各机构的影响力来达到个人目的,这对我们造成极大的威胁。我们担心的是,在这个体系中缺少平衡和管理来避免权力的滥用。

 

我们感到大哥无处不在。我们害怕国家机关针对我们,包括李显扬的妻子,学芬。情况如此严峻,学芬甚至受到了被迫离开新加坡的压力。

 

“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会带着一颗沉重的心离开新加坡。这是我的父亲李光耀一手建造并热爱的国家。这曾是我一生的家。新加坡是也将一直是我的祖国。我不愿离开,显龙是促使我离去的唯一原因。”

 

如果显龙准备针对我们——都在为新加坡的建设付出的他的弟弟和妹妹——来达到他的个人目的,那么我们为新加坡感到担忧。我们想知道,拥有政治上独立合法性的领导人们,是否会容许显龙只手遮天并且不加过问。

 

这绝不是对新加坡政府的批判。我们知道,政府有许多正直优秀且廉洁的公职领导人,但显龙在最高位置上,滥用职权,他们因此受到了限制。我们不相信显龙,已经对他失去了信任。

 

李光耀去世以后,新加坡发生的变化都不是李光耀所支持的。李光耀始终把新加坡的最高利益放在心上,这是没有人质疑的。他坦诚可靠,但我们的哥哥,显龙以及他的妻子何晶却不一样。我们认为,很遗憾,显龙被权力以及对个人声誉的渴望所驱使。同时,他的声誉必须是和李光耀的遗产联系起来的。他之所以获得政治权力,是因为他是李光耀的儿子。我们发现,显龙和何晶想要榨取李光耀的政治遗产,来实现他们自己的政治意图。基于我们之间的联系,我们还能发现,他们试图把政治野心也传给他们的儿子,李鸿毅。

 

新加坡从来没有总理的妻子成为“第一夫人”的情况。李光耀自1959年至1990年担任总理,这些多年间,他的妻子(我们的母亲)始终规避公众视野,在李光耀背后坚定支持并照顾他。她生活低调,为总理妻子树立了很高的榜样。她从来不会命令常务秘书或是其他公务员。何晶和她天差地别。何晶在政府没有被选举的或者公务的职位,但她的影响却无处不在,且大大超过她的职权。

 

李光耀一生奉献于新加坡和新加坡的未来。他反对大肆纪念,尤其是对他本人。有人建议他设立个人纪念日,他回答说“想想奥兹曼迪斯”,这指的是雪莱的诗句,讲的是嗜好自命不凡的埃及法老。他的雕像下有一块小匾,上面深深镌刻着他的话语,“看看我做过的事”。只有漫漫黄沙得以长存:不是帝国,不是纪念碑,不是丰功伟绩。李光耀不想要任何建筑物来纪念他的成就,只希望他所做的事情能够长存。

 

正是出于以上原因,这么多年,李光耀公开和私下都清晰得表示,他希望他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房子在他去世后被拆除。在他2013年12月17日的最后一份遗嘱中,他再次重申了这个意愿,并要求他的三个子女落实。他不愿铺张纪念的意愿非常强烈,因此他还明确表态,如果那所房子保留下来,也只能对他的子女及后代开放。

 

然而,我们认为显龙和何晶想要为他们自己和子女继承李光耀的名声。我们的父亲在精英体制上建立了这个国家,而显龙声称尊重这些价值观,却提出“生来高贵”的说法。显龙和他的妻子何晶,在李光耀生前就不顾他的意愿,反对拆除房子。他们甚至打算在李光耀过世之后,就立刻搬进去。这一举动无疑会给显龙自己以及他的家人的继承计划助力,即使显龙不住进欧思礼路38号,这处保留下来的房产也会成为他的政治中心。

 

让人深深不安的是,显龙与何晶为了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做出了什么并在接下来还会做出什么事。

 

在显龙的坚持下,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和新加坡内阁进行会谈,商讨他个人房屋的安置问题。会议结束后,李光耀和(李)玮玲在他家门前见面。李光耀生气失望,并告诉玮玲“我本不应该听从龙的话并和内阁会面。” 他为自己的儿子李显龙以这种方式来反对他的愿望而感到悲痛。

 

李光耀相信显龙与何晶在幕后导演了这份呈现给家族人员的保存房产的政府提案。在适当的时候,显龙向李光耀明确表明自身立场。在2011年10月3日,李光耀写道“作为总理,龙已经表明他将会将此宣布为遗迹。”

 

李光耀特别在他的遗嘱中加入他想将欧思礼路38号拆除的愿望,以防止显龙滥用内阁职权来保存这栋房子。他也除去显龙作为他的遗嘱执行者与托管人的身份。这个必须让大众所知的愿望是李光耀对新加坡人民的直接呼吁。这是他在过去中唯一的对人民的请求。

 

当显龙阅读李光耀的遗嘱时,他十分愤怒。因为这份遗嘱将会给予玮玲继续居住在这栋房子里的权利并明确玮玲在房子移交或移迁后立即将其拆除的愿望。显龙威胁我们并让我们对父亲最后的愿望保持沉默。他想向议会主张李光耀已经改变他的想法,希望将这座房子作为实体的象征来继承李光耀所承载的新加坡人的信念。我们拒绝了,并为公开父亲想要拆除房子的愿望而斗争。仅在国际媒体报道此新闻后,我们才成功将李光耀的愿望公之于众。显龙因此被迫在议会中表示:作为儿子,他希望此愿望能够被执行。他想在公众面前维持一个孝顺的形象却同时私下阻挠父母的愿望。

 

然而,显龙与何晶没有放弃他们的计划。显龙采取行动阻碍我们公开李光耀遗嘱。在2015年,我们与国家遗产委员会执行一项赠予证书,将我们父母房子里的重要物品进行捐赠与公开展览。根据规定,李光耀想拆除欧思礼路38号的愿望也会在展览中陈列。但是,在接纳捐赠后,我们不久便收到显龙的私人律师黄鲁胜的反对信函。黄鲁胜在2016年1月成为新加坡司法部长。我们对显龙用其总理身份从黄循财部长处得到赠予证书的印抄,并随后交由私人律师来完成个人计划的行为感到震惊。在我们经过一番努力后,这次展览以一种弱化的形式在数月后展开。

 

2015年,显龙的私人律师代表他发出数封信件,关于李光耀最后的遗愿执行与包括拆除愿望的情况,做出指控与虚假陈述。这些被我们的律师详细的反驳。显龙知道在法庭上,他无法在摒除法律质疑的情况下,提出他的控告。但是同时,他也担心,通过对我们父亲和家人意愿的误读来获取房产的事实会被公之于众。2015年10月6日遗嘱被认证,李光耀的遗嘱里包括了拆除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这使得李光耀对于如何处置这处房产的意愿最终具有法律效力。

 

在2015年5月,显龙对我们提出一个协议——由于显龙的误解,李光耀房产执行会(the Estate of Lee Kuan Yew)计划挑战该房产的处置方式。显龙看来,卖出该套房产会赋予我们任意处置该房产,包括拆除它的权利。最终协议在2015年年底达成统一,显龙认为,显扬应该支付该房产的全额市场价格(并且捐赠慈善机构等同房子一半的价值数目)。作为交换,在2015年12月我们——李光耀三个子女——联合公开声明希望请求政府能执行遗嘱内的拆除该房产的要求并获得新加坡公民的支持。我们同时还获得了显龙的保证,他会在政府作出有关该房产处置的决议中进行回避,而且他个人也希望李光耀的遗嘱被尊重。

 

我们希望通过本次协议,显龙能够不再阻止我们执行我们父母的遗嘱。但是,我们对这个协议以及显龙的保证非常失望,因为在2016年7月,黄循财部长写信告知我们,政府将会成立一个部长级委员会去解决关于欧思礼路38号的问题。这与显龙于2015年4月在国会对该事件的表态有很大出入,因为根据他的表态,直到玮玲搬出该住处,政府无需介入处置该房产的问题。在玮玲搬出后,将由当届政府考虑此事。

 

显龙不但没有回避参与该事件,还在部长级委员会中十分活跃。这是前后矛盾的。他的政治权力与作为李光耀的儿子息息相关,因此他想通过保留李光耀的故居来继承他的信誉。他同时直接掌管了由他的下属部长组成的委员会,因此他可以在该委员会内施加一定的影响力来获得他想要的结果。

 

显龙向委员会保证,李光耀“接受任何政府对于保留欧思礼路38号的安排”。这样的玩弄文字的行为不仅是不诚实的,也是不仁义的。在违背自身意愿的情况下,李光耀只能接受政府对于保留欧思礼路38号的决定。但是这不代表他希望保留欧思礼路38号。

 

显龙这样做无疑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故意歪曲李光耀本人明确的意图。他同时也违背了自己先前承诺回避参与政府做出一切有关欧思礼路 38号的决定,以及作为李光耀的儿子他本应给予其父亲拆除故居心愿的支持。

 

在部长级委员会上,显龙试图通过他的陈述质疑导致李光耀遗嘱及其是否包含拆除故居生效的条件。李显龙和何晶对于遗嘱中的故居拆除条款十分不满,因为这项条款给予了李玮玲自由居住在欧思礼路38号的权利。李显龙向委员会提出的质询早在2015年就已被全面否决。除此之外,显龙还正在一个由他本人的下属组成的委员会上提出这些质询。

 

事实情况是,李光耀遗嘱的生效过程并无任何可疑之处抑或遭遇不顺。因而,显龙总是选择去规避法律的责难。众所周知,显龙如今的声誉实则是源于李光耀的政治遗产。李光耀的故居,则会像一座供人瞻仰的纪念碑一样,使显龙和他的家人从李光耀那里继承无形的权威。

 

李光耀曾经是一位律师,因此他非常清楚遗嘱的权威性和决定性。对于遗嘱的生效,李光耀曾经给予非常清晰的指示。在签署之前,他细致地阅读了自己的遗嘱,并且在签署之后依然反复审阅以保证一切如序进行。遗嘱生效两周之后,李光耀还亲自起草并生效了一份遗嘱的附录。他的三个子女都非常清楚遗嘱及其附录签署的全过程。在此过程当中,三位子女并无任何异议,并且显龙无论在公开场合还是在私下里都确认了遗嘱的合法性。

 

由此可见,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已经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李光耀拆除故居的遗愿得到了广大新加坡人民的支持,因此这一决定同时也是新加坡人民的愿望。根据一家独立的调查机构YouGov在2015年12月22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有77%的新加坡人支持拆除李光耀故居,且仅有17%的民众反对这一决定。

 

“我们只是没有政治野心的普通公民。在拆除欧思礼路 38号故居的事情上,我们不会得到任何好处,我们希望的只是我们的父亲的最后遗愿要得到尊重。显龙只需要无视他父亲的心愿和价值观,便可以通过故居保留来获取一切。”

 

“李光耀的价值观正在一步步地被他自己的儿子所侵蚀。我们的父亲一直将我们的祖国和人民放在第一位,将他个人的名望以及个人问题放在其次。被迫面对此事,我们深感痛心和悲哀。在自己的国家,我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和不适,并感到受到了严密的监视。作为一位兄长和领导,显龙已经失去了我们的信任。我们已经对他丧失了信心。”

 

李玮玲 李显扬

李光耀房产的联合遗嘱执行人和托管人

2017年6月14日

 

 

(翻译:殷雯迪 王飘怡 司徒姝嘉 祝继昌)


(校对:李晓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7-6-25 12:31 PM , Processed in 0.04896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