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1|回复: 2

[人世间] 《看客》:中国人的春运 “一票难求”的回家路

[复制链接]

11万

主题

182

好友

22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7-1-11 12:33 PM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客:中国人的春运 “一票难求”的回家路
网易图片  2017-01-11


1.jpg

“抢票难,难于上青天”,这条亘古未变的真理在今年再次得到验证。2017年的春运即将在1月13日正式拉开帷幕,回家过年几乎是每个在外游子的共同心愿,然而在这个“最难抢票年”里,这条回家的路却并不好走。从早期的排队“肉搏”买票,到今天的手机APP抢票,中国的春运售票形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每每春运大潮来袭的时候,“一票难求”的呼声还是不绝于耳。编辑/耿旭娜




2.jpg

中国的春运被称作是地球上最大的人类迁徙,2017年全国春运旅客发送量预计将达到29.78亿人次,比上年增长2.2%。多省市、线路的火车票一经发售瞬间即被抢空,人们直呼“一票难求”。2016年12月26日,北京,人们在北京火车站可用支付宝购买车票。 视觉中国




3.jpg

时间回到没有互联网售票的年代,人们想要买一张回家的车票,就只能去火车站或代售点排队,那时的交通运输远不比现在,能够出售的车票十分有限。1995年,广州排队买车票的农民工。张新民/视觉中国




4.jpg

2001年2月1日,春运民工潮,民工排队购票。视觉中国




5.jpg

为了有一张回家团圆的火车票,排队“肉搏”是最常见的抢票方式,售票前十几个小时便已在火车站等候的现象屡见不鲜。2003年2月8日起,湖南省永州市火车站迎来春运高峰,民警组织外出人员排队候票。席晓刚/视觉中国




6.jpg

2004年1月7日至8日,深圳春运火车票在体育场开售,体育场开设100个窗口,24小时滚动售票。不到2天时间,10万多张票全部售罄,还有许多人无法买到返乡的火车票。齐洁爽/视觉中国




7.jpg

2005年1月25日晚9点40分,上海虹口体育馆火车票大卖场外,买票的民工和回家的人排起了数千米长的队伍。有人为了不耽误买票一次买了几包方便面,饿了就吃包方便面,有的还全家轮流换班排队。 张海峰/视觉中国




8.jpg

2007年2月7日,一场暴雪突降太原市,通往外地的高速公路全面关闭,在太原站购买车票的人们排成了长龙,一直延伸到站外。钟清/视觉中国




9.jpg

为了能够在春节这一天阖家欢聚,那些在外打工、学习的人们,承受着抢票过程中无尽的焦虑和等待。2007年3月14日,春运的最后一天,成都火车站还看不出客流减少的意思。站前所有的公告显示本月去上海、北京、广州和拉萨等方向的票全部售完,小女孩孙静的学校已经开学两周了,她父母等票多日才买到14日晚上的票。邵兴/视觉中国




10.jpg

2008年1月24日,广州佛山一位排队买票的乘客正靠在栏杆上闭眼休息。南方都市报陈志刚/视觉中国

11万

主题

182

好友

22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7-1-11 12:34 PM |显示全部楼层
11.jpg

2009年1月9日,在浙江绍兴火车站,铁路工作人员用告示牌和扩音器告诉排队在售票大厅之外的购票者,车票已经卖完了,但买票的队伍依然很长。王丽红/视觉中国




12.jpg

2009年1月11日,重庆北火车站,两名没能买到票的大学生低着头玩手机,他们说不知道夜晚该在哪过。 许康平/视觉中国




13.jpg

2009年1月5日下午,在浙江嘉兴市体育中心火车票临时预售处,一位买票的男青年耐不住排队的乏味,躺在了地上发短信。沈志成/视觉中国




14.jpg

2010年的春运,广铁集团、成都铁路局开始试行火车票实名制,为火车票实现互联网售票打下了基础。2010年1月20日,杭州火车东站,虽然买票队伍不长,但想买的票已经卖完了,一名购票者只能无奈的坐在售票点外。 骆晓磊/视觉中国




15.jpg

2011年1月9日,宁波国际会展中心春运铁路临时售票处等候区,保安正在维持排队秩序。当天中午12:00,2011年春运火车票正式开售。贾东流/视觉中国




16.jpg

2011年1月17日清晨,寒潮袭击杭州,气温降到-4℃。在原杭州汽车东站春运火车票大卖场,来自湖南常德的牟师傅和他的两名工友,裹着棉被在寒风中等待买票。为了一张回家的车票,牟师傅从前一天晚上六点就从下沙赶到这里通宵排队,连续排了两天。董旭明 摄/视觉中国




17.jpg

2011年6月1日,全国所有动车组实行实名制,随后开通的电话订票、网络购票,也要求凭身份证等有效证件购票。2011年1月29日零时许,张先生在沈阳北站售票大厅内打起太极。为了能够给儿子买到春节后回青岛的返程票,张先生在晚上八点便来到这里等候,他将在这里待上14个小时。黑与白/视觉中国




18.jpg

2012年春运时,火车票实名制正式全面实施,此举被认为可以真正的打击“黄牛党”,但也因信息核实损失效率而饱受争议。2012年1月5日,西安城南客运站车站门口,“黄牛”在来回兜售车票。一票贩子(右二)将手中的票卖给旅客。 华商报董国梁/视觉中国




19.jpg

2011年12月24日起全国所有列车开始实行网络售票,中国互联网售票时代正式到来。2012年01月8日,春运首日,河北石家庄火车站启动实名验票。为了不影响旅客进站上车,站方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开始对候车旅客进行实名查验。视觉中国




20.jpg

由于实名制的制约以及互联网售票的便利,曾经游走在火车站附近的“黄牛党”有所减少、几天几夜排队买票的现象也有所好转,但“一票难求”的现象并未有根本性的缓解,仍有不少人愿意去火车站购票或是“捡漏”。2012年01月8日,浙江省嘉兴市。一农民工由于回家心切、一时没到返乡车票,在火车站春运售票处与一保安发生小摩擦。浙江日报  储永志/视觉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万

主题

182

好友

22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

发表于 2017-1-11 12:36 PM |显示全部楼层
21.jpg

2012年1月28日晚,在上海开往郑州的K152次列车上,一名来自河南漯河的5岁男孩高烧不止,痛苦得哇哇大哭。孩子几天前就有发烧的症状,医生建议观察治疗。无奈春运期间一票难求,父母舍不得让好不容易才买来的车票作废,就在医院开了药,把孩子带上回家乡的火车。白周峰/视觉中国




22.jpg

2012年1月29日,贵阳火车站节后返程旅客蜂拥而来,贵阳至杭州、上海、广州等沿海一带,一票难求。在贵阳火车站广场一角,旅客打开行李披背子候票。 王平平/视觉中国




23.jpg

2013年,由于买票难、12306网站频现瘫痪等原因,网络抢票软件出现,起初这只是一种基于浏览器的插件,后因涉及信息泄露及引发不公平现象被叫停。2013年1月25日下午,长沙火车站售票大厅,幸运的旅客买到票后开心地笑了,他们身后的电子显示屏上,是一片红红的“无”字。视觉中国




24.jpg

2013年1月26日是春运第一天,记者从衡阳站搭乘广州-西安的K648次列车前往长沙。老家在西安的小伙陈新涛,提前十多天,跑了三次代售点,结果只买到了无座票。一上车他就抢先“蜗居”在洗脸间里,一屁股坐在洗漱台上。这趟车停靠衡阳站时,过道里都站满了人。东方IC




25.jpg

2014年1月15日,西安火车站售票大厅外,21岁的大三学生冯建飞取完车票后在大屏幕前驻足观看,屏幕上显示大多数车票为0,能够顺利取到车票让他觉得非常庆幸。 华商报董国梁/视觉中国




26.jpg

2014年12月9日,广州火车站售票大厅,乘客排起长龙购买火车票。当日天气比较暖和,一男子脱了外套,穿着背心排队买票,和前后穿秋衣、冬衣的人们,形成“反差”对比。东方IC




27.jpg

在近两年,抢票软件“卷土重来”,不同于之前的浏览器插件,这次的抢票软件大多以手机APP的形式出现,凡是涉及出行服务的手机软件,几乎都开通了抢票服务,也有人质疑“有偿抢票”是互联网黄牛党。2015年1月18日,广州火车站售票厅,买票的队伍已经排到售票厅大门,门口透进的阳光打在一个孩子的脸上,他的妈妈抱着他站在队伍中,期待能买到回家的票。 马强/视觉中国




28.jpg

2016年2月6日,湖北省襄阳市,火车站站前广场上的旅客人来人往,行色匆匆,一位男子用嘴含着车票赶着乘车回家过年。




29.jpg

2017年春运火车票开始发售之时,就有报道指出:今年或将成为“最难抢票年”。从排队“肉搏”买票,到互联网售票,再到手机APP抢票,中国的春运售票形式有了极大的变化,但“一票难求”现象似乎并未因此发生大幅度改善,2017年的春运即将开始,你买到回家的票了么?2016年12月17日,江苏省南京市火车站售票厅,工作人员在窗口内售票,窗口外挤满了排队购票的人。 苏阳 / 东方IC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17-11-18 08:16 PM , Processed in 0.09283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