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胡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66|回复: 0

[中华脊梁]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民运分子注定的宿命

[复制链接]

42

主题

70

好友

1万

积分

老股民

假的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1-6 12:37 AM |显示全部楼层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民运分子注定的宿命(王军转)
            

海外泛民主派人士(包括民运人士和部分掌握了部分海外媒体话语权的政治精英及知识分子)的言行长期脱离了海外大多数华人能够接受的程度,一些极端的说法和作为更极大地引起了海外华人的反感,从而将大多数海外华人推到“海外泛民主派”的对立面,以致人们在海外一说起民运、民主,就马上联想那些人的负面形象,那就是片面性、形而上学、上纲上线、极端化、逢中必反、非敌即友、唯我独“民(主)”,因此逐渐失去了在海外华人中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起,海外民运组织及负责人经历了内斗、分裂、转向、堕落(部分人),从整体上说“海外民运”几乎已经失去相应的力量,甚至被很多人认为是一个负面的政治符号。他们对中国国内外政策的批判及中国前途的分析、预见、呼吁也大都被时间和实践证明是空洞的、无效的和失败的。海外民运的衰退是不争的事实,有人为此开玩笑说:海外民运组织在全球范围算起来有数十个之多,但搞了几十年,所有的民运组织成员加起来也只不过数百人,其中一半还是申请“政治庇护”的“阶段性成员”。八九年后在海外一度风起云涌的海外民运已成为昨日回忆。

越作为旁观者在观察反思中国的民主的“前世今生”时,就越带了几分客观、冷静和理智,慢慢形成了自己对很多问题独立的立场和观点。“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局面,注定是他们那些民运分子们无法摆脱的宿命。现将我对海外民运分子的活动特点总结罗列如下:

一、逢中必反是民运分子的习惯手法

在批评批判中国执政党的同时,不分批判对象的历史和现状以及各阶段的变化,不分政治还是其他领域,一律加以“妖魔化”,打棍子,带帽子,“看你的过去就知道你的现在,看你的现在就知道你的将来”。一句话,执政党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坏事,任何中国的政策都“包含着祸心”和“邪恶”,都是为维护其统治阶级的利益,都是灭亡前的挣扎;任何中国的发展和进步都被说成是伪造、宣传,连办奥运这样的事情都要从意识形态出发说成是当局“动用民脂民膏,为自己涂脂抹粉”;甚至将海外的大多数华文媒体,只要不登其文章,不附和其观点,都说成已被中国“金钱”收买,成为中国的“同路人”,等等。如此极端,几乎打倒了除了他们之外的所有人,当然会造成脱离大多数华人理性能够认可的底线,不但无法推动海外华人对民主的认同和追求,反而适得其反,使大多数华人站在他们的对立面,长此以往,“民运”在海外势必逐渐失去其道义的制高点和号召力。

二、以点盖面扩大社会矛盾是民运分子的主要手段

在批判中国某些社会现象时,混淆人性的丑恶和执政党的责任,将社会上出现的由于人性的丑恶而导致的,在任何社会、任何地方、任何企业和个人都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不问青红皂白地全部归咎于中国,万变不离其宗,公式化地加以批判。就像卖假酒和假奶粉、不合格校车导致儿童丧生等例子,我并不排除这些事件背后现象可能直接、间接地扯上贪官的影子,也不否认中国没有新闻监督是产生并加剧这种丑恶现象的原因之一,但人性的贪婪和丑恶毕竟是事件发生的最根本的祸首,否则就不能理解为什么在民主国家的印度和实现了“民主化”的俄国最近都发生了类似事件,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也不能解释为什么在这些重大事件发生后,执政者往往都会采取了有针对性的措施在全国范围予以防范。

三、生搬硬套西方主义是民运分子的行为准则

但凡涉及中美矛盾、分歧,一律从意识形态出发,说是中国错,美国对,美国永远是正义和真理的化身,中国一定是出于邪恶的目的。殊不知每个国家的对外政策都是以考虑地缘政治及保护和增强国家利益为出发点,是实力的对比和较量,在绝大多数的时候是不受意识形态的影响。即美国国内的民主政治制度是人类史上可操作的、已被证明了的“最不坏”的政治制度(虽然还存在很多问题,如选举人制度、两党恶斗等);但是美国的对外政策则有太多的本国国家利益的考量,包括美国特殊利益集团游说的因素,在历史和现实上都留下太多可批评的记录。若想了解这些,看看美国历代总统的回忆录便可一目了然。如美国中东政策对不同国家的区别对待、美国对伊朗和朝鲜核发展的不同态度、美国对京都协议的否决、美国在不同时期对华政策的变化,等等,都说明其对外政策是以自己国家的利益为出发点的,甚至在某些问题上敢于违反大多数国家的愿望。但就是这一点最基本的政治学常识,我们那些泛民主派朋友也不愿意接受,继续我行我素,自我满足在“政治正确”欣喜之中,不加分析、区别地支持美国,否认中国也有自己的国家利益,否认中国的某些国家利益是代表中国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因此当然加剧了海外华人对他们的不满。

四、否定党的执政地位是民运分子的长腔老调

每当提到中国的有关问题时便说:共产党不能代表中国。抽象地看,一个政党当然不可以代表国家,一个国家和该国家政体的形式方式是有区别的。但是,在中国这样的党政合一的国家中,有很多与百姓生活和民族大义直接相关的事务只能通过一个有“国家”概念的形式表现出来。若像民运或泛民主派人士那样处处讲意识形态,将两者完全割裂开来,便一定会陷入这样一个困惑:你每当说起中国时非要先分清楚是指文化的、历史的、地理的、外交的、政治的、经济的、政党的中国。落实到一个个具体问题上,南海是属于中共还是中国?中国政府派出钓鱼岛执法船是代表中国还是代表中共?奥运会是中国办的还是中共办的?领事馆是中国开的还是中共开的?中国国际地位上升是否也要区分中国和中共?这些,你能分得清楚吗?太多的问题,按照他们的逻辑是无法回答的。偏偏这些泛民主人士不愿意改变思考这些问题的片面逻辑,将所有和中国有关的人与事一网打尽,因此越来越在海外华人中陷于孤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www.hutong9.net

GMT-5, 2020-9-18 05:21 AM , Processed in 0.10851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